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所不在 Ubiquitous (S的第352-354封信) 2014年3月8日

B-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2 Suite d’amour B面絲絨—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2部 戀曲

.

無所不在 (S的第352封信) 201438 4:00

收件人:J

Ubiquitous (S’s 352nd letter) 8/3/2014 AM4:00 addressee: J

我重新寄完完整整的信  希望不會出現小笑臉了… good luck!

親愛的Jobson,

陰雨天當背景,聽著"雨中藍調組曲",如你說的,適合我的心情。

Bluest blue…

要往好處想,一如組曲裡讓我幾秒間就入迷(到現在也一樣)的Happier Times所唱的:

I’ll remember happier times.

Happier Times…

是複數的,那些這些,更快樂更幸福的時光。

聆聽組曲時,某些感覺好像只不過是比上一回更深化罷了。

例如,第三首的Live,總讓我聯想那是在地下絲絨演唱的氣氛。

直到今天,每一次聽,依然是想像的翅膀帶我飛向同樣的,那始終不曾親臨的舞台方向去…

雖然我已聽過多少回了。

這種不變,也出現在你描述這週"雨中藍調組曲"的特性上。

純屬巧合,也許。

我那天第一次聽,又不太能專心工作的狀態下,就找來去年播這組曲的筆記和信件,

才發現,你去年在信裡也用"平易近人"來形容這組曲。

而這次我還感覺,第四首和第十一首也同樣非常耐聽…

兩朵玫瑰,要是能在下一個組曲到來前出現,那會更應景了!

你週六就會換組曲了?

希望你別太早換下雨中藍調組曲好不好?

也許你的新組曲已大致底定,等不及要上菜了?

還有好幾個組曲已超過一年多沒播出了,我真想念他們…

跟你說喔,今天早上我一醒來,清楚記得夢裡的情境: 我正讀著你剛寫好的絲絨漫談。

是關於組曲音樂的新文章(而不是信),

奇怪的是,我當時是用唸的,好像是唸的給你聽。

醒來那一瞬間,想到,原來自己是這麼掛念你的絲絨漫談…

日有所思,於是夜有所夢了。<

[訊息部份被剪輯]

.

無所不在 (S的第353封信) 201438 4:07

收件人:J

Ubiquitous (S’s 353rd letter) 8/3/2014 AM4:07 addressee: J

這封信變得支離破碎的 誰從中攔阻了!

 

 

醒來那一瞬間,想到,原來自己是這麼掛念你的絲絨漫談…

日有所思,於是夜有所夢了。

多可笑,你愛寫不寫的,不寫就拉倒。我白操什麼心呢?

竟然惦記到入夢,讓它在夢裡實現了!

可惜,醒來就忘了文章的內容。

[訊息部份被剪輯]

.

無所不在 (S的第354封信) 201438 4:13

收件人:J

Ubiquitous (S’s 354th letter) 8/3/2014 AM4:13 addressee: J

先不寄剩下的內容了

這是對太晚睡的人之警告嗎

晚安!

.

♫*♥*•ღ♫••**ღ¨♥*••♫•♥*ღ♫••¨*♥*♫*ღ•¨*♥*•ღ♫•♥*¨*♫

 

Note 解說文 

有家室的男人”─絲絨組曲的暗號密碼與關鍵詞

Family Man as a secret code & keyword of VU Suite

2021.6.19

依然情路迢迢─Still send the message of love for you

 

201438日凌晨,Sumika寫了一封信給Jobson,即前面已貼出的第350封,但事實上寄出的信件內容一再被截斷,Sumika乃將信件主旨〈愛在天涯〉改成〈無所不在〉後寄出,一波三折寄了3次,即上述連續發出的352-354封,還是支離破碎,直到38日下午嘗試再寄出的第355封才終於寄出第350那封完整的內容。Sumika後來察覺是電腦夾帶病毒(來自Jobson的信件)。

 

2012JobsonSumika兩人書信交往過程中,一開始就屢次出現發信受阻撓的現象(如最初往來信件標題「地下絲絨今何在?」,在20125月底 Sumika寄到Jobson雅虎帳號的15的前後多封信,就描述信件一再寄丟的情形。後來Jobson為了解決lost in internet的問題,在Gmail開設以Jason名字的電子信箱帳號與Sumika通信。

 

