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門之夢 68 我們在此相遇,相見歡 Here is where we meet, meet with joy 20/12/2013

 

絲絨之問 象牙門之夢 68 On Justice · Dream of Gate of Ivory

 

vendredi 20 déc 2013

VU 535306

們在此相遇,相見歡

 

2013年12月19日,這一天,彷彿是期盼一年多了…終於到來的,初相會,而且,真的相見歡,Jobson與我,在去年3/25發信給他之後 從書信中相遇,相識,歷經幾次分開音信兩無之後,終於實現的「現身」!

 

打破了兩人的神祕感,令我意外的,是Jobson看起來很年輕,也的確如我估算想像的。

 

應該說,在我於下午約定的五點半抵達敦化北路Friday附近第一次打電話給他時,先是被他的聲音嚇了一跳——很迷人的聲音,跟我從Youtube的Maybe樂團頒獎影片聽到的完全不同!那個聲音比電話裡聽到的還要「老」。而電話裡則是充滿活力的年輕音色,這是我聽過從手機傳來的最特別的聲音。完全超出我記憶中的那個聲音所拼湊出的形像!

 

而我在Jobson眼中,又是如何呢?他低著頭在看手機,完全沒注意到窗外的我在跟他打招呼…,然後,我就走進Friday餐廳,與我想要進行的順序,想開玩笑跟他說改約別的日期之後再出現…都走了樣。

 

是的,我們像老朋友一樣的自在,至少我是很自在,除了一開始他接連問我做甚麼工作,害我又遞名片,又忙著回答問題…。

 

Jobson接下我的禮物——書、書籤和CD之後,說他甚麼都沒帶來,說應該要把CD給我,但因這幾天都忙著公事…。我並不意外,他約我吃飯就約了三次,而CD也說要燒給我聽,還有,要把我寫的東西PO在絲絨網站上,也至少說了三次,甚至連說他要寫東西也是——還跟我說了他想寫的故事大綱,是以黑幫轉型來諷刺誠品之壞——都說了很多次。

 

我忘了跟Jobson說,寫著

Thank You 給永遠的師父Jobson

From永遠的尋音人Sumika

 

的那張CD的故事……忘了說上面有首歌是我翻譯的,也唯有這一首是我與音樂相關而可以上呈師父的作品……。

 

也許,下一次,在信裡告訴他。

 

我感覺自己以一種陶醉的狀態聆聽Jobson說著每一件事,面頰泛紅……。他點的蝦和我點的沙拉及法士達都沒有減少,幾乎整盤原封不動,說的人專心於那一樁樁大哥大的訴訟過程,誠品官司法官的問題,與證據確鑿仍然刑事敗訴、協調不成…。而聆聽的人,一一理解那些來龍去脈,又一一沉醉於他的舉手投足!那笑得很迷人的「橫顏」側影。這是Jobson的另一招,我又輸了,再一次!而他一再在菸癮驅使下,跑出去抽菸,那樣丟下我一個人。他是聰明人,只有我像個依隨聲影而尋覓而聆聽的尋影人,等待,永遠是我等待啊!

 

Jobson,我在六個小時的相處時光中,每一分每一秒,都想要深深地印記在我生命裡,想要記住所有與Jobson相處交流心靈的感受。然而,我如何能夠以這拙劣的詞藻來描繪當時的聲音情境呢?

 

而我收到他終於來信,告知約會地點在美式餐廳,本來還有點不悅的,心想,今天不要跟他吵起架來。也有最壞的打算,萬一他請我吃飯,是要告訴我,他要結婚,要搬到大陸生活了…,但一切都在我想像之外!

 

我喜歡Jobson這個朋友,如果是同性,我也一樣會喜歡他,這感覺我很確信。同時,我喜愛Jobson,在見到他那一剎那,甚至在聽到他聲音的那一瞬間,心跳加快,因害羞而臉紅,耳根都紅了起來,這個愛的感覺,充滿在與他相處的每一分每一秒,包括我們坐在一起合照時(兩人靠得那麼近…),和我們走出餐廳,在乾冷的長春路上等計程車,我說「這個時候抽一根菸,那感覺應該不錯…」以及問他能不能想像,我不抽菸但我抽雪茄?而他回話的那個自然的「空氣感」…直到坐在計程車上,兩人對話,我說「下次記得通知我」,而他立即說「好」…我問「你知道我指的是…?」他說「看完布考斯基就通知妳…」,我笑了,「我指的是出庭」。而我終於不得不下車,他再謝我送他的禮物,我丟下一句「不要不回我的信就好!」頭也沒回地往南京東路捷運站走…。

 

