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準備貼一些內容 I’m going to post something (S的第318封信) 2013年11月1日

sign 永遠的絲絨尋音人 Sumika

 

我準備貼一些I’m going to post something (S的第318封信) 2013111 上午2:39  收件人:J

I’m going to post something (S’s 318th letter) 1/11/2013 AM2:39 addressee: J

 

親愛的Jobson, 

 

這些天你也是一直忙著

 

我終於擺脫了舊筆電的折磨

今天第一次打開絲絨網站

已將近午夜

也第一次開絲絨就出現要求執行程式(完全如你所寫的畫面)

輕輕一按

組曲的聲音立刻出現 

 

很有新鮮感

因為是在大的電腦螢幕上看

如果再配備好的音響

那感動會更細膩更深入的

 

所以比較起來

筆電真的太迷你

而手機則更迷你了 

 

傳統中文鍵盤的圖案和我熟悉中的不同

(例如@鍵不在P旁邊)

憑記憶敲打的幾個位置

換成中文版現在標示得清清楚楚

可是反而常打錯了

呵呵以為是全中文化的世界了

可是英數切換就讓我搞不清

 

所以我乾脆不敲標點了(下次就完全給它搞懂了

 

只是想跟你說

這種帶著摸索興奮的新鮮感

因為

不超過一天

天亮後這感覺就會消散了

  

當然更想跟你說

深夜我聽絲絨組曲

總想完整聽過一遍才罷休

(可是一遍還不夠)

這是一種癮

 

可是

對不同組曲的癮又截然不同

期待時有些微差異

怎麼說都說不盡

就像怎麼播

聆聽時就總有怎麼新的層次之感

也許不該這麼說

下一次也換另一種說法

還希望真是雅文

也願語文和靈聽(我選錯了就用這個靈字吧)層次能夠更豐富更細緻

  

十月出生的人的生日都過了

都一樣要

生日快樂

就讓我借來這組曲遙寄我遠方的大哥

他年輕時玩過電吉他

可惜那時我年紀太小

他也想不到這個小妹變成搖滾妹

 

到了天堂

能聽什麼呢

(天堂是沒得抱怨的地方謂之天堂)

可以問問剛去的LOU REED?

 

 Sumika

( 修改你幾個字 這樣也就坐實了國文老師之名了)

 

 

* * * * * *

J的第333封信

收件人:S 2013125 上午1:04

* * * * * *

 

**••**¨*••*••¨***•¨***¨*

精選1

Perfect Day by Lou Reed

Hard to say goodbye…to someone you love so much

Perfect Day was composed and sung by Lou Reed, the composer and songwriter of the legendary rock band The Velvet Underground.

In memory of Lou Reed who was died on 27 October 2013, at the age of 71. Although this song was not selected by Jobson in any VU Suite.

I’m going to post something” was the title of this group of letters that Jobson used initially on 24 October 2013 to reply Sumika’s farewell letter sent on 21 October 2013, the day of Jobson’s fifty-second birthday.

Jobson has sent four letters on 24, 25 and on 28 October 2013 to get Sumika back. Finely, Sumika replied him pretending as if nothing happened by talking about the new VU Suite broadcasting the same week on the website of VU Live House, and talking about the lead singer and songwriter of The Velvet Underground Lou Reed who just went to Paradise several days ago.

地下絲絨 VU stage 2 photos website facebook images

If Jobson didn’t send her those appeasing letters and demonstrated his determination on writing and composing the musical suite, then Sumika won’t change her mind. The malalikap and correspondence between them won’t keep on going…

From the issue of death, Sumika realized again that holding everything dear and cherishing the love we have are important. Thus, Sumika sent a letter to Jobson on 31 Oct 2013, the birthday of Sumika’s unique and eldest brother who was reticent and once played electric guitar in his teen-age in 1970’s (almost the same generation with Jobson). That was the old memories when Sumika was still a little girl.

If Sumika ’s brother is still alive, he must have never imagined that his youngest sister will become a “rock girl” one day! Later, self-proclaimed by herself the “young sister of Rock ’n’ roll”, relative to her Master Jobson. In such special day of memories, Sumika was sending this letter to Jobson with a profound sadness without telling him that she was missing so much her brother who has gone to Paradise three years ago at the age of 53 in October 2010….

Despite this, October is still the favorite month for Sumika. October is the month of birth of the persons she loved—Jobson, Sumika and Sumika’s elder brother.

From Sumika’s 318th letter to Jobson, sent on 1st November 2013 (posted here above), to the next letter that Jobson replied Sumika on 5 December 2013 (the 333rd letter to Sumika), it took more than one month.

