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準備貼一些內容 I’m going to post something (S的第323封信) 18/12/2013

B-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2 Suite d’amour B面絲絨—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2部 戀曲

 

* * * * * *

J的第335封信 收件人:S  20131218 下午9:34

* * * * * *

 

 

我準備貼一些內容 (S的第323封信) 20131218 下午11:49 收件人:J

I’m going to post something (S’s 323rd letter) 18/12/2013 PM11:49 addressee: J

 

Dear Jobson, 

好,明天下午5點半見。 

 

sumika 

 

* * * * * * 

 

 

♫*♥*•♫••**¨♥*••♫•♥*♫••¨*♥*♫*•¨*♥*•♫•♥*¨*♫

精選1

In Gardens of Worlds Undreamt by The Moon and the Nightspirit, from “Of Dreams Forgotten and Fables Untold”, 2005

https://the-moon-and-the-nightspirit.bandcamp.com/album/of-dreams-forgotten-and-fables-untold

Progressive can be also retro—inspiration and innovation by the classic

前衛也可以是復古—向古老借逕,推陳出新

 25/9/2020

上述的信件是JobsonSumika兩人在通信一年多以後終於要初次見面的前夕email的內容,簡短的訊息確認。若對照一年前同一日,20121218日永遠的徒弟尋音人Sumika寫給Jobson的第171封信內容,以「忘情高飛,從此別而無礙」最後的句子向師父告別,兩人關係和心境真是天地之別…

 

上述信件同一週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VU Live House站播放的絲絨組曲Sumika命名編號的Jobson的第4支絲絨組曲古典絲絨慢慢地走組曲Morning’s Waking Dream》。原來的名稱《古典絲絨慢慢地走組曲》指的也是同一支組曲。

 

4支組曲屬於Jobson早期作品,2017Jobson自己改版後的縮水版內容他重新命名為《The Stary Night組曲》,2018Jobson又修改為The Starry Night《驛動的星空組曲》。保留編曲者初衷的《古典絲絨慢慢地走組曲Morning’s Waking Dream》可視為後兩個版本的前身原始版本及最完整的版本。

 

4 VU Suite 古典絲絨-慢慢地走組曲 2017 Jobson The Starry Night 驛動的星空組曲之原版 (3)

這裡介紹的連續兩首曲子Sumika最推崇的古典絲絨慢慢地走組曲Morning’s Waking Dream》早期版本的順序,雖只短短兩首無以窺組曲行雲流水的全貌,但或可領略編曲者為編排曲目順序的心思

*第六首In Gardens of Worlds Undreamt (by The Moon and the Nightspirit )

*第七首曲子Anton (by Orne)

 

多年後Jobson撰文介紹這首In Gardens of Worlds Undreamt時,將曲名翻譯為「夢不可及的失樂園」,是在舊版本曲目被增刪調整順序之後,新版本被Jobson重新命名為The Starry Night《驛動的星空組曲》因此在新版曲目順序已不再是原來的第六首。

 

The Moon and the Nightspirit(月亮和夜精靈)是2003年成立的匈牙利民謠雙人組樂團,In Gardens of Worlds Undreamt夢不可及的失樂園就出自2005年發行的首張專輯Of Dreams Forgotten and Fables Untold”(遺忘的夢和不為人知的傳說)――這個專輯名稱似乎也在冥冥之中和201333Sumika夢到Jobson的那一個夢有些呼應…一如同一支組曲裡In Gowan Ring樂團Morning’s Waking Dream(清夢乍醒邊緣)那樣…。也像是預先點出這兩人的台北地下絲絨故事不為人知的音樂與愛與正義的傳說和永遠的絲絨尋音人已被 (誰?) 遺忘的夢…。

 

4 VU 古典絲絨 慢慢地走組曲 Morning's Waking Dream The Starry Night 驛動的星空組曲 In Gowan Ring instrument

 

The Moon and the Nightspirit《月亮和夜精靈》雙人組樂團在專輯導入蒙古馬頭琴(蒙古語稱Morin Khuur,莫林胡爾)和斯拉夫民族傳統樂器如伏佳拉(Fujara營造出強烈異國情調的民謠音樂曲風,帶有神祕異教民俗和薩滿巫術的氛圍。

 

在樂曲中採用Fujara和馬頭琴,樂團本身音樂特性是最大因素,但加入傳統樂器成為該樂團特色,或許與這些樂器登錄為「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有些關係。他們後來在訪談中提到為何使用傳統樂器演奏:

