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門之夢 70 New Mood 新的心情 1/1/2014

絲絨之問.象牙門之夢 70  On Justice · Dream of Gate of Ivory

新的心情

Mercredi 1er jan 2014 23:07

地下絲絨VU 535859次瀏覽│2人在線│今日28vu

 

這是非凡的一年,說Hello,向一切的可能和希望說Hello!

以新的心情,迎接非凡的一年。是的,一如Jobson寫在跑馬燈上所期許、祝福的…。

 

而我是在這樣的心境下,寄出那封漸層多彩的新年祝賀電子郵件,附上「斑馬的散步」,兩隻呢,公馬有些「脫線」,呵呵!還有調皮鬼靈精的童書圖畫,可以異想天開,可以馳騁想像,讓萬馬奔騰――而且是天馬,Pergasus飛馬――天馬行空的世界。

 

我更希望保持好奇心,一如從前,一如昨日清新真誠而持續的好奇心,去發現,去再發現每一個世界。例如昨天亦被我挑出來的,法國Lascaux史前時代洞窟壁畫裡的中國馬,那上達人類本質,上達藝術根源,也上達創作之始的壁畫裡,依然有一個個世界,等待被解謎、被詮釋、被感動、被再現、再創造。

 

而我終究沒把這張畫寄給人。

知音難尋。這是恆常的難題。

而樂莫樂兮心相知!

遠方,都在遠方,與希望同在的,是真正的知音。

而我,收起了我的話語,收起我的筆,又回到這永遠款待我的――像久失歸來的旅人所渴望的――城堡,我的私密書寫裡。

 

與誰分享呢?這一切,終有一天,燒成灰燼,不留人間,彷如不曾存在過。Who care?

 

但前天,才興致盎然地認真寫下賀年卡用的新年祝福,同時當作今年的春聯字句。

 

我永遠在深刻的孤獨與熱情的愛世情懷之間尋求平衡啊!

 

今天在府中15看的電影:《漢娜鄂蘭:真理無懼》,讓我回到寫作那個Sumika的世界――早在2006年,我已經在K.K.的書裡引述漢娜鄂蘭寫於《責任與判斷》的話:

 

「思考的能力每個人皆有,判斷的能力亦然。」

 

沉溺在情感的渴求和付出裡,我是這樣起伏隨波,失去了自我的中心――但應該去中心的,不只是自己的,也應該是去J的。除了他,我眼裡再無其他事物了!而這個中心,也影響我去思考、去關心、去判斷的強度。

 

已有多久我沒有好好思索,我掛念的世間,也因此更沒有付出行動――或者相反,徒有行動的熱情,但缺乏思考,不論之前或之後。

 

今天電影中出現漢娜鄂蘭走在森林裡的景象,那是在她寫出親臨耶路撒冷世紀審判納粹艾希曼的報導,刊登在《紐約客》的文章飽受攻訐後的時期。

 

看那片森林,勾起我對日本福島核災後日本友人們的擔憂,那間眼眶濕潤…。如我在去年十一月底,搭飛機離開日本,望著飛機窗外已縮小如模型的城鎮、海岸、河川與山林,想著看不見的輻射能持續照射降落…日本朋友的話語迴響在耳邊,頓時鼻酸,眼角淚流,我別過頭,在高空飛行的告別與離情依依中,壓抑不住對日本朋友們處境艱難而心疼難過的熱淚。這些淚與心痛,和去年底收到A寄贈關於核檢測食品的日文新書,在翻閱時心頭隱隱作痛的深刻體驗,在在提醒我:

 

不可或忘!我能發揮一己的力量,即使微不足道,但必須盡力!留下來的人,都是可以說故事的人。

 

我想到的是,這樣的良心、惻隱之心,與漢娜鄂蘭所揭發的「平庸與邪惡」之間距離有多遙遠?

 

艾希曼如果有過絲毫的心頭微痛,那是否會使詮釋其行為的結論有所不同?我顯然該回頭好好細讀這本2007年買下的《責任と判断》《責任與判斷》。

 

逆風而行的漢娜鄂蘭。逆風而行的友朋們。我曾經走在這同一條路上的。Sumika,如何非凡?唯有思考,唯有判斷正確,唯有及時行動,而且勇敢前行,才能成就非凡。

 

 

.

