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住一切親愛的 Hold Everything Dear (S的第314封信) 2013年10月15日

 

B-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2 Suite d’amour B面絲絨—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2部 戀曲

 

留住一切親愛的 (S的第314封信) 2013年10月15日 下午8:06  收件人:J

Hold Everything Dear (S’s 314th letter) 15/10/2013 PM8:06 addressee: J

 

 

親愛的Jobson,

 

上週寄給你那些信,內容既傷人,口氣又無禮,

一個多禮拜以來,我一直很懊惱,

不該在忙碌中不假思索地就把信寄出。

看到你把我當成客戶那樣,讓我直覺不夠朋友。

 

你會為了這點事生我的氣嗎?

鄭重地跟你道歉,

更希望你不要把所有的魔法都收回去了

 

我一直等待,這週你會播放什麼絲絨組曲。

直到今天才換

 

當然,絲絨本來就是你的收音機,

你想聽什麼就播什麼,是隨心境而定的。

可是沒有如期的換檔,其實心裡會掛念著,

其他關心你和絲絨的朋友,也許跟我一樣吧。

 

一如其他的組曲,

我總會在第一次聽時感覺似乎不久前才播,很有親切感。

當我聽出這是有那首我不喜歡爭吵畫面的暴風雨組曲後,

又查出,是去年七月和今年一月底播過的組曲,

儘管版本不同(對吧?),

反覆聽著,感觸也格外地深。

 

但願你沒有訊息只是因為忙碌,

但願我的信不會成為不受歡迎的信。

 

我相信我們的情誼不會這麼經不起考驗的,是吧。

可是,你會不會說,與未曾見面的朋友談情誼很可笑?

 

一切真的這麼虛幻,這麼不堪一擊嗎?

 

我還想親口跟你說布考斯基之書的故事

直到現在我信裡所有關於布考斯基的話,沒有一句假話,

等我拿書給你時,你就會明白了。

然而,

我必須以布考斯基,才能挽回你對我的信任嗎?

欸,那麼,我在你心裡的地位,已遠遠不及布考斯基了。

 

像是失去地心引力,整個人就飄盪盪在宇宙中。

而那天,我忽然打開絲絨漫談,你寫Jeff Beck的那一篇,

就在我看了電影地心引力之後,

又是怎樣的精確?

我其實不太記得你在那篇文章裡談到太空

 

這種精準,有時會起雞皮疙瘩,

一如我一個晚上可能只讀幾頁書,

可是那幾頁竟能把生活過的近況裡重要關鍵字全寫在一起,

完全不搭嘎而我在意的生活內容,就再現於幾頁裡,

那才是真的見鬼!

 

可是偏偏我這個人不信鬼神。

是世界太奇妙,哪裡是我太敏感呢。

也許世界上真有這種看不見的互動電流磁場。

所以,

我只是嘆息,只能嘆息,

一遍又一遍,經歷這些小而單純的驚奇。

 

而你還相信連我都覺得不可思議的事?

而且如何去對人說?

能像你寫出小說那樣動人的故事,那有多好

 

我越是讀魯希迪,就越相信,你也同他一樣有詭麗奇趣的文采。

所以你不知道,你讓我多麼羨慕。

每次你丟著才華在一邊,更常讓我空嘆。

當然,我深知文字耕耘非常辛苦,除非有一種力量驅使。

 

而我反覆說著這些期盼的話,

已不再對你有任何意義了嗎?

 

sumika

 

♫*♥*•ღ♫••**ღ¨♥*••♫•♥*ღ♫••¨*♥*♫*ღ•¨*♥*•ღ♫•♥*¨*♫

精選1

In Another Life, When We Are Cats (by Maybeshewill)

Maybeshewill is a British post-rock and instrumental band formed in 2005 in Leicester, UK. The band have described their sound as “instrumental rock with electronics". Yet online music magazine Drowned in Sound described Maybeshewill as sounding “like Mogwai would if the latter had ever found love in an arthouse cinema. The band once came to Taipei, Taiwan in 2014.

In Another Life, When We Are Cats was selected by Jobson in “The Suite of Storm—Commemorative T-Shirt”, named by Sumika in 2012, and counted by her as the 8th VU Suite of Jobson’s works). In 2018, “The Suite of Storm—Commemorative T-Shirt” was retouched and renamed by Jobson himself as “The Last City II”, with “The Last City I”, composed as a pair of pessimist musical works in the concept of destruction and ruin, also with post-rock musical style.

In Another Life, When We Are Cats is where the naming ofStorm in the 8th VU Suite from. Just like as soon as Sumika received the letter on 24 July, 2012 that Jobson send to her the link of “the song u care” : “Endormir les hommes” (by French band ARCA), then Sumika added it as the subtitle of “The Suite of Justice—Endormir les hommes”. Later, it would be counted and classed by Sumika as the 7th VU Suite of Jobson’s musical works.

Please refer to the articles written by Sumika about this VU Suite in the column of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and Jobson’s article posted in the column of “Essay of Velvet”(【絲絨漫談】)in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and the articles posted by Jobson Hiiao in VU Live House Facebook and Jobson Hiiao Facebook. 