《雨中藍調組曲Still Got The Blues For You》裡的Hall & Oates樂團

201438日也是VU Live House地下絲絨搖滾餐廳播放《雨中藍調組曲Still Got The Blues For You》當週的最後一天。這個組曲名稱是2012Sumika聆聽後取名的,後來成為編號Jobson的第9支絲絨組曲,是Jobson早期編的藍調系列絲絨組曲,20143月當時播放的舊版本,組曲時間總長度是1:23:31。這也是2017Jobson改版重新命名《Blues & Soul Suite III之原型版本。

精選1 

這裡介紹《雨中藍調組曲—Still Got The Blues For You》精選曲Open All Night〈通宵放蕩〉,完全是配合前面一封Jobson寫給Sumika信件內容。 

Open All Night by Hall & Oates, from “Family Man”, 1983

Daryl Hall 戴瑞.霍爾是1946年出生的美國搖滾樂、靈魂樂與節奏藍調歌手、鍵盤手、吉他手、詞曲作家和音樂製作人。他與大學校友John Oates約翰.奧茲組了雙人組樂團Hall & Oates《霍爾與奧茲》,演唱R&B的歌曲。1970年後期開始走紅,到1980年代中期是樂團最活躍時期,有多首暢銷金曲。

  

Hall & Oates樂團就有三首曲子被Jobson選入第九支絲絨組曲,分別是組曲中的第2, 8, 14首: 

Sara, Smile〈莎拉,微笑〉是出自1975年的專輯Daryl Hall & John Oates,本網站介紹過了。

Why was it so easy〈為何如此輕易〉會在下一篇貼文介紹。

Open All Night〈通宵放蕩〉Daryl Hall & John Oates所組成的雙人組樂團(有時也稱Hall & Oates)所演唱,是1983年發行的單曲Family Man《有家室的男人》中B面的歌曲。

  

Open All Night原意是指通霄營業,這裡譯為〈通宵放蕩〉,歌詞描述男人所愛的女孩總在他不在身邊時跟別人在一起,讓他戴綠帽太過分,誹聞眾所周知,讓他忍無可忍

有家室的男人 vs 及時享樂者 “Family Man” vs. Prodigal son

 

有趣的是,Open All Night〈通宵放蕩〉這首歌的專輯同名曲Family Man,描述已婚男人面對女子以撩人眼神勾引,一夜情的誘惑當前,要她放了他一馬,因自己是有家室的人,以家庭為重,卻又說如果妳百般挑逗,窮追不捨,那麼我可能就經不起誘惑。女人差不多要投懷送抱,他還打不定主意,最後,套句俗語,男人越壞女人越愛,相對地,家室好男人顯得多麼無趣呀,正蠢蠢欲動想出軌但放棄價碼和自尊的女人已轉頭離去,空留道貌岸然的已婚男自我安慰說,我是以家庭為重的男人,堅持要回家過夜

  

對照看Jobson201434日寄給Sumika的第355封信(請參見前一篇貼文最後所附信件內容),Jobson之所以會寫下Family Man那些內容,很可能與他剛從中國大陸東莞回台有關,讓他有感而發談起他父親那樣一個擁有家庭並以家庭為重的男人,父子相對照,他則是一個(離了婚)沒有家室、不折不扣的單身享樂者;加上當週播放組曲的精選曲正巧和“Family Man”專輯有關而引起寫下那些內容的信件吧。

 

那麼,信裡的“Family Man”同時也是Jobson鑲嵌在信件裡絲絨組曲相關的密碼,是他有意無意留給絲絨組曲知音Sumika的一個明牌暗號、一個關鍵詞。只不過Sumika在收到信件當時和後來,直到很久以後才曉得信裡的“Family Man”有著雙重的意涵。

 

總之,當週播放著《雨中藍調組曲—Still Got The Blues For You》,而組曲既然是Jobson本人編的,他當然曉得Open All Night出自“Family Man”專輯並且有同名歌曲,“Family Man”觸動他寫了那封談及自己的父親和馬英九那樣有家室並以家庭為重的男人典型,節儉、無不良嗜好。這類男人似乎又和剛從東莞返台的Jobson截然不同。

 

中國文化向來注重家庭和倫理道德,因此像Jobson的父親這樣顧家的人是社會普遍稱讚的「好男人」。如他那封信所述,視節儉持家如罪惡,他認為節儉對促進社會經濟循環,是大大的阻礙。這可能和Jobson大學念經濟系有關。但強調人生該當即時享樂,散財為社會,這種金錢觀、價值觀和人生觀,可能也受到家庭環境和成長背景的影響吧。

