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門之夢 13 七夕的幸福時間 8/7/2012

象牙門之夢 13 Dream of Gate of Ivory 13

 8/7/2012

 

七夕的幸福時間

昨天是節氣上的小暑,也是日本的七夕。〔…〕

而幸福的時間難得,應該要慢慢咀嚼,細細品嘗的,像用鋼筆寫字的快樂,太奔放揮灑了,速度過快,墨水跟不上,就會變成現在的字跡這樣,由墨黑轉為灰階色的線條了!

先前寄出「依然迢迢路」給Jobson,直到他再次回信前的失落感,縈繞在生活中。被挾持、綁架的人是我,永遠不會是他!直到七夕凌晨,我把幾封信的內容寫成一封「萬難不折」為標題的信,鼓勵他,也向他表白我對絲絨組曲的依賴,以及不確定感之下的寫信心情,並且帶著有些祈求、命令的口吻寫下「收到請回答!—that’s what the lady said.」

清晨7點多,他就回信來。並在一個小時後,又補上幾句,告訴我,每一封信,他都有收到。而且還說「比看小說快樂」。

是因為這樣的書信「往返」,讓我從懸在半空中的心情踏實起來。是這樣實實在在的每一個字、一個句子都傳達到了收信人的眼裡的那一刻被確認時,寄信人寄託於文字裡的每一個意念、情思才真正有了歸宿的方向。

這樣的瞬間,是幸福的時間。而更感覺更近一層踏實確信的幸福,則莫過於收信人再以寄信、回信者的角色回覆,表達他對信件裡的內容,是帶著如何期待的心情,而閱讀時又是如何地欣喜快樂…。

昨天的來信,一如先前Jobson對我聊起他生活最近發生的事時的語調,但除此,又透露了他想詢問我一些意見、看法的心意,這樣的信件內容,毋寧是讓我有些受寵若驚的。官司勝訴的好消息和出庭等等,他都想和我分享;而搖滾樂與絲絨漫談未來寫作的方向,他也有心要問我的意見。甚至,到信末了,還忽然提起他想在越南開咖啡廳的想法,規劃的夢想藍圖,雖然只寥寥幾行字,沒有多寫,倒是奇妙而玩味了︰

就天天很慵懶的閒晃

 

晃到變成老頭子

 

那語調,不像寫給筆友,也不是給老同學的。就像在信末,要我等他忙完,再寄詩給他,因為他「要有一個很愉悅的心情時,再來享受你的詩」,彷彿對於閱讀我的文字,他也帶著一種特別的態度!再向我傾訴公司狀況問題和人生的規劃想法上,Jobson似乎也不只是先前我說的「推心置腹」的心態而已,字裡行間,有分享的欲望,有共鳴的期待,還有信任的安心。

反過來說,我何嘗不是如此?他在六月份趕寫法院定案報告期間,來信提及他離婚的事。收信時,我最想跟他說自己的感觸,卻到七夕凌晨才在信裡說「覺得其實沒有什麼能真正歸零,當作不算的那一部分。過往的人生經歷,都是養分,都是為了現在和更好的生命而給予我們的。如果不這麼想,滄桑就永遠只是不堪回首的痛,生命也無法更圓滿自在了。」

我似乎比上個月,不,比前兩天又多了更深的欲望去了解他。我期待和他之間的分享共鳴,不只是在地下絲絨的音樂、打官司之路的鼓勵支持而已,而是他的生活、我的生活的了解和分享…,可以到達無所不談、無所不寫那樣的境界!

我是信任Jobson的,雖然我還沒準備告訴他自己的事,但讀到他寫「晃到變成老頭子」的心聲之後,我竟情不自禁將他期待的詩裡那句「心靈已相惜」又改回了原來的「心靈已相隨」…。

 

 

精選1

Profession of violence by UFO

Notes:

Profession of violence by UFO, from 1981’s Album “The Wild, The Willing And The Innocent", is selected by Jobson as 4th track in his VU Suite of the same week when Sumika wrote this diary.

英國搖滾樂團UFO1981年推出的抒情搖滾曲Profession of violence (意願和天真無邪》專輯The Wild, The Willing And The Innocent 被選入本週播放組曲的第四首,Sumika把這支絲絨組曲命名為《浪子組曲浪子還能再說幾次真心話》。

 

photo from 福本潮子

2 Replies to “象牙門之夢 13 七夕的幸福時間 8/7/20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