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信箱 Your email box (S的第174封信) 25/04/2013

B-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2 Suite d’amour B面絲絨—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2部 戀曲

 2 戀曲 前言  Intro of Trilogy of Malalikap 2 Suite d’amour

B-side VU – Trilogy of Malalikap 2 Suite d’amour

2013年4月25日,戀曲初音

25 avril 2013, C’est la prmière note de la Suite d’amour

 

2012年三月底,Jobson接到Sumika來信,不相信男女之間存在真正友誼的兩位陌生人,意外地透過網路,書信交流(「瑪拉利卡,Malalikap」)︰倆人分享音樂、心靈交流,乃至Sumika鼓勵Jobson創作並獻詩數首;Jobson則一再透過獻曲,彼此討論編曲,漸次拉近彼此對音樂喜好的知音交心。除了對正義信念的堅持,Sumika對Jobson的賞識和直言不諱的批評,像是她的師父般,一方面又使彼此信任對方,Sumika也一步步陷入絲絨情網…。

直到2012年12月Jobson幾封來信,表明戀情在幾座城市之間周遊,Sumika決定離開這位緣鏗一面的知心人,卻從此墜入漫長煎熬的思念(參見【絲絨之問.象牙門之夢】)。

想不到在2013年4月24日這特別的一天(參見2012年4月24日書信),兩人竟雙雙寫信給對方。Sumika寫,是因當天早上發現gmail信箱上Jobson使用另一名字Jason的即時通訊欄和名字消失,思念至深終於再度寫信。儘管以下Sumika的信裡寫著︰

我沒有料到,自己還是回到這裡,寫起這封信給你。

It’s fine to be here? Jobson, 

如果我們的故事可以重來,

今天應該是你寫信給我,談你自己,和誠品官司的情形。

可是,這封信卻由我發出,

再次對你說 I will fight by your side…

事實上,她並沒寄出。想及Jobson斬釘截鐵的「未見歸期」,Sumika終究還是絕望地把信擱下,未寄。

反而是率性如風的Jobson,在4月25日凌晨一寫完信,毫不猶豫寄了。這是他寫給Sumika的第170封信(如下所示標題)。Jobson與Sumika的默契,再一次精準完美,像是Sumika真有驚人預言能力似的,感應到彼此的心靈…。他真的在同一天晚上對著遠方已如知音卻仍未見過面的女人,侃侃而談,未來的規劃,對婚姻的困惑,到Sumika鼓勵肯定的書寫絲絨漫談、小說創作和編製絲絨組曲,以及官司等生活閱讀近況…。

兩人中斷的「瑪拉利卡(Malalikap)」,在4月25日早上一過九點,Sumika喜出望外地收到Jobson這封信後,她立刻將擱置在草稿匣、標題「你的信箱」的信發出。這是兩人故事接續的關鍵時刻!

因為,Jobson發來這第170封信,信中稱幾個月戀愛熱度過後,沒有熱到讓他昏頭,理智取勝,「當初的衝動有點像外遇,到頭來還是得回家…」,頗多耐人尋味的片段,因為這封信,讓兩人的故事又有了後來…。

後來的幾年,Jobson編選許多絲絨組曲,過程都與Sumika熱烈討論,許多絲絨組曲和書寫創作,都和Sumika有直接間接的關係(有一些也被Jobson轉貼到台北地下絲絨VU Live House Taipei官網的【絲絨漫談】單元或在文章提及)。

2013年4月25日,Jobson與Sumika的台北地下絲絨故事進入【戀曲】。未見歸期的遠行浪子歸來,Sumika總是以熱情擁抱他。也許這正是男人與女人之間故事最大的錯誤?Femme fatale,不是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的Nico,而是Sumika,或許就像是Johannes的Cordelia。傾城佳人,沉落毀壞了一整個世界,那也是後來的事了……

 

femme a la fenetre citation p5 Seducer

* * * * * *

J的第170封信  2013年4月25日 上午1:05  收件人:S

Jobson’s 170th letter to Sumika 25/04/2013 AM 1:05 “Re: not so far— Happy Lunar New Year 2013

* * * * * * 

sign 永遠的絲絨尋音人 Sumika

你的信箱(S的第174封信) 2013年4月25日 上午9:48  收件人:J

Your email box (S’s 174th letter) 25/04/2013 AM9:48 addressee: J 

 

親愛的Jobson,

 

一切好嗎?  

到現在,我沒有一天停止過思念你…… 

尤其三月二十五日那天,是去年我寄給你第一封信的日子,

有一股衝動很想寄信問候:地下絲絨今何在?

