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組曲 Bossa 4 U Suite of Ocean (S的第234封信) 1/08/2013

B-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2 Suite d’amour B面絲絨—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2部 戀曲

38 VU Suite The Time Has Come藍調組曲—Still I wonder》Is it a crime Blues & Soul Suite V

sign 永遠的絲絨尋音人 Sumika

海洋組曲S的第234封信201381 下午7:18  收件人:J

Bossa 4 U Suite of Ocean (S’s 234th letter) 1/08/2013 PM7:18 addressee: J

親愛的 Jobson,

 

那我算是低空飛過囉

 

其實前天我又想到

如果就把第七首放在組曲最前面

那就像是

還沒有聽到開演的掌聲

連燈光都還沒亮起

舞台的正中央就傳來了低沉的歌聲

I am painting in oil… a portrait of a man… 

別說我又來攪局了!)

要按捺住等你的新版本出爐了再說 還是先說的先贏

我並不知道第七首算是嚴肅唱腔之類的

只是這首曲子讓我聯想

芭芭拉史翠珊多年前舉辦一場

極經典的慈善演唱會

舞台上只有她一身白色禮服倚在一張透明的高腳椅旁

現在請你想像一下

要讓第七首這首名曲出現在怎樣的畫面

在你的下一場精彩絲絨組曲web live演唱會上

你準備給他什麼樣的椅子和燈光呢

換句話說

你想讓他怎麼出場?

 

關於第四首,我該更正說法

第四首往往讓我感覺是一個小亮點

因為我知道,你一定會把很喜歡的先擺在前面

我說小亮點就是因為這樣

我自己通常很欣賞各組曲開頭幾首的鋪陳…(常常不著痕跡的

然後到了第四首,會覺得那曲子往往特别晶瑩

也許換另一個詞,是較討好的、或更大眾化的

可是那是否該大部分歸功於前面的鋪陳呢

有些曲子也許是,不過

有一些第四首很肯定單獨聽時也一樣喜歡

以前就跟你說過了

 

這組曲第2 Down by the river

這個版本跟原曲都是我很喜愛的

你選過的幾首曲子的版本比較都很精彩

真的都是你精挑細選過的嗎?)

這首曲子是有些長

我個人聽是很OK

但組曲第二首通常有熱場的作用不一定要熱鬧的曲子

十幾分鐘的曲子擺在這裡除非有特殊的銜接作用

不然可以放在別的段落

你說要把他換到另一個組曲了?)

我很期待呢

今晚回來是怎樣的新版本來迎接

2013.7.31

———————————

前天的還沒寄出,又換了版本了

你把我喜歡的第二首換過了

所以

今天這個版本是你較滿意的組合了吧

且讓我細細揣摩

Sumika

2013.8.1

* * * * **

♫*♥*•ღ♫••**ღ¨♥*••♫•♥*ღ♫••¨*♥*♫*ღ•¨*♥*•ღ♫•♥*¨*♫

精選1

♫ “Portrait of A Man” (by Screaming Jay Hawkins) 

♫ One Voice Concert (by Barbra Streisand)

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Illusive song—Portrait of a man

Please refer to the articles written by Sumika about this VU Suite in the column of ✺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and Jobson’s article posted in the column of “Essay of Velvet”(【絲絨漫談】)in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and the articles posted by Jobson Hiiao in VU Live House Facebook and Jobson Hiiao Facebook.

Apocalypse of justice and music by Sumika

幻影曲男人的畫像

Portrait of a man

在這裡介紹兩首歌,有別於以往精選曲的是,其特別在於,要介紹的第一首歌曲,是一首「幻影曲」。美國歌手傑.霍金斯(Jay Hawkins ,又稱Screaming Jay Hawkins)所唱的“Portrait of A Man” (男人的畫像…讓人想起Jobson所寫饒富意味關於作畫老人的文章)。霍金斯以獨特演唱出名但他創作演唱的最有名經典曲子.應屬1956年經典節奏藍調、靈魂樂作品,而後來許多人翻唱的“I Put A Spell On You”(也被Jobson選入絲絨組曲),曾入搖滾名人堂(Rock and Roll Hall of Fame)的500大經典名曲之列。

