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門之夢73 愛,在天涯 Love, at the end of the world 17/2/2014

絲絨之問.象牙門之夢 73  On Justice · Dream of Gate of Ivory

Lundi 17 fév 2014

2:11

愛,在天涯

 

這個標題是昨天此時我寄給Jobson信件的標題,只是少了逗點。

 

在午夜忙完Y的婚禮影像編輯,隨即重整地下絲絨網站。那一剎那,我其實有些輕忽,我累得沒有多加思索,只是想為Jobson的瀏覽人次增加一些數字,讓他看到「今日瀏覽人次」又有增加!然而以為可能組曲會像上週,延到週日才更換,其實那一瞬,並沒多想,但指尖已按下,而全新的、與愛有關的組曲已響在耳際……

 

而我便一聽入神,新鮮的曲子,新鮮的耳膜振動,只是隨手在A4白紙上,吐絲一樣地,自動書寫那些自內心深處湧現的感受,自動書寫那些自內心深處湧現的感受,自動聽寫的聆樂內容,腦海裡一瞬想到:Jobson沒有來信通知我他編了新組曲。但其實,我並不知道,在我幾小時沒打開信箱的時候,午夜時,他發來了像簡訊一樣的幾句話,已經上傳了新組曲,「要流行一下了」。

 

而我直到完整聽完組曲一遍之後,在聽著第二回時,才有空分神去開信箱,然後,我發現,那一刻,自己判若兩人,before and after,在兩個聆樂經驗之間。而我隨著組曲感動,回味熟悉的排行榜歌曲,也隨著想及自己情深無處依靠我竟就寫起信來,以我的感受,直接如汲泉湧的文字,一一聽寫成那樣的一封信:愛在天涯。

 

那也是我為這週組曲取的名稱。

是的,一如Jobson寫絲絨漫談的東西。他寫的 «I Talk To The Wind  »,寫的是他自己的,真的東西。我隨著音符,不由自主地敲出的文字,也都字字真實,是我對Jobson與我關係的描述,無一字虛假!

 

深夜二、三點,說要出去吃東西的Jobson,應該是已睡了。我只想在那最熱切的當下寄出我的回應。我在禮拜天一醒來,便一整天不在家,所以只能在那樣的深夜寫了便寄出──否則,一旦擱下,我就沒有勇氣寄給他了!

 

Jobson勢必恨我,為何我仍讓他為難?藉組曲聆樂心得之名,藉題發揮。如果他知道,我總是絕望居多的,他的信,回或不回,朋友,繼續還是斷交,接受或者斷然拒絕,我肯定都不敢抱一絲奢望的,零或者無限,就是他帶給我的世界──地獄或者天堂。

 

而我竟然聽寫出自己毫無思索而自動寫下的每一個字、每一句:

「百般的甜蜜,總伴隨著哀悵苦思。

即使一瞬也好,卻從來都不在你心上。」

 

這是抱怨嗎?可笑的是,我的現實是:

Jobson與我從來不是情人,是我自己情關難過。他有他的世界,他要的自由,而我竟一再地干擾他。

 

每一首情歌,總會忽然地令我恍然甚至落淚

我說「有愛卻說不出口,那是怎樣的宿命?」

我只能這麼寫,我只能寫到這裡。

Jobson,我明白,我不能再多寫,我怕我會再寫下那三個字!

 

Spending my time thinking of you…

曲子回到了這一首,組曲的第三首,我捕捉最初的幾個音符,筆尖敲出的是這樣的字:

「願生命前去,無悔、無疑、無懼,有愛走天涯。」

 

就像那些浪蕩江湖的亡命老大背後,始終默默跟隨的女人,不需要任何理由,前去,追隨他的身影,依憑他的聲音

 

Jobson明白(或者他寧可不要明白!)那是我的祈願──讓我追隨此去,無悔,無疑,無懼,只要有愛

 

我沒有在二月十四日的情人節寫下什麼特別的信給Jobson,卻在這個深情款款的流行情歌組曲裡,讓愛決堤,大剌剌地寫著「愛在天涯」,無關絲絨組曲編曲賞析作業的深情表意,我究竟是為何又將Jobson推向遠方呢??