♫*♥*•ღ♫••**ღ¨♥*••♫•♥*ღ♫••¨*♥*♫*ღ•¨*♥*•ღ♫•♥*¨*♫

舊裡出新的啟示錄  2021.1.11

上述2014年元旦Sumika日記「新的心情」的標題,是借用自前一年底Jobson在台北地下絲絨vu live house網站跑馬燈,期許和祝福的字句「以新的心情,迎接非凡的一年。」

2014年是中國傳統十二生肖的馬年因此日記寫說找出法國Lascaux洞穴史前時代壁畫裡的中國馬就是由此而來相對於此,2021年則是牛年。

留下來的人就是說故事的人 Those who survive are the storytellers

漢娜鄂蘭(Hanna Arendt,大陸翻譯為阿倫特)是德國猶太人。1950年出版第一本政治哲學著作《極權主義的起源》(The Origins of Totalitarianism)。她師從德國哲學大師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與對戰爭有獨到論述的卡爾雅斯培(Carl Jaspers)。她在就讀研究所時與已婚的海德格發展成師生戀的婚外情。

本網站提過的一本書《這一代人的怕與愛》,作者劉小楓論及漢娜鄂蘭時說她「在哲學上有敏銳過人的判斷力」,儘管如此,「在愛情中的她判斷失誤」。並且形容海德格從鄂蘭身上「感受到一種如意的心性契合,尤其她具有的死感常隨的哲學性憂鬱。」

「死感常隨的哲學性憂鬱」這個形容詞,似乎套用在八、九歲喪母的Sumika身上也很吻合。人生三大不幸之首為幼年喪母,然後是中年喪偶、老年喪子。尤其,那從少女時期心性上早熟的多愁善感特質,與對於死亡的思索與生命有限性 (finitude) 而來的憂鬱先行,是在中年知悉自身喪母的命運,原來早已被歸於人生三大不幸的說法很早很早以前…。

上述Sumika的日記描述當天觀賞漢娜鄂蘭傳記電影《漢娜鄂蘭:真理無懼》(Hannah Arendt)的簡短觀影印象,日記著於人的使命―「留下來的人就是說故事的人」(Those who survive are the storytellers)。Sumika省思的原點,是如亞里斯多德的「正義中總結了所有的美德」(「正義是總德。」In justice all virtue is summed up.)――在Sumika最初認識Jobson時寫給他的信裡,已引用過幾次這句哲理名言了。

絲絨漫談 Jobson 文章 list VU Live House 

.

艾希曼(Adolph Eichmann)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德國納粹的最終解決方案主要執行者,在戰爭時負責將千百萬猶太人和其他受害者轉移到各種集中營。戰後他潛逃到阿根廷,隱姓埋名。以色列在1960年將他逮捕,翌年他被以反人類罪等多項罪名在耶路撒冷受審。戰後已取得美國籍的漢娜鄂蘭主動向《紐約客》(The New Yorker)提出為該刊物報導公開審判的提案,1963年她出版《艾希曼在耶路撒冷》(Eichmann in Jerusalem: A Report on the Banality of Evil),得出的「平庸之惡」結論舉世譁然。

 

1961年那場對納粹戰犯阿道夫.艾希曼的世紀審判,日本的行動派作家開高健也列席旁聽審判,比鄂蘭更早發表相關省思,收錄於1962年出版的隨筆集《聲音的獵人》(声の狩人)。

 

漢娜鄂蘭乃歷劫猶太人身分,而開高健來自第二次世界大戰開打亞洲戰場的侵略國家,而且是世界上唯一遭受兩次原子彈轟炸而投降之戰敗國日本的國民,兩人對戰爭、罪與罰的思索和關注面向,必有所差異。