 

那時癡望著,你一直在線上…

多麼想按下鍵,因為有最渴望跟你分享的事,

可是,那樣排山倒海的思念,都在指尖處忍住。 

我說過了,而你也下了一道至上命令「未見歸鄉之期」,讓我不敢跨越。

難以跨越的各自天涯。

而我只能以無言的嘆息,寫下日夜無分的思念。

 

從此很長一段時間,我不再登入即時通訊,

直到最近,才又開啟即時通訊,

因為,能夠看到你在線上,平安的訊息,也就安心。

 

去年四月十七日,是你第一次回信給我,

而去年今天,你去不成越南,就寫了長信給我。

這些日子,我都忘不掉,

就像你的絲絨組曲裡所描述的 –

I can even remember what you said, just now…..

 

你的絲絨組曲,一如以往,即使再忙,我每天都會聆聽,

而且衷心感謝你,

感謝你以才華構築出一個個讓人深入感動的浩瀚世界,

願意與人分享音樂豐富的生命力。

 

好幾個月以來,

聆聽每一組剛換的新組曲第一天,都特別想念,

十七週組曲了,每一個新編或舊組曲,

我依然深深著迷於你的絲絨世界!

From the Beginning…

Ride on…. Lunatic soul…Guitar man…Summer Lightning

Everything…Morning Waking Dream…

Love Jones….. 

以及好多首我深愛、卻無從得知曲名的音樂,

如上上週吉他為主的舊組曲,去年第一次聽,就非常喜歡,

在那樣的搖滾音樂裡,有繞指柔的纏綿和浪漫,

幾乎每一首都極愛、深得我心的精彩組曲,我曾告訴過你嗎?

是去年何時播放過的?

 

 

看完荷索的「時間之輪」後那一週,

你播放了有Remember The Future的組曲,像是一種呼應;

第13週播放的藍調組曲,讓我忽然想起你的巴西,

接下來那週,你就播放去年的陽光首部曲,

我卻寧可把它當成只是愚人節的玩笑,無關風月。

去年的陽光海岸,今年卻成了四月雨淚。

Rain has fallen all the day…

只有天知道,這些是默契,還是穿鑿附會。

 

你一定知道我聽出你在兩個讓人心碎的藍調組曲裡,

用不同版本呈現我極喜愛的曲子(一定也是你喜愛的曲子)

Living a lie…. As the years go passing by…

你選的Misty blue…唱出了我最深沉的感受,

我生命的情境,你也知道嗎?

If loving you is wrong, I don’t want to be right….  

 

我沒有料到,自己還是回到這裡,寫起這封信給你。

It’s fine to be here? Jobson, 

如果我們的故事可以重來,

今天應該是你寫信給我,談你自己,和誠品官司的情形。

可是,這封信卻由我發出,

再次對你說 I will fight by your side…

說我嘗試註冊有你和地下絲絨英文名字的gmail信箱

竟然成功,而讓我非常訝異驚喜。

果然,別人都不會拒絕我,除了你。

除了你可以使用這個信箱,還有誰更適合呢?

這是由我熟悉的字組成的信箱,想要送給你。

 

其實這是我渴望收到來自你信件的信箱名,

我奢想的願望,會不會有一天實現?

或者終將只是一個夢?如3/25,第三次夢到你,在夢中,你寫信給我…。

Jobson, I still miss you so much.

我一直認同詩人說的:

朋友,吾愛

在人生的賭桌上,

我一定輸光了才走

Jobson, 我依然關心你,常掛念誠品的官司是否順利。

可我們沒有共同的朋友,除了絲絨組曲以外,

得不到彼此的任何訊息。

你不是那個Imaginary Lover,不是的,

我們不是化約成綠色圓點的虛擬存在。不是的。

我們都是真實的人,有著真實的生命!

你是我永遠的朋友,我的師父,

生命已是憾恨難全了,

不要這麼壯烈絕情,不是嗎?