欸!Jobson是要我從此惦記著他,所以,他才在一個多月毫無音訊之後來信約我吃飯的,而並非如他說,知道他「是個俗人,就不會那麼惦記了」……

 

我本來也打算,這是最後一次與Jobson之間的故事的尾聲了,讓我看盡他的缺點,想遍他那些令我傷心的事之後,兩人就再無糾纏牽絆了……

 

欸,誰知道,我們在此相遇,如此相見歡,如此確認,我們應該會是一輩子的朋友,他會是我一直都惦念的,生命中的朋友。

 

他的風采,一如他的文采,是很耐人尋味的,也像他的絲絨組曲,都令我著迷。這三者於我是毫不衝突的,但全然的意想之外——Jobson永遠會給我驚奇,就是這樣。今天的「初音」、「初識」也都是這麼震撼我——另一種Rock?

 

但是,Jobson,是否也不失望於我呢?我不擅於言辭,說著聽這週組曲的新鮮感,那麼碎瑣冗長…一點都不像文字艱澀的寫信人哪!他看出我沉醉於他風采中的神情了嗎?他察覺到我聽到他無意中說「明天要回家」,和想到他其實明天是出國,離開台灣,就如刺般心痛的憂傷眼神嗎?當他說我像聖誕老公公送了他那麼多禮物…而我回答他,因為我感覺也許我們下一次見面,就跟聽絲絨組曲一樣,是一年以後了…他明白,當他隨即回答我「不會啦!」那句話時,又令我多麼開心嗎?當他說,要寫魔幻小說,說十五年後,他在大陸退休…那些話,又令我想到他將離我越來越遠,又令我瞬間遁入悵然絕望的情緒中……

 

他不會知道的,他寧可不要知道,這一切,我的渴望,都寫在那張黑白耶誕卡上,我把去年六月聽著與這週播放相同組曲而寫的詩〈慢慢地走〉改寫了幾句,作為祝福,祝福Jobson與我再次重修舊好,重啟我們之間的瑪拉利卡malalikap,祝福我們在彼此的閱讀中相遇,而下一次,下一次——

 

等待不會太長

重逢即將到來

那時

將有舉城的舞狂與歌歡

還有

和你分享的快樂時光

 

欸,Waiting for you, Jobson… 你把我的名字叫錯了,Sumika不是蘇ㄇㄧㄎㄚ,而是思ㄇㄧㄎㄚ, 思念的思,絲絨的絲,下一次,記得這麼叫我!

 

 

♫*♥*•♫••**¨♥*••♫•♥*♫••¨*♥*♫*•¨*♥*•♫•♥*¨*♫

20201021日回望――遠颺永不復返的台北地下絲絨最美好時代

le 21 oct. 2020

 

上述2013年12月20日Sumika的日記,記錄了前一天Jobson與Sumika的初相遇、相見歡的情景和心情。為紀念2013年12月19日這歷史性的一天,因此以下在解說文當中,會特別精選5首歌來和上述日記當年情境對照!選曲之所以特別,在於只有一首Riding是出自2013年之前Jobson已編製完成的絲絨組曲,其餘4首歌都是出自2015年以後才完成、公開播放的絲絨組曲。

 

而貼文的今天10月21日,又是屬於Jobson的特別日子…生日快樂的日子特別藉以下絲絨組曲的精選曲,紀念遠颺永不復返的台北地下絲絨最美好時代,那段屬於JobsonSumika的時代那一首首預言結局的絲絨之歌,在知音的Belle Epoque

 

40 VU Suite Suite of Femme Fatale (3) 66 VU Suite 海洋夢之夢組曲 Suite of Ocean Dreams of Dreams 時空寄情組曲 1 Sentiments Across Time-Space 1 artwork

 

 

 

 

 

 

 

 

20131219日那天初相遇,是歷史性的一天;所謂歷史性,指的當然JobsonSumika兩人台北地下絲絨殘酷搖滾啟示錄紀事紀年的重要日子,值得記誌…。

 

猶如值得記誌的幾個歷史紀念日,2012325日是Sumika第一次寫email給陌生人Jobson,而成為兩人第一次接觸的日子猶如2012417Jobson第一次回信給Sumika猶如同一年夏天Jobson首次公開在網站將Bossa Nova系列絲絨組曲獻給一位陌生的知音Sumika的日子猶如2013425日是JobsonSumika第一次重啟書信交往,是值得誌記的另一個紀念日;猶如20141213日《SUMKIKA的組曲》在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網站公開首播,這是Jobson創立台北地下絲絨以來,直到今天都是史無前例的例子:Sumika是第一位可能也是唯一的一位組曲編製者,特別編選錄製一支組曲獻給Jobson,而這支向Jobson致敬向台北地下絲絨致敬的組曲,經過Sumika手作CD封面呈獻給Jobson就在20141213日受Jobson邀請客座播放在VU Live House的網站,不僅史無前例甚至可以說是空前絕後,特別的組曲,特別的客座播放,Jobson特別撰文介紹絲絨組曲以外的組曲。