歷史總存在著弔詭,海德格是二十世紀哲學巨人,最初受教於奧地利現象學(phenomenology)哲學大師胡塞爾(E. Husserl),後來《存在與時間》(Sein und Zeit)成為他最著名的哲學著作,也影響了多位在二十世紀下半葉舉足輕重的西方哲學家,諸如漢娜鄂蘭、列維納斯、沙特、梅洛龐蒂、德希達、儂希、傅柯等人。但後來海德格與納粹黨的過往被揭露出來,世人才知道,他自1933年至1945年長達十二年時間,不僅是納粹黨員更支持納粹主義。在納粹抬頭的風潮中趨炎附勢,並順利當上芙萊堡大學校長職務,以當今說法就是精於跟風向的典型。雖然漢娜鄂蘭在戰後為他辯解,然而他並非一介小民,而是以獨立思考判斷為專業訓練基礎的哲學教授,面對納粹有計畫進行滅族的慘絕人寰集中營,一切的辯護都可視為託辭。

與鄂蘭同為海德格門生的列維納斯(Emmanuel Lévinas出生於立陶宛的猶太人是法國籍哲學家,與對法國思想界有舉足輕重影響力的文學家布朗修(Maurice Blanchot)結識成為精神上的莫逆之交。列維納斯在二戰期間曾淪為戰俘,最早將胡塞爾與海德格的現象學引進法國,但由於列維納斯哲學著重倫理學、對他者的責任,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正義」,故他毫不避諱公開批判二戰期間身為納粹黨員的海德格其共犯的罪行不可原諒。

象牙門之夢 70 1.1.2014 惡的象徵

通過一種公正的懲罰去恢復有罪之人作為一個人的價值

Sumika閱讀與正義相關的思想書單中令人敬仰的法國哲學家保羅里柯爾(Paul Ricoeur)的《惡的象徵》(The Symbolism of Evil)是關於「惡」的問題最重要的一本巨著。他在書裡提到:「忍受懲罰和以受罰去抵償我們的過錯都是得到幸福的唯一途徑。」他也提出疑問:「如果處罰不想得到任何結果,如果它沒有任何目的,那又為什麼要求與過錯相當的一種處罰呢?﹝略﹞因此,所以要借助報復和抵罪,目的皆在於改過――也就是說,通過一種公正的懲罰去恢復有罪之人作為一個人的價值。」

對於惡的探索,里柯爾指出「我們試圖為自己開脫,並通過譴責一個他者使自己顯得清白。」將慾望變成對自由的辯解,而「把徘迴於內心和外界邊際的誘惑全部推給外界。」這就得到「罪就是屈從(To sin is to yield)」的觀點。

回顧艾希曼受審的辯詞,將自身的過錯推給當時的體制、服從命令,毫無悔意的推諉,其實對照與漢娜鄂蘭在情感(pathos)的作用下,為前情人海德格開脫推諉,只能說是程度上的差別,但出發點並無大異。

因為害怕想起過去,於是想盡辦法抹痕滅跡,隱姓埋名――那屬於記憶、遺忘的範疇,也屬於勇敢與懦弱的人性課題――在古今一切的悲劇裡,都有層出不窮的謊言去掩飾不敢面對的真相;都有各種變容戴上面具,不惜否定過去存在過的自己,只為了苟活下去!

記住過去如果是痛苦的,遺忘過去是否就保證了幸福?

與海德格和漢娜鄂蘭都是經歷戰爭的倖存者,布朗修的《最後之人》(Le dernier à parler予人的啟發那樣羅馬尼亞出生的德語猶太詩人保羅策蘭(Paul Celan),在父母亡於納粹集中營之後,逃離奧斯維辛1970年自沉於巴黎塞納河之前策蘭以敵人的語言寫下重要詩作如〈死亡賦格〉――如今已成為每年,德國國會為二戰中受難猶太人的哀悼和懺悔儀式上,策蘭詩作〈死亡賦格〉是必被朗誦的詩。〈死亡賦格〉後來收錄在《嬰粟與記憶》Mohn und Gedächtnis)詩集,中文版有孟明翻譯的《策蘭詩選 典藏本》)。成為二十世紀後半葉的重要詩人作家,以餘生投入痛苦的記憶寫下戰爭的本質以及對人性的磨難。

這些都是人類走向未來的重要資產――如果一切的遠景不是以和平為最重要的基礎,那麼人類的努力將會因為淡忘戰爭的教訓而再度重蹈覆轍。

44 VU The Apocalypse by Eloy

.

Fragrance of truth will call for us事實真相的芳香會來與我們相迎!

