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誠品敦南店熄燈談台北地下絲絨之死 Talking About The Death of VU Live House Taipei From The Closure of Eslite Dunnan Bookstore 19/6/2020

 

【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單元 &【絲絨之問 On Justice】單元

 

從誠品敦南店熄燈談台北地下絲絨之死

Talking About The Death of VU Live House Taipei From The Closure of Eslite Dunnan Bookstore

 

台北地下絲絨(傑洛克搖滾餐廳股份有限公司)與誠品公司之間的官司,是Sumika在2012年3月25日結識Jobson之後才知道的殘酷搖滾故事。

地下絲絨 VU stage 2 photos website

誠品企業(Eslite Corporation),1989年風光開幕,位於台北市敦化南路、緊鄰仁愛路圓環的敦南誠品總店,是第一家誠品書店,引領臺灣在閱讀展覽時尚和藝術的文青風潮,開創第一家24小時營業的書店,曾經是許多喜愛閱讀和藝術的大學畢業生就職的企業熱門選項。

 

近幾年的不景氣,許多企業苦撐經營已久,全球大爆發的新冠病毒(COVID-19),成為今年許多公司大幅裁員或宣告破產的最後一根稻草。誠品也在這波關店潮中,以房租到期等理由,2020年5月31日,敦南誠品正式熄燈。誠品終於也走到了分店關門大吉這一地步了!

 

Jobson's words (Letter to Sumika 25.8.2012) 

  • 緣起-〈地下絲絨今何在?〉

 

Sumika寄給Jobson的第一封信〈地下絲絨今何在?〉,緣起正是因為2012年3月25日當天透過網路初識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VU Live House時,發現台北地下絲絨vu live house網站,立刻注意到網站上當時跑馬燈公告台北地下絲絨正與誠品企業打官司,且網站內貼有一篇2010年10月9日發表的「地下絲絨將正式對誠品公司提刑事訴訟」完整聲明。基於正義感,Sumika隨即詢網路並向不曾謀面的Jobson發出表達關切和詢問的信函。

 

台北地下絲絨VU Live House與誠品是房客與房東的關係。租賃關係始於2008年。但其實第一代的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於2005年7月開幕,當時承租台北車站對面的K Mall地下一樓。

 

  • 第二代台北地下絲絨VU Live House@誠品武昌店地下一樓

 

2008年,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梅開二度,移到年輕人聚集的西門町。第二代台北地下絲絨VU Live House向誠品公司承租誠品武昌店地下一樓占地一百坪、包括提供國內外樂團表演的舞台和餐廳空間,與房東誠品之間的合約簽到民國102年(2013),但尚未期滿就發生租約糾紛。這起商業糾紛,與當時台北都市開發計畫,和旅館飯店業者紛紛進駐西門町、搶先佈局,應是有關係的。

 

  • 文化資本暴力

2010年10月1日,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VU Live House店面遭誠品公司片面更換門鎖及後續斷電及破壞設備等暴力行為,地下絲絨老闆蕭嘉仁先生(即本網站提到的「絲絨主人」Jobson = Jobson Hiiao = Jason)為維護權益,在忍無可忍之下向誠品公司負責人吳清友及誠品公司相關人員提起刑事與民事訴訟,走上法律訴訟途徑。

 

誠品以文化為賣點的形象起家,「誠品書店」廣蒐國內外書籍和出版品與藝文活動的經營,儼然成為帶動書香社會的一股推力。可惜且為人詬病的是後來經營模式已偏離文化,過度以商業利潤為優先考量,卻繼續在原品牌形象包裝下,拓展至物流等多角化經營。2013年9月9日,Jobson寫給Sumika的第298封信,信件標題定為〈誠品資本暴力〉,即是借用記者房慧真不久前寫過的一篇文章〈誠品資本暴力〉(如今已不易找到,或被消失了?)。房慧真那篇〈誠品資本暴力〉與翌年又發表的〈告別誠品〉聲明,是難得公開批判誠品的文章。

