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準備貼一些內容 I’m going to post something (S的第321-322封信) 14/12/2013

B-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2 Suite d’amour B面絲絨—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2部 戀曲

* * * * * *

J的第334封信  收件人:S    20131211 下午10:48

* * * * * *

 

我準備貼一些內容 (S的第321封信) 20131214 下午7:21 收件人:J 

I’m going to post something (S’s 321st letter) 14/12/2013 PM7:21 addressee: J

 

 

親愛的Jobson,

 

日子真的飛快地過去,

還來不及細說這週組曲,

就要迎接下一個重逢和初相會了。

 

11/19時間上我都可以,

既然想安靜點,我印象中你也不喜歡台北,

那麼就開一段車出台北市區吧,可以路上聊。

 

只是,想不到你要我挑地點,

台北或台灣,我都不熟,由你決定好了。

 

我們先約碰面的點,

沿板南線捷運站附近,你開車方便繞到的路段即可。

(如善導寺站附近路口,會不會是折衷點?)

 

回信時也告訴我你的手機號碼。

 

 

我翻了好多頁才看到佑敏的內容,

你說得沒錯,我完全認同。 

那些規定擺明了就是歧視,不需要我來鑑定呀。

 

事實上,我認同的是從生命來看,

一個人生來是哪一國人,根本是隨機的。

沒有天生的美國人,當然也沒有天生的台灣人。

 

國籍、國界、人種的分類,本來就很荒謬。

這是另一層面的話題了。

而同時與文明文化相關的各種叫囂,無論是媚外賤內(或反過來)

卻從來沒有停過。

遠的不說,日本韓國也充斥同樣的現象,

只不過是換個語文說話而已,

骨子裡的思維,一樣都是文化本質論和藉以取暖的種族主義。

 

 

你新的住處裝潢完工了沒

從春末夏初一直裝潢到現在,

那一定是文思湧現四季皆宜的好地方囉

  

See you 

Sumika

 

 

* * * * * *

我準備貼一些內容 (S的第322封信) 20131214 下午7:27 收件人:J 

I’m going to post something (S’s 322nd letter) 14/12/2013 PM7:27 addressee: J

  

日期打錯了

12/19

 

 

* * * * * *

J的第335封信  收件人:S   20131218 下午9:34

* * * * * *

 

 

♫*♥*•♫••**¨♥*••♫•♥*♫••¨*♥*♫*•¨*♥*•♫•♥*¨*♫

10 VU Suite Can You remember 經典搖滾組曲 winter's dancing Sumika2

◆Farewell to stranger then to encounter…The New Beginning

從陌生到告別再到初相遇…全新的開始

自從2012年3月25日這歷史性的一天,Sumika出於關心台北地下絲絨與誠品企業的官司而發信給Jobson以來,兩個不曾謀面的陌生男女透過網路的通信,進行的心靈交流與音樂分享——Sumika將偶然得知的台灣原住民語malalikap瑪拉利卡,用來形容兩人這樣一來一往的精神交流——截至當時為止的一年多,長信短箋,各自發出超過三百多封的信件。兩人的通信內容,包括官司訴訟開庭的進展及每週播放的不同絲絨組曲,各以編曲者和聆賞者的不同角度觀點分享的音樂感想。

Jobson & Sumika兩人的書信交流,經過一年多種種波折,終於來到兩個陌生人即將初相遇的階段。巧合的是,該週播放的絲絨組曲《Can You Remember 經典搖滾組曲—Winter’s Dancing》中有Lunatic Soul的這首The New Beginning(新的開始),在此介紹這首歌,既象徵兩人情誼即將進入全新的開始,同時,與前幾天Jobson的第334封信的內容也很吻合——他提到住處裝潢整修即將完成,準備給自己一個好的創作環境「希望以後能文思泉湧  完成自我的實踐」——The New Beginning,最期待Jobson投入寫作創作(絲絨組曲)、完成自我實踐的人,除了Jobson,非Sumika莫屬了。

這首The New Beginning歌詞短短三行,加上曲名僅四句,在不到20字內,卻蘊蓄了百轉千迴內斂而無悔的情愫:

I thought you wouldn’t come.

I have been waiting for you

In the back of beyond.

我以為你不會來了,我一直等你,等到地老天荒,尋尋覓覓千百度,佳人從燈火闌珊處走來…。

因為你走向前來,於是,我們有了「全新的開始」…。

於是,Jobson & Sumika兩人的台北地下絲絨故事又翻向新的一頁…

.

