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運時光 Lucky Time (S的第240-241封信) 10/08/2013

B-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2 Suite d’amour B面絲絨—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2部 戀曲

 

* * * * * *

J的第241封信 201389 上午10:34 收件人:S

J的第242封信 201389 上午10:46 收件人:S

J的第243封信 201389 下午12:12 收件人:S

J的第244封信 201389 下午12:17 收件人:S

J的第245封信 2013810 下午1:10 收件人:S

* * * * * *

 

 

幸運時光S的第240封信2013810 下午3:07  收件人:J

Lucky Time (S’s 240th letter) 10/08/2013 PM3:07 addressee: J

 

親愛的Jobson,

 

所以,你已經確定知道我想聽的是哪一個浪子組曲了?

那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啊,上次是失誤,這次,真的想吊足我胃口。

當然,我還是會歡歡喜喜迎新送舊的。

 

不過,昨天本來想稱讚,你太厲害了!

你果然猜中滑翔飛行的那首曲子,讓我五體投地。

今天呢,我想收回這句讚美了,是啊,是那曲子本身的意象鮮明,跟你無關

Nothing to do with J.

 

而你說我勇於接受搖滾,把我說得好像去年才開始聽搖滾樂

原來,在你看來,我真的只是初級班。

好歹大學時代以來我也接觸過Santana, Europe, Beatles, QueenPink Floyd……

如果你曉得,我的人生差不多有一半時間都在學外語,而我興趣又很多,就知道我哪有那麼多時間都給音樂嘛就是音樂,我接觸的類型也不算太窄了吧,只是不偏食所以才都是淺嚐而已。

再說,不走魔幻路線,不表示很循規蹈矩喔雖然你是講超脫現實

我的反骨精神,在周遭家人朋友眼裡向來就是異數,對世界的批判,我一路走來,骨子裡是很搖滾的,我對一切虛假是報以噓聲的,包括對那些假搖滾和只聽音樂卻沒有得到搖滾精髓的人。

可被你這一鼓勵,說我勇於接受,原來,精神境界大不同!! !

好啦,我的辯解到此為止,師父說得是。我只有再接再厲,精進修行。

 

至於你嘛,應該繼續困頓的,這樣,迷幻詩意的氛圍才會更朦朧

不過我也有些得意,當你說起What else is there?這首曲子我感覺這才是挖寶哩,比自己抓到歌曲還過癮。我不能太得意,因為你會繼續吊我胃口

每首曾經的曲子在每個人心裡都有特別的影像,所以,很難純粹享受那些音符旋律而不對號入座,而不觸動內心過往的深刻記憶。這就是藝術的移情作用吧。

我看到Bjork要來台演唱,對喜歡她的人是難得的盛事吧。

混混天團,等我有空,會找來看的。

關於專輯和合輯的感想,還有要拆解組曲的事,你再說清楚一點。

絲絨組曲怎麼又跳回528000重新計數了?)

 

Sumika

* * * * * *

 

J的第246封信 2013年8月10日 下午5:03 收件人:S

* * * * **

 

幸運時光S的第241封信2013810 下午5:19  收件人:J

Lucky Time (S’s 241st letter) 10/08/2013 PM5:19 addressee: J

 

Moi je sais! 

VU被人動了手腳了。

剛想到

你會不會是記起去年八月中旬播放哪個組曲了

那也是我想回憶的

Merci!

 

* * * * * *

J的第247封信 2013810 下午10:14 收件人:S

* * * * * *

 

♫*♥*•ღ♫••**ღ¨♥*••♫•♥*ღ♫••¨*♥*♫*ღ•¨*♥*•ღ♫•♥*¨*♫

精選1

♫ White (by Minus 8, instrumental, from the album Content ID )

Europa (Earth’s Cry Heaven’s Smile), by Santana

♫ Lie To Me (by Chris Isaak, 1987)

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Something about Counter-culture, Hippie generation and the spirit of rock’n roll

The first song presented here is in another VU Suite, “Bossa 4 U Suite of Ocean, “broadcasted for the first time during July 22-28, 2013.

The other two songs Santana’s Europe and Chris Isaak’s Lie to me were both selected by Jobson in The suite of Guitar Man, broadcasted durning Feb. 24 to March 3 2013, the period when Jobson and Sumika interupted their correspondance for more than two months until 25 April 2013.

