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所不在 Ubiquitous (S的第355封信) 2014年3月8日

B-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2 Suite d’amour B面絲絨—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2部 戀曲

.

無所不在 (S的第355封信) 201438 下午1:03

收件人:J

Ubiquitous (S’s 355th letter) 8/3/2014 PM1:03 addressee: J

.

Dear Jobson, 信件最後有簽名外加ps,才是完整的喔—

可惜,醒來就忘了文章的內容。

不然,可以讓師父您對照一下,是否所言不假。

常常我不出門則已,一出門,你名字都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現。

這五天就是,其中最近的例子是昨天,

一個日本人還我日文書,接過來一看,裝書的是寫著何嘉仁書店的紙袋。

無所不在…

I put a spell on you. 你是這麼解釋嗎?還是純屬巧合,也許。但夢境呢?怎麼說。

.

以前你以為我挖寶時,找到曲名團名後就少了神秘感了。

其實一直想跟你說,我因為自己挖到寶,反而很興奮,可以去比較很多。

有時,發現你選的曲子,雖然我不熟,但樂團其他曲子是我以前耳熟或喜愛的。

或許因曲風不同,聽組曲時沒想到,或聽不出是同一樂團,

一旦得知此刻喜愛的歌曲原來是同樂團所創作,這樣更有趣,

在回味裡感覺是對該樂團的前後共鳴。雖然前後相隔可能超過十五年(還是拜你之賜…)。

.

以我熟知的C’est La vie為例,我竟從來不曉得是ELP唱的…。

而當我查出《托住眾生靈魂組曲》裡喜愛的曲子是Day,由一個叫做Katatonia的樂團所創作,

那一刻,立馬就記住團名了。

.

你說過,要朝一年一播的組曲量來編曲。(加油)

我呢,先以查出二百個團名為目標。(加油加油!)

(意思是,雖然加上你送我的玫瑰,但因為我沒有偷呷步,直到現在知道的曲名只有二百首,還不到絲絨組曲的三分之一呢!)

.

你不必擔心,即使已知,絲絨迷紗仍在,而且組曲依然令我著迷。

因為從音樂本身的旋律調性到曲名專輯名,有太多層紗,

讓我一面撥撩一面迷惑,你的編曲裡讓我感動的各別因子與總和…

.

我曾弄了表列式的樂團名單,按英文字母排時,Jim Croce當然很清楚擺在C,

可是像Crosby Stills & Nash和Snowy White,就不確定,

你會把他們各歸在C和S嗎?還是N跟W呢?

這種小事,竟然問師父。

我其實更想問你,更想了解,像fusion特性為何…這一類的問題啊!

你上一封來信,有空再回了。

sumika

ps.我今天早上檢查信發現,是中毒了!

你3/1發來簡短的信裡夾帶了一個笑臉的圖(當時只認為是你附加的可愛圖案),

在那之後,我們兩人往來的信件寄出時都被自動附了一個檔。

 

信件被裁切,大概就是這個病毒作祟。因為我這幾天發給其他人的信都沒有這問題。

 

早上我的電腦已清除木馬,建議你也將電腦完整掃毒一次。

況且我發覺,很多次跟你回email時電腦跑得特別慢,但寫給其他人幾乎不會出現這怪現象…

當然,也許是深夜的關係,也有可能是手機中毒嗎?

 

————-fin

.

* * * * * *

J的第356封信 收件人:S  201438 下午6:34

* * * * * *

Prodigal son_s words

.

親愛的SUMIKA,

我一點都不擔心你找出這些歌曲

歌曲本來就是要讓人欣賞的

又不是骨董  可以揣入懷裡   只是給我  或我的孩子當傳家寶

何況  那些歌曲都數位化了

不像黑膠唱片那麼珍奇  

買不到就聽不到這樣

.

我喜歡你去挖寶

自己挖到寶貝    像海灘的貝殼   奇石異木  特別有感

因為有個歷程在裏頭

商店可以買到更好的貝殼    但意義不同

如果是人家免費送來的禮物     價值感更低

同一首歌  如果你不曾在絲絨聽過   偶然間就算你在YOUTUBE聽到

可能還沒有聽完  你就跳過忽略了

因為

YOUTUBE 上面都是免費的  太多了  你沒有那個時間慢慢咀嚼

絲絨網站  設計上的關係   將一首也許原本不是你的KEY的音樂

因為聽熟了你開始有感

所以  當你在YOUTUBE看到   對你就是有不同的意義

我這個方式就像

一個車站看到一個日久生情的身影

看了一年  看了一個高中生涯

你最後的  最想知道的是  她是誰  甚麼名字  以及關於她的種種..

