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準備貼一些內容 I’m going to post something (S的第319-320封信) (S’s 319th-320th letters) 7/12/2013

B-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2 Suite d’amour B面絲絨—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2部 戀曲

* * * * * *

J的第333封信 收件人:S  2013125 上午1:04

* * * * * *

我準備貼一些內容 (S的第319封信) 2013年12月7日 上午1:59  收件人:J

I’m going to post something (S’s 319th letter) 7/12/2013 AM1:59 addressee: J

親愛的Jobson, 

嗯,浪子回來了。

我說的是我,去了日本一趟,剛回來,所以這幾天在忙著。

這些日子你都好嗎?

今天打開絲絨網站,看到你貼出新的誠品官司公告。雖然簡短,不懈,已經點出了意志。 

去年很早我就已明白,你非常厭惡這個官司,不用等你說明。 而我的出現,偏偏又與誠品官司有關,我們一向有連帶保證人這種稱呼,那我呢,像是什麼? 連帶成為那欲棄之而後快的什麼

連帶總不經意就勾起你不愉快的記憶。而我明明一直都站在你這一邊的啊,這倒真像是非我所願的連帶之罪了。

算了,我也不提x品了。 

跟你說說我這次去日本的事,主要是去探望八十九歲的老太太,也被招待去聆聽七十一歲的Paul McCartney的東京演唱會。

兩者看來似乎都比實際的年齡還精力充沛,卻都像是最後的一次

雖然Paul一口氣唱完將近三小時後說 See you next time!

而我也告訴老太太,明年會再回來看她 

東京巨蛋能容納超過三萬人,是基於這理由而選擇音效並非最佳的演唱場地,好讓更多人聽到。

也的確,那是搖滾樂的演唱會場,你卻能看到好幾位坐輪椅前來的老太太,還有拄拐杖的老先生,到處是眼熟的日本音樂人面孔,滿坑滿谷,老中青少四個世代,那光景本身,就形成很特殊的氣氛。

而我在那個現場,確實想念起你來

極目望去,心想,師父你會不會也在現場

Paul在演唱會上獻曲給John,給George,給Linda…曲曲真摯。

Paul一起合唱,在巴黎留學時是第一次,聽他的演唱會,那時Linda近在我面前。

我一直喜歡他在Linda生前為她所寫的幾首歌曲。這次看到巴黎演唱會時一位團員仍與他同台演出,很高興,應該說是重逢的喜悅吧,在音樂裡,就在音樂裡重逢。 

我不算Bealtles的樂迷,而是對Paul 尤其Wings和之後的曲子較熟悉些。

Paul常讓我聯想起莫札特,純真歡愉的盡頭總感覺有一股淡淡的憂傷… 

既然見面吃飯時,你不打算跟我談搖滾樂,那麼就信上告訴我吧——我從來不知道的——你對Paul的評價。 

你約我吃飯約了三次了,這次,就選個好天氣的日子。

到耶誕節前,除了下週四有事以外,目前其他時間都可以排。

你大概想不到我在日本聽著絲絨組曲,我也沒想到,你發信來,附帶三朵好玫瑰的這一天,我第一次聽著TURDOR LORDGE Turdor Lodge專輯,第一首歌曲就是

“It All Comes Back to Me".

sumika

* * * * * *

我準備貼一些內容 (S的第320封信) 2013年12月7日 上午2:03 收件人:J

I’m going to post something (S’s 320th letter) 7/12/2013 AM2:03 addressee: J

TURDOR LODGE 的 Turdor Lodge

♫*♥*•ღ♫••**ღ¨♥*••♫•♥*ღ♫••¨*♥*♫*ღ•¨*♥*•ღ♫•♥*¨*♫

Like Wind Like Dream—Goodbye and Go Back to the Old Days of the Sweet VU Live House of Jobson & Sumika