 

畢竟大多數出生於1960年代初、成長於1970年代的台灣年輕人,很少人像Jobson那樣,家庭條件有能力負擔昂貴的學雜費,讓他去念台北政商名門子弟就讀的私立中學。毫無疑問,他屬於幸運的「富二代」或者說少數的「富三代」更確切吧。在青少年時期能坐享唱片──條件必須是家裡擁有黑膠唱盤留聲機,那可是大多數台灣社會普通小康家庭無法享有的奢侈娛樂。而任何一個時代,能掌握最新資訊的人,比普通人擁有更多的管道取得新知,往往意味著他們擁有更多的權力和更高的地位(可能是政治、經濟、社會或文化的地位)。也因此,Jobson的經驗應是與大多數同世代的台灣人大相逕庭。

 

尤其台灣在1962年進入電視時代後,1970年代台灣經濟起飛,但很多本省、外省、客家和原住民的家庭,小孩子課餘必須投入各種家庭代工,補貼家用,小孩眾多的家庭,甚至無法供應每個孩子學費,家中長子和女生,即使頭腦聰明,成績名列前矛,也不得不犧牲,或輟學或只念到初中無法升學,只得上大都市打拼「吃頭路」(像侯孝賢的電影《風櫃來的人》所描述,幾個澎湖風櫃漁村的年輕小伙子,當兵前等待入伍令生活茫然,離鄉背井到高雄找工作)。在那個時代,在台灣,如果一個年輕人有能力購買價值不斐的黑膠唱片、擁有時髦的西洋音樂新知、生活周遭容易蒐集到這類舶來品的訊息來源(無論是來自雜誌或電視、電台等等),那麼,多半是因為其成長的環境靠近擁有新資訊的大都市,而且通常家境寬裕、經濟穩定,生活不愁吃穿。

 

台灣萬人染疫,端午生死兩茫茫

從一首西洋流行歌曲竟談到了經濟話題。對照當前,尤其最近台灣爆發新冠疫情,「貧富差距」的話題令人更有感 (雖然以下這些台灣的時事在本網站算是題外話…)。

 

從五月至今,全台灣確診者和死亡人數一個月節節攀升,因實施三級警戒,雖未到封城,但許多行業從去年受到打擊或停業或硬撐,很多人放無薪假,現在更雪上加霜,百業圖存。突發的災難臨頭,如果人們有多少錢花多少錢,平時沒有一點積蓄,那麼就如台北市長所擔憂,很多人還沒被新冠病毒感染而病死,恐怕就先餓死了。

Covid-19 Taiwan 20210619 data 

台灣從防疫模範生變成「連抄作業都抄不好的留級生」,一部分原因是經濟優先於防疫,為了少數業界如航空業而大開方便之門(3+11天的政策),防疫出現破口導致大多數業界和民眾成為犧牲,全台灣付出的代價更高。

在全球新冠疫情一年半之後,為何台灣「開卷考試還得低分」,主因還在於為了鞏固政權一向反中的態度,趁防疫加強操弄抗中保台,醜化對岸,汙名化對岸全力普篩、設方艙醫院、封城清零等防疫措施,,這些到今天都被證明為正確有效率而且施行最徹底的防疫抗疫措施,從去年以來,民進黨就偏執地選擇了不普篩、不設方艙醫院救治輕症和無症狀者、不封城清零的政治防疫作法,意識形態害台灣走向錯誤而非科學的路。

 

缺乏國際認證安全有效的疫苗,竟淪為疫苗難民,日本將國內禁止使用的AZ疫苗捐給台灣,這124萬劑讓台灣島上多居民感激涕零,但富裕的台灣卻因此占了第三世界貧困國家疫苗的額度。近日經濟能力不錯的人紛紛搭機奔赴海外尋求施打安全疫苗的機會主要是前往美國和中國大陸都可以免費施打疫苗

包含美、日、法、韓國在內許多國家都將牛津的AZ疫苗列為禁止施打的疫苗。而台灣在六月十五日開放年長者施打AZ疫苗,短短五天已有49人施打疫苗後死亡。其中多半是本身罹患慢性病的患者但也再度讓人們質疑AZ疫苗血栓致死的副作用。

