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陽光海岸三部曲 (S的第94-99封信) 20-22/09/2012

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1部 序曲  Ouverture

 

* * *  * * *

J的第82封信   2012年9月20日 下午1:06  收件人:S

* * *  * * *

 

新的陽光海岸三部曲 (S的第94封信 2012920 下午11:17  收件人:J

親愛的Jobson,

告訴我,今晚我會作怎樣的夢?

——在今晚收到你索詩的信後,是這麼想問你的。

你有過人之處,不然就是我頭腦太過簡單了…。

中文詩可是我在想的事——你會知道我今天凌晨回信草稿裡已寫了這幾行跟詩有關的字啊?

Listening is the poor way to reach you.

You will be certain, indeed…

——讓我不禁懷疑,你偷看到我的草稿!就在我於「換日線」前五分鐘打開信箱,不久你寄信來,而我立刻打開即時通訊,為了讓你看到我在線上…。然後你就這樣溜進來,像臥底一樣?

可是你又還沒讀到我的中文詩,怎麼說「好像比較有感覺」?

我希望你別又誤會了,其實「將靜默贈予聆聽之前」真的不是英詩的精確譯文,雙語詩是同時並進寫的,不是一前一後完成的,很難說中文內容以英文詩為本而翻譯,英文詩也不是中文完成後才依內容翻譯的。你也給我時間,讓我想一想,到底寄哪一個中文版給你才好。

你把我的英文詩譯成中文了,我猜得沒錯?你會說,讀可能還有趣,翻譯卻是苦差事了,可你把YES等等歌詞譯得那麼棒…

要怎麼樣才能讀到你的版本呢?(讓我參考嘛,你是怎麼讀我的詩呀)

我這麼老實地問,你就老實地回答我吧  please…

 

前一封信,你竟誇讚起我這樣一個初學者來。若你已走半步之多了,我大概還在不太會走路的階段,所以,我最好相信它是鼓勵居多,不然會讓我飄飄欲飛了…

像你在回台前寫下對Bossa Nova的看法,是對音樂有一定素養的人才寫得出的簡筆勾勒,巧的是在週一的日記裡,我寫下和近日生活跟你所提有些關連的內容,你想看? 打起字來,會有點長。

我一直不想整理手寫的稿,就是這個理由,寧可再去寫其他,可是到現在還是喜歡鋼筆手寫的感覺…你看過禿筆的鋼筆?我寫過好多支寫到禿了、筆尖磨平、剝落了外漆的 …從名牌到25法郎(啊FNAC!好久沒想起的名字)的普通鋼筆,哪有名牌鋼筆就一定好寫的道理?我寫過很多種,道理出在紙上、個性上!現在我想起,以前寫鋼筆寫到中指長繭的日子…

我想直接掃描日記比較快,你又不熟悉我的筆跡,怕和內容都草率得難以卒讀了。等我把這有點像共構存有下的感想寄給你,不至於遲到你的巴西都寫完了才寄的。

可是,你的信裡對我的要求—生日組曲,卻不置可否,怎麼辦呢?你一定得聽我說理由。

 

至於你說是我的感悟是一種珍惜感使然,對於音樂的,可能只說對了一半,可能主要還是對於很多世間事物的珍惜感吧 (我也覺得自己最初寫的那篇「很真情」的內容,確實很真誠地把對組曲離別依依的感受表達出來了 (不行!怎麼可以這樣老王賣瓜自誇起來呢!)

我寫擁有與穿越,感觸還跟讀到德拉克洛瓦的一段話有關,而讓我在邊聽組曲時邊寫下一段日記。他是這麼說的——

“Nous ne possédons rien, tout nous traverse."