J's word 20120424 small

就在今年誠品敦南熄燈倒數的消息傳出,一片惋惜和感謝的網路聲浪中,罕見楊宗翰批判誠品,指出誠品企業近幾年過度商業化,主事者經營方向已脫離誠品書店成立的初衷,多角化拓展事業體,樂於當二房東的經營模式,讓誠品變得越來越像「百貨公司」。清大退休彭明輝教授也在臉書發表,認為「不務正業」的結果,跌落神壇的「誠品敦南熄燈真的剛好而已。」若套句暢銷書《我想念我自己》(Still Alice)的書名,或許連今非昔比的誠品本身都已經開始「我想念我自己」(No more Eslite)了……。

 

上個月一連串誠品倒數活動,有年輕樂團用直播24小時的音樂致敬;有以筆桿搖滾的假前衛音樂人撰文懷念一個時代,還有一群知識界的名媛紳士,紛紛在最後一夜到誠品敦南店壓軸演講陪伴熄燈;有人感念誠品引領風騷,讓全天候不打烊的書店文化遍地實現。這對平均每五百公尺就有一家24小時便利商店的台灣文化而言,其實只是從既有的習慣附加新習慣,養成並沒有太難。但究竟是因為非得半夜去買高貴森森的外文書、不打折的國內出版品與進口CD嗎?還是夜貓子和不眠症者去吹冷氣、免費享受看美眉帥哥,或者只是喜歡吸吸誠品文化特別營造出的文青空氣,讓消費者以擁有一張誠品卡而自豪擠身文青一族?

 

有人仗勢,就有人靠勢。有畫廊展覽表演場地、有演講廳、電影院,還掌握出版品書籍上架曝光週期生命的誠品書店,儼然成為文化界的重量級指標,即便是想與銅臭味做出區隔的作家、藝術家、出版社和文化人,尤其初出茅廬的創作者,有機會在誠品初試啼聲,更得仰仗誠品光環的加持宣傳和包裝形象,雖然對分拆帳的方式讓許多文化創作者敢怒不敢言,畢竟圈子小,能不得罪文化界大咖,誰也不想去惹。何況二十幾年當中,連台灣赫赫有名的文化界和社會學界具影響力的人,也以在誠品辦過講座、對談、展覽、影展為榮…。

 

  • 兩張招牌

在第二代的台北地下絲絨開張前,選址相中年輕族群聚集的台北西門町,尤其選擇熱鬧電影院街和青少年潮店的誠品武昌店地下樓,做為地下絲絨vu live house表演舞台和搖滾餐廳場地,以當時如日中天的的「誠品」聲勢,恐怕地下絲絨負責人沒能說他絲毫不曾考慮過「誠品」這張文化界的大招牌吧。因為,那幾年台灣紛紛出現live house,「誠品」和「地下絲絨」的結合,從商業經營考量、從文化和搖滾音樂史來說,兩個招牌絕對會有相加相乘的效果,雖然Jobson曾表示,地下絲絨vu live house不靠誠品這個招牌攬客,也是各自使用不同的電力系統和出入口,但房東是誠品,而地下絲絨vu live house的地址就在誠品武昌店地下一樓,這是難以否認的事實。

 

在1990年代前半葉,誠品敦南的文化藝術展演活動和創作者、絡繹不絕來朝聖的莘莘學子,與下班後享受文化知識薰陶的朝九晚五工作族的文化消費,確實和那幾年網路剛興起的經濟榮景等客觀條件,共同構成了台灣多元蓬勃發展的文化都會文藝時尚優雅清新的風景線……。

 

之後「誠品神話」隨著開張的分店數量和獨特的室內裝潢陳設,愈以文創業包裝就愈背離創業的文化初衷。乃至2010年10月,以惡房東的姿態片面違約,導致台北地下絲絨之死,這個事件不是個案,而是台灣社會日增的文化惡霸寡占橫掃市場的黑暗時代下,一個甚小的縮影。

