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第24支絲絨組曲《Dreamer Deceiver重金搖滾組曲—Musical Box》(《無名の時空穿越劇》的原始版本) Introduction of the 24th VU Suite “Dreamer Deceiver Heavy Rock Suite—Musical Box” which is the original version of later “Unnamed Time Travel Drama”)

【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

托住眾生的靈魂 Jobson的絲絨組曲 單元 icon

 

◆最早期創作的絲絨組曲之播放及前後命名與改版

Dreamer Deceiver重金搖滾組曲Musical Box》是以Mercury Rev水星倒轉樂團,或譯為水星逆轉樂團)的The Funny Bird為第一首歌的組曲。雖然被Sumika編為Jobson的第24支絲絨組曲,卻同屬Jobson開始創作絲絨組曲以來的初期作品。

 

最初由Sumika命名《Dreamer Deceiver重金搖滾組曲Musical Box》。2017年度播放時被Jobson擴大改版並重新命名為《無名時空穿越劇》。同年Sumika依精選曲名而將這支擴大的豪華版命名為《波麗露音樂盒組曲—Bolero Musical Box Suite

 

簡單說,《Dreamer Deceiver重金搖滾組曲Musical Box》是《無名時空穿越劇》的原始版本、原型版本。而《無名時空穿越劇》也就是《波麗露音樂盒組曲—Bolero Musical Box Suite》,是《Dreamer Deceiver重金搖滾組曲Musical Box》的擴大版、豪華版。

 

2012年起,Sumika不僅將所聽到的所有的絲絨組曲命名也開始記錄每週檔期所播放的組曲Dreamer Deceiver重金搖滾組曲Musical Box》在2013年度播放兩回,第一回是年初的第2週,第二回是第47週。但這兩回播放時,SumikaJobson都處於中斷通信一段時間的狀態因此兩人沒有談論這支組曲。2014年度在第46週,2015年度在第50週播放,都安排在年尾,一方面是在此時期組曲大師Jobson有陸續編製的新組曲等不及上菜露一手,還有鍾愛絲絨組曲的Sumika一起分享,但另一方面且更合理的理由,還是絲絨主人Jobson認為這類重金屬搖滾音樂更適合秋冬季節聆聽吧。

 

◆珍貴的舊版本《Dreamer Deceiver重金搖滾組曲—Musical Box

2013年11/17-11/24當週所播放的《Dreamer Deceiver重金搖滾組曲—Musical Box》舊版本總長度是1:32:17。共精選十三首歌曲。

 

如果可能,本網站最期望的是聽眾讀者也像Sumika一樣,有機會聆聽完整的2013年舊版本,但在台北地下絲絨VU Live House的官網似乎已不太可能實現這個奢侈的願望。也因此更凸顯出本網站是為珍版絲絨組曲而存在的意義……

 

精選1

♫ 第一首The Funny Bird (by Mercury Rev, “Deserter’s Song”, 1998 ) 以下這個連結影片是重新編曲過的版本,,聲音堆疊更複雜,多了華麗和空間感,並非收錄在絲絨組曲的舊版本。

 

Sumika命名《Dreamer Deceiver重金搖滾組曲—Musical Box》的由來︰

這支組曲有幾首經典重金搖滾歌曲,音樂風格獨特,此其一。連續安排英國重金屬樂團Judas Priest(猶大祭司樂團)兩首曲子Victim of Changes(變遷的犧牲者)和Dreamer Deceiver(夢想家騙子),和第十二首Genesis樂團的The Musical Box(音樂盒)。此其二。

 

◆在創作精神上更純粹難得、保有個人真實個性與特色的早期作品(包括絲絨漫談文章) 

Jobson還採用大幅的專輯封面來裝潢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VU Live House,屬於Jobson偏愛的樂團和音樂專輯,由此可見一斑。

24 VU Dreamer Deceiver 重金搖滾組曲 The Musical Box art ciover

 

Jobson在網站的【絲絨漫談】專欄很早就介紹過Judas Priest樂團和上述這兩首歌以及Genesis樂團與音樂專輯,屬於他在【絲絨漫談】最早期撰寫的搖滾樂文章,如〈< Musical box > Genesis 淒美的中世紀魔幻寫實主義文學〉,內容精采,都值得一讀。

