我準備貼一些內容 I’m going to post something (S的第316封信) 2013年10月28日

B-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2 Suite d’amour  B面絲絨—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2部 戀曲

 

* * * * * *

J的第329封信 收件人:S 20131024 下午6:41 留住一切親愛的

J的第330封信 收件人:S 20131025 下午8:01 留住一切親愛的

J的第331封信 收件人:S 20131028 上午12:50 我準備貼一些內容

J的第332封信 收件人:S 20131028 上午12:53 我準備貼一些內容

* * * * * *

Jobson's words the 331 Letter to Sumika 留住一切親愛的 28.10.2013

 

我準備貼一些內容 (S的第316封信) 2013年10月28日 下午6:01  收件人:J

I’m going to post something (S’s 316th letter) 28/10/2013 PM6:01 addressee: J

 

親愛的Jobson,

 

今天一早我看到gmail裡的新聞快訊,

得知Lou Reed過世了,

後來打開VU,看到你也將這消息公告在絲絨網站了…

 

每次你一回來,很不巧我都正忙於手邊的工作,

沒能早些回信cause deadline is near.

你一更新絲絨網站和漫談內容當天,

我就發現了,你大概不會說這是刺點的效應。

 

上次聽這週組曲,還是過年那陣子,再播出已是十月底了。時間過得真快…

週六外出開會,才想到,一個月轉眼就過去。

 

我(依然)很好奇,你為這週組曲取了什麼名字。

第三和第七首都是我向來喜歡的,鼓點清晰的曲子,

感覺這組曲裡帶進Music Box的清亮透明感,

Lunatic soul,因為絲絨組曲的機緣才認識的。

 

只是奇怪的是,第六首的女聲一出現,

總讓我聯想起不記得姓名的日本女歌手…

也許跟什麼已模糊的記憶有關。

 

你見了那個老法官了?但願這次更有辦法。

找對人,就能事半功倍了。

這一回合的戰鬥,應該可以集中火力,各個擊破吧!

 

誠品的官司,你盡可放一千個心。

從去年最初的信,我就已說得很明白,

除非你同意,我絕不會向人透露一字半句。

而我,不是自打嘴巴的人。

 

聽你說不急著看布考斯基,

就怕是因為我道出了這麼一段插曲,

先就掃了你的興了。

看你打算什麼時候告訴我,你聽到這巧合故事後的反應…

 

這信內容是昨晚跟你同步寫的,

收到你來信時,我已沒體力繼續寫完,

就將內容重新貼在這裡,先這樣回你。

 

別人可以不寫,悼念搖滾大師,你應該是當仁不讓的。

 

Sumika

 

 

♫*♥*•ღ♫••**ღ¨♥*••♫•♥*ღ♫••¨*♥*♫*ღ•¨*♥*•ღ♫•♥*¨*♫

精選1

E’Accaduto Una Notte (by Quella Vecchia Locanda, from their album ”Il Tempo della gioia”, released in 1974.)

“La suite du soundscape noir—In Search of Peter Pan (《幽黯之黑組曲In Search of Peter Pan》)is the 18th VU Suite of Jobson’s musical works, counted and noted by Sumika. It’s the original version of “Dark Classical Gothic Rock Suite”(《黑暗古典歌德搖滾組曲》), title renamed in 2017 by Jobson.

E’Accaduto Una Notte was selected by Jobson, the former owner of The VU Live House Taipei, as the 9th track of the 18th VU Suite. It was from the last album “Il Tempo della gioia” of Italian progressive rock band Quella Vecchia Locanda.

When this VU Suite was broadcasted in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VU Live House Taipei official website during the week of 20-26 Oct. 2013, meanwhile, Sumika wrote the 315th letter (21-22 Oct. 2013) to Jobson celebrating his birthday. At the end of that letter, for the second time, Sumika said goodbye and decided to leave Jobson.

Jobson was replying her with four letters successively—the 329th & 330th letters on 24 and 25 Oct. 2013, then the 331st & 332nd letters on 28 Oct. 2013. In the last two letters, Jobson told Sumika that he’s going to post some articles, including her letters that he cared so much, in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VU Live House official website, in order to shar her letters with more readers of the audiences and the fans of The Velvet Underground VU Live House Taipei.

