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門之夢37 另一種方式話歸來 Another way of telling the return 28/11/2012

絲絨之問 .象牙門之夢 37 On Justice .Dream of Gate of Ivory

 

另一種方式話歸來

Another way of telling the return

VU 520525   The Suite of 48th week (Never Come Back—California wildfire)

journal intime 2012

今年的日記,這一本是第四本了,同樣,都是梁兆熙畫作的筆記本,而且是這系列封面的最後一本了,深得我心的日記本形式和質(紙)感、大小、色澤,竟也在落筆這一冊時,撩起珍重依依之情,迴盪在筆尖指尖的字句裡。因為難得,因為不再了。

就像每次聽起絲絨組曲到週三以後,就自然而然地想起日子在倒數了,耳朵依隨著旋律、音符,尤其是喜愛的曲子,不知其名的歌者,更不知音樂類型,然而這一切,都不妨礙我從曲調中感受到的震撼或心靈感動。

在開始寫下這本筆記以前,今天拿出的第二本書是《另一種影像敘事》,原書名:“another way of telling”,約翰.伯格(John Berger)的文字,尚.摩爾(Jean Mohr)的攝影。一翻開書末,讀到這樣一句:

  夜晚的黑暗

遠不及生存的堅毅

——啟程(Beginning)

這座右銘般的詩句,很適合越過黑暗而仍脆弱的心靈。

也很貼切,可以和我今天所看的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觀後感觸相呼應。〔…〕今天我還破天荒地買了一本書:《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如果不是週一那天Jobson回信來,要我有空讀這本書(還說「蠻適合女性閱讀」),而且已是他第二次提到,希望我「嘗試看小說,那是另一種品味人生的方式」…,如果不是他的這番話,也許我不會這麼有行動力,真的把自己的時間留給「暢銷小說」,留給這本被稱為「今年最火辣、最刺激的情愛小說」吧。

這是在4/28寄出一封長信,情意真切對著Jobson說話的我所始料未及的!而七個月過去,我和Jobson,除了聊誠品官司 (!) 和絲絨組曲,閱讀與電影及時事穿插其間。但我更關注的,還是在書寫上——希望Jobson儘快寫下音樂的文章絲絨組曲的,搖滾樂……等各種他所能寫下的。以及我寫給他的詩,那些都是因為有他,有地下絲絨組曲的存在,才可能成形的文字。

但就在書桌前擱著這首部曲「調教」篇的厚書,和少年Pi之時馬奎斯的《百年孤寂》從前天開始重讀,依然是此刻我最想投入的世界。

只兩天半,我已前進到故事的三分之一處了。2010年讀時,在那靠近海邊的住所;2010年秋天,我已搬家。這個「之間」,不可避免的人生遽變,就橫亙其中。如《百年孤寂》裡飄盪不散的,死亡,是我重讀時絕對的因子,相隨如陰魂,直到我讀罷最後一頁、最後一個字吧…。

《百年孤寂》是回家時想要拿給哥哥讀的書。〔…〕在那個極深的夜晚,不到兩個小時後,悲劇發生。我想介紹給哥哥看的書,他再也沒機會讀。而他昏迷前一夜讀的最後一本書:福爾摩斯探案全集裡的《歸來記》,我記得很清楚,在他進房睡覺時,被他擱在客廳的矮籐椅凳上,他讀過的書頁全部反摺到書底,老花眼鏡就擱放在書頁間。而我,在空無一人的客廳,看到那個景象,還湊近眼睛瞧瞧,熟悉的華生、熟悉的福爾摩斯的名字,都在上面,微微莞爾一笑後,便走向離哥嫂房間最遠的房間去。臨睡前我還在聊《百年孤寂》等話題…。

我這久別家鄉的浪子歸來,終於有一段時光可以好好話家常,然而,那一天,大哥一病不起!《歸來記》這本書頁泛黃的舊書,在哥離開後被我帶到身邊。可是,我已無法想起,應該說我當時漫不經心,根本不知哥哥生前眼光落在這本書的哪一頁,哪一行字,哪一個句點上?是否也像我一樣,微微地笑?

我千里迢迢歸鄉回台,歸來時,卻也讓我目睹親臨(多痛心的參與在場!)生命的不歸之旅……

沒有機會再說愛,沒能好好地道別。

這永無盡頭底處的深淵…痛。一如今晚電影裡,少年Pi歷經海上生存考驗後,哭泣生死與共的彼此,卻沒能好好地道別,終於成為他心底深沉的痛楚,填也填補不了的深淵,除了那永遠不歸的對方,永遠不能再見的對方…。

今晚看完電影,勾起的盡是這些遺憾終生的回憶…。

死亡無所不在啊,所以,如何能與自己摯愛的人好好道別呢?如何可能?