8 VU Suite 暴風雨組曲- Commemorative T-shirt The Last City II (3)

Don’t Let Go. Stop Arguing…

時間拉回一年前,在2012年8月23日下午Jobson寄給Sumika的第58封信,送了一朵「絲絨玫瑰」,即後搖滾樂團Labradford的Lake Speed。後來針對此贈禮,Sumika回給Jobson的信裡說:

上次你猜的那首憂鬱的歌也是,其實我很喜歡會讓我走開的,是另外一首有著argue對話畫面的歌。(出自〈新的陽光海岸三部曲 (Sumika的第90封信) 2012年9月12日〉)

在那不久之後,Jobson也將「有著argue對話畫面的歌以連結方式寄給Sumika,正是這裡要介紹的英倫後搖滾樂團Maybeshewill的In Another Life, When We Are Cats

Jobson的第八支絲絨組曲《暴風雨組曲—Commemorative T-Shirt》的「暴風雨」字眼由來,正是出自這首In Another Life, When We Are Cats出現爭吵決裂的電影對白配樂,以及樂曲本身發狂如暴風雨狂飆的彈奏…(歌詞附在本文最後)。

像這樣Sumika從精選曲意涵、曲名本身結合組曲整體精神結構來命名組曲的方式,出現在不少絲絨組曲中,就和Jobson的第七支絲絨組曲《正義組曲—Endormir les hommes》類似。原本Sumika先將之命名為《正義組曲》,即是從第一首法語歌曲中提到Justice以及整支組曲的調性氛圍而取名的。當2012年7月24日Jobson回覆Sumika詢問該組曲第一首法語曲名,Sumika一得知是ARCA樂團所唱的Endormir les hommes(讓人沉睡),立刻在《正義組曲》標題後面加上具指標性意義的副標題,成為︰《正義組曲—Endormir les hommes》。

「指標性意義」,指的是Sumika對《正義組曲》的預言式命名,在2012年7月及隨後的幾年(包括2013年),播放組曲的時期不僅巧合地與當時誠品官司出庭有關,在地下絲絨搖滾餐廳(傑洛克搖滾餐廳股份有限公司)與誠品公司的訴訟事件上,挑選的第一首曲子Endormir les hommes有絲絨組曲的編曲者Jobson選曲時未察覺卻吻合切題的提綱契領作用。(請參照〈BRAVO! 組曲大師!Bravo! Master of Musical Suites! (S的第203封信) 12/06/2013〉以及該貼文後面所附的歌曲解說文〈永恆旁證的音樂史料︰《正義組曲—Endormir les hommes》=《The Last City末世城市組曲》〉)。

從2012年Sumika開始為各支絲絨組曲命名編號,同時整理記錄各支組曲樂團和曲名清單而成的「聆樂筆記」,可知2013年全部絲絨組曲的播放順序。2013年度在9月3日當週播放《正義組曲—Endormir les hommes》。九月29日起連續兩週播放《絲絨安魂曲》後,由於Sumika在信件裡告訴Jobson,她靠著自力救濟查詢到曲名和樂團名,並在信件末了附上剛查到的If These Trees Could Talk樂團的Smoke Stacks曲子,接下來的這一週(2013年10月15日起)播放的組曲,Jobson便挑了包括Smoke Stacks在內、有If These Trees Could Talk樂團兩首歌曲的《暴風雨組曲—Commemorative T-Shirt》。這絕非巧合!

Sumika說「自力救濟」,言下之意,就是不必苦苦等候師父Jobson心血來潮大方賞賜的絲絨「玫瑰」,就像生命會自己找到出口那樣。通常Sumika會向師父詢問曲名的歌曲,多半是純器樂演奏的樂曲。

事實上,編號為Jobson第8支絲絨組曲的《暴風雨組曲—Commemorative T-Shirt》,在2013年重覆播放兩次,分別是2013年1/26當週 (播放了兩種不同曲目順序的版本) 及10/15到10/20。

《正義組曲—Endormir les hommes》與《暴風雨組曲—Commemorative T-Shirt》都是Sumika初識地下絲絨以來鍾愛的早期絲絨組曲。兩支組曲精選後搖滾(post-rock) 風格的曲子。只是到了2018年6月21播放《正義組曲—Endormir les hommes》時,已被Jobson改版重新命名為“The Last City I”,相對於《暴風雨組曲—Commemorative T-Shirt》,被Jobson改版重新命名為“The Last City II”。兩支組曲的舊版本都珍貴保留編曲者Jobson個人創作初衷,也忠實反映當時他的心路歷程。這兩支主要以後搖滾灰調影像詩取勝的絲絨組曲,猶如毀滅與廢墟——後搖滾末世城市二部曲」。

至於組曲在2017年Jobson開始大刀闊斧改版並重新命名後,為何隨後幾乎每年又被Jobson一再更改組曲標題,或許可參閱【關於托住眾生的靈魂】一文得到啟發。或許可因此認識組曲的新舊版本的更迭變遷,猶如生命的無常,難以掌握…。因此本網站所紀錄Sumika最早命名到後來Jobson親自命名的標題對照,也僅能看作是某些時刻當下的真實,但100%絕對真實。只不過是隨著絲絨主人之心的變遷而流轉不已,而一切盡在不言中……