The 316th letter posting above was a response to beloved Jobson, just one day after the death of Lou Reed (1942-2013), the leader artist of American rock group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he original root and resource of Jobson’s restaurant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aka VU Live House…

Please refer to the articles written by Sumika about this VU Suite in the column of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and Jobson’s article posted in the column of “Essay of Velvet”(【絲絨漫談】)in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and the articles posted by Jobson Hiiao in VU Live House Facebook and Jobson Hiiao Facebook. 

 

▲看在盧里德的份上——第二次告別,再度瑪拉利卡

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VU Live House,「非正式地」說,可視為The Velvet Underground位於台北的「分支」,或者說屬於「地下絲絨樂團」這支傳奇性美國搖滾樂團精神族裔,VU家族非正式相認的家族成員之一。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VU Live House的主人Jobson Hsiao(也就是Jobson Hiiao,此外他又有Jason這個英文名字,和員工習稱的老闆「蕭先生」等稱號),從2008年編製絲絨組曲以來,至2013年秋天,Jobson已創作過超過三十九支組曲,卻直到第40支組曲,才第一次選了The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專輯的歌曲:“Femme Fatale”——傾城佳人(此專輯於1967年3月12日發行)。

Sumika於Jobson的生日翌日凌晨2013年10月22日寄出寫給Jobson的第315封信,祝福他生日快樂並傷心地向他告別。兩天後Jobson連續兩封長信回給Sumika(這是Jobson主動寫上信件件名〈我準備貼一些內容〉的書信)。接著,美國搖滾樂團地下絲絨The Velvet Underground的主唱盧里德Lou Reed,於美國時間10月27日因病過世的消息傳來,舉世哀悼。2013年10月28日Jobson也隨即在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VU Live House官方網站以跑馬燈簡短發文悼念Lou Reed。同一天,Jobson在未收到Sumika任何回信的情形下,又連續寄出兩封信給Sumika,表達他打算寫作並準備將Sumika的書信內容貼在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官方網站的【絲絨漫談】單元,讓更多人分享。

當天晚上Sumika回給Jobson的信,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回覆的。看在盧里德去世的份上,死亡帶給人生命無常的啟示…以及Jobson連番發信來,而Sumika這一封終於寄出的回信,是Sumika寄出第一封給陌生人Jobson以來的第316封信。而這封關鍵的信,也是繼2012年12月底離開Jobson之後,Sumika第二次告別Jobson後又再度重啟和他書信交流的信件!而自2012年3月25日以來一年多,兩人只見過彼此交換的照片,卻尚未見過面…。

在Jobson & Sumika兩人之間,這樣透過書信與組曲傳情表意的心靈交流與共鳴,有一個特別的詞:Malalikap瑪拉利卡。

Sumika第一次下決心離開Jobson,是在2012年12月,Jobson告訴Sumika,當時他在中國大陸幾座城市與幾位女孩同時交往之後。

中斷三個多月彼此毫無音訊的狀況下,2013年4月24日—Sumika與Jobson不約而同地寫了長信給對方。Jobson的那一封在午夜過後便寄出,但Sumika主動以件名〈你的信箱〉寫成的信,卻因Jobson在上次最後信件裡說「未見歸鄉之期」,這宛如一道至上禁令,使得Sumika將思念至深的長信鎖在電子信箱匣,沒有寄出…。直到早晨,無意中打開信箱赫然看到久違的Jobson竟寄來一封回覆春節賀年〈Not So Far〉的長信……。說他自己的心境轉變,就像外遇的人終究要回家…。Sumika因為那封信的內容,立即將早已寫好的信寄出…。Jobson與Sumika之間默契十足,這不是第一次,但卻因彼此的兩封信,使兩人故事能夠重啟。

Sumika決定陪伴Jobson找回正義,因隨著詢問傑洛克搖滾餐廳公司對抗誠品企業的官司,逐漸了解Jobson每幾個月就開庭一次的官司折磨。然而身為電信業者的Jobson當空中飛人一般,來去自如地以平均不到一個月就出國一趟,一待就是十天半個月,在中國大陸和台灣幾座城市之間切換生活的形態,另一面屬於商人世界的重利輕別離,讓Sumika感到痛苦,浪子捎來的隻字片語,對於情海浮沉的Sumika來說,就像莫大的安慰…。

Prodigal son_s words

但不到兩個月,六月份Jobson再度丟出炸彈,告訴Sumika:

「因為  我是浪子

而且  我大陸妙齡女子跟我也有感情的基礎

相對來說

她也較為弱勢     我對她有責任

固然  她也很有多吸引我的地方

 