如風又似夢,告別與再會——回到Jobson & Sumika的地下絲絨VU LiveHouse美好時代

一個多月毫無音訊後,2013年12月5日Jobson忽然寄了第333封信給Sumika。而Sumika回覆Jobson的信來到上述第319封,提到Tudor Lodge樂團和同名專輯,但當時把名稱拼錯,隨後立刻發信更正,卻依然寫錯。Tudor Lodge樂團與歌曲It all comes back to me(一切都回歸我處)的介紹,請參照前一篇歸類在【絲絨之問•象牙門之夢】單元的Sumika日記〈象牙門之夢 67  It All Comes Back To Me 一切都回歸我處 5/12/2013〉。

◎《告別組曲The Suite of Separate Way-Forget Her》,“70’ 80’ Pop Rock Suite -Back To The Old Days”的前身

201312月初那一週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VU Live Houser播放的是Pendragon樂團的Lady Luck為第一首歌早期絲絨組曲Sumika初次聆聽這支以抒情搖滾為主的組曲是在2012年最後一天,橫跨2013年第一週播放於台北地下絲絨官網

一年前的201212Sumika得知Jobson同時在海外與多位女子交往,於是去信Jobson決定離開他了。因此本組曲中多首歌曲Baby Come Back, Surrender To You…,當時聽來都如椎心之痛其中的Separate Way(分道揚鑣)和Forget Her(忘了她),讓Sumika為組曲取名為告別組曲The Suite of Separate Way-Forget Her(簡稱《告別組曲後來Sumika依她聆聽絲絨組曲在地下絲絨官網首播的先後順序編號為Jobson的第23支絲絨組曲。

2013年冬天,組曲如候鳥歸來時空與心境有彷彿相似之處,有世事難料的變遷,喜怒哀樂與組曲的旋律歌詞,點滴在心頭。又一年後,2014 年《告別組曲》的播放在當年度第5012/8-12/12)。2014129Jobson所寫的一篇〈SUMIKA的組曲〉的文章裡提到《告別組曲》。

那是Jobson為了介紹客座地下絲絨網站播放的Sumika組曲,特地專文貼於【絲絨漫談】專欄的文章。內容談及JobsonSumika相遇的故事,從Sumika關切地下絲絨與誠品官司,到Sumika對他所編搖滾組曲的賞析評論

《告別組曲》2015年度Jobson沒有播放,卻終於成了名符其實告別的年份JobsonSumika的台北地下絲絨愛情故事裡,這樣的缺席,不僅極具戲劇性,也恰巧符合Jobson一向強調的缺憾之美最美……。

直到2016年第9週(從2月26日起)《告別組曲The Suite of Separate Way-Forget Her》播放一週。在2017年被Jobson重新命名為 “70’ 80’ Pop Rock Suite -Back To The Old Days”。

2013年1月初Jobson來信後,Jobson與Sumika中斷往來數月,直到2013年4月25日收到Jobson來信,而重啟書信交往——兩人在前一天心電感應般寫信給對方,這麼精準的默契,確實讓未敢寄出信卻收到來信的Sumika驚覺不可思議。

後來,伴隨著官司開庭與進展——傑洛克搖滾餐廳公司對誠品企業及誠品負責人吳清友所提起的刑事與民事訴訟,兩人的書信交流(瑪拉利卡=malalikap)一如既往,Jobson在信裡有時表達他身為原告對誠品官司的想法,和Sumika分享訴狀內容討論等等,也在許多信裡談他編曲絲絨組曲的構想和心得;最初就為關心正義而來的Sumika,除了一路傾聽Jobson訴訟的進程,鼓勵打氣,有時也提供淺薄的意見。當然,尊稱音樂前輩Jobson為師父,Sumika透過書信分享聆聽絲絨組曲的感動,和她對新編組曲初響首播的感想印象。在心靈和精神層面,尚未謀面的兩人都加深對對方的認識。

然而,2013年6月Jobson又無預警地來信,表明他實際上仍然和海外妙齡女子持續交往的實情。Jobson說他無法處理她的感情,他會害怕…。那封信再度令Sumika震驚傷心。

Sumika只能在日記和寄不出的信件裡傾訴相思,無語問蒼天︰「而在malalikap回應前的所有空白,所有等待,沒有自由的選擇,無從抗拒他們侵蝕心靈——我那時時刻刻付出的心靈,似乎永無止盡的愛,在時空中,在天地間被煎熬、淬鍊到最後,會是什麼的結晶,Jobson?」

