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絨組曲 播放記錄 Broadcast Records of VU Suites (S的第340-341封信) 12/2/2014

B-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2 Suite d’amour B面絲絨—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2部 戀曲

.

* * * * * *

J的第349封信 收件人:2014年2月12上午1:14

* * * * * *

.

絲絨組曲播放紀錄 (S的第340封信) 2014212 10:23收件人:J

Broadcast Records of VU Suites (S’s 340th letter) 12/2/2014 PM10:23 addressee: J

親愛的Jobson,

 

謝謝你上週將絲絨組曲延長到週日深夜

 

 

 

今天凌晨地震時,我還坐在書桌前,很強烈的震盪,

一如往常,打開收音機,也搜尋電腦快訊,半個小時後才看到快報。

對住過日本多年的我來說,效率是差了些。

 

 

濕冷的台北,禦寒設備不像北國舒適,

我更怕冷,但只有書房使用歐洲那種葉片式電暖器。

即使是這樣,工作時手腳常是冰冷的,

真想去泡溫泉。

 

 

前天深夜最冷,心臟緊悶,呼吸

很困難

每年冬天特別難受,

尤其那天胸悶缺氧的感覺,很渴望身邊有氧氣筒!

 

 

早上醒來,深深吸的每一口氣,又都能全部吸進去,

有時會覺得

​​

隔夜如隔世 

​​

 

 

然後會想起你來,

尤其你出國,特別牽掛你(雖然你生龍活虎的)

你去越南時,我看到那裡發生暴動(媒體的形容)

到處發生各種流感的新聞,

何況你太常搭飛機來來去去… 

 

 

我自己搭飛機是不怕的(也沒有懼高症)

但就是自然而然地掛念在心上。

出發的人,離開的人少有這樣的心情吧。

[訊息部份被剪輯]  檢視整封郵件

.

* * * * * *

絲絨組曲播放紀錄 (S的第341封信) 2014212 10:27收件人:J

Broadcast Records of VU Suites (S’s 341st letter) 12/2/2014 PM10:27 addressee: J

.

怎麼又被截成兩段哩? 再寄如下

上週末我交出一份稿後,忙著為我姪女的婚禮準備影像——是李蕭府聯姻呢。

(我跟你們姓蕭的人

​​

還真有緣,初戀的人、大學時男朋友都是,

而你的名字,跟後者名字唸起來只差一字。)

就在為影像找圖片時,我無意間發現一張照片,幾年前夏天在日本時拍的。

很驚訝,因為,那神情我感覺最像我媽媽。

寄給你看,或許你會說,也最像日本人呢。

巧合的是拍這張時我正要跨越她的年紀…

我記得她走時應該不到40歲(但他們都稱她40歲過世的)。

她在身體虛弱不安時生下我,所以我的體質是先天不良了。

前陣子翻譯業朋友的太太跟我說,體弱的人比較懂得謙卑。

這算是補償性的稱許?

你上次說超高齡社會,​如果撐得到2060年, 就準備邁入百歲人瑞之列了…

不過呢,

我大概別想了! 

你要競選司法酷斯拉獎,一口氣報名三件?

誠品的官司近期會開庭嗎?

記得早點通知我日期,我想去旁聽。

你把律師形容得真是太貼切了,很無奈​…

以前我也跟朋友說過,翻譯這工作,基本上也有點像妓女,完全配合作者。

是非、原則,都只能是作者的是非原則。

作者換了,翻譯就要換另一個腦袋另一種方式接收下一位了。​

就算過濾選擇過,書裡出現你不認同作者殺人的思想,也得乖乖照他的思維,換成另一種語言說話。

照單全收,而他的一切也通過翻譯而誕生。

說到妓,東莞是嫖客天堂的名聲,最近更響亮了。

至於你拿賭場這類來比較經濟競爭力,我不全然同意。

週一聆聽這週Wicked Game組曲時,感覺又像只是不久前聽過…

我明白了,

對我來說,所有的絲絨舊組曲都是Not so far…

後來知道是去年母親節播的,

跳過好幾個組曲,

顯然你真愛不按牌理出牌。​

 ​

Ain’t  No Sunshine 後面那一首,是否也被你選在微光小品組曲裡?