所以  我沒有能力去處理你的感情  我會害怕」

Jobson寫給Sumika的第202封信  2013620日下午9:20 

 

已陷在情網中的女人,此後直到何時,才承認他的名字為何是Jason——希臘神話故事尋找金羊毛的大英雄、負心漢?這個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VU Live House老闆,既是Jobson又是Jason,又是人們所稱的蕭先生,還有甚麼其他暱稱,只保留給他手機裡那一個個妙齡女郎各自使用呼喚的呢?蕭先生的尋芳錄,名簿多精彩,恐怕就有無數動情傷心的女人吧。

Jobson在信裡告訴Sumika,他準備貼些文章,包括Sumika的書信,卻直到一年以後才在2014年11月28日發表他寫的文章〈地下絲絨死亡了〉,隨後發表介紹Sumika的〈Sumika的組曲〉文章。至於貼出Sumika的書信分享,則要到2015年7月14日一篇Sumika聆聽絲絨組曲(Bossa Nova的組曲)後抒發的信件談及法國音樂人Pierre Barouh的Samba Saravah內容,解開了Jobson年輕時代音樂啟蒙的神祕迷紗,這封信讓Jobson大呼驚奇,在出國臨上飛機前貼在【絲絨漫談】,最初的標題為〈一封SUMIKA關於Bossa Nova組曲2的來信〉,在Sumika離開Jobson幾年後,Jobson將標題修改為〈<Samba Saravah -Pierre Barouh>一封SUMIKA關於BOSSA組曲2的來信〉(見下圖擷取【絲絨漫談】單元的文章目錄所合成的對照),與台北地下絲絨的樂迷網友分享。

其實,Sumika並不太在意Jobson是否公開兩人書信在地下絲絨的官網上 (他後來也的確說他曾將她的信件內容轉給其他地下絲絨餐廳的朋友分享…),她更在意的反而是Jobson三番兩次信口開河的態度,以前Jobson曾說要錄製Bossa Nova組曲的CD光碟,讓Sumika放床頭聽,2012年底她第一次向Jobson告別時,當時Jobsonu已說過同樣的話…說他很看重Sumika和他的書信交流,但每次他都像是藉此哄女人(妳是第幾位?),用溫柔的話安撫戀愛中女人的焦慮(他當然知道妳愛他!),軟化妳想掉頭離開他的決心…世間男人多甜言蜜語,隨便說說…。傻女人跟他認真,妳就輸了!看看浪子還能再說幾次真心話!

 

絲絨漫談 Jobson 文章 list VU Live House

 

Il Tempo della gioia——《歡樂時光》

與上述同一週播放的絲絨組曲是《幽黯之黑組曲—In Search of Peter Pan》(即2017年被Jobson重新命名的《黑暗古典歌德搖滾組曲》的原型版本),該組曲中有幾首精選曲至今還未介紹,其中一首很適合在此介紹,貼文與歌曲有某種呼應:E’Accaduto Una Notte(發生在某個夜晚的事)

E’Accaduto Una Notte(發生在某個夜晚的事),出自1970年出道的義大利前衛搖滾樂團Quella Vecchia Locanda(「那家老旅館樂團」)1974年發行的黑膠唱片專輯Il Tempo della gioia——翻譯成中文,即《歡樂時光》,簡直就是隱喻,值得細品…。

若異國帶給Jobson歡樂時光的,是如那家老旅館的E’Accaduto Una Notte,那無疑對一直守候的Sumika來說是心傷的殘酷搖滾!誠如Jobson在2013年10月24日寄給Sumika的第329封信所寫,顯然Jobson也心知肚明,Sumika是始終關切地下絲絨與誠品之間的官司進展,同時最在意他編創絲絨組曲的知音人:

不想說我在國外happy

你在這裡幫我想誠品 想絲絨組曲的事

太勞心了

 

18 VU uite 幽黯之黑組曲 黑暗古典歌德搖滾組曲 E’Accaduto Una Notte

而從上面信件裡Sumika向Jobson詢問組曲名稱後,可知一如Jobson自己曾說過的…2013年他已開始為自己編製的絲絨組曲命名了,這支組曲指的是在繼上一支《幽黯之黑組曲—In Search of Peter Pan》播放之後,從10/27起播放一週的絲絨組曲,也就是2013年第八週首播時,從整支組曲清亮透明感的意象,加上幾首歌曲名稱,而使得Sumika在第一回聆聽後不久便命名為《冰夜潘朵拉組曲》。這支以Ray Wilson所唱的Roses為第一首歌的絲絨組曲,其中第六首曲名就是由Cocteau Twins 樂團演唱的Pandora。(下一篇貼文之後會陸續介紹該組曲)