.

最回味的是

你始終不知道  

直到在最適當的時間  或者太晚的時機 她出現了

或者

始終是一輩子的謎

美夢成真或是遺憾   都是最美的ˊ

尤其在回味那段歲月的當下時刻

我已經藉由組曲將特定歌曲跟你的生命歲月做連結了

這也是我的聽音樂經驗

我喜歡這樣的邂逅

.

你作夢

夢到絲絨漫談

真的讓我大笑

這些文章真的讓你這麼牽引嗎?

我都跟你寫信 

你還要看文章

當然  寫漫談  會更講究  更花精神  更系統

那是我一直沒再寫的原因

我不知道是否值得?

除了你  還有人期待嗎?

我不知道

不然你蒐集給我  呵呵

當然  就算有一個讀者  還是可以寫

只是不急

那是我的既定計畫 

如同我告訴你的

我現在生活很愉快   等我搞定一些事情

再繼續吧

先搞定明天的音樂組曲

JOBSON

Jobson的第356封信 收件人:Sumika  2014年3月8日下午6:34

.

♫*♥*•ღ♫••**ღ¨♥*••♫•♥*ღ♫••¨*♥*♫*ღ•¨*♥*•ღ♫•♥*¨*♫

Don’t Deny My Love & Jobson's words (3) 

Note 解說文  

我已藉由組曲將特定歌曲跟你的生命歲月做連結

I’ve connected specific songs with your life through my VU Suites

2021.6.24

 

 

上面呈現了201438日的兩封信內容一封是Sumika下午發給Jobson的第355封信當天凌晨發出第350封信時內容被截斷,後來的第351封及隨後將標題改為「無所不在」的352354封信都傳送失敗而放棄,直到下午才寄出第355封信

 

另一封比較特別,是當天晚上 Jobson寫給Sumika的第356封信。之所以會將Jobson這封信內容原封不動附上,主要理由是Jobson回應Sumika關於寫作和絲絨漫談的夢及組曲等等闡述了他聆聽音樂的經驗尤其是談他自己編製的絲絨組曲可能帶給聽眾的影響與作用

J's word 20121205 靈魂肉體

Daryl Hall John Oates新的地下絲絨

Daryl Hall John Oates are the New Velvet Underground

  

與上述信件同時在VU Live House地下絲絨搖滾餐廳當週播放的是《雨中藍調組曲Still Got The Blues For You。這個名稱2012Sumika聆聽後取名的,是Sumika編號的Jobson的第9支絲絨組曲,屬於Jobson早期編選的絲絨組曲中藍調系列的組曲2014年播出時的舊版本組曲的時間長度是1:23:31。這個舊版是2017Jobson改版重新命名《Blues & Soul Suite III之原型版本。

 

201438日是當年度這支組曲播放的最後一天隔天換檔迎來的是睽違一年多才播放的第22支絲絨組曲《La Suite Chanter Dans Tes Oreilles耳畔迴旋組曲》(前一回在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播放是20121210當週)。

In The Rain Blues Suite (Blues & Soul Suite III) VU Suite 9

 

Daryl Hall 戴瑞霍爾與John Oates約翰奧茲組了雙人組樂團Hall & Oates《霍爾與奧茲》,演唱節奏藍調和搖滾歌曲。主唱為Daryl Hall

 

如前一篇解說文提到的Hall & Oates樂團有三首曲子被Jobson選入第九支絲絨組曲組曲的第8Why was it so easy〈為何如此輕易〉是Daryl Hall1977年錄製直到1980才發行的首張個人專輯Sacred Song裡的曲子。另外兩首已介紹過:包括前一篇貼文的精選曲Open All Night另一首Sara, Smile可參照Sumika20135月的日記〈山之音〉其後的解說文搏君一粲Sara, Smile

 

精選1

Why was it so easy by Daryl Hall, 1980

Daryl Hall John Oates1970年後期開始走紅到1980年代中是最活躍的時期,有多首暢銷金曲包括Family ManOpen All Night,此外Out Of Touch成為1984年連續雙週蟬聯全美冠軍歌曲也是該樂團榮登全美冠軍的最後一首歌

Hall And Oates with Chris Isaak 2017 

(Daryl Hall and John Oates, photo Erika Goldring, Getty Images)