——我們不會擁有任何東西,一切都只是穿越我們而去。

我那首已經獻給你的詩,和仍在我這裡的詩,都是訴說這樣的基調。這樣的 Leitmotivs——生命的通奏低音,是低調恆奏,卻不是永遠悲傷難遣的哀調。何以見得?我還是下次再給你另一篇吧。

別說我重口味,我想我可是也懂得品味熱帶椰子水這種嘗似平淡而沁涼入心是什麼滋味的人。

sumika

(你來信時,在名字之後空兩行再寫,這樣就不會兩行字黏在一起了)

 

 

* * *  * * *

J的第83封信   2012年9月22日 上午11:57  收件人:S

* * *  * * *

 

 

新的陽光海岸三部曲 (S的第95封信2012922 下午12:48 收件人:J

親愛的 Jobson,

我知道啊!只是不知道,你會讓我墜入多深…..

sumika

 

* * *  * * *

J的第84封信  2012年9月22日 下午1:00  收件人:S

* * *  * * *

 

新的陽光海岸三部曲 (S的第96封信 2012922 下午1:09 收件人:J

喔~ 這是前輩的教戰口訣…

* * *  * * *

 

三詩人書

 

J的第85封信   2012年9月22日 下午4:01  收件人:S

* * *  * * *

 

 

新的陽光海岸三部曲 (S的第97封信  2012922 下午5:29  收件人:J

Oh, 親愛ˋ的Jobson,

" 巴西歌曲很甜"  — 這是我在兩個小時前不小心睡著之前想跟你說的話…

我應該要這麼告訴你的,哼 你想的我也想到了…

所以我真該趕快先把那篇日記寄給你看才好?

 

* * *  * * *

J的第86封信   2012年9月22日 下午5:39  收件人:S

J的第87封信   2012年9月22日 下午6:25  收件人:S

* * *  * * *

 

新的陽光海岸三部曲 (S的第98封信2012922 下午6:29  收件人:J

親愛的Jobson,

你玩上癮了!(才這麼寫,你剛發的信又發覺吃太甜會膩..)

我在週一晚上寫的日記,還是打字寄給你。

除了省略前面一段,把一兩個錯字改過以外,內容全部沒更動。

———————————————————

鐘鼓樂之   17-18 sept. 2012

(前略..)我帶著驚奇不可思議的心情,唸著這首英漢對譯詩的英譯部分:

From life flows love,

From love, poetry

In myriad forms:

“Sweet dimples frame her teasing smile”;

“The man in the blue collar has stolen my heart”;

“Give me a quince”; “We shall grow old together”;

“Why, why have you completely forgotten me?”

Remember, remember…

This side, that side…

Crossing,

We journey to each

Across a narrow bridge,

Across oceans wide.

而在九月十四日那天,我才在給Jobson的信裡,跟他說我真希望自己能為這首陽光海岸三部曲寫下什麼,留待他日回憶:

The deep silence of the sea…

Remember the days

Remember the days of listening the Triple Suite of Sunny Seashore of Jobson

為此,我想寫信給Jobson,開了信箱,才知道在下午他已經發信來,告訴我他給自己築起一些難度,想弄不一樣的組曲,況且我也說想聽少聽的歌曲(他真的把我的要求偏好都聽進去了!),他又希望「有一種情緒和氛圍轉變的次序感」,而且「一天聽十遍不膩才放上去」…然後,除了說他對巴西Bossa Nova的看法和黑人歌曲的比較等等之後,還寫下:

原來 世間最美好的事情 都是不變的

最後告訴我,他準備要寫巴西了,週二回來。

他的信都是tempo輕快的內容和用字,這也跟「國外」有關?是的,有關的。上次我信裡說他這週組曲是「官能之夜的情色海岸組曲」,認為他把理由推給「國外」,「國外」很無辜,被拿來當藉口…,其實我說錯了!所在的環境確實會影響人的身心和所思所想──當然也包括像編選組曲的這些創作在內!

而昨晚一口氣回信給他,說了好多事,又寫成長信,其中引賈福相那篇「歌之絃之」的片段,寄出信之後,才發現,其實那段描述「關雎」一曲的內容,也是可以用來描述Bossa的組曲,都是「貫穿著愛意」和「迷情」的曲子啊!