《冰夜潘朵拉組曲》在2017年被Jobson重新命名為Lonely Road to Paradise寂寞天堂路》。2018年(下圖年份誤為2017),Jobson再修改名稱為Road to Paradise天堂路》。這些曲目增刪改版和組曲標題更改的前後差異也像是一種隱喻,兩人的悲歡人生,字裡行間值得細品。

28 VU Suite 冰夜潘朵拉組曲—Ephemeral roses Lonely Road to Paradise

Sumika信裡提到的「刺點」(法文punctum),實際上,在Jobson與Sumika的書信交流,早在自2012年最初提出「刺點」的是Jobson,他以此形容Sumika來信的某些觀點。「刺點」在兩人的故事裡指的是直言無諱、沒有客套,或批判的觀點帶給對方反思、刺激和腦力激盪。之後,「刺點」也一再出現在Sumika的信件或日記裡,例如:2012年9月28日的〈十月三日(S的第108封信)〉,2012年10月14日Sumika的〈象牙門之夢27 隨時可以出發的幸福〉同年11月3日的信〈將靜默贈予聆聽之前──獻給親愛的 Jobson (S的第146封信) 〉,及2013年10月28日晚上的日記〈象牙門之夢 65 Malalikap, again〉…等等。

Sumika期望彼此能成為對方的「刺點」——耿直誠實說真話的朋友。只是,Sumika成為Jobson一輩子「諍友」的願望,終究還是落空……。

 

請參照︰Jobson在他的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 VU Live House Taipei官網【絲絨漫談】單元撰寫和VU Live House地下絲絨 FacebookJobson Hiiao Facebook所發表的文章,以及本網站Sumika所寫【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單元簡介本組曲文章、〈關於【托住眾生的靈魂】〉、【B面絲絨 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一部序曲 第二部戀曲】、【絲絨之問.象牙門之夢】等單元。

Jobson's words the 329th Letter to Sumika 留住一切親愛的 24.10.2013

Cf.

留住一切親愛的 Hold Everything Dear (S的第314封信) 2013年10月7日

留住一切親愛的 Hold Everything Dear (S的第307-308封信) 2013年10月3日

象牙門之夢62 今天是絲絨墜入黑暗滿3個年頭的日子It has been 3 years when VU Live House Taipei was falling into the dark by force 1/10/2013

BRAVO! 組曲大師!Bravo! Master of Musical Suites! (S的第209封信) 18/06/2013

BRAVO! 組曲大師!Bravo! Master of Musical Suites! (S的第206-208封信) 14-16/06/2013

象牙門之夢 56 讓我的沉默也成為一種啟示 Let my silence become an overtone 9/06/2013

尋音人的請求 Request of The Seeker of The Music (S的第196-198封信) 31/05/,2/06 2013

not so far — Happy Lunar New Year 2013 (S的第177封信) 29/04/2013 

象牙門之夢51 Malalikap 瑪拉利卡 25/04/2013

象牙門之夢 47 八月陽光四月雨 Sun in August, Rain in April. 5/04/2013

象牙門之夢41 不是虛擬主題Not a virtual subject-Baby Come Back 31/12/2012

殘酷搖滾 Cruel Rock’n Roll (S的第168封信) 14/12/2012 

將靜默贈予聆聽之前──獻給親愛的 Jobson (S的第146封信) 3/11/2012 

將靜默贈予聆聽之前──獻給親愛的 Jobson (S的第138封信) 27/10/2012

小酒吧裡的文化 (S的第135封信) 21/10/2012

〈象牙門之夢27 隨時可以出發的幸福〉14/10/2012 

十月三日(S的第108封信)28/09/2012 

象牙門之夢 7 悲莫悲兮 vs 樂莫樂兮 6/06/2012 

 

All songs and images mentioned here: No copyright infringement intended.

Apocalypse of justice and music by Sumika

♫*♥*•ღ♫••**ღ¨♥*••♫•♥*ღ♫••¨*♥*♫*ღ•¨*♥*•ღ♫•♥*¨*♫

One Reply to “我準備貼一些內容 I’m going to post something (S的第316封信) 2013年10月28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