  

Sumika

2013.4.24

 

(以上是我昨天寫給你的,我一開信箱,發現你在即時通訊的名字竟然消失了…我想是你把我除名了。這封信也是一口氣寫的,寫完後卻忍住擱下,心裡悵然地想,這封大概再也寄不出了。而不知道,你正在另一端寫信給我。你的信,再找時間回你。  2013.4.25) 

 

♫*♥*•ღ♫••**ღ¨♥*••♫•♥*ღ♫••¨*♥*♫*ღ•¨*♥*•ღ♫•♥*¨*♫

精選1

 “Losing Touch of My Mind” (a famous work of Spacemen 3, a British rock band including English musician Jason Pierce who is known as J Spacemen who were the initiators of the shoegazing and drone-rock scene in the U.K. From “Sound of Confusion”, an audacious album released in 1986. (In 1990, ended their collaboration, Jason Pierce start a solo band Spiritualized)

Another version interpreted by Asteroid #4, in tribute of Spacemen 3 of “Losing Touch of My Mind” was selected as the 4th track by Jobson in one of his VU Suites which was broadcasted on the VU Live House Taipei website for the first time, the same week while Sumika was writing the letter “Your email box” above to Jobson, during the week of April 20 to 27, the 17th week of 2013.

Sumika gave it a name immediately, issue from the title of this song and also reflecting the situation between Jobson & Sumika, lost in internet without any contact after more than 3 months: “Suite of Losing Touch With My Mind”(《心靈失聯組曲—Losing Touch With My Mind》). This Suite was counted by Sumika as the 33rd VU Suite of Jobson’s works.

Just like a synchronicity, defined by Jung, synchronicity as an “acausal connecting (togetherness) principle," “meaningful coincidence“, and “acausal parallelism. Dear coincidence as MIRACLE plays again between Jobson & Sumika. The Man sent it for the woman late night of 24 April 2013, while the woman abandoned the letter without sending it to the man…until receiving the man’s letter the next morning at 9 o’clock with unbelieve surprise!

Jobson didn’t give “Suite of Losing Touch With My Mind” a title, but in 2017, he composed a new musical suite combining the tracks half from “Suite of Losing Touch With My Mind” + half from “Suite of The Prodigal Son — (How Many Times) Could the Prodigal Say The Truth Again”(a musical suite beginning from the song of rock group Porcupine Tree’s “Drown With Me”). Then Jobson gave this suite a title: “Alt-Rock & British Psychedelic Rock”. Sumika counted this special Suite of 1/2 + 1/2 as the 65th VU Suite of Jobson’s musical works.

While broadcasting in The VU Live House Taipei official website in 2017, at that time, Sumika found that Jobson has made a miss-spelling of the word “Pychedelic” instead of the correct “Psychedelic’ in the post of his website and VU LiveHouse facebook. It’s Ok. We know what he sings. By such tiny thing about Jobson’s musical works, no doubt, no matter what has happened, even many years go passing by, Sumika will always be the only person who appreciate Jobson’s talent and who love Jobson’s all VU Suites the best in the world, no matter what has happened. Still “Drown With You” (“Drown With Me"), Bravo! the Master J!

Please refer to the articles written by Sumika about this VU Suite in the column of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and Jobson’s article :〈最後留下來的人就是說故事的人〉posted on March 20 2015 in the column of “Essay of Velvet”【絲絨漫談】, in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and the other precious articles around the rock music, history of the music during especially in the 1960’s to 1990’s., written by Jobson himself posted in VU Live House Facebook and Jobson Hiiao Facebook.

心靈失聯組曲 二分之一Alt-Rock & British Rock 另類搖滾與英式迷幻搖滾 Alt-Rock & British Psychedelic Rock

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Losing Touch of My Mind”是英國搖滾樂團Spacemen 3的著名迷幻搖滾歌曲,出自1986年的”Sound of Confusion ”專輯。台北地下絲絨餐廳主人Jobson組曲大師精選Asteroid #4樂團向Spacemen 3致敬的版本, 收錄於2013年4月20日首播的新絲絨組曲,也是迷幻搖滾系列的組曲。與上述Sumika睽違二個多月再度發給Jobson的〈你的信箱 (S的第174封信) 25/04/2013〉信件同週。Sumika聆聽後,隨即2013年第17週首播的組曲命名︰《心靈失聯組曲—Losing Touch With My Mind》。Sumika依她聆聽絲絨組曲在地下絲絨官網首播順序,將這支組曲編號為Jobson的第33支絲絨組曲

命名由來:組曲命名當時,Sumika已遠離Jobson,“Losing Touch of My Mind”這首歌曲名一語雙關,又反映Sumika和她眼中的師父Jobson失去聯繫後,彷如失去重心的行屍走肉,遊魂輕飄於人來人往之間,一個懸浮在浩瀚太空的身影,永無止盡追隨組曲的絲絨尋音人…。