 

【絲絨漫談】早期的長篇力作和這幾支最早期創作的絲絨組曲舊版,在精神、風格和表現方面,都比Jobson後來所撰寫的文章及組曲創作顯得更純粹難得,而保有他獨特的個人特色,也都見證宣稱「我堅信搖滾樂是世界上最耐聽最萬象的音樂」的搖滾癡情漢Jobson曾經熱血、曾經真誠純粹而不為利益的一面。

 

J's word 20120602 2

 

◆俐落與舒緩的曲子彼此烘托,成為亮點

♫ 第四首Dreamer Deceiver (by Judas Priest, from Sad Wings of Destiny, 1976)

 

Dreamer Deceiver在這支組曲裡發揮了絲絨組曲「第四首」舉足輕重的作用。在這首高亢拔尖的金屬高潮之後,安排接續的第五首是瑞典前衛搖滾Landberk樂團I wish I had a boat(要是我有艘船就好)。絲絨組曲中類似這樣的曲目順序,將一首(通常是幾首連續)振奮昂揚的曲子與低沉柔調曲子作前後曲目順序鋪排出的效果,讓俐落與舒緩的曲子彼此凸顯又烘托相襯,是Jobson很擅長的方式,也往往成為亮點。

 

在加拿大前衛搖滾老牌樂團Rush倉促樂團Bravest Face(最勇敢的臉之後第七首以單人樂團Elegant Simplicity優雅簡潔樂團演奏曲Ilmarinen’s Bride of Gold(伊爾瑪利寧的黃金新娘)放在本組曲的中間位置,這首悠揚輕盈而抒情,與最後一首選擇抒情吉他演奏曲漸漸淡出的方式結束,纏綿的旋律餘音繞樑…。這種曲與曲的編排輕盈和厚重剛強與柔和之間有細膩的比例調整平衡了整體的結構,組曲聽來也顯得更順暢。前段如此鋪陳的結構,和後半部幾首曲子的轉合,內在形成相互對話的有機組合。在音樂涵養之外可能也訴諸耳朵聽覺直覺的天賦感受吧。

 

♫ 第五首I wish I had a boat (by Landberk, from “Indian Summer”, 1996)

 

♫ 第七首Ilmarinen’s Bride of Gold (by Elegant Simplicity, from “Kalevala-A Finnish Progressive Rock Epic”, 2003)

 

本組曲從第一首選擇水星倒轉樂團Mercury Rev的另類搖滾歌曲The Funny Bird (滑稽鳥慢飛)開場,到第八首Trittico(三聯作),和第一首曲子The Funny Bird隱約地在前後遙遙應和。

 

一方面是Trittico本身特殊的韻味,最後帶有民謠感的啦啦啦…結尾,真是神來一筆!這首在Sumika聽來屬於很典型1970年代的實驗音樂——的這首歌出自義大利前衛搖滾樂團Cervello(大腦樂團)在成軍的1973年發行的唯一專輯Melos專輯標題借自希臘文,這張前衛搖滾實驗專輯有獨特的音樂創作以希臘神話為意象的七首創作構成的專輯,後面會再提到。這首Trittico(三聯作)似乎也隱約呼應了前面與芬蘭神話有關的曲子Ilmarinen’s Bride of Gold「伊爾瑪利寧的黃金新娘」——依照維基百科的解說,伊爾瑪利寧是芬蘭神話中永生不死的英雄,善用黃金銅鐵製造的的巨匠,絕世成就之一是創造如聚寶盆的神奇三寶磨。

 

♫ 第八首Trittico (by Cervello, from Melos, 1973)

 

前一首Trittico以啦啦啦結尾,下一首以現場演唱的歡呼銜接︰Child of Universe(「宇宙之子」是英國民謠搖滾Barclay James Harvest樂團在1974年代的名曲)。這首之後的第十首,是曲風性質同樣浪漫而優美的Still…You Turn Me On(妳依然讓我興奮不已),出自Emerson, Lake & Palmer 樂團(又簡稱E.L.P.)在1973年的Brain Salad Surgery(大腦沙拉手術)專輯。

 

在這幾首1970年代風味的連唱連奏後,有趣的是,接下來的一首前段的開場演奏,一聽有似曾相識的感覺。熟悉,不只是因為這是絲絨組曲的常客波蘭新前衛搖滾樂團Abraxas而是因為這首Pokuszenie(誘惑)開場的旋律,與前面幾首以及組曲倒數第二首Genesis樂團的Musical Box有點熟悉,而形成依稀反複的異曲同工之妙!

