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的第10-11封信 地下絲絨今何在? 21/05/2012

瑪拉利卡三部曲 1 序曲 Overture

S的第10-11封信 地下絲絨今何在? 21.05.2012

 

* * *  * * *

J的第7封信 2012年5月19日 上午9:10  收件人:S

J的第8封信 2012年5月21日 下午9:09  收件人:S

* * *  * * *

 

S的第10封信  2012年5月21日 下午9:27  收件人:J

親愛的Jobson,

我回給你上一封信的內容剛寫好,你就來信,而且,竟然就出了個題目給我!

打架,我看過,打官司倒是沒有。可是,明天,不行哪,我從心裡幫你打氣,當做助陣 !! OK?

——————————–

先跟你說聲恭喜!漫長的訴訟,終於,就要見到永遠的光明了!先乾一杯!

讀你上封信,感慨很多,原來你也經歷了很多風浪。

同時,彷彿感覺握到你誠摯的手。因為素未謀面,才有的特別感覺?

信件沒有再度石沉大海就好。所以,前幾天另一封新檔名的信,你也收到了?

你說一般人常有的那幾種先期可能的反應–

可是,我判斷事務,有時就會逆常道思考,從隱而難見的細微處觀察。

所以,當初我看到你網頁的聲明和跑馬燈的內容,其中確有很多…引子。

我注意到,2010年10月的內容,包括跑馬燈,到現在仍公開在那,

地下絲絨不是受某種委屈不平,不然沒事告大咖?

從你這裡沒有更多的訊息了 (我感覺到一種低調,跟這也有關。不過你這麼做是對的),但網路上和誠品看不到,有些詭異。

 

至於第二點,我沒去過絲絨,我不會帶著先入為主的偏見認為絲絨如何如何。

(不像有些人雖然自詡善良,可是會在言行心態上污名化別人,卻完全不自覺。)

就算如何,又怎樣呢?重點是,被告到底做了什麼事。

(有時看到社會事件發生,特別強調被歹徒殺的是「孝子」…云云,好像若被害者是不孝子,就該死,而孝子、好人的命才值得惋惜似的。社會到處充斥這類暗示的價值道德取向…。)

而且我寄給朋友的那封信,是看完聲明全部之後才寄的,我很清楚電腦上按個鍵寄出去的意義是什麼,你看,我並沒有下斷語,而是邀大家(包括我)自己去判斷。

而有幾人描了一眼我的信和特別標出的聲明呢?

 

你說你不怕被誤解,我的個性則是,頂多解釋一次,如果有機會的話,但也不會再多,

但我通常是保持沉默,相信日久見人心。

而你經歷的,可是大風大浪的起伏,體會特別深刻吧。

脫了一層皮之後,別人可能開始比狠,反正比自己更露骨的都見識過了,

然而,你不同,你真正的質地顯現,立時顯出高度…。

(淡定,而後逍遙無礙。是吧?我呢,我會學王船山說:向人間到處逍遙,滄桑不改。)

 

跟你說一件從來沒跟人提過的事 —

幾年前我寫了一篇「誰在那邊唱歌?Who’s singing over there?」

可是一直沒辦法寫完,因為對我生命的意義很特別,加上心境變化,就擱到現在未完成,丟在抽屜裡。

其中我寫了這樣的話「昇華太沉重,墜落太像人。」

(對我來說,人,更常是低標的判準,墜落、墮落,不過就是太人性了。)

而後面幾句,其實是一直提醒自己的:

「精準不可得,精準只給幸運。勿在求真求善中失控失速而傷人!」

 

我反省自己,欲求精準、求真求善,終究還是不免帶給人壓力,

也因此而換來你一句對不起。是吧?

叫我怎麼回應才好呢?

但願你不要覺得回信像是還債就好!

想回就回,有空回、開心才回,而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不必因為我是誰,對不對?

我也都是這樣的心態對你說話的,只說我認為該說的話 (若無意見冒犯到你,抱歉)。

(雖然有時你的信讓我感覺我們也許年紀接近,有時又感覺你思維周全穩重和圓融,是我所不及。)

從你的來信和地下絲絨的事,讓我去思索更多,比如說,以下想回覆你的這些:

「正義乃是總德」(In justice all virtue is summed up.

— 如果我們認同古希臘人索格尼斯說的這句話,而也相信亞里斯多德提示的「每個人都有其可貢獻於真理之處」,那麼,我們會知道,並非特定的職業才該被賦予這種德性吧。

或許某些身份的人確實受到一般人較多的期許,但不正義的事,任何領域都會發生。

我認為,正義感若是靠著他律 (身份、職業…)才存在,稱不上真正的正義感。

就像道德是發自內心,而法律是一種訴諸外在形式、不得不的規範。

 

可能是我信裡某些敘述,無意間誤導了你,對不起。

不過我信裡提到那些各類接觸,都出自我自己主動的選擇,是我的性格使然。

想想,有哪個當記者的敢不看電視?

何況,我的用詞一點現代感的靈活都沒有。

(而我竟然用了文筆這二個字,回頭重看,感覺虛虛的!什麼時候我竟變得這麼有自信了?

你看,我連包括媒體朋友在內的四十個人都影響不了!)

 

如果我對世間的熱誠,富正義感比別人多一些,那是其來有自,和小時候死亡教了我如何從死亡丈量生命有關,與職業倒無直接的關係了。

我的工作,在外人看來,也許辛苦,但哪個行業不辛苦呢?

人能開心的活著,欲求也不太多,能堅持做自己該做的事,還有幾個知己,就是幸福了。

 

所以,非常感謝你對我的期許,我會盡力。事實我才是NOBODY,但願不會讓你失望了。

那麼,跟你承認,我從來都不是記者、媒體人,這…會扣分?還是加分?

 

你太聰明了,下次可別弄個是非題,不然我這不能說謊的,幾次後就原形畢露了。

 

Sumika

 

* * *  * * *

J的第9封信  2012年5月21日 下午10:13  收件人:S

* * *  * * *

 

S的第11封信  2012年5月21日 下午10:42  收件人:J

親愛的Jobson,

法廷上怎麼可以講淡定?拿出搖滾的精神來,要發揮得淋漓盡致才是啊!

我之前倒是曾想過這個案子上法廷的事,也許,下次吧。

帶著飽足的體力、精神去應戰吧,加油!!!

 

Sumika

(I like them, your music…)

 

* * *  * * *

精選1

夢舞︰Dreamdance by Landberk (from Album “Indian Summer”, 1996)

Note: Until now, Jobson’s website VU Live House Taipei play every week a suite of music,  basically rock’n roll, selected and arranged by Jobson, the owner of The former Restaurant VU Live House Taipei. When Sumika wrote this letter at 21 May 2012, a VU Suite including the first song Dreamdance and the second one Belladonna was played in the web site of VU Live House Taipei the same week.

Later, as you will see in her series letters to Jobson, Sumika gave this suite of music a title as “Belladonna Suite” , an inaugural naming for Jobson’s work of VU Suites.

Belladonna Suite was the historical and memorial first Jobson’s VU Suite in the story between Jobson and Sumika. Therefore, in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Story, “Belladonna Suite” is counted by Sumika and also by Jobson as the first Jobson’s VU Suite. (See also the List of 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cf.  請參照【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絲絨組曲】單元關於Jobson的編選的第一支絲絨組曲Belladonna組曲》的簡介。及VU LiveHouse 地下絲絨搖滾餐廳 Facebook 和 VU web site.

請參照: <關於【托住眾生的靈魂】>

 

 

 

5 Replies to “S的第10-11封信 地下絲絨今何在? 21/05/20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