 

誠品文化的塑造,是一種品味(taste)的養成內化,這種文化資本和社會歸屬,是布赫迪厄(Pierre Bourdieu)指陳的:品味已成為社會等級和階級的標誌。就像學歷文憑往往作為社會區分,高學歷是晉身上流社會階級的通行證,也握有文化領導權和話語權;反之則因貧困的連鎖,在勞動市場因低學歷或無文憑而難以翻身,而居於中下層甚至發不出聲音的社會底層。

 

在以消費為導向的社會,對於文化資本和文化生產,多的是溢美之辭,甚至到了誠品敦南店熄燈號響起,台灣文化人感謝者多,對於文化與權力的共謀關係,及文化引領時尚品味導致對個體反思能力的影響…提出批判反省的聲音卻微乎其微……。像房慧真、楊宗翰與彭明輝等人發出異議省思的聲音,實不多見。

 

台灣現今五十多歲到六、七十歲以上在文學界、藝術界、學術界、教育界、出版界…赫赫有名的賢拜,有許多是曾受人景仰的意見領袖,但只要對比他們之前在國民黨執政時代,重炮抨擊各種文化政策,百家爭鳴地出版各種受箝制的思想論著,他們衝鋒陷陣為弱勢喉舌,無畏強權多勇猛,再前後比較就知道,自從政黨再度輪替後的最近這五年至今年2020年,他們擁有比一般人更多的話語權和文化與思想影響力,當今聖上箝制言論已日益嚴重他們卻不敢批判,在實質已成一言堂的台灣社會,仍然自我吹噓台灣每人一票的投票式民主自由難波萬,在許多有違憲違法的公共政策,以及司法不公等攸關民生與公民權利的議題上,卻集體消音、自動自我檢閱甚至姑息認同,面對目前仍勇於發聲但被政府打壓限制發表言論的現狀,他們多蛻變成緘默不語不聽不看現實的順民,比起1989年當時台灣社會整體充滿開放思想和大鳴大放的風氣,如今退化噤聲無聲至此地步,是多麼荒誕刺耳又可怕的社會風景!

 

也是在時間的檢驗下,讓人感慨,擺脫了前獨裁戒嚴時代,第三度政黨輪替後,台灣迎來的是新威權時代。在綠色黨國體制下,依然勇於力抗當今台灣最高權力者謊言獨裁的人真的微乎其微。時間也更加證實了,有正義、有風骨節操和道德良知的真正知識分子,在台灣還真是少得可憐!

 

只要拿出曾自詡為自由主義者、為反抗獨裁政權而被納入前黑名單的海外人士、如今德高望重於士林的台灣文化人在三、四十年前慷慨激昂的批判禁書,來對照今日他們對一黨專制者的姑息無言,就可以明白,能打臉自己的通常就是昨是今非的自己!這就是一種「轉向」,台灣的假掰文化能夠興盛不衰直到今天,知識分子批判力弱化是一個重要的原因,究其實,就是一面向權力靠攏,一面繼續以自己昔日的政治黑名單經歷夸夸談其當年勇。

 

台灣許多選民支持民粹又雙重標準,是必須為這些亂象負責的。那些假左派和靠政府大力經費補助,故不敢忤逆當權者的文創產業鏈文青族群,以及太陽花學運以來吸美國「民主自由」奶水,樂當流氓美帝分離主義急先鋒的覺青世代,就不必寄予厚望了。他們正虔誠地膜拜著新造出的神…

 

