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門之夢35 如果沒有明天 If there is no tomorrow 21/11/2012

絲絨之問 .象牙門之夢 35 On Justice Dream of Gate of Ivory

21/11/2012

如果沒有明天

If there is no tomorrow

昨晚把聽了三天的絲絨組曲(The Suite of 47th week of Jobson, 被我暫時命名為The Suite Would it be easy)後,累積得滿滿的感懷,寫成了長信,放在Out of Reach, Out of Touch件名的信件後,寄給Jobson。跟他提我重新發現Prince所唱的Purple Rain〈紫雨〉的感動,以及從音樂裡聽出另一種聲音的傾聽、聆聽的感覺,比喻成夢一般,和他可能會有的反應。那些最真實無諱的文字,是與絲絨組曲音樂的播放(於我就是同步的聆聽)同步進行下的「共構存有」。我跟他說,沒有他們,沒有他,就不會有這些文字的存在了。信末還是寫下了這些就像malalikap…。

可是,事實上malalikap這種一往一來積極親近的心靈溝通方式,還是不可多得!三天,對我來說,度日如年。可是始終在遠方那端的他,全然不知。

在信裡提Purple Rain,因為絲絨組曲的關係才讓我有機會重新評價它,而喜歡它,甚至有淚。我想是Jobson選了最棒的版本,以及他的編曲選取搭配順序,而凸顯出各自曲子的特色來。我跟他說please guide me,就像歌曲所唱let me guide you,我多麼希望經由他認識更多音樂的美好。

昨晚寫信時,並不知道Purple Rain歌詞的真正意義,今天上網查,才知道寫的是兩人原本都無意發展關係的,最後卻走到友誼結束…。〔…〕

我想保持invisible,在遠方;可是我心裡有著更強烈的欲望,在確信我對Jobson的尊敬,不會因兩人見面有所改變的情況下,想要儘早早認識他,告訴他更多我不想寫在信裡,想直接跟他說的話。〔…〕

從廣播聽到馬世芳代班張大春的節目,介紹薛岳的專輯,忙得忘我而專注時,聽著薛岳短暫六年的音樂生涯,帶給後人珍貴燦爛的音樂,整個人遁入時光機裡…。於我如「死亡」代名詞的1989年,薛岳檢查得知罹患肝癌,直到隔年離開人世以前,「燃燒自己的生命做音樂,留下紮實沉甸甸的東西。」(馬世芳語)

那首「失去聯絡」,每一字、每一句聽得我嘆息連連。「機場」的歌詞,一如我熟悉的「山之音」︰耳邊又傳來陣陣催促的聲音」。最後一首「如果還有明天」,薛岳問:

  如果沒有明天,要怎麼說再見?

而我在繼續前天為Purple Rain感動有淚之後,今天這句話深深回想在心,這樣的淚奪眶而出,像我近來求而不可得,如果我就在幾次呼吸困難後,心臟衰竭猝死了,那麼,我與Jobson,就真的如我獻給他的詩,會一語成讖,連見面都無就永別了…。

死亡無所不在。我就是在這背景下,寫給Jobson每一封信。然而他是一點都不知情的。

昨晚那封信沒有思考再三就寄出,傾全心全靈對著他說話,對著他的精神說話,與他分享(而他竟然還誤以為我吝嗇啊!),今天醒來,想起昨晚對他說的話和引用的William Black的詩:

  「這聲音是你的。我把生命與痛苦注入它那莫解的聲響。」

然而,他聽得出來?

我的詩、我的書信,我所有真誠的文字話語,我把生命的痛苦注入其中,他是否會聽見那聲音?他可知一切創作,那以血淚以生命燃燒的創作裡,我無時無刻不是想到:如果沒有明天…。

可是,我的難題是,到底要對他說我的恐懼和我的渴望?還是應該一如往昔,唯有靜靜等待,等待Jobson前來,等待一切在輕忽、不知珍惜當下之中錯過,然後遺憾終生?

傾訴還是緘默呢?

我如果沒有機會見到他,還有他的地下絲絨,例如他拒絕兩人任一人去揭開面紗的話,那麼,我又如何能對著另一端的他,說那死亡如影隨形的恐懼,而以此再換取渴求奢望的滿足呢?