 

昨夜我失眠,今天為情癡與遠方的沉默而將再度失眠了。

 

有愛卻無法向Jobson表白,就是我的宿命了嗎?Jobson,我們知間的牽繫是那麼若有似無,要斷不斷的,每次我下定決心之後,你便關心起我來!你的魔法依舊功力極強,你知道嗎?在往南部的車上,看完一部港片,片尾不久即出現了Jason;上次年底回去,我睡眼惺忪接一通電話,才接起來,望向窗外,旁邊大客車的公司名寫著Jason從我眼前開過;而在北上的高速公路休息站,我正說著車牌號碼的分類話未完,我身旁的車牌英文字母竟然就是VU,那樣莞爾一笑,是多麼心花蕩漾,你知道嗎?就像今天晚上,從松山回台北的台鐵火車上,我迫不及待地聽著這週《愛在天涯組曲》,一坐上位置,對面座位上來一個婦人,提著我知道的店鋪紙袋,也是Jason──那是與果醬有關的店名片設計很漂亮我在前年發現時取了一張保留下來。這些與你都無關,但在我眼裡,都與你有關,因為,他們都神奇地在最佳的時地出現,你在天涯海角,你無處不在,你似近卻遠,你雖遠又近

 

我知道昨晚的一封信,又把你推開了!又讓你討厭起我來了!我愛你,這是你最不想聽到的話,是不是?Jobson,你從此將沉默向我?

 

我知道,我已是遲到了,一如你和音樂的那些故事,我追趕不及了。愛,不是你所求,你只是「娛樂眾生」編組曲。無關乎愛,無關乎你我的malalikap……

 

我明白的,深深藏好自己的秘密,保持一個優雅愛人的姿態:沉默。我不想成為第三者,就如第一次告別,離開你時那樣。成全你的愛,才是真愛。

 

當我情不自禁地敲敲敲,竟就寫成那樣事後令我呆愕的內容時,你不妨一笑置之──笑這個深情女人的癡傻!你不妨就沉默,無須說什麼,嗯,啊,知道了,看到了,就這樣。

然後,換頁,下一封信,換個標題,與愛無關的,人生樂事,天冷多保暖etc…etc之類的,預告你將出國、回國,過幾天又要飛了,又要離開我而去,又要上新菜,又要出庭與誠品鬥,又想貼文字在絲絨漫談上,又想寫跟排行榜有關的文字,又要去happy唉!我何苦牽掛你呢?

 

親愛的Jobson,我真希望我錯怪了你!

Hold me…just hold me…

So just hold me…

可以依偎的溫暖是否為我何時到來早已等在何時何處

 

愛在天涯,

愛不在此方,

不會有烈焰燃起。

那麼,讓我

在絕望無愛之前,

再一次,

從聆聽中,離去,

在天涯。

 

 

 

 

.

♫*♥*•ღ♫••**ღ¨♥*••♫•♥*ღ♫••¨*♥*♫*ღ•¨*♥*•ღ♫•♥*¨*♫

Note 解說文 :

一個深情女子的愛,在天涯

2021.5.21

46 VU《愛在天涯組曲 Suite of Love Is On The Way》Holding On To My Heart

上述2014217日凌晨Sumika寫著〈愛,在天涯〉的日記是紀錄前一天將第343和第344封信寄給Jobson後起伏不定的思緒。日記標題與書信標題〈愛在天涯〉只差了一個逗點「,」卻蘊含著不同的意義,字裡行間的秘密,已在前兩封信末埋下了伏筆。

 

女人心的感觸,當然與同時在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 VU Live House網站播放的Jobson新編組曲有密切關係

 

這支新編組曲被Sumika編號為Jobson46支絲絨組曲,在2014年第八週即上述日記的兩天前首播,隨即被Sumika命名為《愛在天涯組曲》。後來,Sumika從精選曲歌名為組曲加上副標題Love Is On The Way,而成為《愛在天涯組曲Love Is On The Way》。幾年後被Jobson本人重新改版命名為《80’s 華麗搖滾組曲 I》(Jobson後來又改稱之為80’s 華麗金屬組曲 I”)。

46 VU Suite 愛在天涯組曲 Suite of Love Is On The Way 80's 華麗搖滾組曲 (2)

精選1

♫ Hold On To My Heart by W.A.S.P. from The Crimsons Idol, 1992

這則日記裡Sumika先是提到組曲第三首的歌詞Spending my time thinking of you,這首歌Love Has Been & Gone已在前一篇貼文精選曲介紹過,可前往聆聽。

其次日記裡引用歌詞的曲子,就是前面信件提到令人激賞的第17,是美國重金屬搖滾樂團WASP Hold On To My Heart〈緊緊抓住我的心〉。出自1992年發行的專輯The Crimsons Idol