我們使用的兩種最特殊的樂器是馬頭琴morin khuur和卡林巴kalimba或其他名稱的拇指鋼琴。第一個是蒙古人的兩弦弓的弦樂器,而第二個是非洲彈撥樂器。我想我們第一次見到了morin khuur,當時是在做一些研究並閱讀有關匈奴人的起源的時候,匈奴人是我們的祖先,他們是一個游牧民族和精神民族,起源於蒙古。有一些關於這些人正在演奏的弓弦樂器的參考。我們以為可以嘗試一下,我們聽了一個老人在播放morin khuur的視頻。它是我們聽過的最迷人,最神奇的發聲器之一。在那一刻,我們知道如果有機會,我們將購買這樣的樂器並學會演奏。

——(翻譯自)Femme Metal Webzine的訪談

 

直到2015年播放這支古典絲絨慢慢地走組曲Morning’s Waking Dream Sumika才認識Orne樂團Sumika201511920日凌晨寫給Jobson的信裡說︰

 

「今晚(19)我想聽初識的樂團Orne其他曲子,才發現,原來曲名In The Vault,還與Anton同一專輯。」

 

Orne1997年創團的芬蘭民謠樂團,音樂風格屬於黑暗前衛末日金屬風格。最初樂團在1997-2001年活動期間原名稱為Mesmer2001改為Orne樂團三位主要團員來自1994年成立2007解散)的厄運金屬樂團Reverend Bizarre

 

在《古典絲絨—慢慢地走組曲Morning’s Waking DreamJobson挑選Orne樂團的“The Conjuration by The Fire” 火邊乞靈)專輯中的兩首歌:Anton為第7首和In The Vault為第10(此為2017年改版以前的舊版本曲目順)融合哥德式搖滾和濃厚的民俗氣氛緩節奏的憂鬱和沉厚的人聲,也使得第4支絲絨組曲增添古典懷舊的色調…。

 

精選1

Anton by Orne, from “The Conjuration By The Fire”, 2006

 

如果聆聽 “The Conjuration by The Fire”整個專輯,便知歌曲順序是以In The Vault打前鋒,一開始的口白營造出一種古老說書人的氣氛然後悠揚舒緩的抒情演奏。第二首A Beginning點出音樂讓你開眼自由(The music will open your eyes…)。專輯中第三首Anton也是從奇妙而童稚的聲音開場Welcome to my world, welcome to my dream,歡迎來到我的世界,歡迎進入我的夢境),漸進推向一個想像的世界。這首歌和本組曲裡前一首曲子In Gardens of Worlds Undreamt在引導音樂欣賞者進入虛幻神秘如夢的非日常異次元,彷彿置身在抽象抒情的戲劇場景的效果上,有異曲同工之妙

 

末日金屬、民謠金屬、黑暗前衛搖滾…等類型的許多音樂,其創作的音樂元素,與復古情調是有相通之處——復古、溯源到古老的中世紀、上達民風純樸的遠古時代,那裏有神話、寓言、傳說,有神秘的儀式和教義(奧義),都是人們心靈所寄託…,化為音樂創作的靈感活水,吉他、豎琴、木笛、管風琴、馬頭琴…,所以,前衛也可以是復古,到了1990年代末,在千禧年將至的末日氛圍加持中,向古老借逕,一路挖陳出新。再不濟,還有人聲這最單純的樂器,回到純粹的聲音,亙古常新,耐人品味,可誦唸,像古代說故事的說書人口白;可清唱吟哦,渾厚如老僧梵唄,稚嫩如童言童語…。

 

前面介紹過的第四支絲絨組曲舊版本第9In Gowan RingMorning’s Waking Dream(清夢乍醒邊緣),在本組曲中也如上述特點,主唱B’ee吟唱詩人氣質,素樸的人聲,結合傳統樂器的演奏和樸質的音樂,使本組曲加深了牧歌山野的自然情懷,將聽者帶向對遙遠古昔的嚮往,可聽出這些曲子彼此在組曲中前後和諧的呼應。Sumika之所以將Jobson的第4支絲絨組曲稱為「古典絲絨」,古典二字直接點出組曲裡精選歌曲的此項特色。

 

Orne樂團音樂風格接近的,如瑞典出身的Katatonia樂團和Opeth(殘月魔都)樂團皆是絲絨組曲常客。1991年成立的Katatoniadoom metal的死亡厄運金屬音樂風格,其Endtime(終了時間)也被Jobson選入《古典絲絨慢慢地走組曲Morning Waking Dream Suite在舊版本中是第五首,與本組曲其他幾首歌都在陰鬱黑暗中蘊含寥落沉寂的詩意美。