 

是的,重要日子,都值得記誌…。猶如2015918日是兩人重要的「台北事變」的日子。猶如誌記20161210日,難忘的日子有《托住眾生靈魂的組曲》,相關神怪文章的作業、地下絲絨官網上的跑馬燈、被Jobson增刪改版而變得面目全非的組曲,而同一時期的Sumika,與正義女神一樣,雙眼被曚住,日復一日夜復一夜,處在闇黑與亮光交戰摸索的陰翳盲影世界…只能用耳傾聽世界,用心看世界,用手觸感知丈量黑暗天地裡的一切…

 

數算每一個特別的日子,因為都是生命唯一的一天。永逝不再重來。

 

精選1

♫ Adios Ayer (Zuell Remix) by Jose Padilla

選擇這首Adios Ayer的理由,包括歌名〈再會了昨日!〉的意涵,同時因為重複選入不同組曲。最先Jobson選入第40支絲絨組曲,即20139月首播當時Suima命名的《Femme Fatale組曲》,後來被放進第66支絲絨組曲,即2017年首次播放時被Sumika命名的《海洋夢之夢組曲Suite of Ocean Dreams of Dreams(也就是2017當年Jobsob自己命名的Sentiments Across Time-Space 1《時空寄情組曲 1》)

 

精選1

On Again Off Again by Lemolo, from Kaleidoscope, 2012

On Again Off Again(如此反覆又反覆)出自2015819日才出現在VU Live House地下絲絨搖滾餐廳網站首播的新編第54支組曲Sumika當時聆聽後命名為《等待是她的名字—Nobody Else 組曲》(這首歌在當年版本的第14)。幾年後《等待是她的名字—Nobody Else 組曲》被Jobson增刪曲目改版後重新命名為Urban Ladies 組曲―向都會女性致敬》。

這首歌名〈如此反覆又反覆〉多少也反映了JobsonSumika兩位單身男女幾度告別遠颺與回返而後成為遺憾最美的愛情遊戲。

 

54 VU 等待是她的名字—Nobody Else組曲 Urban Ladies組曲 2

 

在上述Sumika的日記〈我們在此相遇,相見歡〉最後,提到她前一年寄贈Jobson的詩〈慢慢地走〉,這次兩人終於初相遇,於是配合情境和應景的冬天季節Sumika改了原詩句最後幾個字後,寫在送給Jobson的初次見面禮卡片上。

 

〈慢慢地走〉原詩寫於2012618日,是Sumika寫給Jobson的第一首詩。卻因寫給Jobson最初的詩意境過於哀戚悲愴,Sumika猶豫延遲,讓詩「流浪」,直到2012年十月底的信件中才以附件文書檔寄贈絲絨主人Jobson

 

全詩內容可參照La voix nue 裸聲書】單元〈慢慢地走〉18/06/2012  by Sumika),原詩最後的詩句如下: 

夜,應該不會太長

夏至即將來臨

那時

將有舉城的舞狂與歌歡

還有

和你分享的快樂時光 

 

4 VU Suite 古典絲絨-慢慢地走組曲 2017 Jobson The Starry Night 驛動的星空組曲之原版 (3)

4 VU 古典絲絨 慢慢地走組曲 The Starry Night 驛動的星空組曲 albums

 

Espers 樂團的Riding出自Sumika2012年命名的第四支絲絨組曲:《古典絲絨慢慢地走組曲》(2013Sumika改稱為《古典絲絨慢慢地走組曲Morning’s Waking Dreams》),也就是和上述日記同時期播放VU Live House地下絲絨搖滾餐廳網站的組曲。2013年Sumika增加副標題,而將組曲稱為《古典絲絨—慢慢地走組曲Morning’s Waking Dreams》,是Jobson的第4支絲絨組曲。多年後Jobson將這支組曲增刪改版後重新命名為《The Starry Night驛動的星空組曲》,意境已和原版大不相同。也就是說,2012年版本《古典絲絨—慢慢地走組曲Morning Waking Dreams》是2017年之後改稱為《The Starry Night驛動的星空組曲》的前身、原始版本。

Espers是在2002年成立於賓州的美國獨立民謠樂團。音樂風格主要是迷幻民謠Psych-folk,可以從這支樂團看到1960年代英倫民謠風傳承。Riding出自2004年發行的第一張專輯Espers”2005年以這首歌發行單曲。