精選1

The New Beginning by Lunatic Soul, from “Lunatic Soul", 2008

以前本網站曾介紹過的波蘭搖滾樂團Riverside主唱兼貝斯手Mariusz Duda(瑪利烏斯.杜達)聲線特別且擅長創作黑暗、憂鬱和悲傷的音樂,絲絨組曲裡也選過幾首。他一面擔任Riverside樂團主唱,並一面以Lunatic Soul名義推出個人音樂創作直到現在。2008年發表同名個人第一張專輯 “Lunatic Soul”,The New Beginning是其中一首。2010年發表第二張個人專輯 “Lunatic Soul II”。

同“Lunatic Soul”專輯中的Adrift和Lunatic Soul被Jobson分別選入不同的絲絨組曲:

Adrift選入2012年被Sumika命名的第8支絲絨組曲《暴風雨組曲—Commemorative T-Shirt》的第二首。該組曲在2018年被Jobson重新命名為《The Last City Ⅱ》。

Lunatic Soul→選入2013年被Sumika命名的第28支絲絨組曲《冰夜潘朵拉組曲—Ephemeral Roses》的第四首。該組曲在2017年被Jobson重新命名為《Lonely Road To Paradis 寂寞天堂路》。2018年被Jobson又改稱為《Road To Paradis 天堂路》。

28 VU Suite 冰夜潘朵拉組曲—Ephemeral roses Lonely Road to Paradise 天堂路 (2)

從多支樂團的歌曲分別編入以下幾支絲絨組曲,及編曲音樂風格來說,可知下列絲絨組曲彼此關係密切,風格類似,編製選曲的時期也接近:

《暴風雨組曲—Commemorative T-Shirt》、《Can You Remember 經典搖滾組曲—Winter’s Dancing》和《冰夜潘朵拉組曲—Ephemeral Roses》及第7支絲絨組曲《正義組曲—Endormir Les Hommes》(此組曲在2018年被Jobson重新命名為《The Last City Ⅰ》,2019年又改稱為《The Last City 末世城市組曲》)。

毀滅與廢墟 後搖滾末世城市二部曲 正義組曲 暴風雨組曲 The Last City I The Last City II

Jobson, Jobson Hiiao, Jason, Mr. Hsiao and YouminThe Man Before the veil lifted

Jobson, Jobson Hiiao, Jason 蕭先生及佑敏——迷紗揭開前的男人

在本【絲絨之問】網站出現的以下這幾個名字,無論是出現最多的Jobson,或Jobson Hiiao或Jason(JASON HS)或蕭先生,都指的是同一個人: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VU Live House的創始老闆與公司負責人。

Jobson集數個名字於一身,依場合使用不同名字和暱稱,本尊之外還有無數個分身,像隔著層層迷紗,增添了神祕感,即使在第一年2012夏天Jobson已主動寄過一張照片給Sumika,即使後來Sumika無意中從地下絲絨的YouTube頻道發現在VU Live House現場表演的視頻,2007 地下絲絨第二屆樂團大賽決賽看到簡短幾秒出現Jobson上台頒獎給Maybe樂團的畫面,還有初次聽到他說話的聲音…,但直到2013年12月19日(上述兩封信發出的幾天後)兩人終於初次見面,雙方的神秘面紗似乎揭開了…。但Jobson令人捉摸不定,不按牌理出牌,就像他在他創作的不同絲絨組曲中又展現不同的氣質。

而一個人的本性和真正面貌,往往是在出人意表的地方不經意地流露出來。在上述Sumika的信件提到的「佑敏」,是Jobson在台灣雅虎奇摩使用的名稱(多年後他已將此帳號關閉)。Jobson(佑敏)來信連結了他在雅虎奇摩網站發表對外籍新娘在台灣法規上受到歧視的留言,Sumika在上述回覆的信裡也附和他的看法。Sumika也是透過這類談及時事或政局的話題,而認識「網路鄉民」Jobson的另一面。Jobson說他的言論「常常受到一堆人圍剿」,許多網民給予負評,他調侃說不知是否自己想法太前衛了。

對涉及是非正義的誠品官司之理解,以及對Jobson創作的絲絨組曲與文章,Sumika始終支持與肯定Jobson兩人共鳴頗多,堪稱難得的知音。至於其他價值觀、人生哲學到政治理念,兩人的態度和觀點則不盡相同。

人與人貴在相知相惜。理念契合不總是理所當然的。社會上約定俗成的道理也一樣,唯有以誠待人,才能慢慢建立別人對自己的「信用度」。信任非三兩天容易達到的事,然言行不一和蓄意欺騙的謊言,都會讓人的「誠信」毀於一旦。而撒謊與無誠信,正是「誠品」企業自砸招牌的問題所在,也是台北地下絲絨殘酷搖滾啟示錄的重點……

