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在天涯 Love To The End of The World (S的第350-351封信) 8/3/2014

B-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2 Suite d’amour B面絲絨—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2部 戀曲

* * * * * *

J的第355封信 收件人:S  2014年3月4日 下午11:46

* * * * * *

愛在天涯 (S的第350封信) 201438 3:45

收件人:J

Love To The End of The World (S’s 350th letter) 8/3/2014 AM3:45 addressee: J

親愛的Jobson,

 

 

陰雨天當背景,聽著雨中藍調組曲,如你說的,適合我的心情。

 

Bluest blue…

要往好處想,一如組曲裡讓我幾秒間就入迷(到現在也一樣)Happier Times所唱的:

I’ll remember happier times.

 

Happier Times…

是複數的,那些這些,更快樂更幸福的時光。

 

 

聆聽組曲時,某些感覺好像只不過是比上一回更深化罷了。 

 

例如,第三首的Live,總讓我聯想那是在地下絲絨演唱的氣氛。 

直到今天,每一次聽,依然是想像的翅膀帶我飛向同樣的,那始終不曾親臨的舞台方向去

雖然我已聽過多少回了。

 

 

這種不變,也出現在你描述這週雨中藍調組曲的特性上。

純屬巧合,也許。 

我那天第一次聽,又不太能專心工作的狀態下,就找來去年播這組曲的筆記和信件,

才發現,你去年在信裡也用平易近人來形容這組曲。

 

 

而這次我還感覺,第四首和第十一首也同樣非常耐聽

兩朵玫瑰,要是能在下一個組曲到來前出現,那會更應景了!

 

 

你週六就會換組曲了?

希望你別太早換下雨中藍調組曲好不好?

也許你的新組曲已大致底定,等不及要上菜了?

 

 

還有好幾個組曲已超過一年多沒播出了,我真想念他們

 

 

跟你說喔,今天早上我一醒來,清楚記得夢裡的情境我正讀著你剛寫好的絲絨漫談。

是關於組曲音樂的新文章(而不是信)

奇怪的是,我當時是用唸的,好像是唸的給你聽。

 

 

醒來那一瞬間,想到,原來自己是這麼掛念你的絲絨漫談

日有所思,於是夜有所夢了。

[訊息部份被剪輯]

 

 

 

愛在天涯 (S的第351封信) 201438 3:51

收件人:J

Love To The End of The World (S’s 351st letter) 8/3/2014 AM3:51 addressee: J

 

 

 

再寄後半段內容…good reading again….

 

 

跟你說喔,今天早上我一醒來,清楚記得夢裡的情境我正讀著你剛寫好的絲絨漫談。

是關於組曲音樂的新文章(而不是信)

奇怪的是,我當時是用唸的,好像是唸的給你聽。

 

醒來那一瞬間,想到,原來自己是這麼掛念你的絲絨漫談

日有所思,於是夜有所夢了。

 

 

多可笑,你愛寫不寫的,不寫就拉倒。我白操什麼心呢?

竟然惦記到入夢,讓它在夢裡實現了!

可惜,醒來就忘了文章的內容。

不然,可以讓師父您對照一下,是否所言不假。

 

 

常常我不出門則已,一出門,你名字都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現。

這五天就是,其中最近的例子是昨天,

一個日本人還我日文書,接過來一看,裝書的是寫著何嘉仁書店的紙袋。

 

無所不在

 

I put a spell on you. 你是這麼解釋嗎?還是純屬巧合,也許。但夢境呢?怎麼說。

 

 

以前你以為我挖寶時,找到曲名團名後就少了神秘感了。

其實一直想跟你說,我因為自己挖到寶,反而很興奮,可以去比較很多。

 

有時,發現你選的曲子,雖然我不熟,但樂團其他曲子是我以前耳熟或喜愛的。

或許因曲風不同,聽組曲時沒想到,或聽不出是同一樂團,

一旦得知此刻喜愛的歌曲原來是同樂團所創作,這樣更有趣,

在回味裡感覺是對該樂團的前後共鳴。雖然前後相隔可能超過十五年(還是拜你之賜…)

 

 

 

以我熟知的C’est La vie為例,我竟從來不曉得是ELP唱的

 

而當我查出《托住眾生靈魂組曲》裡喜愛的曲子是Day,由一個叫做Katatonia的樂團所創作,

那一刻,立馬就記住團名了。

 

 

你說過,要朝一年一播的組曲量來編曲。(加油)

我呢,先以查出二百個團名為目標。(加油加油!)