而在本文貼出的這一天,2021.1.11,台灣發布英皇連任一年回顧,稱為民主(ㄉㄨ ㄘㄞ)啓示錄更貼切。且不說亞洲週刊送上那一身修臉龍袍和名符其實的冠冕,讓她樂在心裡。先說說佩洛西(N. Pelosi)稱讚香港示威遊行時所說的「美麗的風景線」a beautiful sight to behold),如今落實在美國國會出現,應該好好欣賞,爭民主的人士翹腳於眾議院議長辦公室辦公桌那美麗的身影才對呀,怎麼他們美麗堅自家人就成了暴徒?

而有內應引路、輕而易舉衝進國會佔據長達二十一天的2014年台灣太陽花,和2019年一整年以磚頭、汽油和校園內自製攻擊性武器,到處有計畫性群聚打砸燒的炒攬黃絲們,那麼勇猛持久,全世界首屈一指擁有最民主、紀律最嚴警察之稱的東方之珠,都能被他們打成人間煉獄,怎麼台灣的大腸花和香港人就不配稱為暴徒,卻被冠上畫出美麗風景線的藝術家呢?這麼雙標的西方美學和老子我說了算的西式民主,豈止美麗堅才有,主導全球話語權的西方世界早就這一套雙標公式走天下!Enough is enough!

2021年美國會山事件,說穿了就是美帝霸權沒落啟示錄。川粉狠狠打臉了偽善的世人。這場來得巧卻結束太早了,讓跟著流氓耍威的太陽花們,東躲西藏不敢面對照出自己昨是今非的照妖鏡。當初義正嚴詞反黑箱、反服貿,現在英皇一聲行政命令,命你吃豬都不准吃的東西,還冠冕堂皇搪塞給窮人一個吃毒的選擇!雞犬升天的林九萬們都啞了、聾了、瞎了!

更不提街頭藝人等三個唐吉軻德,在今天1月11日司法節,為大家複習司法節的歷史由來,不提醒台灣人還好,一提醒更唏噓――原來,中華民國廢除不平等條約,與美國和英國簽訂平等新約,中國司法得以獨立,不必看外國人臉色審判官司,為紀念中國享有司法獨立而訂定司法節的。一直到1946年2月28日中華民國和法國簽署互換了《關於法國放棄在華治外法權及其有關特權條約》(中法平等新約),長達一個世紀以上八國聯軍等列強侵華的恥辱,人民才終於真正站了起來。

而到了21世紀2020年鴉片戰爭侵華日,萊爾菜竟宣布萊毒入關,真可謂新鴉片之毒,歷史已為她記上太多筆了,她不在乎的。這也算是驚世奇觀吧。

為了紀念萊毒元年之恥,聽聽EloyThe Apocalypse (啟示錄) 吧,這也是上述Sumika 2014年元旦日記當週播放於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官網的組曲之精選曲。歷史會證明一切的。鬼島毀滅啓示錄。就如The Apocalypse歌詞裡說的:

Fragrance of truth will call for us事實真相的芳香會來與我們相迎!

精選1

The Apocalypse by Eloy, from «Silent Cries and Mighty Echoes », 1979

絲絨之問網站標題的幾個說明性的副標題中,【台北地下絲絨殘酷搖滾示錄Apocalypse of justice and music】,與第44支絲絨組曲《Yes I Love You冬物語組曲》裡The Apocalypse這首歌曲被Jobson選入是息息相關的。

 

The Apocalypse示錄〉出自德國前衛搖滾樂團Eloy在1979年發行的«Silent Cries and Mighty Echoes » (沉默的吶喊與猛烈的回聲)專輯。曲名也好專輯名也好,這類Jobson的絲絨組曲精選曲和他與Sumika的台北地下絲絨故事偶然巧合彼此互文的情形,日後還將會一再聽到!

在《Yes I Love You冬物語組曲》2013年首播後播出連續兩週的幾個調整版本中都被編在第4。(這支組曲在2017年被Jobson重新改版命名為《古典抒情搖滾組曲―帝城春曉》。)

44 VU Suite Yes I Love You冬物語組曲 = 古典抒情搖滾組曲—帝城春曉 之前身

Les mots sont de la musique.  Les coincidence sont omnipresentes.