這三十年來,台灣整體確實如Sumika在海外冷眼旁觀時所指摘的「墮落」,而且是如Jobson指出的「集體墮落」,經濟和政治看似多元開放,文化素質也似乎提升,大城小鎮市容越來越漂亮完善,台灣大環境看似蓬勃發展,實則政治頻繁的選舉內耗虛鬥,加上教育改惡,環環相扣的惡性循環中,三十年間貧富差距卻越來越大,拖垮了台灣總體的努力,戰後嬰兒潮世代打拼奠定的勤奮守法和經濟基礎,至今在唯奴才貪官是用和好大喜功的中央正腐官僚體系運作下,與社會普遍在上下欺瞞中只在意表面功夫、笑貧不笑娼、造假有市場、說真話被霸凌等集體瘋狂的風氣,而整個社會每下愈況,向下沉淪。所謂「物不極不返,惡不極不亡」,恐怕是司法不公不義的台灣社會之寫照,和可預見的結局…。

 

我喜歡一整條香腸拿起來看 Jobson's words 281st letter to Sumika 24 Aug 2013

  • 誠品神話與「祛魅」

從誠品敦南總店熄燈,回溯「台北地下絲絨之死」,誠品官司案耗費Jobson甚多金錢和時間精力的耗損後,多年纏訟以敗訴告終。平心而論,Jobson即便是原告身分,在多年訴訟期間,他卻以自己理性不杯葛官司對手的產品、不抵制消費而自豪,依附於寄望對手最好經營越來越好,甚至能成為世界五百大企業的想法,「誠品虐我千百遍,我待誠品如初戀」,比對戀人還堅貞,實在不簡單!讓人不禁懷疑莫非是患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Jobson還認為,包山包海的被告企業經營日益壯大,正好反襯出他這隻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悲情震撼效果…。

 

所以直到2017年Jobson的刑事被告誠品董事長吳清友過世,Jobson身為原告當事者與受害者,終究都沒能看穿誠品神話一直在他身上的作用,以至於他也沒能反思誠品光環,因而無法對品味和文化資本進行徹底理性的「祛魅」。對於從第一封信已清楚表明立場的Sumika來說,無意也不必檢討被害者,但Jobson終究以鄉愿的態度面對,這和台北地下絲絨的敗訴,公理正義沒能獲得平反,同樣是令人遺憾的結果…。

 

Jobson本身是企業老闆,畢竟在商言商、連交友都以利益出發考量,多所顧慮是難免的。況且他身經多次和長年的訴訟,對人性想必更心寒,想持盈寬容而選擇放下…與年紀漸老生活安逸無憂都有關吧。一個生活整日周旋於金錢利益得失的生意人,對言行舉止可能有怎樣的影響,與一個以無畏的公共知識分子自我期許而有正義感的人,兩者在思慮和行動的深度廣度和向度,必是截然不同的…。

 

官司纏身時如果本身無有力人士當靠山,誰人喊冤,首先擔心的恐怕就是被有關人士關切、被消音匿蹤吧。這樣的恐懼,與當今官商掀不得的齷齪事,到處告人的手法而威嚇小民,簡直如出一轍。不如說今天更變本加厲了…。

 

鄉紳圈地、地主房東剝削等等不公義不合理的弊端,也非始於昨日。覬覦新肥羊,準備大發利市,藉故違約,踢開舊客戶,這種資本帝國政經結合權力與利權的戲碼,倒楣碰上了,地下絲絨既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個犧牲者。像誠品這樣的大企業,如果真的依法坦蕩行事,他們就不需要在遇到糾紛時選擇靠重金聘大律師伺候,而拒絕在和事佬調解的這種讓兩造各退一步溝通的管道了!