“Lie to me" was repeated in the new coming VU Suite  of Jobson’s works: “Neo-Classic psychedelic Rock Suite of Prodigal Son–Lie To Me, French Girls“, (《新古典迷幻搖滾浪子組曲—Lie to me, French girls》),  title named for the first time by Sumika while the debut show in VU Live House website, on the night of 10 August 2013. Then renamed several years later by Jobson himself: “Psychedelic Highway Suite“. 迷幻公路組曲)

29 VU Suite Suite of Guitar Man - I'll have to say I love you in asong 吉他人組曲 (2)

Here Jobson and Sumika were sharing their ideas about composing the musical suites (and an art work, in general) and the memories of listening to the great rock bands such as Santana, The Beatles, Pink Floyed, Queen, Europe…of they were young.  Especially Sumika had some memories about the band Santana. Besides, a concert Tour of Santana was held in Taiwan in 2011. Jobson attended that concert as a piligrim.

The spirit of Rock’n roll was interrogered oncec again by Sumika, with regard to Justice and the revolt of the Young générations especially in Taiwan…

Besides, Jobson told Sumika a film “Ganster Rock“, which was filmed  at the Taipei city, and VU Live House rock bar-club Restaurant was one of the place of location for this film. Lacking of time so Jobson didn’t see that film yet. Another reason may be because it would be too sad to watch…for the lawsuit against the Eslite Corporation was not solved then, for the same reason that Jobson’s J-Rock Company was closed since 2010…)

Please refer to the articles written by Sumika about this VU Suite in the column of ✺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and Jobson’s article posted in the column of “Essay of Velvet”(【絲絨漫談】)in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and the articles posted by Jobson Hiiao in VU Live House Facebook and Jobson Hiiao Facebook.

39 VU Suite 新古典迷幻搖滾浪子組曲—Lie to me, French girls 迷幻公路組曲 (4)

△「反文化」、嬉痞世代—再談搖滾精神

在上述的幾封信裡,Sumika與Jobson對音樂編曲、搖滾樂團和絲絨組曲欣賞等方面,Jobson連番發來好多封信,內容不只是音樂的分享交流。Sumika的信中提到等待的浪子組曲,即是被Sumika命名的《浪子組曲—浪子還能再說幾次真心話》。而What Else Is There?被選入這封信件當週播放的《Encore—Band On The Run組曲》(後來Sumika改稱《Encore Little Boy—Confession組曲》)。

「滑翔飛行的曲子」,Jobson的來信附上一首歌曲的youtube連結,正是回覆Sumika7月27日信件的詢問:「總是很鮮明地感覺那是飛行的姿勢, 穿越雲層飛翔的飛機。你知道我說的是哪一首嗎?

也就是這裡介紹「有坐航空器飛翔的感覺的Minus 8 樂團的”White”,被Jobson收在7/22-7/28播放的《海洋組曲 Bossa 4 U Suite of Ocean》(參見Sumika寫給Jobson的第228 & 229封信) 。

Santana Europe in Jobson's VU Suite (“Europe" selected by Jobson in VU Suite)

Sumika提到的幾個搖滾樂團「Santana, Europe, Beatles, Queen和Pink Floyd」,都各有不同的風格,也有各自的曲子被Jobson收進不同的絲絨組曲。其中Santana,就有一首演奏曲”Europe”,歌名全稱是”Europa (Earth’s Cry Heaven’s Smile)”,收錄在2013年Sumika所命名的《吉他人組曲 Suite of Guitar Man》,也就是2017年Jobson命名的Guitar Man《70ˊs American Folk Rock》組曲。這一首Europe及以下另一首介紹聆聽的Lie To Me都出自這支組曲。

Europa (Earth’s Cry Heaven’s Smile) by Santana

關於Santana樂團,Sumika在大學時期有特別的回憶。後來從同學處得知美國知名美學學者桑塔耶納Santayana,即便讀了他的書,Sumika還是會先入為主,把名字混淆了。Jobson幾年後在臉書介紹Santana樂團這首Europa (Earth’s Cry Heaven’s Smile))曲子時,提到2011年Santana來台灣表演時,他去朝聖聽演唱會了。

不知道錄製Santana樂團錄音帶送給Sumika、年紀稍長的朋友,是否仍在台灣?已失散多年的朋友,若在台灣,可還像當年保持搖滾魂?是否也懷念聆聽Santana的時光,也跟Jobson一樣,當起朝聖的中年大叔,回憶那段叛逆不羈的青春歲月?

