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住一切親愛的 Hold Everything Dear (S的第304封信) 30/09/2013

B-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2 Suite d’amour B面絲絨瑪拉利卡三部曲 2 戀曲

 

留住一切親愛的 (S的第304封信) 2013930 上午10:43  收件人J

Hold Everything Dear (S’s 304th letter) 30/09/2013 AM10:43 addressee: J

  

親愛的Jobson,

 

要從哪裡說起呢?

順著時序說吧,既然時序是有意義的。

 

dimanche 29 sept. 2013

今天清晨開始聆聽的組曲,是今年第四十週的絲絨組曲。

一人在線,而第一曲的初音還未響起,跑馬燈的文字先映入眼裡。

 

這安魂曲也適合我。

多久以來,我在心裡常想著,

如果我只能要求Jobson為我編一個組曲,

那麼,就讓那是一組送别我的組曲,在我離世的時候

 

所以,你在我生日這一週,播放為絲絨而編的一組安魂曲,

我把它看作是我們之間的另一次心有靈犀。 

 

此刻,歌曲來到第四首,Falling

我極愛的大衛林區的電影雙峰主題曲,

你當然也不知道,我已選了一首大衛林區的曲子,

在那個你還未被告知主題的組曲裡。

我還該向你再透露更多?

以符合我所重視的及時,或這是先說先贏?

但如果要與你對奕,我寧可是輸家。

 

“Wishing You Were Here" 願你在此。

這既像是這週組曲的回聲與副標題,

也是我和你的另一種默契。 

 

In to the night, I cry out, I cry out for you…

In to the night, I search out, I search out, your love…

 

你對著絲絨,溫柔地說: 

2 就是絲絨墜入黑暗滿3週年的日子,真相終將會攤在陽光下的,安息吧,絲絨,一組美麗別緻的安魂曲遙寄給你…….想念你的 jobson

   

我想這麼告訴你,Jobson,

絲絨墜入黑暗之後,就是我的生日,

那麼絲絨應該跟我一樣,都會是浴火重生的不死鳥。 

 

我們來數算吧,如果具體數字有意義的話。

這組曲是到目前為止我聽過最長的絲絨組曲,超過2小時30分。

旋律有多長,思念就有多深。

也是生平第一次,我連續聆聽音樂超過六個小時。

專注,沒有間斷。

  

鼓點起始孩童稚嫩的聲音Once upon a time…

敲打的清脆可以一一辨別出,在不和諧的曲段之後,

出噪音而不染像一種信念的聲音,

為亡魂指引方向的聲音。

 

輕柔的聲音,

貼著音符發出,依憑情感起伏的真實,

鼓聲強勁激烈,

世事總如晴天霹靂。

The first bowl on the earth

The second bowl…The third boel…X

And the

………………….

 

這就是對世界的回應。

對這個現實的世界,以藝術的方式做出的回應。

用他整個生命去回答。

一如詩人希尼說的,

回答世界,作出某種回答,某種回應。

 

第二次聆聽時,又落下淚,

才發現,我在同一首曲子裡感動。

 

風蕭蕭兮人世寒

 

這淚是我對你的這組安魂曲作出的回應回答嗎?

只有曲子和熱淚知曉。

我說這是你以搖滾組曲對現實世界做出的回應,

也許該說,這是你叩問世界的天問之曲。

 

 

在今天,還有什麼可以讓人們為自己的冷漠無知感到羞恥?

 

介於週六晚感受教育主題紀錄片「不平等的時代」的震撼餘波,

與等待今晚遠道詩人們以多語言朗讀的傷逝輓歌之夜,

我置身在這組絲絨安魂曲裡,

從清晨天光滿室那一刻,直到斜向西移的日落時分

 

而你寫給絲絨的話,也不知何時更改了幾個字,

倒數的日子改成再1天,

你也把那私密的話語,真摯的想念字句都收回你的內心深處。

絲絨看到了,一兩位忠實守候的人看到了,就夠了。

一早看到跑馬燈,我隨即寫下搖滾柔情四個字,

也只合在私密的書信裡告訴你,

這樣的感懷並非自此開始的

接觸絲絨組曲以來,無數次領會,再發現搖滾的鐵骨柔情。

 

 

在我所謂的「首播時光」中,我全神貫注聽了三遍,

咖啡全涼了,

你出現在gmail的訊息由橙轉綠又變回橙色我的亦然,

風刮起,吹進屋內,風鈴聲也成了首播時光的背景,

我又拿出鋼筆寫聆樂的片段,

像初學語言文字表達自己的兒童,認真卻沒有自信。

 