 

企業不能因為追求利益優先,就容許他輕易以房東的優勢對房客施以暴力,扼殺一家音樂表演餐廳的生存空間,摧毀了台北地下絲絨的流金年華,也不可以恣意違法阻斷搖滾夢想、拆了音樂創作表演者生存的舞台。正如一個人不能以縱情侈欲尋歡為個人自由的藉口,而任意高興耽誤多少女孩的花樣青春就耽誤多少花樣青春,以遊戲人間的態度辜負多少女子的真情相待,而內心都絲毫不感到愧疚。包括誠品作證的人在內,所有的罪責與否問於良心一念,而事實真相只有自己心知肚明。當那一廂移情別戀挽新歡,這一枚癡情女子空等待,最後落得一場空,再也無法重來的年華歲月,再也無法重建的舞台和歡笑時光,誰也賠不起的。因為,生命時光歲月,是不可逆的,總是和正義及罪與罰的衡量是分不開的。將公德與私德,放在正義的面前,也沒有哪一方享有批判的豁免權原因無他因為正義是一切德行的總德。這些圍繞「正義」的思維,在今天以各種託辭叫囂通姦除罪化、殺人無罪化的台灣社會,相信都值得每一個人深思…。

 

到底法庭能不能主持正義 Jobson's words The 191st letter to Sumika, June 12 2013 (1)

 

如果說2012年3月25日是開啓Sumika與Jobson兩人地下絲絨故事和本網站絲絨之問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Story的序幕。那麼,2020年5月31日,誠品敦南總店熄燈謝幕,雖然喚不回公理,正義也無法伸張,但終於老天有眼,等到誠品也有關閉六家分店這一天的到來。

 

誠品的起落是一個社會的縮影,而第一代和第二代台北地下絲絨那前後幾年(大約2004-2010),可以說趕上且見證了台灣戰後經濟最後的榮景餘光,同時,九十年代以降在世界重新掀起重金屬、死金的熱潮、國際前衛搖滾樂團老而彌堅的音樂創作和表演,與後搖滾、新民謠…百花齊放下,台灣也急起直追,搖滾Live House (實際上,「藝文展演空間」等等界定不甚清楚的定義和用詞又牽涉到法規…)夜店pub如雨後春筍開張,地下樂團的搖滾現場演唱文化發展,和北自北海岸貢寮南至墾丁春浪…等各地連續數夜開趴熱唱、勁舞、哈草的海灘音樂祭活動,也以那個時期達到極盛期。

 

隨著智慧型手機愈來愈輕薄短小,和Youtube和soundcloud、vimeo…等各種網路音樂平台與影音串流分享網站興起,雖然現場演唱的魅力仍在,但終究不敵一機在手、無限觀看、隨手可得甚至免費欣賞分享的樂趣。而會造成群聚的現場演唱和地下樂團展演活動,在今年新冠病毒大流行後,各地政府限定移動和人們保持社交距離的意識提高,原本就多數慘澹經營的Live House和相關工作者來說,打擊更是雪上加霜了。也因此,包括音樂創作者和經營者在內,為了實現夢想,今天仍堅持熱情創作、不以為苦的每一位創作者,都值得更多的鼓勵和掌聲。就像台北地下絲絨如浴火重生的鳳凰一樣,在互聯網上以另一種形式延續生命,分享音樂,值得報以喝采,值得更加珍惜絲絨主人所精製分享的眾多精彩的絲絨組曲……

Gangster Rock film 2012 VU Live House location 混混天團

托住眾生的靈魂 Jobson的絲絨組曲 單元 icon

**•••**¨*••*••¨***•¨**•*¨*

精選1

♫“What They Want (Is My Life)” by Polish band Believe, from their “Yesterday Is A Friend”, released in 2008.

精選曲“What They Want (Is My Life)”Jobson編製而在2013年兩度於地下絲絨官網播放的組曲《Remember The Future—Fight By Your Side組曲》中的第九首

2013113日至11日當週,是2013年第二回播放這支組曲,與三月播放時的組曲版本相同。當年Sumika將這支組曲命名為Remember The FutureFight By Your Side組曲》。201544週播放修改過成為2015年版本,後來Jobson重新命名為《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組曲》,在組曲後半增刪幾首曲目,修改過的版本時間長度比原初版本短,內容和整體氣勢也削弱不少,甚為可惜。“What They Want (Is My Life)”修改後的版本中仍保留的曲子。這支組曲意義特別,而這首歌也適合做為上面這篇文章的精選曲故選之…