語詞充滿音樂,巧合無所不在

另一首Les mots sont de la musique出自Jobson2016 年創作完成並於423日首播的新編組曲。不僅組曲首播日的時機特別,在Jobson & Sumika兩人台北地下絲絨故事中這首歌和這支組曲都具有相當特殊的象徵意義,組曲精選多首法語歌的曲目也特別。提前放在這裡介紹這首歌,是基於上述2014年元旦日記提到法國洞穴壁畫裡的中國馬,剛好與法國音樂創作者和歌手Gilles Elbaz1975年發行的Les mots sont de la musique專輯的封面有異曲同工之妙!

當然這兩幅馬畫的巧合,和Gilles Elbaz曾被任命為法國布列塔尼半島首府Rennes (!) 地區音樂中心主任Sumika來說是不可思議的奇妙巧合就如往常發生在Jobson & Sumika兩人故事中的無數次偶然巧合!自有天意的寓意,也唯有知者才能開始說的故事…。歌曲讓他繼續唱,會不會日後改版又被打入冷宮不再見光死呢?咱們洗耳恭聽組曲大師變魔術吧!

Les mots sont de la musique

上圖: Les mots sont de la musique (album artwork) by Gilles Elbaz

Gilles Elbaz的專輯封面為法國洞穴史前壁畫一如下圖的中國馬:

象牙門之夢 70 1.1.2014 Lascaux cheval chinois

在2016年Jobson新編組曲在VU Live House首播當時,Sumika邊聆聽邊直覺這支組曲是:《特調憤怒鳥雞尾酒組曲》!不久即被Sumika修改名稱為《Les mots sont de la musique―特調憤怒鳥組曲》,並再給組曲一個英法文結合的翻譯名稱:“Les mots sont de la musique – Ton Spécial Angry Bird Suite”。這是到2016年4月為止編製完成公開發表的Jobson第59支絲絨組曲。最初版本總長度是86:42。

精選1

Les mots sont de la musique by Gilles Eibaz, 1975

在前面Sumika寫給Jobson的第324封信內容時,所介紹的多首精選曲,已提前介紹這支2016才發表的新組曲,那時介紹其中法國1970年代前衛搖滾樂團Carpe Diem (及時行樂)樂團演唱的Rencontre〈相遇〉提到:

 

《Les mots sont de la musique―特調憤怒鳥組曲》,是在Jobson於2016年3月23日的信件寄出後的一個月(而Sumika再也沒有回信後)首次播放的新組曲。組曲內容和播放時機都特殊的意涵,是懂得法語歌詞的人自然懂得選曲目的。而Sumika作為聽得懂法語又同時珍愛所有絲絨組曲的Jobson知音,在組曲中共鳴、捧腹大笑,誰也無法阻擋;就如同關於這支組曲,選曲初衷動機,如何反映編曲者心境,組曲大師自己總也可一概否認一切說詞,甚至如果不惜說出與事實相違的話來,別人也莫可奈何。

《Les mots sont de la musique―特調憤怒鳥組曲》中法英文的命名與組曲整體選曲的性格表現和意境相關,取第二首由法國Gilles Elbaz在1975年發行的Les mots sont de la musique專輯的同名歌曲而來,一首談論音樂非常獨特的曲子!那麼Les mots sont de la musique這首歌,可視為Jobson表達其自身的「音樂論」觀點的一首歌吧。就像他有意無意透過組曲的編選安排曲目表達出他自己獨特的音樂觀。至少,成為絲絨組曲的精選曲,已說明了他的認同。

59絲絨組曲《Les mots sont de la musique特調憤怒鳥組曲以法國1970年代發跡的搖滾樂團Synopsis 的法語歌Tany Mena為第一首Jobson稱為蒸氣龐克組曲是以音樂類型來分2017Jobson改稱之為《歐陸前衛蒸氣龐克旖幻搖滾組曲》,2018Jobson又改稱為70’歐系前衛搖滾》都指的是同一支組曲。可參照JobsonFacebook發表的文章:〈蒸氣龐克綺幻的古典新世界 70’歐系前衛搖滾〉。《Les mots sont de la musique―特調憤怒鳥組曲》“Les mots sont de la musique – Ton Spécial Angry Bird Suite”這個組曲名稱,是Sumika應對當時的時空人事地物因素,而對Jobson做出回應的命名,當然也是獻給師父Jobson本人的私密Message。

