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門之夢33 誰會告訴我們活著的理由?Qui nous dira la raison de vivre? 15/11/2012

絲絨之問.象牙門之夢 33  On Justice.Dream of Gate of Ivory 33

 

15/11/2012

誰會告訴我們活著的理由

Qui nous dira la raison de vivre?

— Guy Ropartz (from “Symphonie n°3”)

 

  「這聲音是你的。我把生命與痛苦注入她那莫解的音響。」(柏洛克 WilliamBlack詩)

在我,就是精準的時空下出現的身影、聲音或話語。然而,他(她)往往不是對著我,只是對著他(她)自己,佇立在那裏。

只是,我聽出了那個聲音而已。——然而,正如我在給Jobson的信裡告訴他「我是被救贖的那個幸運兒」那番話,感謝他之後,我依然是「自問,我真的擁有那把鑰匙?」我真的是靈敏「聽出」莫解的音響迴盪的生命和痛苦的解音(知音)人嗎?

如果不是自己生命痛苦的通奏低音苦尋,終於找到了「莫解的音響」,與之應和共鳴,「像恆久以來熟稔的」(Jobson之詩句)「老朋友」(我之詩句),一相會立即辨認出來,久別重逢般呢?那麼,我還會聽見維琴尼亞.吳爾芙(Virginia Woolf)頻頻詢問裡的求生、求死——那隱蔽黑沉以至於莫解難辨的生命/死亡之音嗎?

「沒有人拉住她嗎?」

這聲音是我的,我聽見的,我嘆息的…。

這聲音,將迴盪多久?

劉小楓問:

「受死亡驅迫的有限生命,如何可能在一剎那裏捉住永恆?這需要哪些條件?」

而這般仰天長問,也是我的生命之問。

劉小楓告訴人:

  「有的人一生都與剎那無緣,因為剎那只是在某一個人把身體奉獻給一個如冰一般潔白透明的世界時才閃現。然而,奉獻和失落自身有關:想讓一片心靈戰慄的瞬間化為永恆嗎?”他”為甚麼起這種艱難的奢望?因為”他”丟失了那曾使”他”心靈莫名地顫動的微笑。〔…〕

隨伴丟失而來的是愛欲的死寂和靈性的麻木。沉淪於麻木,麻木於沉淪,多少眾生在此麻木的沉淪中埋葬了青春的血肉。〔…〕

要從麻木的生活感受中擺脫出來,瞥見那體驗過的內在時間的神明之光使飄逝的醉夢能化為永恆的靜境,就得有一個必要的前提:經過以回憶為基礎的反思。〔…〕

在偶遇的生命終結之前,過去的一切仍然是賴以開始的起點。內心時間中曾使種種的靈魂顫動的剎那成為心靈歷史的記憶。一旦這變為記憶的剎那被焦渴的愛欲催促著的內心時間重新把握,它就成了解放無處說的感受性的力量。回憶是這種解放力量的轉輪。〔…〕

僅有回憶的反思就足以捉住剎那並把永恆珍藏其中嗎不能這裡還缺少另一個必要條件還得追問回憶的反思思甚麼回憶的反思不能隨隨便便的思,它必須思其必得思的:幾度紛墜的心和血奉獻給了甚麼?」

劉小楓接著引弗羅斯特(Frost)詩:

  「兩彎小徑在秋林中延伸

多可惜,我不能同時把它們踏勘

我久久地目送一條遠去

看它扭動身子,消失在灌木叢間…」

並告訴人:

「踏勘路徑不可能重複,外在時間不可逆轉。踏勘小徑而去,就是把血肉之身軀連同靈性和理想奉獻出去。」

我在不可逆轉的時間裏耗費生命,全然是因為我無能(智慧)超越劉小楓所說的「人生中的淒迷和狂妄」——一如呂克.費希在書裡一再強調的人之狂妄所導致的失墜……

應該想一想,吳爾芙的時代,她指出「兩百年來都沒有絲毫機會」的「那個窮苦的詩人」,那個存在於無數小學裡的「英國的窮孩子,像希臘奴隸的孩子般,不曾獲得機運享受心智上的自由,而偉大的作品都是那種自由的產品。」  以及在半世紀之後,二十一世紀初,巴基斯坦的馬拉拉(Malala),一個不過十四、五歲的女孩,仍在爭取全世界超過幾千萬甚至上億少女們的受教權利,而差點被塔里班槍擊喪命…。這兩個身影之間,有多少為貧窮人家的孩子和少女,不可挽回,無法逆轉的童年時光,一而再,再而三地被葬送?

應該想一想,馬拉拉的聲音和嘆問,將迴盪下去?直到何時?直到所有的馬拉拉們都不再說,都已擁有她們理當擁有卻艱難的奢望——擺脫窮困的機會和擁有心智上的自由…。

 

♥•*´¨♥`*••♫.•*´ღ¨ღ`*••♫.♥ღ♫••*´¨♥`*♥

精選1

Cadence and Cascade (a track composed by British progressive rock band King Crimson from the album “In The Wake of Poseidon” in 1970.)