感覺他屬於那一個組曲,更適合、更甚於這週浪子如風組曲啊!

我也記得去年你在播了第二天之後,曲子對調過,

但我已不確定2012年最初聽時,是否在The Doors 的The End後還有曲子。

 The End之後還有After The End

這回聽,

感覺這首曲子的位置和意義,

就像是在既濟之後,還有未濟這一卦,64卦的最後一卦,未完成。

組曲亦然,未了情,餘韻無限。

​​

  

  

sumika​

.

* * * * * *

J的第350封信 收件人:S  2014年2月13下午3:18

* * * * * *

.

♫*♥*•ღ♫••**ღ¨♥*••♫•♥*ღ♫••¨*♥*♫*ღ•¨*♥*•ღ♫•♥*¨*♫

Note:

一路浪子到底

2021.5.3

11 VU Suite Wicked Game組曲 Jobson 風組曲 公路組曲 Blues Suites IV Spirts in The Desert

上述Sumika寫給Jobson的第340封信,後半文字又在寄出後無端被截斷,於是這裡看到的第341封信,其實是第340封信後半內容。

信裡提到「上週將絲絨組曲延長到週日深夜」,指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 VU Live House網站在2014年度第6週當週播放的組曲,即Sumika命名的《纏綿繞指柔組曲─It’s fine to be here》,前面兩篇貼文簡介過這支組曲。

典型Jobson風格的搖滾組曲

而換檔後播放的第七週組曲,是以Black Rebel Motorcycle Club(黑色叛逆摩托車俱樂部樂團)的American X為第一首歌的組曲,2012年被Sumika命名為《Wicked Game組曲》,乃取組曲的浪子精神和其中一首Chris IsaakWicked Game(邪惡的遊戲)而來Jobson早期編製創作的絲絨組曲編號為Jobson的第11支絲絨組曲,即多年後被Jobson本人重新改版命名“Blues Suites IV : Spirits in The Desert”的原型版本完整版本

或許正因為Sumika前一封信提到浪子組曲(5支絲絨組曲),因此提醒了Jobson換檔時找出另一支風格也屬於浪子組曲系列但久未播放的《Wicked Game組曲》吧

 

Wicked Game組曲》確實是久違的候鳥歸來。前一回播放是2013年第20512日至19,正值母親節當週。組曲中有美國滾樂團Lynyrd Skynyrd的名曲Simple Man〈單純樸素的人〉,歌詞一開始便唱著媽媽的告誡Mama told me when I was young. Come beside me my only son. Listen closely what I say. And if you do this it’ll help you…And be a simple kind of man…,而讓Sumika覺得選播這支組曲很應景。

Jobson2014213日寄出的第350封信形容這支組曲,在他自己的想像是馳騁在墨西哥州高速公路追逐夕陽的公路組曲,同一封信也談及地下絲絨與誠品官司等話題的想法,下一篇貼文最後附上該封信部分相關內容

 

這裡介紹《Wicked Game組曲─Jobson風組曲、浪子如風公路組曲》2014年2月舊版本順序的第五首:Big Log(Robert Plant演唱)。

 

 精選1

The 5th track of the 11th VU Suite, “Wicked Game Suite”, named by Sumika, renamed by Jobson himself in 2017 “Blues Suites IV : Spirits in The Desert”.