從「我們在此相遇」、「搖滾——對世界的回應」到「留住一切親愛的——生存、反抗、欲望與愛的故事」

腦海裡閃過幾個標題,要給你的信件,

因為閱讀約翰伯格書頁隨處的字句,總讓我一再回到你: 

「人生最殘酷的事莫過於死於不義。信誓旦旦的承諾幾乎全遭毀棄。」

 

 

如果我是文字

我要召喚美麗公義真理

如果我是話語

我將輕柔訴說我的愛

              — 希克美 (Hikmet)

  

伯格還說,瑞基馬利唱過了,「正義依然是一個祈禱詞」

 

我不知道,在今晚,歷經311浩劫的詩人,

是否也會以比太平盛世的藍天還更藍的天空為稿紙,

以穿透看不見的輻射線的聲音,刻下他們的證詞。

 

我更想著這個問題:

「在今天,還有什麼可以讓人們為自己的冷漠無知感到羞恥?」

 

我那四十封有去無回的信——除了你的以外——

一整年的,四十個機會,卻沒有答案。

 

 

週日晚初會晤的詩人送我一週前剛出版的詩集,

友誼的表示,簽在薄薄的扉頁。

闔上詩集,我看到藍色書腰寫著: 

一切都捲土重來。

  

 

如果我是門

我將為良善開啟為邪惡緊閉

如果我是窗一扇敞開無簾的窗

我願把城市帶進屋裡

如果我是文字

我要召喚美麗公義真理

如果我是話語

我將輕柔訴說我的愛

 

      ——  留住一切親愛的

  

這段變成朗讀的詩,

而我還有反覆聆聽的安魂曲,寫不完的長信,

秋雨卻靜靜冷冷地落了,

就在我不知何時睡去的深夜。

而昨夜令我眼角潤濕的那段詩句,

掉落在聽眾席上,

詩人們會後將它與桌椅場地一起恢復原狀

 

 

恢復原狀,一切捲土重來。

 

 sumika

 

  

* * * * * *

J的第315封信 2013930 上午10:40 收件人:S

J的第316封信 2013930 上午10:42 收件人:S

J的第317封信 2013930 上午10:43 收件人:S

* * * * * *

  

 

♫*♥*•♫••**¨♥*••♫•♥*♫••¨*♥*♫*•¨*♥*•♫•♥*¨*♫

精選1

♫ Sisters / Phantasm (by Nicklas Barker, from the album “Sisters (El Ultimo Fin De Semana", 2011.)

Larks Tongues In Aspic #1 (by King Crimson, from the album “Larks Tongues In Aspic”, 1973)

 Quiet Drops (by Morte Macabre, from the album “Symphonic Holocaust", 1998.)

 

It has been 9 years when The VU Live House Taipei was falling into the dark by force

“Larks Tongues In Aspic part one” & “Quiet Drops” were selected by Jobson as two tracks successive in the 41st VU Suite of Jobson’s works, named by Jobson himself on the website when the debut broadcasting started:

 

“It has been 3 years when The VU Live House Taipei was falling into the dark by force till today. One day, the truth will be revealed in the sun. Rest in peace, Velvet. A beautiful and refined Requiem is sending to you so far away from me…missing you jobson.”

 

That’s the reason why Sumika called it “Requiem For VU Live House Taipei(《絲絨安魂曲—Requiem For VU Live House Taipeisince the first broadcasting on September 29, 2013. Later, Sumika renamed it : “Requiem as a light in the dark(《絲絨安魂曲—Requiem as a light in the dark. The cover art for this VU Suite was designed by Sumika. The picture of the front page of the website VU Live House Taipei was taken by Sumika at the same week on 2013.

 

On Feb. 26 2017, the version of this VU Suite was the same as the version of 2013, length of 132 min. Jobson didn’t renamedit. Yet, on April 2018, this 《絲絨安魂曲—Requiem as a light in the darkwas retouched and renamed as a strage title: “Lovers in The Red Sky”, the naming of the title was yield to Marc Chagall’s picture…

 

Quiet Drops by Morte Macabre: lineup/ Nicklas Berg (from ANEKDOTEN) / Mellotron, Fender Rhodes, Theremin, sampler, guitar, bass – Stefan Dimle (from LANDBERK) / bass, Mellotron, Moog – Reine Fiske (from LANDBERK) / guitars, Mellotron, violin, Fender Rhodes – Peter Nordins (from ANEKDOTEN) / drums, percussion, Mellotron

  

Please refer to the articles written by Sumika about this VU Suite in the column of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and Jobson’s article posted in the column of “Essay of Velvet”(【絲絨漫談】)in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and the articles posted by Jobson Hiiao in VU Live House Facebook and Jobson Hiiao Facebook.