今天晚上,讀到另一篇「五月多事」,賈福相提到關雎篇最後一句是「鐘鼓樂之」,他說:

「四位譯者都譯為用音樂來歡迎或慶祝這位窈窕淑女。我也贊同,卻以為『打鐘敲鼓』也暗示著新婚之夜的性行為。這種譯法曾引起一位台灣詩學大師的抗議。

中國文化中對性一直裝模作樣一直不誠實。宋朝對詩經的第二十三篇情詩定罪為淫詩,曾提議由詩經中刪掉。第二十三篇淫詩之首是『野有死麕』,我卻認為這是國風中特好數篇之一。」

這段話讓我明白了昨晚我抄錄寄給Jobson「歌之絃之」片段裡的話,為何作者說「也有『鐘鼓樂之』的激情」,而同時,這也讓我立即想起上週觀賞雲門「九歌」時,看到那一幕交媾意象的性愛情歡之自然,配合著的音樂,正是「鐘鼓樂之」的,如潮湧,如激情鼓動的節奏鼓聲。因此,我也是贊同賈福相所詮釋的「鐘鼓樂之」,是暗示著夫妻初夜合歡情狀的描寫。

再回到Jobson所說的(以及此刻我聽著的巴西Bossa歌曲),「巴西節奏歌曲」「像從一而終的音樂之道」,都是些「簡單的意象」,卻都是「人間最美的 最簡單的內容」──「也是世人皆嚮往之生活」…。Bossa裡的節奏,不也像詩經裡描述愛情時的「鐘鼓樂之」的節奏,身體擺盪隨著情欲逐漸升高、逐漸快速而激越高亢…的意象嗎?

我不知道林懷民老師在構思「九歌」的八個段落時,為前面我提的那個段落所選的音樂,究竟是亞洲音樂裡的哪一個地區或文化的音樂,但作為一個初次觀賞的觀眾,那一幕令我感動,那個大紅衣的意象鮮明,尤其在那一刻是突顯出激情野性的紅──落紅、潮紅,和鼓聲的節拍融入觀者的視覺、聽覺感官的全然開放吸收裡。如果那是普遍的人性的內涵,是哪一個地區或文化的音樂鼓聲…在那當下是沒有差別的吧!因為,從屈原的時代,南方的楚地有野性的生命力,到二十一世紀的數位時代,更南方的巴西,也同樣保有野性的生命力──從一而終的人性,就如同從一而終的音樂之道,保有的那股生命力,與其說是巴西的、拉丁的、南美的,不如說是人性的、普遍的生命力吧!

的確,「鐘鼓樂之」,從詩經、楚辭到Bossa Nova,「原來 世間最美好的事情 都是不變的」!

——————————————————————————————————————————–

 

都是些草草寫下的感觸, 而且我不像你,有「國外」當藉口……。就怪九歌、怪詩經、怪太甜美的,你的巴西吧。

日記裡有幾段英文詩,是上次我沒抄給你的,其實是賈福相翻譯《國風》詩篇裡的英譯。原文是:

有女如玉;巧笑倩兮

青青子衿;巷無居人

投我以木桃;與子偕老

如何如何,忘我實多

 

我今天下午聽著組曲,邊讀著一本書(注1),那內容又讓我想唸給你聽——這下次再說了,因為跟你來信內容也有關。

sumika

 

* * *  * * *

新的陽光海岸三部曲 (S的第99封信 2012922 下午6:34  收件人:J

親愛的Jobson,

段落都黏在一起了,重新寄。

 

 

* * *  * * *

J的第88封信   2012年9月22日 下午6:41   收件人:S

J的第89封信   2012年9月22日 下午10:20  收件人:S

J的第90封信   2012年9月22日 下午10:50  收件人:S

* * *  * * *

 

精選1

Essarai by Cantoma (from Album )

Essarai (by Cantoma) is selected by Jobson in his VU Suite Bossa Nova II (“Suite d’Amour, Suite II of Trilogy Bossa Nova Sunshine Seashore”).

Wiki:DJ Phil Mison has released solo work under the names of Cantoma and Reverso 68. Mison is best known for his compositions in the Balearic, ambient and electronica musical genres. 

注︰本文圖片所摘錄Jobson關於巴薩諾瓦音樂與黑人音樂的比較,出自2012916日寫給Sumika的信件。偏向舞曲風的EssaraiCantoma所演唱)為Jobson選入在《陽光海岸三部曲 之二 情愛組曲Bossa Nova II中的一首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