 

♫ 第十一首Pokuszenie (by Abraxas)

 

◆舊版本組曲整體和諧達到音樂「內在的一貫性」

如上述的曲目編排,節奏、力度變化與音符節奏旋律轉折等等細微處的應和,曲子之間回聲般地前後照應,樂迷聽眾只有透過反覆聆聽整支組曲、細細品味的過程中,才能領略「組曲」箇中的絕妙平衡。

 

這是當初Jobson在繁多的候選曲中選來一再重組反覆測聽的編製過程中,從旋律中自然聽出某種規律、抓住某些Key某個反覆的leitmotivs(通奏低音)——而它也在精選曲確認、組曲完成時,成為這一支組曲的基調、通奏低音,貫串整支組曲。也許有自覺,也許無意識,總之,在匯聚了某些調性類似的規律,然後以如此清單的選曲,加上如此前後的排序組曲定版,組曲最後整體達到了音樂「內在的一貫性」。

 

而這第24絲絨組曲舊版本,和接下來即將介紹的第2支絲絨組曲《Play To The World—Lumikuuro組曲》,都是這類結構密實的典型範例。

 

這也就是為何常在這裡指出絲絨組曲的舊版本往往比後來過度修改增刪的版本佳,是因為舊版本的選曲和排序,已通過多年的反覆播放和反覆聆聽的考驗,經過時間淬鍊,編排過程中的反覆推敲中自成一個內在和諧的整體。

 

後來Jobson將多支舊組曲的曲目經過多次過度修飾增刪後,組曲樣貌,無論是稱為原版本的縮小版或擴大版,從音樂性來說,從組曲的創作精神上來說,那些改版過的新版本,其實並不等同於將原版本以等比例放大縮小的作品!

 

Dreamer Deceiver重金搖滾組曲Musical Box》舊版,不僅保留了Jobson編曲初衷,更保有Jobson早期作品的風格特色,極其珍貴。改版變成《無名時空穿越劇》= Sumika名的《波麗露音樂盒組曲—Bolero Musical Box Suite》,新版本可取的地方,大概就是比較華麗花俏。只是偏離組曲初衷命名的新名稱《無名の時空穿越劇》,有點譁眾取寵而媚俗,依此取代原本灑脫的舊版本,喜歡老酒的老靈魂會感覺可惜了。

 

◆男主唱極高辨識度的人聲

本組曲好幾位男歌手聲音都有極高的辨識度,如Mercury Rev樂團的主唱Jonathan Donahue;Judas Priest的主唱Rob Halford堪稱是重金屬裡的重量級歌手;Cervello樂團的主唱Gianluigi Di Franco;以及Abraxis樂團主唱Adam Lassa的歌喉也獨特,Adam Lassa後來組成波蘭新前衛搖滾Ananke樂團,也是Jobson絲絨組曲的精選樂團。

 

◆【絲絨漫談】裡的Mercury Rev歌曲與《SUMIKA的組曲》

關於本組曲第一首歌 The Funny Bird,2019年1月21日 Jobson在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VU Live House正式網站上的【絲絨漫談】專欄和臉書發表介紹Mercury Rev(水星倒轉樂團)的歌曲〈The Funny Bird滑稽鳥慢飛〉的文章。

 

The Funny Bird出自Mercury Rev樂團1998年發行的《The Deserter’s Song》(背棄者之歌)專輯。同一張專輯有一首Holes(洞),被Jobson選為2017年10月1日首次播放的新組曲第二首歌。而2019年1月20日Jobson發表另一篇文章,介紹Mercury Rev樂團這首Holes

 

Jobson於2017年10月1日首次播放的新組曲,首播當時Jobson已經為組曲命名了:《Sentiments Across Time-Space 時空寄情組曲 II》。是Sumika編號的Jobson的第67支絲絨組曲。(或寫成《Sentiments Across Time-Space II 時空寄情組曲 II》)

 

