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S的第66-68封信) 14/08/2012

瑪拉利卡三部曲 1 序曲  Ouverture  

 

一期一會 (S的第66封信)  2012814 下午9:46  收件人:J 

親愛的 Jobson, 

你知道香港誠品開幕的消息?

看了報導,我終於也跟你一樣想了希望它規模真的變得越來越大,然後,等到有一天,如果你真的不得不出手了,就看你先前說的那樣回敬它! 

前一封信,我沒有表達得很清楚,其實我一直感覺,跟你寫信,可以很坦率地談心裡的想法,所以我說出心情受影響的事,希望你不會介意,因為那都過去了 

前不久也跟你說,不勉強彼此回答問題的,寄照片的事,如果你不希望掀開薄紗、根本就不想賭,那麼,我還問何時寄照片給你,既為難你,也可能是我一廂情願了。  

你上一封信,把很多我想的感覺都說出來了(而你提的芭芭拉史翠珊和梁朝偉,都是我喜歡的藝術表演者 看,我連他們說過這樣的話也不知道) 

譬如你說寫小說的尷尬,我也一樣,不想讓以前就認識的人知道自己的那一面。除了感覺尷尬,還有就是不敢獻世,所以我常懷疑,自己寫這些,於人何益呢? 不僅我對自己寫的東西沒自信,更沒信心別人會欣賞、稱許。況且我不是能言善道的人,常覺得自己之所以寫,是因為不得不寫根本沒有人逼我,寫下的那些,都只是像靈魂藉著手和筆,不得不寫的感覺罷了。(雖然多是些像塗鴉的未完稿) 

你提到對說話渾身不自在的感覺,不知道有沒有包括說話笨拙的(我就是,有時會有挫折感,這是真心話,你還是別想像吧),尤其,在國外待了那麼多年,有時用詞一時想不起來,不知藏在腦袋的哪個抽屜裡。現在當然已適應多了,可是你說的很CC 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指的是很肉麻?  

我說人有很多面,一個人給人甚麼感覺印象,其實是跟處事風格態度的比重有關的。在生活面,多半照著理性行事,還是往往憑直覺等等都是。所以認識自己的朋友,看到的自己,往往就是你最常呈現或他們的性情所能體會感受的某些面向而已。  

去年我看紀錄片 牽阮的手談田秋堇的父母親在台灣戒嚴下的幾十年民主奮鬥,讓人知道田醫師一生剛毅衝撞的形象。可是導演片裡會拿他小說和情書裡的柔情來對照,讓人印象深刻。 

前陣子剛好再聽到有人提這部片時說,因為有柔情感性的支撐,讓他和家人抵擋住那麼多政治的恐怖逼壓。 

從這個例子我就想到,極細微的部分,往往就是人不外露於生活的精神內面,比重很小,可是它重不重要?

只說給少數幾人聽,或者更難得流露在人前的自己

所以我會去想,甚麼才是事物的本質和一個人的質地 

至於,甚麼是假斯文、文謅謅或假搖滾,最好的判準,不是外表、言辭(不然就不會有穿著新潮卻思想極端保守的說法了),而是在最關鍵的時刻,有沒有表現(守住)那個精神,會不會退讓吧。 

 

之前有時會猜你的年紀,但你讓人捉摸不定,所以我常困惑你對世事的理解,和像搖滾的那種犀利批判精神之外,每當從讀你的信裡聽到一個非常純真的聲音時 (這感覺,很難用語言文字形容),就讓我迷惑起來  你到底幾年級啊 因為我從不懷疑,那確是有著非常年輕的心在說話的聲音!

(然後會想,糟了,萬一我比你老呢?)所以,也會想像你又怎麼讀我的信。  

你寄來照片,如果要問有沒破壞原本對你的想像,大概就是你讓想像從一端滑向另一端的極端移動的機會變少了吧。 

這有點像當你明白地告訴我網頁上網人數非我看到的數字時,已奪走了我偶爾感覺難得享受一人獨享組曲的想像與樂趣了,原來,我一直都只是 one of them… 

 可是我又不擔心,你會繼續有時表現這面,有時像忽然變魔術一樣,又讓我看到另一面,讓我跟你分享 

不是嗎?只要都保有自己最珍惜的那一面,也珍惜所欣賞的對方那些面.. 