每想到「一回相見一回老」,數算與遠方的家人、朋友上一次見面,是多久以前,一年之間相聚的時光又是那麼短暫,如何能不依戀、依依不捨呢?

終須一別,終須放下,終於只能在該面對時勇敢面對最黑暗的夜晚。而留下來的人,就是說故事的人。那堅強為何物的故事,以另一種方式說,為了讓後來者以自己的最勇敢去面對最黑暗。

 

 

♥•*´¨♥`*••♫.•*´ღ¨ღ`*••♫.♥ღ♫••*´¨♥`*♥

精選1

Love to Love, by rock band UFO from the album “Lights Out” released in 1977, was written by Phil Mogg (vocals) and Michael Schenker (lead guitar).

 

Notes:

Love to Love was selected by Jobson, the owner of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VU Live House, featured as the 10th track in his VU Suite Never Come Back –California Wildfire SuiteNever Come Back –California加州野火組曲. The title of this suite was named for the first time by Sumika while she first time heard in the website of VU Live House Taipei on November 25, 2012. It will be classed later by Sumika as the 20th VU Suite of Jobson’s musical works.

Please refer to the articles about this VU Suite in the column of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and Jobson’s artice :〈最後留下來的人就是說故事的人〉posted on March 20 2015 in the column of【絲絨漫談】, in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and the posts in VU LiveHouse Facebook and Jobson Hiiao Facebook.

Listening to the lyrics of this song Love to love to love you. To be something, to be near you. Don’t say that you’ll never know. Love to love to love you…Nowadays it’s not impossible or must be a few and rare chance(s) for the fans of VU Taipei to hear again this Never Come Back –California Wildfire Suite” in the website of VU Live House Taipei. For this VU Suite seemed disassembled after the broadcasting in 2013. Without saying good-bye… When he comes back tenderly, when she will be in another way of waiting for his storyteller return and storytelling…

注︰

Love to Love是英國流行搖滾樂團幽浮(UFO)在1977出的Lights Up專輯的歌曲,被Jobson選入他早期編製的流行搖滾系列的絲絨組曲中。Sumika為這支組曲取名︰《Never Come Back – California加州野火組曲。這是Sumika依她聆聽絲絨組曲在官網首播先後順序而編號的Jobson第二十支絲絨組曲。

UFO樂團另幾首也被選入其他絲絨組曲,Belladonna在經典的第一支絲絨組曲︰(《Belladonna 組曲》即《Prog Ballads》的前身),Profession of Violence則收入第五支絲絨組曲︰《浪子組曲—浪子還能再說幾次真心話》。

隨著Jobson投注心力在全新組曲,編製上更具藝術性,音樂風格更多元化。這支《Never Come Back –California加州野火組曲》在2012年初冬和2013年第34週播放於地下絲絨滾餐廳官網後,自2014年起幾乎銷聲匿跡…,幾首曲子也被拆解選入其他新組曲。其中Harlow 所唱的Don’t Say We Are Over被收入2014 年六月一日首播的新組曲《Jealousy—歡樂年華組曲》;Chris Rea所唱的Fool (If you think it’s over) 被收錄在2014 年一月十二日首播的新組曲《微光小品組曲》裡。由此可推想而知,這幾首都是Jobson偏愛的歌曲。(上述絲絨組曲名稱皆由Sumika取名,與Jobson命名者有異。) 

Sumika在上述的日記最後寫的句子「留下來的人,就是說故事的人。」後來Sumika在鼓勵Jobson積極寫作的信件又提到,這幾句話啟發了Jobson吧,能人多忙的Jobson,在幾年醞釀後,於2015年3月20日發表一篇文章,Jobson將他那篇文章標題定為〈最後留下來的人就是說故事的人〉(請參見地下絲絨滾餐廳官網的【絲絨漫談】單元〈最後留下來的人就是說故事的人〉及與Sumika相關的文章)。

如今,聆聽Love to love to love you. To be something, to be near you. Don’t say that you’ll never know. Love to love to love you…Never Come Back –California加州野火組曲》版本,地下絲絨其他樂迷粉絲,似乎已很難再從台北地下絲絨滾餐廳官網聆聽到原版本播放了。何時,當他以另一種方式溫柔歸來,而S以另一種方式等待……

 

Cf.

萬難不折—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38-39封信) 4, 7/07/2012

象牙門之夢 13 七夕的幸福時間 8/7/2012

請參見地下絲絨滾餐廳官網的【絲絨漫談】單元

 

♥•*´¨♥`*••♫.•*´ღ¨ღ`*••♫.♥ღ♫••*´¨♥`*♥

 

 

 

廣告

2 Replies to “象牙門之夢37 另一種方式話歸來 Another way of telling the return 28/11/20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