 

也因此上個月台灣企業和民間團體欲捐贈至少五百萬劑以上的國際認證疫苗更是此刻台灣民眾殷殷期盼希望政府能早日核准。原本美國口惠說要捐的75萬劑新冠疫苗遲遲不見兌現。蔡同學眼看民調低落怨聲載道,求救於美。何況台灣每年乖乖向漂亮國上貢的龐大軍購剛剛正式簽約487億新台幣已入美國口袋此刻捐贈疫苗也有助於轉移台灣施打疫苗連日猝死的新聞焦點,於是立即宣布捐贈250萬劑疫苗即將抵台,藉以收攏台灣人心太划算了,絕不讓親中企業捐贈BNT疫苗搶盡台美領導者的鋒頭。台灣民眾說一聲感謝即可,畢竟這種疫苗外交的飢餓行銷被他們玩好玩滿,差不多發揮到極限了。

 

當國外紛紛以贈送物品催人民施打疫苗台灣爆發私打國外疫苗的特權公開道歉且送檢調中央機關和總統府官員排在施打疫苗第二順位,而高風險的防疫人員包括海關、救護車人員等直接接觸感染者的人卻排在第三順位,這些怪象讓世人對台灣刮目相看。面對種種不公平措施和台灣領導人被爆料已施打外國疫苗的傳聞,「同島一命」聽來格外刺耳。去年的口罩之亂顯然不及紓困之亂和「疫苗之亂」的荒唐。

 

問題癥結在台灣疫情指揮中心怠惰失職,宣稱已購幾千萬劑疫苗,直到上個月疫情大爆發,人民才恍然大悟追加編列達八千億的預算,搶購國外疫苗數量不夠,又不放行善心民間團體捐贈國際認證的疫苗,導致今天台灣疫苗荒和超低疫苗施打率。甚至台灣意有所指台灣訂購的疫苗遲未到貨是因泰國阻礙,又說菲律賓有意購買台灣高端疫苗,都立刻被泰國和菲律賓官方公開反駁。 

 

號稱「國產」實際卻為私人生技業的高瑞疫苗,沒有三期人體臨床實驗,無法獲得國際認證(暫且不論另一款台美合作的疫苗,也令人匪夷所思)卻在政府大力推動下急促上市,公開宣布讓民眾從七月起開始施打,定價還遠高於世界水準。母公司有過不良前科的生技公司竟已向衛福部申請疫苗緊急授權(EUA),擬採「免疫橋接」方式取代三期臨床實驗,遭美國FDA回函表示,免疫橋接取代三期臨床實驗做法,目前無此可能性。其疫苗恐難獲得國際認證。絕大多數台灣人是否將成為此三期試驗的白老鼠?最新民意調查,因「急於過關,安全性和效力都令人擔憂而不願施打」的人佔了85%(有192331人投票),認為只要有疫苗就打的人僅占1%1323人投票),數據來自聯合報。

Covid-19 Taiwan 20210618 data

直到今年5月14日台灣因新冠而死的人是12人。但到6月14日因新冠確診而死的人已至少有452人。那些甚至死後才確診的亡者,卻成為冷血官員口中報告的數據,但每一個亡故者背後都代表了一個個破碎家庭,與家人生死兩隔,無法好好告別送親人最後一面,也成為留下來的人終生的遺憾。

全球新冠肺炎致死率為2.17%,台灣的致死率(CFR)卻高達3.76%,猝死率也高於全世界。主因台灣疫情指揮中心惜篩如金,PCR篩檢量能太低,以致確診病例數太少。政府編列8000多億紓困和防疫經費,有一年半時間可準備防疫,卻消極不作為。尤其「救命神藥」單株抗體藥物,中研院院士陳培哲建議了一年多,直到近日中央才急忙採購一千人份,六月中旬才能到貨,但全台至今已有538人等不到救命藥和治病器材而喪命。這促使前衛生署長楊志良發起為染疫死亡者訴求國家賠償的活動。酬庸治國的政府其瀆職無能和缺德,在病毒這支照妖鏡前顯露無疑,不顧民眾性命安全。人民全看在眼裡卻似乎只能任憑政府處置,否則動輒以違法處分異議者。6/18日在野黨於立法院提出新冠議題的八大提案 (如下圖所列),遭在國會佔多數的執政黨全部否決。