LA MetalLAメタル洛杉磯金屬 

1982年成軍於美國西岸的WASP樂團是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白人盎格魯)的縮寫,音樂風格屬於華麗金屬Glam Metal重金屬搖滾Heavy Metal)華麗搖滾等有著譁眾取寵的表演,有的樂團的特立獨行作風凌駕在樂曲詮釋之上,而驚悚的酒色毒事件頻頻造成話題,這類從1980年代初到後期,在美國西岸洛杉磯日落大道風行的音樂傾向,被日本將這類品味命名為LA MetalLAメタル洛杉磯金屬)。WASPQuiet Riot《悄聲暴動樂團》都是此類運動早期代表樂團之一,在LA Metal的眾多知名樂團中,包括Sumika較熟悉且入選Jobson的絲絨組曲的Bon Jovi以及稍晚出道的 Guns N’ Roses《槍與玫瑰》。

 

不過,「標新立異」可說是搖滾樂的基因,正因為挑戰社會常規向來屬於「搖滾精神」,在整體的音樂詞曲創作、編曲演奏唱功才情、專輯錄音技術和現場演唱會舞台設計、團員的容貌外觀與服裝打扮、一首歌誕生的背後故事花絮、新聞媒體報導和影像操作包裝、樂團與歌迷的連結…等等,關鍵就在於不同層面的著力深淺和佔總體比例多寡的問題。而上述的樂團被冠上「Glam華麗」一詞,也都與發跡的時空背景息息相關。

 

所謂物極必反,在發揮到極致攀向巔峰時,也就是開始走下坡的階段了。音樂的發展也是,突梯誇張激進的表演與艷麗華美取向登峰造極,到令許多人無法忍受時,反彈的作用使得相反需求的音樂群體被激發出相應的創作,應運而生的,就是相對精簡低調的音樂,退縮內捲、消沉悶騷和厭世另類,例如在西雅圖的兩個樂團如Nirvana涅槃樂團及被Jobson選入絲絨組曲的Alice In Chain樂團是混合龐克搖滾、另類搖滾「油漬搖滾」,儘管他們的反叛都在類似基礎上的分支脈絡發展吧。

 

但往往,純粹回歸音樂本身,只需透過男女歌者的聲線和單一的樂器演奏,就能感受到歌曲欲傳達的滄桑或深情。甚至無須歌詞,單純的音樂旋律本身,透過聽覺,就足以讓人類超越時間空間地域文化的差異和語言隔閡,而能瞬時引起共鳴、產生移情作用,無須轉譯,正是這一點,讓音樂的共感性和普世性優於其他眾多藝術創作類型。

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 〈第38週絲絨組曲 The 38th week of VU Suite (15 September 2013) Sumika's words

自動書寫

20128Sumika寫給Jobson的信件提過自動書寫」:

「有時我們會寫下連自己也不明白的東西,例如自動書寫,日子久了再回頭看,也才看出一點什麼端倪,當時心象的紀錄,草草,可是最真實。」

 

可以說Sumika寫給Jobson的第343封信愛在天涯 Love To The End of The World,正是這類忠實呈現心象情感紀錄一個女子的愛,在天涯

 

象牙門之夢 67 It All Comes Back To Me 一切都回歸我處 5.12.2013 Sumika

歌詞 Lyrics of Hold on to my heart by W.A.S.P

There’s a flame, flame in my heart
And there’s no rain, can put it out
And there’s a flame, it’s burning in my heart
And there’s no rain, ooh can put it out
So just hold me, hold me, hold me

Take away the pain, inside my soul
And I’m afraid, so all alone
Take away the pain, that’s burning in my soul
Cause I’m afraid that I’ll be all alone
So just hold me, hold me, hold me

Hold on to my heart, to my heart, to me
Hold on to my heart, to my heart, to me
And oh no, don’t let me go cause all I am
You hold in your hands, and hold me
And I’ll make it through the night
And I’ll be alright, hold on, hold on to my heart

相思最難醉 詩句 2 for Jobson by Sumika

 