兩人不再通信已過了幾個月,Sumika萬萬想不到,在這支《心靈失聯組曲—Losing Touch With My Mind》首播五天後,絲絨主人Jobson竟然發來長信!更驚訝的是,原來,同一天晚上,電腦的兩端,Sumika和Jobson同時在gmail寫信給久違的對方。這種同時性正是心理學家榮格提出的「共時性」(synchronicity),是一種「有意義的巧合」。

不同的是,Jobson寫完便發給她。Sumika卻沒有寄出。她擱置嘔心瀝血寫好的信,未敢發給三個多月前最後來信說「未見歸期」的Jobson…直到隔天早晨,2013年4月25日這命運的一天,當她一早打開電子信箱,看到來信已靜靜躺在信箱裡等候她,不敢相信她的眼睛︰我有沒有看錯……。然後,沒有多加思索(don’t think twice, it’s all right?),在不到二十分鐘內,她立刻將這個以〈妳的信箱〉為新主旨標題的信件寄給Jobson!截然不同於前一晚百般煎熬、猶豫到放棄的絕望心境!當Jobson寄出給Sumika的第170封信後,Sumika寄出給Jobson的第174封信,2013年4月25日上午9:48 這一刻,是瑪拉利卡三部曲之第二部曲【2戀曲 Suite d’amour】的開始。

從心靈失聯到兩人心有靈犀同步寫信,再度聯繫且恢復書信交往、音樂交心的過程,有相當戲劇性的巧合默契!與其說《心靈失聯組曲—Losing Touch With My Mind》見證了Jobson & Sumika兩人的故事,不如說,2017年Jobson將《心靈失聯組曲—Losing Touch With My Mind一部分曲子與原本《浪子組曲浪子還能再說幾次真心話Living in a lie的一部分曲子結合成的華麗迷幻搖滾組曲(Jobson並為此組曲命名為《Alt-Rock & British Psychedelic Rock另類搖滾與英式迷幻搖滾組曲),拆解與重組的編曲本身,更貼切的代表兩人絲絨故事的起承轉合,完全照著絲絨組曲走。

選曲各取組曲一半,加上Sumika原本的命名也是寓意各半,無心又吻合,精準巧合連連!精準還包括一個微不足道的小插曲︰2017年首播時,在台北地下絲絨網站跑馬燈和臉書將組曲名稱拼成錯字Pychedelic…,而非正確的Psychedelic,這類拼字小校對也只有眼尖的絲絨之音Sumika才會發現和關心。

2017年,Jobson這支拼裝重新編排的《Alt-Rock & British Psychedelic Rock另類搖滾與英式迷幻搖滾組曲》被Sumika編號為第65支絲絨組曲。它的前身一半是《心靈失聯組曲—Losing Touch With My Mind》,一半是《浪子組曲—浪子還能再說幾次真心話 Living in a lie》)。

Sumika將2013年四月下旬首播的本組曲後面註明這支組曲 =《 ½ Alt-Rock & British Rock 另類搖滾與英式迷幻搖滾組曲》,即是由此而來。表示A《心靈失聯組曲—Losing Touch With My Mind》等於有二分之一的血肉靈魂被請到另一個同質性更高的大家庭C。而B《浪子組曲—浪子還能再說幾次真心話 Living in a lie》也是如此。

1/2 A+ 1/2 B = C “Alt-Rock & British Rock 另類搖滾與英式迷幻搖滾組曲” 還真的是A (Alternative-Rock) + B (British Rock) 的Unit!

依照Sumika的命名,組曲名稱應該也可以合併成《失聯浪子的迷幻搖滾組曲:1/2+1/2=還能再說幾次真心話》(The Prodigal Lost in Psychedelic Rock Suite: 1/2+1/2 = (How many times) Could say the truth again)。

請參照︰本網站Sumika所寫〈關於【托住眾生的靈魂】〉、【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單元,及【B面絲絨 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一部序曲】單元,以及Jobson在他的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 VU Live House Taipei官網《絲絨漫談》單元撰寫和地下絲絨VU Live House臉書、Jobson Hiiao Facebook2012年至今所發表)的文章。 

Cf.

一期一會 S的第66-68封信) 14/08/2012

殘酷搖滾 Cruel Rock’n Roll (S的第166封信) 6/12/2012

象牙門之夢41 不是虛擬主題 Not a virtual subject – Baby come back 31/12/2012

象牙門之夢 51 Malalikap 瑪拉利卡 25/04/2013

♫*♥*•ღ♫••**ღ¨♥*••♫•♥*ღ♫••¨*♥*♫*ღ•¨*♥*•ღ♫•♥*¨*♫

 

13 Replies to “你的信箱 Your email box (S的第174封信) 25/04/201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