他們兩人其實並不喜歡用Hall & Oates這個團名認為兩人為獨立個體而堅持以Daryl Hall John Oates為樂團名稱Spin Magazine 《旋轉雜誌》20069月號以霍爾與奧茲為專輯,並下標題“Why Hall and Oates are the New Velvet Underground”《何以霍爾與奧茲是新的地下絲絨》,專文指出他們受到不同類型音樂創作後輩的推崇,包括來自新靈魂樂、饒舌和爵士與搖滾結合的融合音樂的年輕世代音樂人對他們的矚目。

就在與上述SumikaJobson書信往來同時期的20143月,霍爾與奧茲陸續推出現場演唱會的專輯系列。出道已有40年,至今仍在舞台演唱。2019更獲認定Hall & Oates樂團在音樂史上二人組樂團銷售量居冠。

9 VU 雨中藍調組曲—Still Got The Blues For You Hall & Oates Family Man & other songs

I Put A Spell On You…

Why was it so easy〈為何如此輕易〉這歌名用來詮釋上述信件Jobson告訴Sumika的這番話:「我已藉由組曲將特定歌曲跟你的生命歲月做連結。」似乎最適合了。在這首唱著為何如此輕易…的歌聲中,彷彿也迴盪著前一年Jobson自豪地對最在乎他創作的絲絨組曲的Sumika說的話

「我的絲絨組曲 就是希望這樣

當你在某處聽到某歌曲 耳熟到恍然 憶起了絲絨組曲的第一次

我佔住妳的RAM某位置

我完全得逞」

 

.

Jobson's words Ubiquitous Connected specific songs with your life 356th letter 20140308

Please refer to the articles written by Sumika about this VU Suite in the column of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and the other articles written by Sumika in this website “Be-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and “On Justice•Dream of Gate of Ivory”, and also, refer to the articles written and posted by Jobson (alias Jobson Hiiao, Jason HS) in the column of “Essay of Velvet”(【絲絨漫談】)in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and the articles posted by Jobson Hiiao in VU LiveHouse Facebook and Jobson Hiiao Facebook.  

請參照︰「永遠的絲絨尋音人」Sumika在本網站所寫【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單元相關組曲的文章和歌曲、〈關於【托住眾生的靈魂】〉、及【B面絲絨― 瑪拉利卡三部曲 1部序曲  2部戀曲  3 終曲】、【絲絨之問.象牙門之夢】等單元文章;也請參照Jobson(又稱Jobson Hiiao= Jason HS)在他的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 VU Live House Taipei官方網站的【絲絨漫談】單元撰寫的文章和播放的組曲,以及他在VU Live House地下絲絨搖滾餐廳 FacebookJobson Hiiao Facebook等社交平台發表的文章與精選曲。

Cf

愛在天涯 Love To The End of The World (S的第350-351封信) 1/3/2014 

愛在天涯 Love To The End of The World (S的第348-349封信) 1/3/2014

絲絨組曲 播放記錄 Broadcast Records of VU Suites (S的第338-339封信) 6/Feb/2014 

《微光小品》組曲 Suite of Shimmering Bagatelle (S的第333-335封信) 17/1/2014 

記住未來,如鑽石光芒照耀你30支絲絨組曲改版心路歷程探微 The 30th VU Suite 

象牙門之夢 68 我們在此相遇,相見歡 Here is where we meet, meet with joy 20/Dec/2013 

我準備貼一些內容 I’m going to post something (S的第316封信) 20131028

象牙門之夢 54 山之音The Sound of The Mountain 23/05/2013

等待演出的片刻 The Moment of Waiting for The Show (S的第179封信) 9/05/2013 

殘酷搖滾 Cruel Rock’n Roll (S的第167封信) 9/12/2012 

Midnight sun 午夜陽光 S的第61封信) 4/08/2012

象牙門之夢 6 Still lost in internet 03/06/2012 

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20-21封信) 3/06/2012 

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19封信) 3/06/2012 

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18封信) 2/06/2012 

♫*♥*•ღ♫••**ღ¨♥*••♫•♥*ღ♫••¨*♥*♫*ღ•¨*♥*•ღ♫•♥*¨*♫

4 Replies to “無所不在 Ubiquitous (S的第355封信) 2014年3月8日”

  1. Hall and Oates are in fact very, very good musicians. Daryl has his own web show these days: Live From Daryl’s House, which I have watched from time to time and is fabulous due to the guest artists he has and the range of music they play.

    Liked by 1 person

    1. I tried to comment in your website but failed. So I post it here, just want to share with you about “The Grotto’s Reflection – A Nod To George”:
      Thank you for sharing this wonderful post. Beatle’s “Something” is great! I like George too, though Paul’s songs are more familiar to m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