2021台灣的新冠疫情風暴

最後有點題外話但又和這首歌曲有些關聯──在悼念2020年逝世搖滾樂壇音樂人的專文〈沒有一個冬天不可逾越,沒有一個春天不會到來絲絨組曲精選曲之2020年回顧與追憶〉時,因WASP樂團的團員Frankie Banali也是去年殞落的樂壇流星,當時介紹過這首歌。不過,這裡為配合這篇日記而當作一文一曲的精選曲重複介紹這首有別的原因絲絨組曲精選曲之2020年回顧與追憶的那一篇文章提起這首歌時追悼2020年的因新冠肺炎而去世的亡者

「對於正要跨過黑夜到白日,以及在死亡與康復邊緣搏鬥的靈魂,如果這首歌裡的吶喊能稍微撫平痛苦煎熬,那麼就讓這些音符旋律捎去溫暖的擁抱,更願這些Jobson絲絨組曲的精選曲,都能像托住Sumika的靈魂那樣,托住每一個此刻最需要溫暖擁抱的靈魂。」

這番話同樣適用於最近的台灣。原本在舉世奮力抗疫獨獨過著表面太平而歲月靜好的台灣,就在這篇解說文撰寫前幾天,疫情在幾天之內就像紙包不住火般開始燒起來!

台灣疫情

從今年初不斷開放從疫情嚴重的英國等歐美和東南亞入境的措施,增加許多境外移入確診者,繼而放寬高風險的航空機師隔離期間,准予縮短到三天隔離家十一天自主管理,而不幸發生中華航空機師未能徹底遵守,導致疫情在桃園擴散,兩個月前已發生華航所屬的諾富特防疫旅館混住問題,管理不當又延宕公文,導致出現防疫大漏洞。

指揮中心4日宣布增8例武漢肺炎確診病例,6例境外移入,另有2例感染源調查中武漢肺炎病例,分別為華航機師及空服員。(中央社製圖) 

過年後主政者積極推動旅遊泡泡、促進經濟,未在世界和印度及東南亞國家疫情惡化時警覺地加強邊境管制、還持續讓境外移入的確診者佔據台灣有限的醫療資源,加上民間傳統宗教巡禮參拜遶境活動…每一個小破口,都是傳染病擴大範圍染成重災前的徵兆。

根據中央通訊社2021年5月5日報導,台灣累計21萬553例新冠肺炎相關通報,有1153例確診,其中1009例境外移入,94例本土病例,36例敦睦艦隊、2例航空器感染、1例不明及11例調查中;另1例(案530)移除為空號。確診個案中12人死亡、1067人解除隔離、74人住院隔離中。

尤其從今年初靠近桃園國際機場的桃園市爆發本土案例以來,後來台北市的萬華區與一水之隔的新北市板橋紛紛發現新冠病毒確診者,接連在雙北市長迅速普篩而疫調後公布疫情足跡熱點,不到幾天,北台灣縣市,多數人自動禁足,減少移動,一夕之間彷如空城(除了為自主封城宅在家所需的民生食品和防疫物資,而不得已採購到賣場群聚的可憐老百姓)。殘酷的現實是,不到一週的新冠病毒疫情急劇升溫,陸續在三重、中和,新竹、彰化、台中、高雄、屏東…,都出現確診者。

尤其從幾天的各地民眾的反應和官方處置,看出人們對瘟疫和患者的歧視,對醫護人員避之唯恐不及的過度反應,甚至多日來宣布確診者時刻意暗示某種連結,汙名化特定疫區,企圖卸責、轉移焦點,哄抬價格大賺災難財,這些都極不可取,卻是活生生呈現在世人眼前的醜陋風景。更多的是社交媒體自動部隊向親朋溫情喊話,不容異議!殊不知一片和諧團結正是獨裁者之最愛,令人憂懼的是,權力者往往會趁危急時期這類阿甘本所稱的「例外狀態」,趁亂通過各種有利鞏固權力的法案,同時藉機使民眾為保生命安全而自動交出各種隱私權。諷刺的是台灣總是以放大鏡和濾鏡檢視對岸大陸的一舉一動,輪到自己所在的這座島時,則說一套做一套搞雙標。多年來的亂象在疫情時代更為明顯張狂。

2020年初以來,全世界已經歷一年半各地封城解封再封城的經歷,全世界有許種錯誤防疫的教訓,也有效率卓著的防疫模範,都足以成為台灣的借鏡。此時台灣新冠疫情大爆發,本土案例確診人數從29人、180人到206人、333人,短短幾天每日確診者大量爆發,終於戳破台灣是防疫模範生的表象,和中央指揮誇口超前部署的美麗謊言。尤其到昨天執政者連任日為止,大家發現,原來台灣缺水缺電缺疫苗,天災加人禍,而寄望可救命的疫苗數量,不僅少得可憐,還是風險較高而讓許多國家放棄核准的(例如日本,繼許多國家之後,也宣布了暫不核准AZ