30 VU Suite Remember The Future—Fight by your side組曲 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組曲 order

波蘭樂Believe樂團2008年發行的Yesterday Is A Friend》專輯裡的“What They Want (Is My Life)”,時間八分多鐘,是該專輯最長的曲子,但在Jobson編製的Remember The Future—Fight By Your Side組曲》裡,只算是普通長度。因為這支組曲有許多精選曲的長度少則10分鐘,多則達13分鐘以上。例如2015年改訂前的舊版本存在過的第12首,也是當年被Sumika用來命名這支組曲的Nektar樂團相當精彩的“Remember The Future”(後來被Eloy樂團的“The Light Friom The Darkness”所取代,後者也長達14分鐘),以及舊版本順序第14首卻在2015年後被剔除的My Brother The Wind樂團的“Karmagrinder”,原版本的12-14首的曲目和順序在鋪陳該組曲轉折表現方面是很適當的。可惜的是一口氣砍掉有種希望趕快草草結束的意味。這一點在以後的文章論及這支組曲時,會再探討版本修改所透露的意涵。

新前衛搖滾風格的專輯《Yesterday Is A Friend》,該專輯的第一首“Time”也被Jobson編入Sumika名的 《纏綿繞指柔組曲It’s fine to be hereJobson 多年後將這支重新命名為黑暗古典搖滾組曲 IV華麗又黯淡》翌年又改為《黑暗典搖滾組曲 III華麗又黯淡的世界

歌曲What They Want (Is My Life)”Mirek Gil 作曲、Robert Sieradzki 作詞。Mirek Gil應該是地下絲絨的忠實聽眾所孰悉的歌者、因為他有多首歌曲曾被Jobson選入不同的絲絨組曲裡。他是Believe樂團的成員,也是前Collage樂團成員。

Believe樂團2006年發行的“Hope To See Another Day”專輯中的歌曲“Pain”2015Jobson新編入當年首播時Sumika命名的 I’ll tell you a story 光陰的故事組曲》(Jobson 2017年將這支重新命名為《Wildfire —New Folk Suite新民謠組曲》。 

Mirek Gil以另一個Mr Gil形式發行的曲子,2010年發行的專輯“Skellig”中的同名曲“Skellig”被選Jobson收進《Remember The FutureFight By Your Side組曲》裡的第10首歌曲。該專輯另一首“Odmieniec”則被Jobson選入其他絲絨組曲裡。

以上所說的歌曲都是在2015年為止所播放的舊版本中曲目與順序,後來隨版本變化而抽換增刪的曲目使舊版本更顯得珍貴自不在話下。

 

絲絨組曲中的波蘭樂團Believe (Mirek Gil)

 

請參照2012年3月25日Sumika寫給Jobson的第一封信,該封信末所附Jobson的「地下絲絨將正式對誠品公司提刑事訴訟」的完整聲明,再次附於本文最後,並請讀者撥冗瀏覽台北地下絲絨VU Live House官方網站。

&【絲絨漫談】單元撰寫和VU Live House地下絲絨 Facebook、Jobson Hiiao Facebook所發表的文章,以及本網站Sumika所寫【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單元簡介本組曲文章、〈關於【托住眾生的靈魂】〉、【B面絲絨 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一部序曲 第二部戀曲】、【絲絨之問.象牙門之夢】等單元。

Please refer to the articles written by Sumika about this VU Suite in the column of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Master Jobson’s VU Suites”(【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and Jobson’s article posted in the column of “Essay of Velvet”(【絲絨漫談】)in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and the articles posted by Jobson Hiiao in VU Live House Facebook and Jobson Hiiao Facebook.