Big Log by Robert Plant, from “The Principle of Moments”, 1982

從這首歌應該能夠領略Jobson這件作品形容為公路組曲…

Robert Plant1948年出生在英國,原是Band of Joy樂團主唱,後來和該樂團鼓手兼好友John Bonham加入Jimmy Page1968年招募的團隊再加上John Paul Jones於是齊柏林飛船Led Zeppelin樂團的前身The New Yardbirds 成軍了

 

The New Yardbirds團名其實是從The Yardbirds《雛鳥樂團》而來,這支1963年就成立的搖滾樂團,Jimmy Page1966年加入,成員還包括他的好友Jeff BeckEric Clapton兩位吉他手1968年成員陸續離隊後Jimmy Page招募新樂手Robert Plant成為Led Zeppelin主唱1969年樂團推出首張同名專輯Led Zeppelin。在第二張唱片時Robert Plant開始為樂團填寫歌詞1980年,鼓手John Bonham因窒息意外驟逝英國搖滾樂界的偉大樂團Led Zeppelin最後宣布解散。

 

後來Robert PlantJimmy PageJeff Beck短暫組成一個團體HoneydrippersRobert Plant單飛後至今,許多歌曲依然膾炙人口。歷年來與多位樂手合作,包括2010年以Band of Joy樂團名稱與新團員巡迴演唱。

 

Big LogRobert Plant 1983年發行專輯The Principle of Moments”《瞬間的原則》的暢銷金曲。Led Zeppelin解散後他展開個人演唱生涯的重要專輯

 

Big Log是卡車司機的日常用語,指紀錄每天旅程時間行進的日誌。但比起Big Log歌名,歌詞首句My love is league with the freeway我的愛與高速公路密不可分」更為人知。歌曲描述在一程又一程的旅途中等待、尋找愛,驅使浪子前進,沒有回頭路,猶如Jobson對這支組曲的形容乾脆浪子到底……

 

Robert Plant的另一首Heaven KnowsJobson選入Sumika命名的第5支絲絨組曲《浪子組曲─浪子還能再說幾次真心話 Living in a lie》。

 

5 VU Suite 浪子組曲 浪子還能在說幾次真心話 Living in a lie 二分之一 Alt Rock & British Psychedelic Rock

關於Led Zeppelin,在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網站的【絲絨漫談】單元,Jobson很早就撰文介紹過,也有幾首Led Zeppelin歌曲選入絲絨組曲No Quarter收在第25支絲絨組曲《The Suite of Ride On See you組曲―Then Came The Last Days(即2018Jobson改版命名《Then Came the last Days of May — 70’s Classic Rock Ballads的原型版本)等等。

至於信裡提的Ain’t No Sunshine 後面那一首,是否也被你選在微光小品組曲裡?感覺他屬於那一個組曲,更適合、更甚於這週浪子如風組曲啊!」指的就是America樂團的Moon Song,被Jobson重複選入2013年首播當時Sumika所命名的《微光小品組曲》(即2018Jobson改版命名《A Summer’s Day In Winter—American Folk Suite》的原型版本)。

 

Sumika提到The End之後還有After The End,指在The Doors樂團的曲子The End之後還有真正的最後即這支組曲最後一首Buckethead樂團的Mantaray後來Jobson將這首演奏曲的連結寄給SumikaMantaray也成為另一朵絲絨玫瑰

 

Mantaray的例子在絲絨組曲最後安排一首旋律繾綣情未了的演奏曲當作尾聲,這種手法令人想起Edward Van Halen & Alex Van Halen精湛演出的Respect The Wind,有異曲同工之妙,被Jobson安排在第4支絲絨組曲《古典絲絨慢慢地走組曲Morning’s Waking Dream》最後一首此組曲Jobson重新改版命名為「The Starry Night《驛動的星空組曲》的前身與完整版本)。

Respect The Wind在【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絲絨組曲】單元介紹過,可前往聆聽比較。

 

司法酷斯拉獎」─將司法不公和荒謬判決攤在陽光下

Jobson來信提到要報名「司法酷斯拉獎」這個獎項是由媒體人彭文正號召律師、法學教授等人發起2014111日(司法節)成立

 