VU Live House 地下絲絨今何在? Eslite Ximen Taipei 誠品官司

今天是絲絨墜入黑暗滿9個年頭的日子 

 

在上述幾封Sumika Jobson書信往返,有一點很特別的是,兩人在同時間寫著信給對方,Sumika洋洋灑灑已寫了很久,太專注地寫著信,並沒有注意到Jobson連續發來的第315封及第316封信。而Jobson下一封信與Sumika又幾乎是同時寄出(都是2013930日上午10:43,相差僅幾秒至幾十秒鐘),因此在Sumika將信發出以後,才看到Jobson連續的三封來信。這種默契十足的同步巧合,再次應證了榮格所說的「同時性」(synchronicity),內含「有意義的巧合」。每一次都心有靈犀,每一次都應珍惜

 

2013930日上午Sumika寫的這封長信,是相當重要的一封信,對應著Jobson所創作的組曲中相當重要的一支絲絨組曲《絲絨安魂曲》。正如信裡提到的「我那四十封有去無回的信」——指的就是2012325Sumika寫給Jobson的第一封信——也是很重要的信,因為寄出了這封信和Jobson的回信,才開啟了兩人書信交往、音樂知音相遇的台北地下絲絨故事…。 

Quiet Drops (by Morte Macabre, from the album “Symphonic Holocaust", 1998.)

 

《絲絨安魂曲》是2013Jobson新編的組曲,在929日首次播放時,Jobson寫在台北地下絲絨VU Live House網站的跑馬燈,最初顯示的文字內容,即是Sumika 信裡引述Jobson所寫的以下這一段話: 

2 就是絲絨墜入黑暗滿3週年的日子,真相終將會攤在陽光下的,安息吧,絲絨,一組美麗別緻的安魂曲遙寄給你…….想念你的 jobson

 

一天後,Jobson修改了部分跑馬燈的文字,不過最初首播時,面對已被迫關店的絲絨Jobson情真意切的話語原貌被Sumika保留下來2013101Jobson 將網路首頁跑馬燈文字改成 

「今天是絲絨墜入黑暗滿3個年頭的日子真相終將會攤在陽光下的安息吧絲絨一組美麗別緻的安魂曲遙寄給你……jobson

 

因此,當時Sumika遂將此組曲命名為《絲絨安魂曲Requiem For VU Live House Taipei》,2014Sumika修改為《絲絨安魂曲Requiem as a light in the dark後來Sumika設計這支絲絨安魂曲的組曲封面cover art時,即是以當時拍下的網站首頁為意象。

 

《絲絨安魂曲Requiem as a light in the dark》直到2017226日播放時仍然是132分鐘的長度Jobson並未為組曲重新命名。20184月播放的是重新增刪曲目的新版本Jobson重新命名為《Lovers in a Red Sky竟然以夏卡爾的繪畫與標題為封面和組曲標題,組曲名稱遷就了圖像,曲目內涵都絲絨安魂曲的初版已遠…,已不復《絲絨安魂曲Requiem as a light in the dark最完整可貴的初衷。重要的是,組曲大師Jobson後來在網上寫說他以前未曾為這組曲取名。那當初,JobsonSumika師徒兩人,從一開始在書信中就以「絲絨安魂曲指稱這支意義特別的組曲…又是甚麼?

 

可以說2017年以前的版本《絲絨安魂曲Requiem as a light in the dark》其實是縮水版《Lovers in a Red Sky》之前身原型版本、完整版本嗎 

 

地下絲絨今何在?那些新版本過度改版刪修的組曲…雖然還有私藏舊版本可私家品味,但《絲絨安魂曲》,連保留一個象徵性的紀念名稱,都不願意?非要親手埋葬了一切,把過去的美好與真實,隨著痛苦難堪一齊埋葬?以便重新做人? 