在臺灣的社會發展史中,二十世紀戰後他們那一個世代的人,四年級後半到五年級前半,特別是介於1955到1964年出生的Jobson那一代人,他們和周圍的同學同儕多半來自有正常的幾位兄弟姊妹組成的家庭,無論出身貧困小康或家有恆產(1953年台灣開始實施耕者有其田),大概都是在成長期受惠最充實完整的教育資源,而在華人世界打下紮實的中文教育學識基礎,吸收台灣社會前進向上發展的活力最充沛的台灣經濟奇蹟階段,因此同時在這樣務實上進環境中勤儉父母輩的本錢所提供的資產(金錢、政經地位和人脈與機會),加上自己打拼成果所蓄積的經濟底蘊,他們成為二十世紀出生台灣最有能量、最能作夢、最敢衝撞,挑戰權威、最騷包、其童年、青春到成年後,每一階段都最生逢其時,而能在各個位置找到發光發熱創造歷史的機會、因此最好命的幸運一代…。(見最後所附對比Jobson 寫給Sumika第238封信部分內容,2013年8月5日下午寄出.自述關於他那一代人的幸運。)

而且,1970年代前後數年間,世界各領域重大思潮技術變革,他們恭逢其盛,目睹國際冷戰局勢下核武競賽、航太發展激起的宇宙想像,與中華民國在退出聯合國的國際情勢下因劣勢而凝聚的向心力,這些是極可觀的大環境能量,相加相乘接收的結果,他們那一代人的想像力、創造力、實踐力、領導力、應變力、忍耐力、反省力、回饋社會的行善力…,都是相當驚人的。

弔詭的是,時代勝利組的「幸福世代」,他們成就了台灣經濟文化的榮景,但他們放任教育的下一代,卻像是反作用力結果的對照組,幾乎可以說他們的下一代已成為破壞台灣社會基礎穩定打頭陣的主嫌和共犯。他們的下一代,從價值觀歷史認知到意識形態,都開始一點一點腐蝕這個社會的根基,這些四五年級前半段學生,他們和前人在戰後短短幾十年親手認真建立的美好社會結構,和儲存的進步老本,正在被敗家子掏空瓦解,分崩離析而仇恨對立…。

傾全力呵護寵愛的下一代,養到最後,竟養成了社會大機器裡的bug…,在「適當的時候」,就發揮bug的作用,讓當機的當機,該癱瘓的癱瘓。老子拼命砌磚建構這個社會,小子痛快解體這個社會…情何以堪?還不能除了臭蟲,這才麻煩。老子也許如鯁在喉,但小子們肯定不服。

歐美在1970年代前後,出現新一波的「反文化」,強力抵制符合習俗的1950年代社會規範與秩序。其實,正因為史上戰爭死亡人數多達數千萬人的二次大戰後全世界一片廢墟,荒涼人心祈求秩序穩定,連20世紀藝術史都斑斑可考,如叛逆的時代寵兒畢卡索等西洋繪畫大師的畫作風格,戰後一段時期都紛紛傾向古典畫風,應證了Return to Order「回歸秩序」的現象,有大時代背景和人心普遍對安定的渴望需求。

這些並非隔了一世代批判保守、陳腐的年輕人所能身臨其境的,沒有生命經驗或經驗不足以讓他從表象透視深層的歷史因果脈絡,還原歷史真相,每隔20年左右(大約就是從一個人出生到長大成人耗費的二十年時間).無知年輕人起而反動叛逆的革命,只是歷史反覆,幾乎是循此模式,逃脫不了人性弱點,大毀滅後的大反省(例如日本帝國二次大戰戰敗後制定放棄武力的日本國和平憲法),總是無法持續半世紀,然後人類便蠢蠢欲動,伴隨新科技突破的人類文明就在進三步退一步半的節奏中,跌倒—站起—反省昇華—墮落—再劫後餘生找回人性而站起—…大小紛爭不斷的循環中前進後退地迂迴移動。

音樂史,也是如此。新生嬉皮一代的counter-culture,反叛精神,繼承了垮掉一代(Beat Generation和所有歷代的反動力量與精神),當時標榜的搖滾精神,如今實際已淪落到哪裡了?

聆聽音樂,從思索台北地下絲絨的命運,連結到地下創作樂團嘶吼吶喊的金屬搖滾,暗黑搖滾,咆嘯的死亡金屬…,在生與死之間,一個個人也好,小廟一間的表演空間也好,到底透過搖滾樂是以怎樣的姿勢抵抗?

如果搖滾精神 ( Spirit of Rock’n roll) 也指的是無所畏懼,那麼,搖滾精神應該是無所畏懼權力。而正義的不張,往往是權力使然,逼迫人必須屈服在非法、違法的、也就是違反正義的權力之下。搖滾精神,在哪裡?除了實驗精神充沛洋溢地在各種創新樂曲的實驗作品中留存以外,自詡為搖滾癡情漢的人,熱愛搖滾樂精神的音樂愛好者…搖滾精神,在哪裡?