愛一個人,是無論如何都不願意他心裡有任何擔憂掛慮,不願成為他的負擔。我也是如此,始終不曾說出口,寫成的總圍繞在那之外。那些忽然就熱情起來的率直筆調,都是死亡在前一夜襲來威脅後形成的,而收信人Jobson終究是不知了…。

今天,想著薛岳六年的輝煌生命,就像梵谷短短六年的藝術家生涯。而我從2008年出院以來,度過四年了,如果我還有六年可活,我不要像媽媽紅顏薄命。那麼,六年的時間,對我來說已很多了。如果我連二年都活不下去呢?想想今年的身體狀況,連下個月都不敢想像,二年,好遙遠的未來…。而我還想要陪Jobson打誠品的官司!

這就是我的焦慮不安,每一個明天都那麼不確定。所以,我就像EZLN墨西哥查巴達民族解放軍的Marcos說的狀態,他沒法寫偉大的長篇小說,只能寫詩,寫書信,因為隨時可能死去。我也像蘇曉康在《離魂歷劫自序》裡承認的,寫,變成一種本能。對我來說,寫,是在「創作」之前更先成立的「生命的反射」,就像沉默轉為文字形式說話的本能。

如果沒有明天,今天我該傾訴我應當傾訴的,還是為了愛保持沉默,將一切帶至墳墓裡?

 

 

♥•*´¨♥`*••♫.•*´ღ¨ღ`*••♫.♥ღ♫••*´¨♥`*♥

精選1

Simon Hsueh (1954-1990), was a famous Taiwanese rock pioneer and representative rock singer. He has influenced many Taiwanese rock groups and artists. Four featured songs presented here were all related with Jobson and Sumika’s friendship and love, but no one was selected in any VU Suite of Jobson’s musical works.  In the sake of Sumika’s private passions, please enjoy them!  “Gentenly refuse”, “I want to forget you”, “Lost Contact”, “If there is still tomorrow”…

“Gentenly refuse” 〈溫柔地拒絕〉:

I want to forget you 〈我想忘了你〉:

注︰

這裡連續介紹四首薛岳所唱的台灣搖滾樂歌曲︰〈溫柔地拒絕〉(施孝榮詞曲)、〈我想忘了你〉(姚天授詞、馬兆駿曲)、〈失去聯絡〉(蘇來詞曲)、〈如果還有明天〉(劉偉仁詞曲),很特別地挑選這幾首歌,呼應上述日記內容和Jobson與Sumika的關係,而且還因為薛岳是台灣搖滾樂先驅,是台灣搖滾歌壇不可遺忘的名字。當然,這些曲子並未選入任何絲絨組曲裡,因為絲絨組曲著重在以介紹分享西洋搖滾樂曲為主。

薛岳(1954-1990)弱冠20歲即組成「搖滾城市合唱團」,加入「民風樂府」演出,許多台灣搖滾樂後輩都受到他的影響和啟發。因肝癌英年早逝的薛岳,在殞落二十八年後,至今依然有許多搖滾愛樂者懷念他。有情有義的朋友馬世芳等音樂人在臉書設立了一個紀念他的園地︰《薛岳—燃燒灼熱生命的台灣搖滾先驅》。

紀念一位傑出的歌者,以聆聽或演唱來重溫他的歌曲,是最好的致敬方式。〈搖滾舞台〉(李宗盛詞曲)、〈溫柔地拒絕〉、〈失去聯絡〉、〈機場〉、〈天梯〉、〈不要在街上吻我〉和〈如果還有明天〉…都是薛岳著名的代表歌曲。

Lost Contact”〈失去聯絡〉:

If there is still tomorrow” 〈如果還有明天〉:

 

Cf.

象牙門之夢 15 再次猝醒 1-2/8/2012

Sumika提過關於EZLN(墨西哥查巴達民族解放軍)Marcos的相關引用文字︰

Prelude 0 夢之第0部 我母親的提箱 La valise de ma mère

 

♥•*´¨♥`*••♫.•*´ღ¨ღ`*••♫.♥ღ♫••*´¨♥`*♥

 

One Reply to “象牙門之夢35 如果沒有明天 If there is no tomorrow 21/11/20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