Jobson在2013年8月的一封信上回應Sumika聆聽絲絨組曲的心得,他說︰「我們對音樂的感覺相近,不管我出什麼菜,妳整盤通吃,我編紅樓夢,妳搞紅學…」知音心靈交流共鳴,有歌曲為證,還有與組曲播放同時寫下的一封封信。

而這樣的兩人,20131021Sumika依然在經過幾個月的掙扎後,在那一天發信祝福Jobson生日快樂,再次對Jobson的書寫創作一如最初寄予厚望,同時表明決定離開Jobson

後續發展卻也重複了前一年Sumika第一次寄出告別信後Jobson的反應Sumika不再寫信了Jobson反而連續多封來信說他準備寫文章了,說他看重Sumika也想把Sumika談論絲絨組曲的書信貼在VU Live House地下絲絨的《絲絨漫談》專欄讓更多人欣賞

看在Jobson準備寫作的決心份上,看在正義仍未平反,想為他打氣、陪度過艱困時期的份上,看在剛逝世的The Velvet Underground樂團主唱Lou Reed盧里德的份上以及曾玩過電吉他而在三年前病逝的大哥份上…,Sumika再度心軟

就在2013111Sumika回覆Jobson〈我準備貼一些內容〉,寄出第318封信後,又在天天信箱開開關關、希望卻一次次落空的狀態下度過每一天…。直2013125日為止的空白了無音訊超過一個月,就如一月初以來那樣,像風的是他而不是她,He’s like the wind…

愛的牽絆和絲絨組曲如影隨形,無所不在…。在望穿秋水思念至極的等待中煎熬,Sumika決定前往日本散心一陣子不想再為他牽腸掛肚。只是旅行一趟才剛回台灣,想不到Jobson還是來信了,信裡又邀約Sumika吃飯想跟Sumika見面。而且VU Live House網站的跑馬燈,已換上對抗官司更振奮人心的字句…。

一旦回應了邀約見面,故事就此向新的方向展開了。

◎知音共鳴的最美好時光

隨著心靈交流和新編絲絨組曲的創作JobsonSumika師徒與音樂知音關係Sumika陪伴Jobson出庭對抗誠品官司兩人的肝膽相照的革命情感也更堅定,而邁向另一個境界。

2012年春天Sumika的出現,相信Jobson有關鍵性的影響Sumika出於無私的正義而與素未謀面的Jobson相識相知成為音樂知音尤其Sumika從一開始就欣賞Jobson的創作才華,也鍾愛Jobson的絲絨組曲——這些Sumika的高度認同肯定和鼓勵陪伴,帶給Jobson信心,與千百篇發自肺腑的書信,一同化為他創作的動力,相信在Sumika出現前和Sumika離開後都無人可比擬。就如Jobson後來自己在絲絨漫談的文章說的,他編製絲絨組曲和書寫等創作的動力有一部分來自Sumika(愛才惜才,而在當時,「耳提面命」都還沒有成為負面的語彙。更何況還有隨著官司出庭凝聚成一種特別革命情誼的關係

自2012年起到2015年短暫的幾年時光,對台北地下絲絨、Jobson和Sumika來說,是亦師亦友的Jobson 與珍愛絲絨組曲的Sumika兩人知音共鳴的最美好時光。那幾年,從組曲編創的品質和表現風格與音樂藝術性來說,無疑地,那是Jobson絲絨組曲的創作史中,多產多樣且最用心、作品揮灑淋漓最精彩自由、最具個人獨特風格與內涵的時代…。

She’s Like The Wind (by Patrick Swayze, 1984)

這裡介紹三首出自《告別組曲The Suite of Separate Way-Forget Her。分別是(2013年版本)第5She’s Like The Wind她像風一樣、和第9#9 Dream (Number 9 Dream)〈九號夢〉、第10I Go Crazy〈我為妳神魂顛倒〉

She’s Like The Wind(她像風一樣)原是Patrick Swayze(派屈克史威)創作的歌,被選為1987年美國愛情文藝片“Dirty Dancing”《熱舞17》的插曲,他身兼男主角和主唱。1980年代初期,台灣社會經濟起飛,伴隨解嚴前社會騷動的活力,一片欣欣向榮,那也是西洋舞曲在大街佔據台北都會舞廳的流金年代,這部歌舞電影和這首歌,多少也代表了熱愛迪斯可舞曲如Jobson那一代年輕人所熟悉的影片和暢銷流行曲。