 

精選1

Ridingby Espers, from the eponymous album “Espers”, 2004

Espers樂團幾年後專輯中的曲子也被Jobson編入他後期編製的絲絨組曲。此外,有人也將這類帶點怪誕的迷幻民謠音樂歸類在Wyrd Folk的類別,例如Sumika很喜愛的美國樂團In Gowan Ring,是1990年創始的樂團,以Bobin Jon Michael Eirth (又稱為B’eirth 或 B’ee)為樂團核心人物,也是Jobson鍾愛的雲遊詩人,他還以B’eirth 或者 B’ee的創作者名字發行Birch Book的個人專輯作品風格就較接近這類復古的新民謠。其中Zephyr Through Willows〈西風拂過柳樹〉這首歌被Jobson選入2016年新編組曲也就是首播時被Sumika隨即命名的《Jobson & Sumika 的Diamonds and Rust滄桑組曲》, 即Jobson 在2017年命名Diamonds and Rust《60’s 70’s Folk》……

 

精選1

Turn the Wolves by Lotte Kestner

2015Jobson完成幾支的新編組曲支支都很精采,在本網站首頁出現的Lotte Kestner幾首歌就被精選入在不同的絲絨組曲這首Turn the Wolves出現在Jobson的第56支絲絨組曲——亦即被Sumika命名的《懷舊的時空之旅狼之忠貞no fragile no more組曲》歌名Turn the Wolves是當時Sumika經過轉化意涵而為這支組曲命名的由來之一

 

後來Sumika簡化名稱為《懷舊的時空之旅組曲—No Fragile No More,此組曲可說是2019年被Jobson重新命名的Windflower組曲 Windflower Folk Suite》的前身及原型版本。挑選這首歌曲,新民謠清新的聲線以略帶憂傷的曲調唱出「謊言」的主題。

 

56 VU Suite 懷舊的時空之旅組曲—狼之忠貞 No Fragile No More Windflower Folk Suite (3)

 

2015Jobson創作完成編製的絲絨組曲,在2015830日首播旋即被Sumika命名為《遠颺與回返/許諾.老搖滾小組曲—Flying Away》,是Jobson的第55支絲絨組曲。兩年後,2017年被Jobson重新命名為 “60’s Folk Rock”組曲。2018Jobson曾撰文介紹這支組曲的第一首Time Is My EnemyThe Ghost樂團演唱)。

 

這裡介紹該組曲第3Flying Away(遠颺),作為本文結語尾聲絲絨組曲精選曲中Tina & David Meltzer的歌曲Flying AwaySumika相當鍾愛的一首。曲調優美和質勝於文的演唱詮釋,令人動容,更特殊的是歌詞意涵饒富韻味,在JobsonSumika的台北地下絲絨故事結局中佔有極特殊的地位…。

 

Flying Away by Tina & David Meltzer, from Poet Song, 1968

 

美國詩人與音樂家大衛.梅爾策David Meltzer1937-2016)在1968年以Tina & David Meltzer推出Poet Song《詩人之歌》音樂專輯,Flying Away就是其中一首。David MeltzerSerpent Power樂團的歌手、詞曲作者和吉他手,同時也「舊金山文藝復興」(San Francisco Renaissance)詩人團體的前衛詩歌運動的大將。他更被推崇是「二戰後舊金山重要的詩人與音樂家。詩中有歌,歌中有詩。」He brought music to poetry and poetry to music!大衛.梅爾策和金斯堡(Allen Kinsburg)、凱魯亞克(Jack Kerouac,以及詩人施耐德Gary Snyder同屬於「垮掉的一代」(Beat Generation)。

 

同樣住在舊金山的詩人施耐德Sumika寫於2012916日的日記學習花朵,輕快前進〉(參見〈象牙門之夢 24)裡提過,隔天Sumika寫給Jobson的信件〈新的陽光海岸三部曲 (S的第93封信) 17/09/2012〉裡又向他提到施耐德的詩

一條花岡岩山脊

一棵樹,即已足

一個了無心思的心靈

清澈,敏感

看到的就是真正看見的 

 

就在Sumika寫給Jobson的第93封信Sumika從詩人的詩句而寫成了如下的知音感觸

一個知己,即已足

一雙了無企盼的耳朵

靈敏,絕對

聽到了取悅之音

悅耳之聽就是真正聆聽了 

 