(意思是,雖然加上你送我的玫瑰,但因為我沒有偷呷步,直到現在知道的曲名只有二百首,還不到絲絨組曲的三分之一呢!)

 

 

你不必擔心,即使已知,絲絨迷紗仍在,而且組曲依然令我著迷。

因為從音樂本身的旋律調性到曲名專輯名,有太多層紗,讓我一面撥撩一面迷惑,你的編曲裡讓我感動的各別因子與總和

 

 我曾弄了表列式的樂團名單,按英文字母排時,Jim Croce當然很清楚擺在C

可是像Crosby Stills & NashSnowy White,就不確定,

你會把他們各歸在CS嗎?還是NW呢?

 

這種小事,竟然問師父。

我其實更想問你,更想了解,像fusion特性為何這一類的問題啊!

  

你上一封來信,有空再回了。

  

sumika 

 

 

♫*♥*•ღ♫••**ღ¨♥*••♫•♥*ღ♫••¨*♥*♫*ღ•¨*♥*•ღ♫•♥*¨*♫

 

Note 解說文 

我對你施了魔咒在更加幸福快樂的時光

I Put A Spell On You…On Happier Times

2021.6.4

2014年第10週(3/1-3/8),在VU Live House地下絲絨搖滾餐廳播放的絲絨組曲,2012Sumika聆聽後取名的《雨中藍調組曲Still Got The Blues For You》,成為編號Jobson的第9支絲絨組曲,是早期編的藍調系列絲絨組曲2017Jobson改版重新命名的《Blues & Soul Suite III之原型版本。

In The Rain Blues Suite (Blues & Soul Suite III) VU Suite 9 

此組曲播放至38,同一天Sumika在信件裡提到好幾首歌,其中組曲「第三首的Live」,指的是So Many Roads,由John & The Bluesbreakers With Gary Moore的現場演唱,在上一篇貼出的文章解說文已介紹過。

 

這裡配合上述信件的內容再介紹《雨中藍調組曲—Still Got The

Blues For You》的2首曲子I put a spell on youHappier Times

就讓歌曲在歌詞和旋律中,娓娓低吟台北地下絲絨的故事彷彿齊克果小說《誘惑者的日記》所形容「遠端作業」的那一條弦不停地在遠距離施著魔力、又像天使般相隨的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主人Jobson的分身形影和絲絨組曲,如何讓Sumika宛如被下了魔咒而著迷沉醉於絲絨組曲,最終成為永遠的絲絨尋音人

 

Actiones in distans 一個人務必保留一根多餘的弦 The seducer's diary 誘惑者的日記

(請參照〈第 530000 位絲絨的幸運聽眾 Being the 530000th Lucky audience of VU Live House Taipei Official Website (S的第215封信) 9/07/2013〉的解說文Comfortable Liar的「遠距離作業」時空寄情,以及黑洞 」)

當然,在今天貼出上述信件和本文此時少了六月天的燥熱,卻是終日梅雨綿綿,陰風微涼若聽完這兩首歌曲還能同時聆賞舊版本《雨中藍調組曲—Still Got The Blues For You》,那麼可說是最應景最適合的選擇。這種偶然的巧合,像是天意又彷彿絲絨組曲本身也帶有魔力一般