One month was too too long for Sumika…

Hard to say goodbye…to someone you love so much. For those who love Lou Reed, the same as for Sumika. Once Sumika decided to come back to Jobson again, it means that the long waiting of day and night is waiting for her again, like the malalikap, again…

男女之間 是否有永遠的友誼 Sumika 64th letter to Jobson 20120811 f

At the end of the 317th letter (post previous), Sumika corrected an error of term that Jobson wrote on the post about the passing of Lou Reed (1942-2013) in the Front Page of The Velvet Underground VU Live House Taipei. By this way, Sumika has become unintentionally the “teacher of Chinese literature” that Jobson once called her. Yet Sumika never like it, cause it sounds a negative image of nitpicking or nuance of OCD (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Please refer to the articles written by Sumika about this VU Suite in the column of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Master Jobson’s VU Suites”(【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and Jobson’s article posted in the column of “Essay of Velvet”(【絲絨漫談】)in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and the articles posted by Jobson Hiiao in VU Live House Facebook and Jobson Hiiao Facebook. 

28 VU Suite 冰夜潘朵拉組曲—Ephemeral roses Lonely Road to Paradise 天堂路 (2)

 

難以說再見…難以向摯愛的人訣別

Sumika的第318封信同時播放於台北地下絲絨官方網站的組曲,是Sumika當年命名的冰夜潘朵拉組曲—Ephemeral Roses(即多年後Jobson重新命名為《Lonely Road To Paradise寂寞天堂路》,2018年又改為《Road To Paradise天堂路》的組曲)。不過,這裡一文一曲單元的精選曲,介紹的Perfect Day完美的日子是傳奇的美國地下絲絨樂團主唱及詞曲創作者盧里德(Lou Reed)的作品。在上述信件的前幾天,盧里德於2013年10月27日病逝於美國。這是本網站繼上一首Walk On The Wild Side〈漫步在狂野大街〉之後,繼續介紹的盧里德歌曲這首Perfect Day,來紀念他。儘管這兩首都未曾被Jobson選入任何一支絲絨組曲。

此外,截至目前為止,地下絲絨樂團的歌曲中,只有Nico演唱的Femme Fattale(傾城佳人)一首被Jobson選入2013年九月中首播的第四十支絲絨組曲,首播當時立刻被Sumika命名為Femme Fatale組曲(請參閱〈Femme Fatale (S的第300封信) 23/09/2013〉及文末附的解說文〈傾城.組曲.佳人.何在?〉以及本文後面所附歌曲Femme Fatale

Femme Fatale 301 letters VUJS

〈我準備貼一些內容〉是少數由Jobson主動寫上信件標題寄件的書信群,就在Sumika於Jobson的生日當天寄出決心(再度)離開他的信件後幾天…。

Jobson連續發的四封信件,最後Sumika終於因這四封信件的召喚而回心轉意,並且若無其事地,回覆時只提了當週播放的組曲,以及前地下絲絨樂團主唱盧里德去世,而不再觸及敏感話題。

在上述第318封信最後括弧附帶的話,指前一封以短短一行字,主動幫Jobson修改他在台北地下絲絨VU Live House官網跑馬燈悼念盧里德的措辭。這麼一來,也真的無意中像極了Jobson以前曾經稱她的「國文老師」了!事實上Sumika一點都不喜歡這麼稱她,因為名實不符,而且聽起來似乎Jobson在揶揄她太吹毛求疵了,感覺暗指強迫症的貶抑意味…

 

祝福十月生日的壽星,生日快樂,每天都如完美的日子

10月31日是Sumika大哥的冥誕。在這特別的一天,她再度寫信給Jobson,信裡憶起她大哥十幾歲時玩電吉他,她唯一的哥哥比Jobson年長幾歲,而那個1970年代,Sumika當時還是個小女孩(不是小留學生…)。

地下絲絨網站首頁掛著那張英國搖滾吉他手Jeff Beck 1975年專輯Blow By Blow”唱片封面(下圖右邊),當時流行的穿著打扮和氛圍,總讓Sumika想起大哥年輕時的模樣,寡言的哥哥,讓當時年幼的她總是望而生畏…。但誰會料到,長大後小妹和大哥變得無所不談?