♫ #9 Dream (Number 9 Dream), by John Lennon, “Walls And Bridges‘ ”1974

上述Sumika 319封信提到前披頭四(The Beatles成員保羅麥卡尼Paul McCartney,恰好當週播放的《告別組曲》,精選的第九首歌就是John Lennon#9 Dream (Number 9 Dream)〈九號夢〉。

1970年是披頭四的告別的年代」,成立十年後解散Paul McCartneyJohn LennonGeorge HarrisonRingo Starr團員各自單飛。約翰藍儂於1974年推出Walls and Bridges《牆與橋》專輯#9 Dream (Number 9 Dream)是專輯中的曲子,基於他作的夢自然而然寫成的。旋律像舞般流暢,柔和輕飄似夢幻,歌詞巧合也提到跳舞 (Two spirits dancing so strange),和《告別組曲》裡She’s Like The Wind恰巧出自電影Dirty Dancing《熱舞17的插曲,也是一種呼應。

這裡一併介紹《告別組曲》的第十首Paul DavisI Go Crazy〈我為妳神魂顛倒〉,讓聽眾讀者接連欣賞#9 DreamI Go Crazy,就像聆聽原《告別組曲》舊版本那樣…。

《告別組曲》的曲目,在John Lennon後接著安排歌手名字也叫Paul的曲子,也許是熟悉披頭四的Jobson下意識的安排,而非無心的巧合吧。

I Go Crazy, byPaul Davis, single, 1977

Paul Davis是美國密西西比州發跡的詞曲創作者音樂風格包含靈魂搖滾鄉村樂和流行樂1977年的I Go Crazy是他最暢銷的金曲

如前面多篇絲絨組曲賞析提過的Jobson的許多絲絨組曲裡總能從一些關鍵詞發現不少精準巧合的呼應,例如I Go Crazy第一句歌詞唱著 Hello, girl. It’s been a while” (哈囉,女孩,有一陣子了…)Jobson這支《告別組曲》20首歌名就是It’s Been a While(有一陣子了),是美國重搖滾樂團Staind2001年發行的單曲也是該樂團最暢銷名曲無論是Jobson刻意選曲或無心巧合I Go CrazyIt’s Been a While兩首暢銷排行榜歌曲一輕柔一剛強,相同的歌詞就在組曲前後相應和。

《告別組曲》的另一個巧合Staind樂團與第15Red Desert樂團Pernice Brothers都發跡於美國麻州前一篇〈象牙門之夢 67  It All Comes Back To Me 一切都回歸我處 5/12/2013〉已介紹過Red Desert

對許多絲絨組曲的精選樂團和精選曲,Sumika一直抱持探究的精神「自力救濟」查詢,但特別是純音樂演奏曲,在當時還是透過Jobson提供音樂影片連結才得以知曉JobsonSumika的第333封信還送了三朵「絲絨玫瑰」——3個樂團的3首曲子都是當年10月底剛播放過的《冰夜潘朵拉組曲——Ephemeral Roses》的精選曲

What’s In The Ground Belongs To You by If These Trees Could Talk樂團

Pandora by Cocteau Twins樂團

Ghosts Of The Garden City by Caspian樂團

其中Sumika喜愛的If These Trees Could Talk樂團Jobson選入其他組曲的歌曲Smoke Stacks,已在先前被Sumika在偶然機會下挖掘出來(於是在當時也因此認識了樂團名稱和What’s In The Ground Belongs To You)。

而這種尋尋覓覓所愛,驀然回首闌珊處,終於初相會、喜相逢的心情,與Sumika對既陌生又熟悉的Jobson的情感是重疊相依的——隨後在兩人終於打破神秘見面後,從此以後,Sumika一路陪伴Jobson,直到……

請參見Sumika如自動書寫的喃喃自語︰〈留住一切親愛的 Hold Everything Dear (S的第311封信) 2013年10月7日〉與附隨的解說文〈安魂曲裡的安眠曲——如果話語可燒盡,而煙霧迷濛了我雙眼〉。