毀滅與廢墟 後搖滾末世城市二部曲 正義組曲 暴風雨組曲 The Last City I The Last City II

絲絨組曲裡的後搖滾之音 In Another Life, When We Are Cats

Maybeshewill在2012年推出最新專輯《I was Here For A Moment, Then I was Gone》(一瞬間存在,然後我離開),並展開亞洲巡迴演出,從北京、上海、武漢、廣州、香港到台灣,BIOS Monthly以〈重拳襲擊!英國電子金屬後搖團體 Maybeshewill磅礡登台〉專文介紹

上述信件提到Jobson介紹英國搖滾吉他大師傑夫貝克Jeff Beck的文章,可在台北地下絲絨官方網站Jobson主撰的【絲絨漫談】單元閱讀全文,隨文並選播Jeff Beck的吉他演奏曲Diamond Dust出自1975年發行的個人首張專輯Blow By Blow)的Diamond Dust被Jobson收在精選法語歌曲、並以法國的Tahiti80樂團的Aftermath(後果)為第一支曲子的絲絨組曲,在2012年播出當時被Sumika取名為《耳畔迴旋組曲—La Suite Chanter Dans Tes Oreilles》,後來成為Sumika編號的Jobson的第22支絲絨組曲。Jeff Beck另一首Cause We’ve Ended As LoversJobson精選在藍調靈魂搖滾系列,即第9支絲絨組曲,由Sumika命名的《雨中藍調—Still Got The Blues For You》,這個版本可視為Jobson後來改版並重新命名的《Blues & Soul Suite Ⅲ》的原始版本。

至2013年底為止,Jobson編製的絲絨組曲應該總共有44支。從2013年度的53週播放清單來看,Jobson總共播放介紹了43支絲絨組曲,有幾支重複播放的組曲,只是這支《耳畔迴旋組曲—La Suite Chanter Dans Tes Oreilles》沒播放。

22 La Suite Chanter Dans Tes Oreilles 耳畔迴旋組曲 1

Jobson & Sumika的不考司機之巧合!巧合!巧合!(重要的事說三遍!)

Sumika在寫給Jobson的第313及314封信裡提到幾位作家包括多次提到的魯西迪和約翰伯格,其中奧斯特、村上春樹、布考斯基,是Jobson主動談論推薦或感興趣的作家。

尤其對美國作家布考斯基,幾次信件裡提到欣賞他、想模仿他的寫作風格,還跑了幾趟書店(甚至到他當時正在打官司的對頭房東誠品書店詢問!),但Jobson都沒能找到布考斯基的書,於是詢問Sumika能否幫他弄到書。其實中文版翻譯已絕版,Sumika果然有本領找來,而且是四本小說!箇中精準巧合,注定是Jobson與Sumika之間才可能發生的巧合,Sumika曾在第288封信暗示Jobson:

「世界真是不可思議…終有一天,會輪到你來直呼不可思議,surely. 真的,相信我,Jobson,我絕不騙你,已我之名。」

但真正的故事還沒說出來…

 

世界真是不可思議 2013.0908 Sumika 277th letter to Jobson

 

請參照︰Jobson在他的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 VU Live House Taipei官網【絲絨漫談】單元撰寫和VU Live House地下絲絨 FacebookJobson Hiiao Facebook所發表的文章,以及本網站Sumika所寫【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單元簡介本組曲文章、〈關於【托住眾生的靈魂】〉、【B面絲絨 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一部序曲 第二部戀曲】、【絲絨之問.象牙門之夢】等單元。

 

Cf.

B面絲絨—Sumika寫給Jobson未寄之信系列 B-side VU—Series of unsent letters to Jobson from Sumika (6 August, 2013)

尋音人的請求 Request of The Seeker of The Music (S的第193-194封信) 25-26/05/2013

BRAVO! 組曲大師!Bravo! Master of Musical Suites! (S的第209封信) 18/06/2013

BRAVO! 組曲大師!Bravo! Master of Musical Suites! (S的第202封信) 8/06/2013

象牙門之夢39 從此海角天涯 Henceforth, the world of us has come to the end 16/12/2012

象牙門之夢35 如果沒有明天 If there is no tomorrow 21/11/2012

新的陽光海岸三部曲 (S的第90-92封信) 12/09/2012

Meta-figure (S的第69-71封信) 19-23/08/2012

Midnight sun 午夜陽光 (S的第61封信) 4/08/2012

預言一則 (S的第58封信) 3/08/2012

象牙門之夢 15 再次猝醒 1-2/8/2012

♫*♥*•ღ♫••**ღ¨♥*••♫•♥*ღ♫••¨*♥*♫*ღ•¨*♥*•ღ♫•♥*¨*♫

2 Replies to “留住一切親愛的 Hold Everything Dear (S的第314封信) 2013年10月15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