彭文正是美國威斯康辛大學大眾傳播博士、台大新聞所教授所長他擔任檢察官評鑑委員時收到不少民眾申冤,因此仿效美國史拉特獎廣邀民眾專家票選年度10大荒謬判決或起訴書,來凸顯司法不公,進而藉集結民間力量達到監督司法濫權的功效。由一群社會公正人士組成委員會,收集「烏龍判決」案例集結成書,並評比最烏龍的10大判決及終身成「咎」獎,頒發獎章。接受推薦,民眾也可將判決書或起訴、不起訴書寄送到專用信箱,41日愚人節「公開表揚」。

 

這也就是Jobson前後幾封信告訴Sumika要報名參加司法酷斯拉獎的緣由。

20140111司法酷斯拉獎 logo(司法酷斯拉獎logo)

20215此刻貼文上述書信內容的同時,介紹這個獎可說別具意義。因為回顧2014年當時信件對照當今,凸顯出當今台灣社會司法不公和荒謬的程度,猶如升級版。違法亂紀的例子,還包括擅自利用職權,違法將升等資料當作國家機密,禁止調閱的密件,封存到2049年12月31日。

 

藉由這整整七年時間的跨度,看到台灣不僅第三度政黨輪替,執政者施政已五年連任後幾乎無所顧忌SumikaJobson的書信交往那幾年中Sumika曾提過的司法改革委員會和「良心」律師,當年各個健將大發諤諤之言,如今有的被收編當成為政策背書的圖章大隊,有的被延攬為政務官當起發言人

 

2014年發起第一屆司法酷斯拉獎當年不食人間煙火的恐龍法官和為人詬病的司法不公等問題如今在一切以民主掩蓋遂行的民主獨裁統治下,問題嚴重惡化。過去台灣民間流傳有錢判生無錢判死」。如今演變成「金卡銀卡、不如綠卡」、「綠卡通,萬事通」,嘲諷意味十足。

 

誠品企業在2010101日毀損承租的地下絲絨搖滾餐廳大門導致商業合約的糾紛逼迫走向刑事與民事官司但纏訟多年之後,台北地下絲絨應得的正義沒有獲得平反更遑論期間的精神和物質上的補償這樁官司屬於個別商業的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故事,不公不義的結局,正是台灣社會官司冤案的縮影

司法是變形蟲 Eslite VU Live House 20130822 Jobson's words 2013.0911

.

◆論●文●門  ろんぶんもん ThesisGate

法官的自由心證」往往影響判決結果。早在前一年2013626Sumika寫給Jobson的第211封信就思考告法官的可能性Jobson認為這想法不可思議,如果每個人都可告法官那官司不就沒完沒了Sumika當時回覆認為

法官辦案應該要獨立

但也不能獨裁專斷

如果有一個機制

連法官都可能成為被告

那辦案人的態度做法也許就會更謹慎小心

而不是慫恿去告法官

─〈BRAVO! 組曲大師!Bravo! Master of Musical Suites! (S的第211封信) 26/06/2013〉

 

Voix Vraie

果然,到了2021年真的出現被告控告法官,那位就是創辦台灣司法酷斯拉獎的彭文正教授,同時也是國際醜聞官司史無前例被現任宗統控告「妨害名譽」刑事案的被告人。

 

因彭質疑蔡同學的博士學位,而被依妨害名譽罪起訴。他另提一個民事訴訟,一審敗訴,二審認為一審程序有瑕疵,發回更審。但沒想到更一審時的法官,竟然與一審法官是同一位張法官,因此彭教授要求法官迴避,同時反告張法官。2021417彭教授在其主持的網路頻道指出「法官不能告嗎?法官也是小老百姓,也只有在職務上是法官」。

 

攸關被告人權益的檢察官竟然由同一人擔任,甚至,與此相關的官司,同一案件的起訴書與不起訴書,竟然同時寄達案件當事者。這些司法亂象才真不可思議。難怪有人說這件國際醜聞是司法照妖鏡。20142月當時,JobsonSumika大概都想不到台灣有一天竟走到這地步吧!幾年後Jobson甚至對當今執政者的司法改革給了讚和肯定,卻不見執政者已背棄她原本競選承諾的司法改革,更濫用國民賦予的最高權力不斷干預司法,一路為其國際醜聞築起防火牆。

 

.