精選1

I put a spell on you by David Gilmour with Mica Paris & Jools Holland   

I put a spell on you我對你施了魔咒這首節奏藍調歌曲,最早的版本是1955年由美國搖滾歌手傑.霍金斯(Jay Hawkins,又稱Screaming Jay Hawkins嚎叫的傑.霍金斯)詞曲創作原唱的。這首歌被搖滾名人堂選入造就搖滾樂的五百首之列,有非常多歌手翻唱過,包括1965Nina Simon演唱的版本

 

Jobson選入《雨中藍調組曲Still Got The Blues For You》的,是2001年由Pink Floyd樂團的吉他與主唱David Gilmour與英國女歌手Mica Paris及鋼琴家Jools Holland合作的版本

 

2014Sumika口中尊稱的師父絲絨主人和組曲大師Jobson已編製的絲絨組曲作品還不到53,因此Jobson才會說「要朝一年一播的組曲量來編曲」(一年以52週到53週來計算的話)。不過,到了2014年底藍調靈魂、藍調搖滾系列的絲絨組曲至少已編了八支包括︰《Blues—Why Can’t We Live Together組曲》= Jobson命名《Blues & Soul Suite IMiracle—Would It Be Easy組曲》= Jobson命名《Blues & Soul Suite IV每件作品都囊括許多經典藍調搖滾歌曲。

38 VU Suite The Time Has Come藍調組曲—Still I wonder》Is it a crime Blues & Soul Suite V

此外Screaming Jay Hawkins 獨特而戲劇性的現場演唱風格,影響了不少搖滾樂後輩。他的Portrait of A Man男人的畫像一度」被Jobson選入早期的絲絨組曲,即Sumika命名為《The Time Has Come藍調組曲—Is It a crime?》最初版本的第七首。2013年此組曲首播一週尚未結束Portrait of A Man已被Jobson刪除,可能是Screaming Jay Hawkin的演唱個人風格太奇特Jobson顧慮組曲整體的協調而割愛吧。這類在初版中曇花一現的精選曲Sumika稱為「幻影曲」,詳細解說,可參考Sumika234封信海洋組曲 Bossa 4 U Suite of Ocean) 1/08/2013〉後所附解說文〈幻影曲—男人的畫像〉。

精選1

♫Happier Times by Joe Bonamassa

1977年出生的美國藍調搖滾詞曲創作歌手Joe Bonamassa波納瑪沙,從12歲加入B.B. King的團隊,為他開場是英雄出少年的例子熱愛音樂的父親引導他,學彈吉他,接觸Jeff BeckEric Clapton等英國搖滾吉他音樂演奏的啟迪。

 

200023歲時發表首張專輯A New Day Yesterday《昨日全新之日》,包括創作和翻唱Rory Gallagher, Jethro Tull等人的歌曲。

 

Happier Times出自2009年專輯Ballad of John Henry《約翰亨利之歌》,該專輯在藍調排行榜名利前茅同年他在英國The Royal Albert Hall開演唱會,邀請同台表演的貴賓包括少年時期的音樂啟蒙Eric Clapton。那場演唱也選唱了So Many Roads

 

Joe Bonamassa列舉過許多影響過他的藍調搖滾音樂家,包括John Mayall & the BluesbreakersJeff Beck Rory GallagherPeter GreenGary Moore…等。這些啟發他音樂創作和演奏的搖滾名人或樂團都被Jobson編入不同的絲絨組曲

 

例如Joe BonamassaDust Bowl〈沙塵暴〉就和Rory GallagherI Fall Apart〈我心碎〉Jobson選入《Blues—Why Can’t We Live Together組曲》=Jobson命名的《Blues & Soul Suite I)。

31 VU Suite Jobson Blues - Why Can’t We Live Together 藍調組曲 Blues & Soul 1

另外,前一篇介紹的John Mayall & the Bluesbreakers with Gary Moore組合的現場演唱版本So Many Roads〈如此多道路〉Jeff Beck 非常膾炙人口的Cause We’ve Ended As Lovers〈因為我們的情人關係已結束〉也被Jobson選入這支《雨中藍調組曲—Still Got The Blues For You》。