無論是Eloy的The Apocalypse或者Gilles Elbaz的創作者個人風格強烈的Les mots sont de la musique,那屬於各種類型藝術百花齊放、充滿創造力、爆發力和豐沛能量的1970年代,留給後代這麼充滿啟發的音樂文學和思想,不過就是半世紀前的光景。五十年的舊與新,時代精神卻不總是永遠進步而絕不後退的。特別是綜觀當今年輕世代這十年間搞的花樣,確實有一些奠基舊時代的創新,引領時代潮流畢竟是極少數,整體看,可能1970年代的最保守精神,都比2020年代的最前衛精神還更前衛、更開放、更具開拓性、且具有更深遠的影響力!

59 VU Suite Les mots sont de la musique—特調憤怒鳥組曲 歐陸前衛蒸氣龐克旖幻搖滾組曲 70 歐系前衛搖滾

Lyrics / 歌詞 啟示錄 The Apocalypse by Eloy

[Silent Cries Divide the Nights]

Now we gotta find out
That summer’s evening’s gone
We lived a daydream
Embracing home
Now we gotta wake up
Do we really think the world to be a
Creative oversight
Do we really think of senseless power
Odd forces will reveal – expose
The true essence of things
The reason of all
That has come to existence
No more silent cries will be able
To divide all our lonely inner nights
Fragrances of truth will call for us
Will we ever find out, what means: To be
Will we spread it out, the day we see
While we’re exploring thousand mighty miles
In the lost, new-born
Only true kingdom

[The Vision – Burning]

The counterfeit master of the world
Will call for his empire
He’s the demon of illusion, sorrow
Darkness, mourning, and appearance
Forests will explode and on red wings
Spirits will ascend into the sky
Cities will catch fire and they’ll carbonize
Silent, hot and dry

These corroding flames, they will seize
Surround us too
You is the victim – the dormant peace
We will burn
The air will be afraid of our mortal frame
Ethereal we are, the air we breathe
The storm that’s stirring up all fire
I see, our life and limb will still
Not come to harm at the moment
That’s the reason why we still think
Of everything to be alright
But our hidden souls already dwell
In seas of flames, red hot solution

How will we stand the fire tomorrow

[Force Majeure]

Please refer to the articles written by Sumika about this VU Suite in the column of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and the other articles written by Sumika in this website Be-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and On JusticeDream of Gate of Ivory”, and also, refer to the articles written and posted by Jobson (alias Jobson Hiiao) in the column of “Essay of Velvet”(【絲絨漫談】)in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and the articles posted by Jobson Hiiao in VU Live House Facebook and Jobson Hiiao Facebook. 

請參照︰本網站Sumika所寫【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單元簡介本組曲文章、〈關於【托住眾生的靈魂】〉、以及【B面絲絨 瑪拉利卡三部曲 1部序曲 2部戀曲 3 終曲】、【絲絨之問.象牙門之夢】等單元文章也請參照Jobson在他的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 VU Live House Taipei官網【絲絨漫談】單元撰寫和VU Live House地下絲絨 FacebookJobson Hiiao Facebook所發表的文章

VUJS logo & piano email

Cf

Yes I Love You冬物語組曲 (S的第329封信)  Yes I Love You Suite of Winter Love Story 1/1/2014

No Winter is insurmountable. No Spring will not come―Memorial and homage of year 2020 by the songs of VU Suites

從誠品敦南店熄燈談台北地下絲絨之死 Talking About The Death of VU Live House Taipei From The Closure of Eslite Dunnan Bookstore 19/6/2020

象牙門之夢 66 唯有書寫世界的苦痛, 引起眾生的共鳴 Only when we write the pain of the world 3/11/2013

身在福中 Living in happiness (S的第276封信) 25/08/2013

象牙門之夢31 始卒。螺旋,Beginning and ending. Spiral, 13/11/2012

象牙門之夢 14 正義組曲週 22/7/2012

♫*♥*•ღ♫••**ღ¨♥*••♫•♥*ღ♫••¨*♥*♫*ღ•¨*♥*•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