2017首播時,Sumika聆聽後隨即將Jobson命名的組曲加上副標題Holes as Our Memorial Song,稱之為《Sentiments Across Time-Space 時空寄情組曲 IIHoles as Our Memorial Song》。原因是這首Holes早先已被Sumika選入2014Sumika所編製特別獻給Jobson的組曲——SumikaJobson與台北地下絲絨致敬的組曲

 

Sumika20146月完成的總長兩小時的組曲Jobson稱為SUMIKA的組曲》,但實際上Sumika自己在將錄製好的CD送給Jobson為組曲取了別的名稱。Jobson將這支組曲安排在20141213日起客座首播於地下絲絨的官方網站。在播出前,Jobson特地為此撰文,於2014129日在絲絨漫談】發表一篇〈SUMIKA的組曲〉,文章簡介SumikaJobson兩人相識的過程種種後來Jobson更將這支組曲上傳到絲絨漫談該篇文章處,絲絨聽眾可隨時前往聆聽SUMIKA的組曲〉。當然在這支組曲能聽到Mercury Rev樂團的Holes

 

67 VU Suite Sentiments Across Time-Space II - Holes as our memorial song (3)

上圖是Sumika為《Sentiments Across Time-Space 2 時空寄情組曲 II—Holes as Our Memorial Song》所設計的組曲插圖。

 

◆與第一支絲絨組曲同屬初期的作品

前面提到本組曲第五首 I wish I had a boat出自Landberk樂團的Indian Summer專輯同專輯裡另一首Dreamdance被選入Jobson的第一支絲絨組曲的第一首歌第一支絲絨組曲也就是Sumika2012年命名的《Belladonna組曲—Out of Reach Out of Touch》。從這兩支組曲的編曲模式和組曲構成可大致推知Dreamer Deceiver重金搖滾組曲Musical Box屬於絲絨組曲中最早期編製的作品

 

可惜的是,2017年Jobson將這支《Belladonna組曲—Out of Reach Out of Touch》刪去UFO樂團Belladonna這首意義特別的曲子,在改版後重新命名為《Prog Ballads》,隔年Jobson又改稱之為《Prog Ballads 前衛搖滾抒情小品集》。第一支絲絨組曲的改版,毋寧是更令人惋惜的,這點以後專文介紹Jobson的第一支絲絨組曲《Belladonna組曲—Out of Reach Out of Touch》時再詳述。

 

前衛搖滾抒情小品集Belladonna 組曲—Out of reach out of touch Prog Ballads

 

Abraxas團名也和神話有關——阿布拉克薩斯,指的是諾斯替教的神祇,是兼善惡正邪矛盾的神。相信常聽絲絨組曲的聽眾對Abraxas樂團並不陌生,因為有多首歌曲被Jobson編入不同的絲絨組曲。1998年發行的Prophecies專輯,就選了包括Pokuszenie在內的四首編入不同的組曲。本網站列表介紹過各首所編入的組曲,包括介紹過的一首〈Michel De Nostredame – Mistrz z Salon〉(「米歇爾.德.諾斯特拉達穆預言家」,被Jobson選入同屬早期編製的絲絨組曲《Morning Silent—The Sky Has An Answer組曲》)。

 

關於Abraxas樂團,可參照〈身在福中 Living in happiness (S的第276封信) 25/08/2013〉文末解說文︰〈Abraxas既生出真理又生出謊言,善惡、光明與黑暗的矛盾對立存在〉。

 

CervelloMelos專輯後來再度選入另類實驗搖滾系列絲絨組曲

本文前面提到實驗風格的搖滾樂,直到2015年五六月Jobson發表了兩張與以往組曲風格迥異而令人激賞的作品跳脫以往常聽到的前衛搖滾、藍調搖滾、巴薩諾瓦與流行搖滾的組曲,最大膽嘗試,音樂風格最明顯、別樹一格,是絲絨組曲中未聞而令人耳目一新的新組曲,在首播當時,被Sumika以義大利1970年代盛行實驗革新精神的「情境國際」(Situationist Internal)定調命名,並編號為Jobson5152支絲絨組曲

 

第52支組曲精選前述Cervello樂團的Melos專輯中的Galassia這支組曲明顯具1970年代義大利前衛樂團實驗音樂風格,因此被Sumika命名為《八方境外—情境國際另類實驗組曲 2》,也就是2017年被Jobson重新命名的《70’ 歐洲前衛民謠組曲 70’s European Prog Folk》)。