 

時至今天,台灣以自豪的一人一票的選票民主制度所產生四年一任的執政黨,顢頇集權,領導者高壓統治、箝制異己言論,施政一再違背民意,在野黨無法制衡,老百姓束手無策,監察功能又收編己用,在一黨獨大、以財團利益和鞏固政權為施政優先考量的體制下,已養出一個背後有龐大資本的金主而行政立法司法和軍權等權力又已集中並極大化的軍政商複合體,如何能再產生可立即糾錯究責瀆職者的外部制衡的機制呢?西方世界標榜的「民主制度」實際就是由選票和鈔票決定,早已破綻百出,新冠疫情已暴露這些所謂民主政權並未將生命權當作最重要人權看待的殘酷事實,而人民只有投票那一天才當家作主。那麼,值得深思的是台灣目前政治現實的發展,顯然既不是「良政」也非「善治」。而政治既然是眾人的事,判定真正良好的政治治理(good governance)的標準,應該是在於「良政」、「劣政」,而非「民主」、「不民主」。

前幾天是端午節,在這屬於中國人的節日,紀念憂國憂民而投汨羅江身亡的詩人屈原,人們包粽子、吃粽子看划龍舟。有不少人在正午立蛋助興解悶,但近日網路上流傳一闕詞,仿宋朝蘇軾作〈江城子〉則是為諷諭時事而作。祝禱大家平安,保重健康。且以這闕詞作為尾聲:

Covid-19 Taiwan 20210618 rejects

In The Rain Blues Suite (Blues &amp; Soul Suite III) VU Suite 9

Please refer to the articles written by Sumika about this VU Suite in the column of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and the other articles written by Sumika in this website “Be-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and “On Justice•Dream of Gate of Ivory”, and also, refer to the articles written and posted by Jobson (alias Jobson Hiiao, Jason HS) in the column of “Essay of Velvet”(【絲絨漫談】)in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and the articles posted by Jobson Hiiao in VU LiveHouse Facebook and Jobson Hiiao Facebook.  

請參照︰「永遠的絲絨尋音人」Sumika在本網站所寫【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單元相關組曲的文章和歌曲、〈關於【托住眾生的靈魂】〉、及【B面絲絨― 瑪拉利卡三部曲 1部序曲  2部戀曲  3 終曲】、【絲絨之問.象牙門之夢】等單元文章;也請參照Jobson(又稱Jobson Hiiao= Jason HS)在他的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 VU Live House Taipei官方網站的【絲絨漫談】單元撰寫的文章和播放的組曲,以及他在VU Live House地下絲絨搖滾餐廳 FacebookJobson Hiiao Facebook等社交平台發表的文章與精選曲。

9 VU 雨中藍調組曲—Still Got The Blues For You Hall &amp; Oates Family Man &amp; other songs

Cf

愛在天涯 Love To The End of The World (S的第350-351封信) 1/3/2014

愛在天涯 Love To The End of The World (S的第348-349封信) 1/3/2014

愛在天涯 Love To The End of The World (S的第345-347封信) 1/3/2014

象牙門之夢 67  It All Comes Back To Me 一切都回歸我處 5/12/2013

Yes I Love You冬物語組曲 (S的第330封信) Yes I Love You Suite of Winter Love Story 11/1/2014

回顧與致敬―2013年度台北地下絲絨播放絲絨組曲精選 Memorial & Homage—With the songs of VU Suites Broadcasted in 2013 at website of VU Live House Taipei

留住一切親愛的 Hold Everything Dear (S的第310封信) 2013106

小酒吧裡的文化 (S的第132封信) 20/10/2012

萬難不折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38-39封信) 4, 7/07/2012

依然迢迢路地下絲絨今何在? (S’s 37 letter)  2012629 

迢迢路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33-35封信) 16/06/2012

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27-28封信) 5/06/2012 

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22-26封信) 4/06/2012

象牙門之夢 6 Still lost in internet 03/06/2012

象牙門之夢 5 Lost in internet 02/06/2012

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17封信) 1/06/2012 

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15-16封信) 30/05/2012

♫*♥*•ღ♫••**ღ¨♥*••♫•♥*ღ♫••¨*♥*♫*ღ•¨*♥*•ღ♫•♥*¨*♫

One Reply to “無所不在 Ubiquitous (S的第352-354封信) 2014年3月8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