◎保羅麥卡尼、琳達與Out There 2013東京演唱會

最後一提保羅麥卡尼Out There 2013東京演唱會,演唱了上述第319封信提到的幾首,還有一首Band On The Run曾被Jobson選入一支早期的絲絨組曲,也就是第17支絲絨組曲、最初Sumika命名為《Encore—Band On the Run組曲》,2016年後Sumika修改名稱為《Encore Little Boy—Confession Suite組曲》(“Encore little boy—Confession Suite”)。

Sumika在寫給Jobson的第238封信,回憶起在法國留學時,在巴黎Bercy欣賞保羅麥卡尼與Wings樂團演唱會(The New World Tour)的往事。Jobson回信沒有談他對保羅麥卡尼音樂的看法。上述第319封信搖鼓小師妹Sumika藉機詢問師父。Jobson回覆時表示也很喜歡Paul的歌,提到My Love, No More Lonely Night他都喜歡,而且有意編入絲絨組曲。

Sumika一直喜歡他在Linda生前為她所寫的幾首歌曲」,其實Paul寫過的無數歌曲都與愛妻Linda有關1971年一張專輯Ram就是PaulLinda McCartney兩人共同創作的專輯(其中有一首Long Haired Lady長髮女郎)。Paul McCartneyLinda McCartney神仙眷侶,Paul一生唯一的“The Lovely Linda”是一位傑出的攝影家

以數首歌和文字向美好昔日致意,一如我們只能藉由聆聽絲絨組曲早期版本如《告別組曲》( “70’ 80’ Pop Rock Suite -Back To The Old Days”的前身),回到Jobson與Sumika同在的台北地下絲絨美好年代…La belle époque de notre VU Live House Taipei…

Please refer to the articles written by Sumika about this VU Suite in the column of ✺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and the other articles written by Sumika in this website ✺“Be-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and ✺ “On Justice•Dream of Gate of Ivory”, and also, refer to the articles written and posted by Jobson (alias Jobson Hiiao) in the column of “Essay of Velvet”(【絲絨漫談】)in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and the articles posted by Jobson Hiiao in VU Live House Facebook and Jobson Hiiao Facebook. 

請參照︰本網站Sumika所寫【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單元簡介本組曲文章、〈關於【托住眾生的靈魂】〉、以及【B面絲絨 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1部序曲 第2部戀曲 第3部 終曲】、【絲絨之問.象牙門之夢】等單元文章;也請參照Jobson在他的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 VU Live House Taipei官網【絲絨漫談】單元撰寫和VU Live House地下絲絨 Facebook、Jobson Hiiao Facebook所發表的文章。

Cf.

我準備貼一些內容 I’m going to post something (S的第318封信) 2013年11月1日

我準備貼一些內容 I’m going to post something (S的第316封信) 2013年10月28日

將靜默贈予聆聽之前──獻給親愛的 Jobson (S的第138封信) 27/10/2012

象牙門之夢 61 Only the lonely love for you in my life唯不忘相思 15/08/2013

留住一切親愛的 Hold Everything Dear (S的第311封信) 2013年10月7日

象牙門之夢 59 Thinking about有所思(2) 13/08/2013

幸運時光 Lucky Time (S的第238封信) 6/08/2013

象牙門之夢 44 Lettre à J 27-28/03/2013

not so far — Happy Lunar New Year 2013 (S的第177封信) 29/04/2013

象牙門之夢27 隨時可以出發的幸福 14/10/2012

象牙門之夢 21 我應該昭告世人嗎? Should I declare to the world? 11/09/2012

象牙門之夢 18 獻曲—l’un pour l’autre 26/8/2012

象牙門之夢 17 5th month of VU 25/8/2012

預言一則 (S的第58封信) 3/08/2012

B-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between Jobson and Sumika

♫*♥*••**¨♥*••♥*••¨*♥*♫*•¨*♥*♥*¨*♫

3 Replies to “我準備貼一些內容 I’m going to post something (S的第319-320封信) (S’s 319th-320th letters) 7/12/201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