41 VU Suite 絲絨安魂曲 - Requiem as a light in the dark Lovers in a Red Sky (1)

 

🆅🆄 Live House  2010.10.9  Jobson「地下絲絨將正式對誠品公司提刑事訴訟」完整聲明:

本公司與誠品公司產生租約糾紛.本公司向誠品公司承租本地的合約至民國一百零二年.然誠品在未先期溝通之下,遽於今年五月發函舉種種不合乎合約精神之理由片面通知本公司合約於九月三十日終止.本公司錯愕之餘,以函或口頭告知本店的合法權利.然誠品公司不循法律程序來解決合約糾紛,竟然於十月一日公然毀損本店門鎖換鎖,.於本公司負責人到場後,限制本公司負責人進入,並宣告驅離負責人離開武昌店不得再進入.  本公司於十月二號當天表演,不得已請警局人員到場後會同開鎖,進入本店後才發現誠品公司早已未經本公司同意侵入機電室關掉電源總開關,本公司人員開總電源也才發現誠品公司早已自其武昌店之機房切掉電源頭,完全限制我公司行使使用電力設施之權益.誠品公司並對警方之恢復供電之建議置若罔聞.  本公司始終認為本公司在法理上站得住腳,本店從未拖欠每月房租.在九月三十日也繳清最後水電費.在此其時本公司,未欠誠品任何費用.並認為雙方的糾紛應循法律解決,不應波及無辜的樂團和樂迷,建議雙方擱置歧見,讓十月排程走完.本公司並保證在未解決雙方歧見之前,不再接任何表演.  然誠品公司態度強硬,除了十月二號本公司開鎖當天那場暫時同意之外,其餘場次一律不恢復供電,包含十月八號之台北市政府主辦之台灣樂團節,除非本公司簽字承認合約終止並自動月底前清空所有設備裝潢,  誠品公司不但已存入兌現本公司十月份房租,本公司還有相當六個月房租之支票及現金之押金在誠品公司。在本店未欠誠品公司任何費用之下,還將本店所有設施和生財器具行使留置權不得搬走.不得使用,並言明該公司將合法向本公司請求相當月租金之違約金,直到我公司自動淨空而止 超出時限視同廢棄物處理,並對本公司提出搬遷賠償之議不置一詞,真是令人不明所以.  本公司自發生後,始終持續低調與誠品武昌店主管及高層溝通,然遲至本月八號,該公司始終態度未改.在不得已之狀況下,本公司將正式對誠品公司相關人員提起刑事訴訟,以維護本公司之合法權益.  相關細節紛爭緣由,本公司將整理之後昭告大眾.  本公司也在此對所有十月份排程樂手和樂迷致上最大歉意,說聲對不起,地下絲絨讓你們失望了….

 

VUJS logo & piano email

Cf.

S的第1封信 地下絲絨今何在? The First Letter To Jobson from Sumika 25/03/2012

誠品資本暴力 Capital Violence of The Eslite Corporation (S的第290-291封信) 11-12/09/2013

象牙門之夢42 一年後,地下絲絨今何在? After one year, is VU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still there? 25/03/2013

請給我你們神聖的同意,透露地下陰暗深處的真相

象牙門之夢 50 霧深之處—Misty Blue組曲 In the deep mist – Misty Blue Suite 17/04/2013

留住一切親愛的 Hold Everything Dear (S的第307-308封信) 2013103

瑪拉利卡三部曲第1部序曲簡介Introduction of Ouverture from B-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53 VU Suite 光陰的故事組曲-Suite of I'll Tell You A Story Wildfire -New Folk Suite VU logo Jobson (3)

All song and images mentioned here: No copyright infringement intended.

Apocalypse of justice and music by Sumika

**•••**¨*••*••¨***•¨**•*¨*

7 Replies to “從誠品敦南店熄燈談台北地下絲絨之死 Talking About The Death of VU Live House Taipei From The Closure of Eslite Dunnan Bookstore 19/6/2020”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