幾年後2015830Jobson發表的這支新組曲《遠颺與回返/許諾.老搖滾小組曲—Flying Away,現代詩歌與音樂和民謠結合的新作品,1960代詩人和民謠風格等上乘的精選曲,還包括組曲第一首Time Is My Enemy以及Sandy DennyMilk and Honey牛奶與蜜〉、Robbie Basho令人耳目一新的A North American Raga〈北美拉格〉,Morly Grey的曲子Who Can I Say You Are我能說你是誰嗎?〉和Fallen angel (墮落天使)所唱的Silent Garden〈靜謐花園〉這兩首對台北地下絲絨故事也同樣貼切詮釋的選曲等選曲接近19601970年代的文藝氣息和時代風貌。

 

如果說,Sumika寫給Jobson的第93封信和信中寫下的詩句可能是直接間接觸動Jobson創作這支瀰漫文藝氣息組曲的靈感泉源,應該無法全然否認吧。畢竟,兩人在相識時,偏愛小說的Jobson直到認識Sumika之前他身邊沒有認識一個讀詩寫詩的人…。

 

有許多絲絨組曲見證了以書信音樂交流,以詩和小說相贈,以新編組曲獻知音的這兩人。《遠颺與回返/許諾.老搖滾小組曲—Flying Away》的許多首精選曲也都是Sumika偏愛的風格尤其3Flying Away歌詞完全唱出Sumika當時的心境,詞曲始終縈繞在心,Sumika命名《遠颺與回返/許諾.老搖滾小組曲—Flying Away,寄託深刻的寓意在命名當中…。

 

55 VU Suite 遠颺與回返 老搖滾小組曲 Flying Away 60's Folk Rock (4)

這裡所見各支絲絨組曲插圖,都是Sumika為鍾愛的所有絲絨組曲精心設計的組曲封面

 

其實,「遠颺或回返」是Sumika最初浮現的標題,但在推敲中還有許諾緊緊牽繫著Sumika,字詞反映出當時Sumika猶豫不決的處境。後來也證實了Sumika的直覺和憂慮2015年的秋天Jobson & Sumika兩人的交往瑪拉利卡書信交流到尾聲。而這裡提前曝光的這首歌,因為歌詞道盡何以在相遇幾年後的2015年秋天,台北地下絲絨故事還是走到了最後…。

 

如今,2020年的1021這屬於Jobson即將邁入六十大關的特別日子,前面介紹的幾首歌詞曲組曲名都做了精準的見證,對照今昔生命和情感種種的變與不變,但又像是藉迴旋不盡的組曲歌曲,帶向遠方,時空寄情――回到七八年前的過去,回憶起多年前那段絲絨知音的時光,或者早已在蓄意改名換姓中不願再記起前塵往事如不堪的前生,唯那個日子,20131219Jobson & Sumika兩人初相遇的歷史性六小時時光,鋼筆寫下的日記裡真誠無飾地吐露了一個深情女子愛戀的心聲與真實的喜悅

我們在此相遇相見歡

 

象牙門之夢 68 我們在此相遇 相見歡 20122013

8 VU 暴風雨 Subway 留住一切親愛的 Sumika 315 letter quote The Last City II

男女之間 是否有永遠的友誼 Sumika 64th letter to Jobson 20120811 f

Cf.

旅途平安愉快 Bon Voyage (S’s 324th letter) 20/12/2013

我準備貼一些內容 I’m going to post something (S的第323封信) 18/12/2013

象牙門之夢 64 愛的恆常困境 The constant dilemma of love 25/10/2013

留住一切親愛的 Hold Everything Dear (S的第315封信) 20131021-22

浪子組曲 & 眼含四月春意的女孩 “Suite of The Prodigal Son” & The Girl With April in Her Eyes (S的第289封信) 9/09/2013

Femme Fatale (S的第302-303封信) 26, 28/09/2013

尋音人的請求 Request of The Seeker of The Music (S的第193-194封信) 25-26/05/2013

尋音人的請求 Request of The Seeker of The Music (S的第195封信) 28/05/2013

你的信箱 Your email box (S的第174封信) 25/04/2013

將靜默贈予聆聽之前──獻給親愛的 Jobson (S的第136-137封信) 21/10/2012

十月三日S的第108封信28/09/2012

一期一會 S的第66-68封信) 14/08/2012

象牙門之夢 10 Surprise from J 24/06/2012

La voix nue 1 裸聲書〈慢慢地走〉18/06/2012

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22-26封信) 4/06/2012

20131219 Restaurant Friday Taipei 我們在此初相遇

♫*♥*•♫••**¨♥*••♫•♥*♫••¨*♥*♫*•¨*♥*•♫•♥*¨*♫

6 Replies to “象牙門之夢 68 我們在此相遇,相見歡 Here is where we meet, meet with joy 20/12/201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