正義可以成為商賣奪權的噱頭、摩登的都會頹廢厭世,到時髦皮相的搖滾必須結合嗑藥、大麻、亂性、酗酒暴力和譁眾取寵…才跟得上流行。只有極其少數人,願意為音樂藝術之名拋棄名利而犧牲快樂安逸幸福,因為鈔票名利掌聲權勢才是凡夫俗子永遠奮鬥的目標。沒有要批判銅臭味…只是說起絲絨革命讓人熱血、搖滾樂還唱垮了一個政權?別說捷克斯洛伐克那遙遠可能沒去過的國度了!看看眼下的台灣就好,搖滾名星,批判舊政權成了政客後,已看不見島上如火如荼的民主獨裁和綠色司法暴力!所以歌詞裡對不公不義的激昂憤慨,都只是虛偽因為是明顯針對性的雙重標準!以扯謊維生的…除了政權還有擁護掩護這種虛偽的一切。令人想起馬克思引的伊索寓言,所以,別盡說大話,臺灣這裡就是羅德島,你就跳吧!

Gangster Rock film 2012 VU Live House location 混混天團

【絲絨之問—台北地下絲絨殘酷搖滾啟示錄 The Velvet Underground StoryClose th the fire close to the edge】這個網站之所以後來會設立,有一個很重要的理由,是為了揭露謊言批判謊言—正如上述的信件裡,Sumika早已向Jobson清楚表明的態度:

「對世界的批判,我一路走來,骨子裡是很搖滾的,我對一切虛假是報以噓聲的,包括對那些"假搖滾",和只聽音樂卻沒有得到搖滾精髓的人。」

Jobson在八月初接連發出的信件裡,有一封向Sumika介紹一部電影《混混天團》,因曾以VU Live House 為拍片的舞台而與影片裡出現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的場景。電影英文片名為”Gangster Rock”,片名副標題是: 

這個世界還好有音樂,不然殘酷的生命將如何繼續?

然而在這個Deep-fake—真偽不分虛實不辨的深偽時代,音樂又算甚麼?連音樂裡都充斥著自己打臉自己的虛偽,對許多人來說,現實其實是這樣:

這個世界還好有謊言,不然虛偽的生命將如何繼續?

你說是不是啊?聽!這首Chris Isaak就唱著 Lie to me…。

而且Lie to me還重複出現在不同的組曲!2013年2/24-3/3當週播放的《吉他人組曲》(即後來2018年Jobson命名的”Guitar Man《70ˊs American Folk Rock》”,重複出現在接下來的一週:2013年8/10-8/17當週首播的《新古典迷幻搖滾浪子組曲—Lie to me, French girls》裡(Sumika在首播後命名,更以這首Lie to me和另一首曲子結合命名了副標題)。

這裡精選播放Lie to me,如把它算在吉他人組曲的話,可以算是補聽(因為2013年當年度的吉他人組曲播放時,Jobson & Sumika兩人已中斷書信三個月交流,還沒有和好,既沒有寫信,Sumika也沒有寫日記,這裡貼文的內容,在那段期間信件和日記都空缺,只好跳過 / 錯過。但也可以算是先聽為快,因為接下來當天2013年8月10日晚間,正是《新古典迷幻搖滾浪子組曲—Lie to me, French girls》首播,如果把Lie to me視為這支8月10日首次登場新組曲的歌曲的話…,隨你高興!

有的曲子命運是幻影曲流星般消逝。舉世經典搖滾名曲如繁星之多,但與Lie謊言有關的曲子常常得到絲絨主人Jobson一再的青睞,而同一首還重複入選!這就是命運不同,毫無正義可言!

♫ Lie To Me (by Chris Isaak, 1987)

 

請參照︰Jobson在他的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 VU Live House Taipei官網【絲絨漫談】單元撰寫和VU Live House地下絲絨 Facebook、Jobson Hiiao Facebook所發表的文章,以及本網站Sumika所寫【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單元簡介本組曲文章、〈關於【托住眾生的靈魂】〉、【B面絲絨 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一部序曲】等單元。

Cf.

海洋組曲 Bossa 4 U Suite of Ocean (S的第228封信) 22/07/2013

Bossa 4 U Suite of Ocean (S’s 229th letter) 29/07/2013

將靜默贈予聆聽之前──獻給親愛的 Jobson (S的第143-144封信) 30-31/10/2012

 

Prodigal son_s words

(Jobson 寫給Sumika第238封信部分內容)   2013年8月5下午12:06

 

 想想我的一生  似乎不太悲慘   但成長經歷也是足堪是70-80世代人的代表 

70-80  也算是西洋流行音樂的最顛峰

也是戰後嬰兒潮那一代所發展的科技和經濟成就的受益人 

電腦pc的發明和衰落  都在我們這一代眼裡走過

西洋文化的主宰和衰退   也都在我們眼裡走過

 

其轉折與失落之間

實在值得一書  

Jobson 5.Aug. 2013.

 

♫*♥*•ღ♫••**ღ¨♥*••♫•♥*ღ♫••¨*♥*♫*ღ•¨*♥*•ღ♫•♥*¨*♫

7 Replies to “幸運時光 Lucky Time (S的第240-241封信) 10/08/201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