 

從台灣的龍頭醫院、市政府、大眾運輸、傳統市場、咖啡館到各級學校,甚至連國會議員辦公室和領導者等官方機構,相繼淪陷,但直到此刻,全台總篩檢人數卻仍然是個謎。因此,這裡幾張圖表統計的"官方數字"僅供參考吧。畢竟沒有篩檢,誰也無法確定是否為確診者或感染過已有抗體。總之只能自己顧好生命安全,自己徹底防疫,直撐到多數民眾都施打國際認可的有效疫苗,或多數人都免疫的時候吧。 

台灣許多民眾和官方媒體如今仍不願依世界衛生組織統稱的新冠病毒來稱之,只為持續加溫仇中恨中反中的力道,不論是否身為黃種人,相信理性的人應該會覺得這種行徑簡直和川普WASP白人至上主義者同樣可恥。更何況台灣的領導人這樣時時挑釁和鼓動仇恨對立,不認祖宗,卻錯認米國為乾爹,對兩岸人民來說,何其不幸和危險。亂世裡,新冠病毒已帶給人類許多教訓。但人類執迷不悟,更可能因少數人的一己之私,而將世界帶往如上世紀重蹈覆轍的方向?

大家保重,祝福你和家人朋友都平安度過這段非常時期!衷心祈願這場世紀大瘟疫趕快消失!

 

 (312 new cases of new coronavirus confirmed in a single day in Taiwan 2021/5/21

圖片來自: https://heho.com.tw/)

Please refer to the articles written by Sumika about this VU Suite in the column of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and the other articles written by Sumika in this website “Be-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and “On Justice•Dream of Gate of Ivory”, and also, refer to the articles written and posted by Jobson (alias Jobson Hiiao, Jason HS) in the column of “Essay of Velvet”(【絲絨漫談】)in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and the articles posted by Jobson Hiiao in VU LiveHouse Facebook and Jobson Hiiao Facebook. 

請參照︰「永遠的絲絨尋音人」Sumika在本網站所寫【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單元相關組曲的文章和歌曲、〈關於【托住眾生的靈魂】〉、及【B面絲絨― 瑪拉利卡三部曲 1部序曲  2部戀曲  3 終曲】、【絲絨之問.象牙門之夢】等單元文章;也請參照Jobson(又稱Jobson Hiiao= Jason HS)在他的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 VU Live House Taipei官方網站的【絲絨漫談】單元撰寫的文章和播放的組曲,以及他在VU Live House地下絲絨搖滾餐廳 FacebookJobson Hiiao Facebook等社交平台發表的文章與精選曲。

象牙門之夢 73 Love, at the end of the world 17022014

Cf

愛在天涯 Love To The End of The World (S的第343-344封信) 16/2/2014

絲絨組曲 播放記錄 Broadcast Records of VU Suites (S的第338-339封信) 6/Feb/2014

Yes I Love You冬物語組曲 Yes I Love You Suite of Winter Love Story (S的第330封信) 11/1/2014

Bon Voyage (S的第325封信) 24/12/2013 

象牙門之夢 68 Here is where we meet, meet with joy 20/Dec/2013 

我準備貼一些內容 I’m going to post something (S的第319-320封信) (S’s 319th-320th letters) 7/12/2013

象牙門之夢 65 Malalikap, again 28/10/2013 *

等待演出的片刻 The Moment of Waiting for The Show (S的第178封信) 5/05/2013

象牙門之夢39 從此海角天涯 Henceforth, the world of us has come to the end 16/12/2012

相思最難醉 ──給親愛的Jobson (S的第169-170封信) 14, 16/12/2012

一期一會 S的第66-68封信) 14/08/2012

問詩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30封信) 8/06/2012 

Introduction and Index of On Justice Dream of Gate of Ivory 

夢之第1 I talk to the wind 24/04/2012

Apocalypse of justice and music by Sumika

♫*♥*•ღ♫••**ღ¨♥*••♫•♥*ღ♫••¨*♥*♫*ღ•¨*♥*•ღ♫•♥*¨*♫

4 Replies to “象牙門之夢73 愛,在天涯 Love, at the end of the world 17/2/2014”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