 

Ballad of John Henry》《約翰亨利之歌》是以非裔美國英雄人物John Henry約翰亨利為題材致敬的作品。這個傳說和人物有不同的版本,但歷史可查的線索,John Henry與音樂創作題材結合的作品在1924年已出現。從標題和選曲聽來,Joe Bonamassa應是有意溯源藍調搖滾音樂溯源的用意。

Joe Bonamassa熱情的人聲演唱和精湛賣力的吉他彈奏表現都饒富韻味尤其聆聽Happier Times〈更快樂的時光〉的歌詞

I’ll remember happier times. And Now remember happier times

在上述信件當時Sumika聽來特別感傷。我會記得更快樂的時光。現在記得更快樂的時光。也不過是不久前全家族才歡渡春節,那時還說著,只要和家人在一起,無論在哪裡都好……

 

Prodigal son_s words

☉♀絲絨主人的現身說法♂☉

也因此 那陣子心情處於哀傷狀態的Sumika在信件最後只簡短寫「你上一封來信,有空再回了。」而沒有立刻對Jobson那封在201434日寄的第355封信做出回應另一個原因是Jobson那封信再度衝擊了SumikaJobson在信裡表述他經營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VU Live House走到與房東誠品企業官司訴訟的心境,對Sumika來信一直鼓勵他寫作與編製絲絨組曲的回應,尤其談及家庭與對社會的看法是對他自己的描述較多的一次Jobson現身說法的信件內容原封不動附在本文最後:

親愛的SUMIKA,

你知道嗎

我有時想想  我同學中像我這樣閱歷豐富的人 很少

我不是指社會經驗

而是 做過那麼多種奇奇怪怪的事情

電子工廠  記者  股票  仲介公司  跑單房仲  網路通訊  傳銷  餐廳  LIVE HOUSE

民宿  包租公   最近 可能開始涉足外勞女傭

除了前幾樣  後面都是自己當老闆

現在呢  我是個社會遊魂    單身享樂者

我喜歡現在的生活

我只是後悔  當初的錢可以做更好的利用

譬如   我怎會去百貨公司裡面搞LIVE HOUSE

然後被人丟出來?

當初有機會可選擇在獨立的建物裡       後來考慮在知名大百貨公司裡  會少一些黑白兩道來騷擾

第一場在K MALL  被合約坑了就算了    人總有第一次上了百貨公司的當

第二次   小心翼翼半天談了半年的約     結局是上了斯文黑道的賊船    -下場跟遇到真黑道沒差別

我真希望他是老老實實的黑道就好   這樣我聞到味道早就溜之么么  ,  戴面具的黑道才是可惡  讓你毫無防備小腿被棒球棍從後襲擊  然後丟入糞坑裡

周日父親很驕傲地跟我說  就把我們養大 給我們房子住  還沒給我們麻煩

-他很有成

我不得說他說得很對

就一個FAMILY MAN 來說

他省吃儉用

賺的錢都給了家族

別人很難賺他一塊錢

我呢

none  family man

我愛玩  我有夢想去完成 –   一個明知會不賺錢的生意

最後   賺的錢都取之社會也還給社會了

就社會經濟的角度   我的貢獻比我父親大

究其原因  其實跟我有沒有家庭不是大關係

高凌風賺那麼多錢  死前也幾乎還給社會

吳宗憲也是   (當然他還有機會再起)

我覺得  社會不該去表揚那些錢累積越來越高的人

而是那些左手進  右手出的人

那是基庶民經濟會發達的動力

你看看要是每個人都跟馬英九(或者大部分生活簡樸   無不良嗜好者- 像我父親)