 

絲絨之問在此,但真正的答案在彼——只在絲絨主人自己的內心,像誠品官司的相關人那樣只在良心安否的深處…。

 

在記憶和遺忘的主題上,可以選擇記憶,而不選擇記仇。選擇記住,而不選擇遺忘、抹痕除跡。因為,那怕形式都是對逝者的最起碼尊敬。這也就是在紀念碑上,每一個名字,都有無法衡量比擬的重量。那是如德希達所說的,一個逝者的逝去,帶走的是一整個世界…。 

 

Jobson's words 28.10.2012 Eslite

Sumika信裡提到組曲第四首Falling其實真正的曲名是Into The Night,後來Sumika察覺歌名有誤,於是在下一封信更正過來。信裡提到Pink Floyd名曲“Wishing You Were Here" ,並非《絲絨安魂曲》精選曲,Sumika非常喜愛,每有好歌或美好事物想與Jobson分享時,常想起這首歌。當時Sumika已開始構思組曲準備獻給Jobson和絲絨組曲清單中預定的一首…。 

Sumika在信中提到的孩童稚嫩的聲音Once upon a time」,即Pearl HarperSumika深愛的樂團ARCA選入”Cinématique”《電影》專輯。原本是黑白片電影《獵人之夜》The Night of the Hunter)裡的一段。而那讓Sumika在同一首曲子裡感動而感慨風蕭蕭兮人世寒的曲子是"Where At Night The Wood Grouse Plays" (以前曾介紹過的樂團Empyrium)…

 

這組書信群的標題〈留住一切親愛的〉,是借用英國作家、藝術家及知名藝術評論家約翰伯格(John Berger)的書名:《留住一切親愛的:生存.反抗.欲望與愛的限時信》(Hold Everything Dear: Dispatches on Servival and Resistance引述的詩句出自土耳其詩人希克美Nâzım Hikmet Ran, 1902-1963)。 

一切都捲土重來。原日文是すべでが帰ってきた。

 

你才是唯一的生還者 265th letter to Jobson VU 20130819

 

簡介約翰.伯格(John Berger, 1926.11.5-2017)

文化藝術評論家、作家、詩人、劇作家等,1926年出生於倫敦。進入倫敦中央藝術學院及切爾西(Chelsea)藝術學院就學。1948至1955年開始教授繪畫,並展開終其一生的繪畫生涯。馬克思主義者約翰伯格未《新政治家》雜誌撰稿,論及政治、社會問題、書刊、電影、戲劇,成為深具影響力的藝術評論家。

他是英國最具影響力的藝術批評家。有多本藝術評論書籍如《觀看的方式》、《永恆的紅色》、《藝術與革命》、《另一種影像敘事》、《我們在此相遇》等等。伯格晚年長期居住法國邊境阿爾卑斯山村鎮。

納欣.希克美.蘭(Nâzım Hikmet Ran, 1902-1963),出生於希臘。希克美在十二歲已寫下他的第一首詩,日後成為土耳其前衛左派詩人、劇作家、小說家,土耳其偉大的現代詩人,是二十世紀土耳其文學的重要作家。在其生前成為西方世界最知名的土耳其現代詩人,其作品被五十幾種語言翻譯出版。作為社會批判的知識份子,因信仰馬克思主義而在1940年代反覆被土耳其當局逮捕,前後入獄十五年。畢卡索、沙特、土耳其詩人們向土耳其政府抗議,要求釋放希克美。後來流亡俄羅斯時,心臟病發,逝世於莫斯科。其遺願是安葬在家鄉安納托利亞任何一座村莊的梧桐樹下…。

   

請參照︰Jobson在他的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 VU Live House Taipei官網【絲絨漫談】單元撰寫和VU Live House地下絲絨 Facebook、Jobson Hiiao Facebook所發表的文章,以及本網站Sumika所寫【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單元簡介本組曲文章、〈關於【托住眾生的靈魂】〉、【B面絲絨 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一部序曲 第二部戀曲】等單元。

41 VU Suite 絲絨安魂曲 - Requiem as a light in the dark Lovers in a Red Sky (1)

Cf.

Femme Fatale (S的第300封信) 23/09/2013

B面絲絨—Sumika寫給Jobson未寄之信系列 B-side VU—Series of unsent letters to Jobson from Sumika (3 September, 2013)

絲絨組曲名稱Sumika & Jobson命名對照之3 第41-47支絲絨組曲Naming and design of VU Suites (41-47)

 

♫*♥*•♫••**¨♥*••♫•♥*♫••¨*♥*♫*•¨*♥*•♫•♥*¨*♫

6 Replies to “留住一切親愛的 Hold Everything Dear (S的第304封信) 30/09/201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