 

52 VU Suite 八方境外情境國際 實驗組曲 2 70歐洲前衛民謠組曲 70 Prog Folk Rock (2)

 

而稍早發表的第51支絲絨組曲,Sumika在2015年五月首播當時命名為《情境國際另類搖滾組曲 1》。在Sumika聽來,第51支、52支絲絨組曲是同一系列。但後來Jobson將《情境國際另類搖滾組曲 1》重新命名為《Alt Rock Suite 1 另類搖滾組曲 1》。(後來Jobson又有「80’s Alternative Rock《80’s 另類搖滾組曲》」,是否就是指同一支組曲,後來又修改過名稱,有待確認…。

 

關於Jobson的實驗音樂,先前在〈海洋組曲 Bossa 4 U Suite of Ocean (S的第232-233封信) 29-30/07/2013〉文末附有一篇解說文〈實驗音樂從阿根廷搖滾開創者Luis Alberto SpinettaJobson的實驗音樂絲絨組曲〉,可進一步參考。

 

51 VU Suite 情境國際另類搖滾組曲 Alt 另類搖滾 (2)

 

以上只是概略簡介組曲,旁及其他組曲的關係。這裡所列出的各支組曲插圖都是Sumika精選圖案設計成的。最後一提的是,Sumika命名最早的名稱其實是Dreamer Deceiver重金屬搖滾組曲Musical Box》,英文翻譯名稱當時也譯為Dreamer Deceiver Heavy Metal Rock Suite—Musical box”後來Jobson改版的《無名の時空穿越劇》,Sumika所翻譯的英文名稱原本是 Time-space crossing theatre of Nameless現在則改譯成“Unnamed Time Travel Drama”請參照預言一則 & 英雄所見略同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56-57封信) 29/07/2012〉文末所附精選曲解說部分。

 

其他請參照︰Jobson在他的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 VU Live House Taipei官網【絲絨漫談】專欄撰寫和VU LiveHouse地下絲絨搖滾餐廳 FacebookJobson Hiiao Facebook所發表的文章,以及本網站Sumika所寫【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單元相關文章、〈關於【托住眾生的靈魂】〉、【B面絲絨——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一部序曲 第二部戀曲】、【絲絨之問.象牙門之夢】等單元。

 

Please refer to the articles written by Sumika in the column of ✺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and Jobson’s article :〈The Suite of Sumika〉posted in the column of “Essay of Velvet”(【絲絨漫談】), in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and the other precious articles around the rock music, history of the music written by Jobson himself, posted in VU LiveHouse Facebook and Jobson Hiiao Facebook.

24 VU Suite Dreamer Deceiver重金搖滾組曲 無名之時空穿越劇 波麗露音樂盒

 

All songs and images mentioned here: No copyright infringement intended.

 

cf

關於《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About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第38週絲絨組曲 The 38th week of VU Suite B-side VU—Series of unsent letters to Jobson from Sumika(15 September 2013)

身在福中 Living in happiness (S的第276封信) 25/08/2013

海洋組曲 Bossa 4 U Suite of Ocean (S的第232-233封信) 29-30/07/2013〉

530000 位絲絨的幸運聽眾 Being the 530000th Lucky audience of VU Live House Taipei Official Website (S的第214封信) 8/07/2013

預言一則 & 英雄所見略同—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56-57封信) 29/07/2012

尋音人的請求 Request of The Seeker of The Music (S的第195封信) 28/05/2013

一期一會 (S的第66-68封信) 14/08/2012

絲絨組曲命名對照表之4 Sumika & Jobson命名及Sumika設計絲絨組曲封面 Naming of VU Suites (No 48-52)

絲絨組曲名稱對照—Jobson & Sumika命名對照及Sumika設計的絲絨組曲封面 (No1-33)

象牙門之夢62 今天是絲絨墜入黑暗滿3個年頭的日子It has been 3 years when VU Live House Taipei was falling into the dark by force 1/10/2013

象牙門之夢 13 七夕的幸福時間 8/7/2012

♫*♥*•ღ♫••**ღ¨♥*••♫•♥*ღ♫••¨*♥*♫*ღ•¨*♥*•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