賺十萬  只花一萬

這社會經濟怎麼活躍得得起來

銀行的錢印出來  被那些FAMILY MAN 領走大多數    又存入銀行

那不是等於是沒有錢在外流通一樣

台灣社會崇拜張忠謀這種企業家

我要說  他賺那些錢  大部分擺入口袋   或者去買國外基金  撥出一些擴張自己的事業版圖股份

只是好了那些工廠內的沒理想無慾求  一週花不超5000元呆瓜工程師   而已

國家就算有收到一些稅  我們又哪知那些錢跑去哪裡…可能丟到非洲小國

總之  他成功跟我們一般人根本毫無直接干係

崇拜他們的生活態度    就是扼殺自己的錢路

我認為

我們該改變思維  好好表揚吳宗憲這種不怕死的夢想家才對

他真的愛玩  真的愛亂花錢

人生過一半就花光那麼多錢  把房子都丟光

還能繼續賺  繼續花

了不起

他如果老的時候潦倒

政府如果不扶養

也該好好表揚一番才是

社會多一些這種熱情份子   才能KEEP MOVING

我呢

關於公益   現在暫時休息一下

當然我還是在花錢

但都是服務我自己

嘻嘻

你想知道一些趣聞

我可以寫得比不考斯基還貼近一般人

我不是指奇想部分

而是親身經歷

自從女友分手

自從絲絨關門

我跟台灣開始不熟了

火箭脫節   丟回地球

我的所有七情六慾    都在異鄉蔓延擴展

就像7-11一樣的出海在地經營

此起彼落

每一次的旅程  都是一個小故事

如果要我開始回想  我想不比搖滾的故事少

可能更多

而且更帶勁

你說

我該甚麼時刻  開始說呢

有打算..

但我不知道

台灣似乎不是一個說這種故事的地方

可能等我穩定一些  ..

意思是  玩不動的時候   ..大概

JOBSON

 

J's words 自我放逐的日子 5.12.2012

Please refer to the articles written by Sumika about this VU Suite in the column of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and the other articles written by Sumika in this website “Be-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and “On Justice•Dream of Gate of Ivory”, and also, refer to the articles written and posted by Jobson (alias Jobson Hiiao, Jason HS) in the column of “Essay of Velvet”(【絲絨漫談】)in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and the articles posted by Jobson Hiiao in VU LiveHouse Facebook and Jobson Hiiao Facebook.  

請參照︰「永遠的絲絨尋音人」Sumika在本網站所寫【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單元相關組曲的文章和歌曲、〈關於【托住眾生的靈魂】〉、及【B面絲絨― 瑪拉利卡三部曲 1部序曲  2部戀曲  3 終曲】、【絲絨之問.象牙門之夢】等單元文章;也請參照Jobson(又稱Jobson Hiiao= Jason HS)在他的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 VU Live House Taipei官方網站的【絲絨漫談】單元撰寫的文章和播放的組曲,以及他在VU Live House地下絲絨搖滾餐廳 FacebookJobson Hiiao Facebook等社交平台發表的文章與精選曲。

9 VU 雨中藍調組曲—Still Got The Blues For You I Put A Spell On You & Happier Times

Cf

愛在天涯 Love To The End of The World (S的第348-349封信) 1/3/2014

象牙門之夢73 愛,在天涯 Love, at the end of the world 17/2/2014

愛在天涯 Love To The End of The World (S的第345-347封信) 1/3/2014

海洋組曲 Bossa 4 U Suite of Ocean (S的第234封信) 1/08/2013

尋音人的請求 Request of The Seeker of The Music (S的第195封信) 28/05/2013 

你的信箱 Your email box (S的第174封信) 25/04/2013

象牙門之夢 50 霧深之處—Misty Blue組曲 In the deep mist – Misty Blue Suite 17/04/2013

殘酷搖滾 Cruel Rock’n Roll (S的第166封信) 6/12/2012

托住眾生的靈魂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 (S的第164-165封信) 4/12/2012

sign 永遠的絲絨尋音人 Sumika

♫*♥*•ღ♫••**ღ¨♥*••♫•♥*ღ♫••¨*♥*♫*ღ•¨*♥*•ღ♫•♥*¨*♫

3 Replies to “愛在天涯 Love To The End of The World (S的第350-351封信) 8/3/2014”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