Jeff Beck Diamond Dust 1975 耳畔迴旋組曲 藍調組曲 Blues & Soul III

如果Sumika的大哥還在世的話,他一定也想不到小妹有一天會成為「搖滾妹」!後來Sumika自稱「搖滾小師妹」,是相對於師父Jobson而言的用詞。

Sumika唯一的兄長在2010年十月中,以53歲之齡去了天堂。而在他冥誕這充滿家人回憶的一天,Sumika懷著深沉的哀思寫信給Jobson,並沒有告訴他,她內心是多麼想念她大哥…。

儘管如此,十月依然是Sumika最喜愛的月份。尤其她摯愛的家人朋友當中,有很多人都誕生在十月,包括Sumika、Jobson 和Sumika的大哥。

藉一首歌曲,祝福十月生日的壽星,生日快樂,每天都如完美的日子,紀念十月殞落的人,逝者安息。

 

The-Velvet-Underground

photo: The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 地下絲絨樂團與妮可

Femme Fatale by The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

 

相思最難醉

然而,從Sumika在2013年11月1日半夜寄出這第318封信,到2013年12月5日Jobson終於回信,空白無音訊超過一個多月。

一個月,對深陷在愛戀相思苦的Sumika來說,太長太長…

難以說再見…難以向摯愛的人訣別。對於深愛盧里德的人是如此,對Sumika也是如此。一旦Sumika決定回到Jobson身邊,就意味著無日無夜的漫長等待煎熬已等著她了,再度,猶如再度的瑪拉利卡,再度……

相思最難醉 Stay 15 VU Suite

如果不是Jobson那幾封安撫的信件,讓Sumika看到Jobson書寫台北地下絲絨和創作絲絨組曲的決心,如果不是跟台北地下絲絨關係密切的盧里德離世,生命無常再度勾起Sumika失去家人的椎心哀痛,而更加珍惜所愛、把握當下,那麼,就不會有Sumika第316封信和之後兩人重啓瑪拉利卡Malalikap…

 

女人要的,不就是真愛嗎?

Jobson & Sumika兩人到此階段的絲絨故事,回顧前一年的開端,2012年4月17日,那是Sumika第一次收到來自Jobson卻標示著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b5L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a5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d5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a5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d5字樣的雅虎奇摩信箱來信,是Sumika最初熟悉的Jobson寄信人名稱。後來這些連續排列被Sumika形容像鋼琴鍵盤,視覺上呈現音樂旋律的動感。

 

瑪拉利卡三部曲 Trilogy of Malalikap

個月書信往來後,2012年7月,先是Jobson以〈你是小留學生—地下絲絨今何在?〉標題的信件,試探猜測Sumika久居國外的謎底。而後Sumika在第51封信〈很美麗的謎—地下絲絨今何在?〉清楚地表示「女人要的,不就是真愛嗎?」而且還冰心聰明、自信地宣稱「絲絨是你夢想的實現,我最初就知道的。就像Guano Apes果然是你的私密珍藏,一說起來就神采飛揚,讓我忍不住想再多聽聽,想知道你還有多少私密珍藏,可是,一不小心就會勾起陳年往事。」

接著Jobson來信聊起男女之間是否存在友誼,且為了不再讓Sumika和他自己的信件寄丟,特地申請了一個gmail信箱,問及單身、向Sumika索取照片…。Sumika在後來〈歸來的倦鳥該休息〉那封意義獨特的第64封信,認真地問Jobson:

 

關於你提的,男女之間,是否有永遠的友誼…

永遠,是最深刻絕對的單位…讓希望與絕望同在的可能性永遠斷絕的度量衡。

其實年輕時我單純地相信過,因為我一直很重視友情。

後來覺得不容易,而關鍵我認為往往不在女孩子那一方,不過當然因人而異。

可是這樣,心靈交流就會變得不可思議了,如果我們都不相信友誼可能存在的話…

 

Jobson與Sumika之間巧合太多,包括兩人生日都是十月的天秤座(兩人初識的2012年夏天颱風之一,就叫「天秤颱風」。Sumika為《暴風雨組曲》=後來Jobson重新命名的《The Last City 》)設計的第一張藝術封面所採用的颱風照片,就是當時逼近台灣的天秤颱風氣象圖)。

8 VU 暴風雨組曲 The Last City II In another life when we are cats by Maybeshewill

 

在Jobson來信索取照片後,Sumika預言似地先寫下了:

你生日是幾月?看是選你生日時我寄去,還是選我的生日月份?這倒是可以讓你決定。(你會想最好是同一個月份?賭吧,自從那個 ffffffffffff 信箱之後,好久沒賭了。)

 

那是Sumika以〈一期一會〉為標題寄給Jobson的第65封信。自從Jobson以gmail發信以來,信箱上跳出的總是Jason這個英文名字,Jason也成為Sumika生活中無所不在的存在,一如絲絨組曲,如影隨形…。You put a spell on me. That’s what the wise lady said. Until she left him forever…

 

尤其Sumika自信地告訴未曾謀面的Jobson以下這段話:

而只要我們會接受朋友如實、無飾的面貌,就像希望朋友願意接受這個誠懇不造作的自己,那麼,像我們這樣的朋友 —都珍惜那唯有透過文字才能表達、共感的心靈處隱微的聲音的人… —我不太擔心有一天我們會不想再寫信給對方,不願再寫信談心了,而僅想以話語來和對方分享。

——Sumika的第66封信〈一期一會 14/08/2012〉

 

直到2012年12月10日上午1:40,Jobson發來一封信,正是以下告訴Sumika的這段內容,讓Sumika第一次決心遠離Jobson:

 

你問我在國外做什麼?