而只要我們會接受朋友如實、無飾的面貌,就像希望朋友願意接受這個誠懇不造作的自己那麼,像我們這樣的朋友 都珍惜那唯有透過文字才能表達、共感的心靈處隱微的聲音的人我不太擔心有一天我們會不想再寫信給對方,不願再寫信談心了,而僅想以話語來和對方分享。 

真的,我是這麼認為,你呢?你要不要把這封信也當預言一則,留待備忘?  

所以,你繼續寫你想告訴我、想讓我知道的內容給我,我也一樣。

當感覺錯愕了,即使猶豫過,最後還是坦然跟對方說,而在想更正補充時就補上--

一期一會的精神,其實不只是知足,而更在於珍惜。 

以及 我更喜歡這週的搖滾組曲 ~  

Sumika   

  

* * *  * * *

J的第56封信  2012816 下午8:49  收件人:S

* *  * * * 

 

一期一會  S的第67封信 2012816 下午10:50  收件人:J 

親愛的 Jobson,  

真不好玩, 你把我偷偷在想的鬼主意講出來了!  

你出手快又準, 而且真會閃避。想回報你一個 suprise的,被你這一提,不寄也不好玩,寄,也真沒樂趣了!

說到閃避 你真是 " 以無厚入有間,遊刃有餘" ,好吧,甘拜下風。(我有多心不甘情不願哪!) 

你要我怎麼推算呢?而且怎麼猜你幾月生日?我根本不信什麼星座說法的

 

誠品的事這樣磨人?路遙知馬力,可也得比氣長。 那麼還是保持多運動吧。而且,嘿,你不知,你遠方的兄弟們,就是企業霸權反抗軍呀!  

這幾週是有幾首喜歡,但多半是較早期的搖滾,才比較會入神去聽,前幾週忙就不太聽,所以上次你猜的那首蒼白音樂,我其實想不起了把那喃喃自語像唸訣別書的歌曲寄來吧。至於蕭敬騰 Mr BIG 我既不知也沒興趣。 

可是你以為我只喜歡古典憂鬱的音樂?我有時也很愛陽光,甚於黑夜的!  

不要給你寫長信了,敲鍵盤和看信都很累的。  

  Sumika

 

 * * *  * * *  

一期一會 S的第68封信  2012816 下午11:01  收件人:J 

我是指  —  我敲鍵盤你看信,都很累的。所以不要給你寫長信了 

 

精選1

Catch The Rainbow, first album by British rock guitarist Ritchie Blackmore’s solo band Rainbow, released in August 4,1975.

Notes: Catch the Rainbow is selected by Jobson as 2nd track in his VU Suite. Sumika gave this Suite a name : “ Can You Remember – Classic Rock Suite” and counted by her as 10th VU Suite created by Jobson.

 

In 2013, Sumika added a subtitle and it becomes “Can You Remember Classic Rock Suite–Winter Dancing”. When this suite was broadcasted on the website of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VU Live House in January 2018, Jobson didn’t yet give this old Suite another new title.

注︰

Catch The Rainbow出自英國搖滾吉他手Ritchie Blackmore樂團首張專輯,被 Jobson收錄在他早期的絲絨組曲第二首。在2012年夏天,Sumika第一次接觸這支組曲後,將他命名為《Can You remember經典搖滾組曲》。翌年,改為《Can You remember經典搖滾組曲—Winter’s Dancing》,並成為Sumika編號的第十支絲絨組曲。更是Sumika耳中認定代表Jobson編創組曲風格的經典絲絨搖滾組曲(Classic VU Rock Suite of Jobson’s WORKS)之一。

2018年一月,台北地下絲絨 VU Live House website 播放《Can You remember經典搖滾組曲—Winter’s Dancing》時,Jobson並未重新命名組曲。

 

 

 

 

 

 

 

 

 

2 Replies to “一期一會 (S的第66-68封信) 14/08/20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