11VU 《Wicked Game組曲─Jobson風組曲、浪子如風公路組曲》Blues Suite IV Spirits in the desert 精選曲 Big Log

Please refer to the articles written by Sumika about this VU Suite in the column of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and the other articles written by Sumika in this website “Be-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and “On Justice•Dream of Gate of Ivory”, and also, refer to the articles written and posted by Jobson (alias Jobson Hiiao, Jason HS) in the column of “Essay of Velvet”(【絲絨漫談】)in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and the articles posted by Jobson Hiiao in VU LiveHouse Facebook and Jobson Hiiao Facebook.  

請參照︰「永遠的絲絨尋音人」Sumika在本網站所寫【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單元相關組曲的文章和歌曲、〈關於【托住眾生的靈魂】〉、及【B面絲絨― 瑪拉利卡三部曲 1部序曲  2部戀曲  3 終曲】、【絲絨之問.象牙門之夢】等單元文章;也請參照Jobson(又稱Jobson Hiiao= Jason HS)在他的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 VU Live House Taipei官方網站的【絲絨漫談】單元撰寫的文章和播放的組曲,以及他在VU Live House地下絲絨搖滾餐廳 FacebookJobson Hiiao Facebook等社交平台發表的文章與精選曲。

Cf

簡介第6支絲絨組曲《纏綿繞指柔組曲—It’s fine to be here》(Jobson重新改版命名 《黑暗古典搖滾組曲 III 華麗又黯淡的世界》 之原始版本)

4支絲絨組曲《古典絲絨慢慢地走組曲Morning’s Waking Dream2013年音樂筆記(The Starry Night《驛動的星空組曲》的前身與原始完整版本)

〈空靈詩意的第四支絲絨組曲《古典絲絨慢慢地走組曲 Morning’s Waking Dream》(“The Starry Night《驛動的星空組曲》之前身與原始完整版本) Introduction of the Ethereal and Poetic 4th VU Suite “Classic Velvet—Morning’s Waking Dream Suite”, the original and complete version of later “The Starry Night Suite”

沒有一個冬天不可逾越,沒有一個春天不會到來絲絨組曲精選曲之2020年回顧與追憶No Winter is insurmountable. No Spring will not come―Memorial and homage of year 2020 by the songs of VU Suites

象牙門之夢 68 Here is where we meet, meet with joy 20/12/2013 

Yes I Love You冬物語組曲 (S的第328封信) Yes I Love You Suite of Winter Love Story 26/12/2013 

身在福中 Living in happiness (S的第273-274封信) 24/08/2013

幸運時光 Lucky Time (S的第260-264封信) 17/08/2013 

BRAVO! 組曲大師!Bravo! Master of Musical Suites! (S的第211封信) 26/06/2013 

BRAVO! 組曲大師!Bravo! Master of Musical Suites! (S的第204-205封信) 13/06/2013 

象牙門之夢 57 Wicked Game 邪惡的遊戲 10/06/2013 

等待演出的片刻 The Moment of Waiting for The Show (S的第185-186封信) 15-18/05/2013

象牙門之夢 16 遙遠時空之間的碰觸 23/8/2012 

Meta-figure S的第69-71封信) 19-23/08/2012 

象牙門之夢 18 獻曲—l’un pour l’autre 26/8/2012

絲絨組曲名稱對照—Jobson & Sumika命名對照 (No 1-33) 

誠品資本暴力 Capital Violence of The Eslite Corporation (S的第290-291封信) 11-12/09/2013

王金平的程序正義 Procedural justice for Mr. Wang Jin-pyng (S的第292-294封信) 12-13/09/2013

sign 永遠的絲絨尋音人 Sumika

♫*♥*•ღ♫••**ღ¨♥*••♫•♥*ღ♫••¨*♥*♫*ღ•¨*♥*•ღ♫•♥*¨*♫

3 Replies to “絲絨組曲 播放記錄 Broadcast Records of VU Suites (S的第340-341封信) 12/2/2014”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