同樣是新的開始」,時間往前回溯至八個月以前,那是Sumika在與Jobson重啟交往十天後的201355一面聆聽當時VU Live House網站播放的尤克理斯王子組曲That’s What The Wise Lady Said》,其中Archive樂團的曲子AgainSumika寫出如下的感觸

我們的故事,重新開始,Again,另一層意義被如此賦予在Again這個關鍵字裡,重新來過,生命能夠如此重新來過,是對我很大的啟發。所以,要鄭重看待每一個當下,每一次心靈交會,珍愛他。

生命沒有重新來過的,時光總一逕地消逝不回頭。春秋改節,四時迭代。光陰既然無情流轉,新人輕易迭代舊人。大言不慚地說一句時空環境改變了,就可以昨是今非。生命該向前看,何苦探問Can you remember…。留不住一切親愛的,那麼,只記住一切的美好。認清真正面貌,雖然真相回報的往往只是殘酷,依然選擇記住難得的美好。回到初心,是包容與善意,也是絕望中的一種救贖。

.

J's word 20120812 精神

◆2020…Lockdown and new beginning

今年(2020年)如此特別,新冠病毒肆虐,全球超過二千七百萬人感染、且至少八十九萬人因此身亡,雖然新冠疫苗研發的好消息帶來希望,但全球一天感染新冠病毒的確診人數三十萬人,也創下新高。既然介紹了Lunatic Soul,最後補充Mariusz Duda在今年六月第一次以本名推出的個人專輯“Lockdown Spaces”〈封鎖空間〉。從專輯名可知,是與世俗人群隔絕的封鎖時期,他從封城居家隔離生活中獲得音樂靈感的創作。晦暗、極簡而幽閉恐怖的電子音樂專輯,“Thought Invaders”(思想侵略者)和“Unboxing Hope”(拆箱希望)等曲子反映了COVID-19新冠時代人們身心受到的衝擊,從身體行動到思想情緒,激發出有別於以往風格的作品,令人耳目一新。有興趣者可前往bandcamp聆賞這張極限主義的專輯:

https://mariuszduda.bandcamp.com/album/lockdown-spaces

10 VU suite Can You Remember  經典搖滾組曲- Winter's Dancing The New Beginning by Lunatic Soul

Please refer to the articles written by Sumika about this VU Suite in the column of ✺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and the other articles written by Sumika in this website ✺“Be-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and ✺“On Justice•Dream of Gate of Ivory”, and also, refer to the articles written and posted by Jobson (alias Jobson Hiiao) in the column of “Essay of Velvet”(【絲絨漫談】)in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and the articles posted by Jobson Hiiao in VU Live House Facebook and Jobson Hiiao Facebook. 

請參照︰本網站Sumika所寫【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單元簡介本組曲文章、〈關於【托住眾生的靈魂】〉、以及【B面絲絨 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1部序曲 第2部戀曲 第3部 終曲】、【絲絨之問.象牙門之夢】等單元文章;也請參照Jobson在他的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 VU Live House Taipei官網【絲絨漫談】單元撰寫和VU Live House地下絲絨 Facebook、Jobson Hiiao Facebook所發表的文章。

Apocalypse of justice and music by Sumika

Cf.

象牙門之夢 65 Malalikap, again 28/10/2013

象牙門之夢63 留不住一切親愛的All Dear Cannot Be Retained 16-17/10/2013

留住一切親愛的 Hold Everything Dear (S的第314封信) 2013年10月15日

身在福中 Living in happiness (S的第285-287封信) 7/09/2013

身在福中 Living in happiness (S的第277封信) 27/08/2013

幸運時光 Lucky Time (S的第240-241封信) 10/08/2013

幸運時光 Lucky Time (S的第239封信) 7/08/2013

幸運時光 Lucky Time (S的第238封信) 6/08/2013

象牙門之夢 53 Again, with you 11/5/2013

象牙門之夢 51 Malalikap 瑪拉利卡 25/04/2013

象牙門之夢40 This is where the story ends. 22/12/2012

從潘朵拉音樂盒解密絲絨組曲—《冰夜潘朵拉組曲》或者《Road To Paradise天堂路》的先後命名與選圖

獻詩Like the deep echo of silence owe to the fall(S的第79-80封信) 28/08/2012

一期一會 (S的第66-68封信) 14/08/2012

一期一會 (S的第65封信) 13/08/2012

一夕之間 ( S的第59-60封信) 3/08/2012

絲絨組曲名稱對照—Jobson & Sumika命名對照及Sumika設計的絲絨組曲封面 No1-33

S的第6封信 地下絲絨今何在? 28/04/2012

♫*♥*•ღ♫••**ღ¨♥*••♫•♥*ღ♫••¨*♥*♫*ღ•¨*♥*•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