 

瑞典前衛死亡金屬樂團Opeth(殘月魔都)被Jobson選入好幾組不同的絲絨組曲。本網站介紹過一首Harvest即出自Jobson的第15支絲絨組曲,也就是Sumika2012命名的The Suite of No Consolation of Jobson2017Jobson重新改版命名的《古典搖滾組曲 雪之祭》與2018年改稱《古典抒情搖滾組曲 雪之祭》的原型版本。

15 VU Suite Suite of No Consolation of Jobson 古典抒情搖滾組曲 雪之祭 詩對照 (3) 

In Gardens of Worlds Undreamt這首歌的中文翻譯,除了Jobson在【絲絨漫談】專欄以這一篇〈< In Gardens of Worlds Undreamt > 夢不可及的失樂園〉介紹該首歌,《蒼白的路易斯》網站所翻譯的中文歌詞也很優雅,可一併參考,巧的是《蒼白的路易斯》版主的自我介紹就引了約翰.米爾敦的〈失樂園〉,與Jobson撰寫的文章標題〈夢不可及的失樂園〉倒有些巧妙的呼應了。歌詞既有先行者的佳譯,夠了,這裡不贅詞介紹了。

 

至於另一首Anton歌詞附於本文最後。附帶一提,Anton(安東)是西方男性的名字,在希臘語中還有「具不可計量的價值」和「無價之寶」的意涵。

 

Lyrics of Anton by Orne:

Welcome to my world, welcome to my dream
Tonight you shall see me in my cold and pale show

Now it’s the time to be aware:
I’ll heal you all with my eyes

Well this is how I am, once a living man
Passing through this flesh, I am here once more

Soon it’s the time to sleep again
I’ll heal you all with my eyes

You know the rules, you know the way
You’ll never see your life same again

 

Please refer to the articles written by Sumika about this VU Suite in the column of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and the other articles written by Sumika in this website Be-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and On JusticeDream of Gate of Ivory”, and also, refer to the articles written and posted by Jobson (alias Jobson Hiiao) in the column of “Essay of Velvet”(【絲絨漫談】)in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and the articles posted by Jobson Hiiao in VU Live House Facebook and Jobson Hiiao Facebook. 

請參照︰本網站Sumika所寫【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單元簡介本組曲文章、〈關於【托住眾生的靈魂】〉、以及【B面絲絨 瑪拉利卡三部曲 1部序曲 2部戀曲 3 終曲】、【絲絨之問.象牙門之夢】等單元文章也請參照Jobson在他的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 VU Live House Taipei官網【絲絨漫談】單元撰寫和VU Live House地下絲絨 FacebookJobson Hiiao Facebook所發表的文章

4 VU 古典絲絨 慢慢地走組曲 The Starry Night 驛動的星空組曲 albums

Cf.

4支絲絨組曲《古典絲絨慢慢地走組曲Morning’s Waking Dream2013年音樂筆記(The Starry Night《驛動的星空組曲》的前身與原始完整版本)

Femme Fatale (S的第302-303封信) 26, 28/09/2013

Femme Fatale (S的第301封信) 25/09/2013

38週絲絨組曲 The 38th week of VU Suite B-side VU—Series of unsent letters to Jobson from Sumika(15 September 2013)

身在福中 Living in happiness (S的第283-284封信) 4-5/09/2013

殘酷搖滾 Cruel Rock’n Roll (S的第166封信) 6/12/2012

期待豐收 (S的第119-123封信) 13/10/2012

期待豐收 (S的第118封信) 11/10/2012

玫瑰,一朵就夠(S的第102-106封信)24-25/09/2012

一個夢 A Dream (S的第89封信) 8/09/2012

獻詩Like the deep echo of silence owe to the fallS的第79-80封信) 28/08/2012

象牙門之夢 18 獻曲—l’un pour l’autre 26/8/2012

象牙門之夢 10 Surprise from J 24/06/2012

浪子組曲 & 眼含四月春意的女孩 “Suite of The Prodigal Son” & The Girl With April in Her Eyes (S的第289封信) 9/09/2013

永遠支持你,Here and there, now and always (S的第171封信) 18/12/2012

象牙門之夢 6 Still lost in internet 03/06/2012

sign 永遠的絲絨尋音人 Sumika

♫*♥*•♫••**¨♥*••♫•♥*♫••¨*♥*♫*•¨*♥*•♫•♥*¨*♫

3 Replies to “我準備貼一些內容 I’m going to post something (S的第323封信) 18/12/201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