Notes:

Cadence and Cascade is selected by Jobson , the owner of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VU Live House, as the last track in his first VU Suite “Belladonna — Out of reach out of touch”, a musical suite named for the first time by Sumika in 2012. This Suite renamed by Jobson himself in 2017: “Prog Ballads” after eliminating English rock band UFO’s “Belladonna” from this 2017 version ). Since 2018, when this suite was broadcasted in VU Live House Taipei official website, Jobson renamed it with a subtitle:《Prog Ballads前衛搖滾抒情小品集》.

With Sumika’s diary above, this VU Suite was broadcasted for the second time, for Sumika, during Nov. 11 to Nov. 18, during the 46th week of 2012.

注︰

Cadence and Cascade是出自英國前衛搖滾、藝術搖滾樂團緋紅之王(King Crimson)發表於1970年的專輯《海神波塞東的甦醒》” In The Wake of Poseidon”。這首歌被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負責人Jobson收錄在他編製的第一支絲絨組曲的最後一首歌。Jobson第一支絲絨組曲在2012年由Sumika命名為《Belladonna組曲》。從《Belladonna 組曲》開始,Sumika正式為Jobson的所有絲絨組曲命名。

與上述本篇日記〈誰會告訴我們活著的理由?〉同時,Jobson選播於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的官方網站一週,Sumika繼而增添副標題,將此組曲命名為《Belladonna—Out of reach out of touch組曲》。到了2017年的版本,絲絨主人Jobson增刪幾首曲目,刻意剔除了搖滾樂團UFO的Belladonna同時將該組曲命名為《Prog Ballads》。2018年播放時,Jobson再加上提示的副標題而成為︰《Prog Ballads前衛搖滾抒情小品集》。

在這篇日記〈誰會告訴我們活著的理由?〉引用同標題的法文原句” Qui nous dira la raison de vivre?”是出自法國作曲家、指揮家暨詩人季.羅帕茲(Josephe-Guy Ropartz, 1864-1955)所創作的第三交響曲(Symphonie n°3)其中一個標題。其次引用的吳爾芙「沒有人拉住她嗎?」句子可參見前一篇Sumika所寫的象牙門之夢 32〈沒有人拉住她嗎?〉句子出自名著《自己的屋子》(A Room of Ones Own出自張秀亞翻譯的版本(純文學出版社出版)。

而引用劉小楓所提詩句,出自Sumika珍愛的書《這一代人的怕與愛》(牛津大學出版社出版)。日記裡提及的呂克.費希(Luc Ferry)關於希臘神話故事的書,也和此處與當週播放絲絨組曲的精選曲Cadence and Cascade原專輯《海神波塞東的甦醒》” In The Wake of Poseidon” 文曲相互呼應,再一次無意卻精準的巧合……。

King Crimson Cadence and Cascade cover

* image courtesy : Album In The Wake of Poséidon”

Lyrics of Cadence and Cascade:
Kept a man named Jade;
Cool in the shade
While his audience played.
Purred
Whispered
Spend us too: We only serve for you

Sliding mystified
On the wine of the tide
Stared pale-eyed
As his veil fell aside.
Sad paper courtesan
They found him just a man.

Caravan hotel
Where the sequin spell fell
Custom of the game.
Cadence oiled in love
Licked his velvet gloved hand
Cascade kissed his name.

Sad paper courtesan
They knew him just a man.

Songwriters: Peter John Sinfield, Robert Fripp

Cadence and Cascade lyrics © Universal Music Publishing Group

Robert Fripp guitars(吉他)& Mellotron(魔音琴), Michael Giles drums(爵士鼓), Peter Giles bass(貝斯), Greg Lake vocals(主唱、貝斯) with guests Mel Collins saxes & flute(薩克斯風與長笛), Keith Tippett piano(鋼琴), Gordon Haskell vocals(主唱)

 

Cf.

以幽黯的黑被看見 不再噤聲 (S的第152-153封信) 11/11/2012

以幽黯的黑被看見 不再噤聲 (S的第148封信) 2012年11月6日

自2016年Jobson開始陸續為絲絨組曲取名,公布在地下絲絨搖滾餐廳官網的跑馬燈及臉書VU LiveHouse 地下絲絨搖滾餐廳或貼文發布在其個人臉書Jobson Hiiao Facebook。有興趣認識絲絨組曲的樂迷可參照上述網站、Jobson Hiiao寫於地下絲絨搖滾餐廳臉書的文章,以及本網站Sumika撰寫的【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單元相關組曲文章。

 

♥•*´¨♥`*••♫.•*´ღ¨ღ`*••♫.♥ღ♫••*´¨♥`*♥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