這麼說

我交了幾個妙齡女子   大學生  打工在職都有

那是我在台灣已經不可能交到的(太老了)

談談小戀愛  在思考未來可能性

就這樣

 

殘酷絲絨往事,不堪細數,無須回顧2013年4月25日Jobson重啟兩人交往的那封信,只需對照上面這兩封信件,就能明白,真摯的Sumika對男女之間的想法太純真浪漫了。相形之下,Jobson周遊海外追逐官能享受的荒唐遊戲,wicked game 樂此不疲,則又顯出他浪子遊戲人間,玩世不恭了!

 

請參照︰Jobson在他的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 VU Live House Taipei官網【絲絨漫談】單元撰寫和VU Live House地下絲絨 FacebookJobson Hiiao Facebook所發表的文章,以及本網站Sumika所寫【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單元簡介本組曲文章、〈關於【托住眾生的靈魂】〉、【B面絲絨 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一部序曲 第二部戀曲】、【絲絨之問.象牙門之夢】等單元。

Lou Reed 地下絲絨專輯精選封面 The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

***

最後,順帶一提今年(26/4/2020)台北林森北路錢櫃KTV大火,造成六人身亡及九十多人輕重傷的慘劇。因Jobson曾在2012年七月信件提起幾年前台中Pub火災,屬於八大行業的酒店、夜店Live House 舞廳,不時有關單位會上門檢消防安全檢Jobson身為地下絲絨搖滾餐廳老闆,對這類新聞感觸應是有別於常人。Sumika因自己在國外生活多年,不清楚台中pub大火事故。

2020年初以來,因COVID-19(新冠病毒)肆虐,全球確診人數在4/26達290萬人,全球累計死亡病例超過二十萬人。疫情仍嚴峻,醫護人員在第一線奮戰,世界多國實施封城,人們嚴守保持社交距離、外出戴口罩、審慎行動的時期,台灣因自豪防疫成功,從南到北出遊人潮遽增,不料傳來台北林森北路燈紅酒綠的繁華街驚天祝融慘事!業者錢櫃KTV為商業利益,在施工期間擅自關閉警報系統、灑水等五大消防系統設備,施工造成防火區劃破壞,導致濃煙在大樓亂竄,是釀災主因。但業者在此施工狀態下照常營業,各種環節的疏忽導致草菅人命的悲劇再度發生,主管單位應該重罰…。

多年過去,人們記取教訓了嗎?台灣政府有盡到確實把關、業者有盡到保護消費者生命安全的責任嗎?權力者不思中立,有關係就沒關係,囂張的更囂張,司法無能保護受害者,公理正義得不到平反伸張…,更甚於十年前。但這場錢櫃權貴火災的新聞在短短幾天內被明星八卦醜聞救援而從媒體迅速消失不再究責。台灣社會吹捧賈博斯德政的假搖滾和假左文青,讓人越來越瞧不起,正是因為行事雙重標準,甘於做當權者的側翼和宣傳部隊!吸權力者奶水的人豈敢挺身批判權力者?因為這個國家已進化到民主形式的實質獨裁,而他們清楚得很,老鷹是玩真的!

 

CF

象牙門之夢 65 Malalikap, again 28/10/2013

我準備貼一些內容 I’m going to post something (S的第317封信) 2013年10月28日

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32封信) 13/06/2012 

以幽黯的黑被看見 不再噤聲 VU ET CRI EN TANT QUE LE NOIR DU NOIR AU FOND (S的第154-155封信) 17/11/2012

十月三日(S的第116-117封信)6-11/10/2012

陽光三部曲 (S的第72封信) 25/08/2012

象牙門之夢 16 遙遠時空之間的碰觸 23/8/2012

一期一會 (S的第65封信) 13/08/2012

歸來的倦鳥該休息 (S的第64封信) 11/08/2012

歸來的倦鳥該休息 (S的第63封信) 8/08/2012

Midnight sun 午夜陽光 (S的第61封信) 4/08/2012

預言一則 & 英雄所見略同—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56-57封信) 29/07/2012

社會義工 & 單身 (S的第54-55封信) 24/07/2012 

很美麗的謎—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51封信) 16/07/2012

你是小留學生–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48-50封信) 15/07/2012

萬難不折 —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38-39封信) 4, 7/07/2012

**••**¨*••*••¨***•¨***¨*

 

6 Replies to “我準備貼一些內容 I’m going to post something (S的第318封信) 2013年11月1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