第二首歌或稱第二支影片,不曾出現在絲絨組曲,但在Sumika上述2013年8月1日寫給Jobson的信件裡提到,「芭芭拉史翠珊多年前舉辦一場極經典的慈善演唱會」:One Voice Concert。

前後輝映的美國世代男女歌者,這裡就來欣賞他們詮釋歌曲的藝術吧。

與上述信件同時播放在台北地下絲絨VU Live House官網的《The Time Has Come藍調組曲—Is It a crime?》裡最初版本的第七首:“Portrait of A Man” (by Screaming Jay Hawkins),就是一首「幻影曲」。

為什麼稱為「幻影曲」?

因為絲絨組曲播放的檔期平均是以一週為一檔,每天從早到晚隨時都播放,就像網路電台On live radio,有時提前一兩天或延後幾天換檔,但平均是播放七天。而「幻影曲」(幻い曲),往往在新組曲第一次登場首播幾次後不久,還未換檔到下一支其他組曲前,當週就被從該組曲中撤下、刪除的曲子。「幻影曲」,短命的僅僅一次亮相出聲,長一點的,播放一整週之後,到下一年度再度播放時才被換掉。

這類歌曲本身不見得差,被刪除下架的原因,多半是在新組曲正式登場首播後,被組曲編創作者Jobson發覺與整支組曲的調性不太搭,或是在他徵詢聽眾(如早期的Sumika)並且像Sumika這樣大方又肆無忌憚提出意見後,被換掉了。

有些情況,會在Jobson幾次對調曲目先後順序或更換菜色後,微調組曲整體的流暢度。若有些曲子個性太強烈,特別是幾首主打歌連續放在一組,當綠葉的陪襯腳色,委屈了,又不能為組曲加分,Jobson便可能毅然捨棄,留待以後的機會,放入其他音樂風格類型的組曲,反而更能發揮、更能彰顯歌曲本身特色…。

這類幻影曲,還有一些原因,只是純粹被更有新鮮感或挖掘的新歡歌曲排擠,就被輕易取代了,毫無音樂邏輯可言,變成「犧牲者」的,不只是這已刪除的歌曲,原版本的曲目流暢度,有時也被硬塞的新歌曲截斷,橫空殺出,破壞了組曲之間的和諧度。典型的例子,是Jobson的第四支絲絨組曲,Sumika在2012年命名、鍾愛一生的《古典絲絨—慢慢地走組曲》。這個「古典絲絨」稱號,是Sumika對絲絨組曲的致敬。當初2012年六月首次聆聽這支組曲,感動感謝的同時,一首獨一無二融入當下生活悲歡感懷的聆樂詩,就是Sumika當時寫下的現代詩〈慢慢地走〉(直到當年十月才寄贈給Jobson)。

4 VU Suite 古典絲絨-慢慢地走組曲 2017 Jobson The Starry Night 驛動的星空組曲之原版 (3)

這支在絲絨組曲中的經典,可惜在2015年以後,已不復原型版本完整意境!Jobson增刪曲目改成瘦身短版的組曲,被他取名為《The Starry Night—驛動的星空組曲》(相不相信日後還會再改名稱…)

舊雨知音,如果有機會比較前後版本,必能領略,就像一件好端端的長裙禮服,布料上好,裁剪精工,比例勻稱,配色合宜,原本裙襬順勢垂下,搖曳生姿,餘韻動人,精算過的版型尺寸,增一分、減一分都會破壞原本手工縫製的細緻美感。可惜的是,這支古典的絲絨代表作品,竟然被Jobson一再改版,就像剪了一塊之後,再補上一塊,補的位置還不一定和旁邊的軸線對齊吻合。視覺觸感和整體衣裳的量感更不用說,因心血來潮的改改改,修改過的痕跡,不是用熨斗多熨幾次,就會乖乖平順工整,因為那已經不是原來的版型了…。這就是改版後的組曲雖未被支解八塊,但嚴格來說,並不同於原型版本 (Original Version, 也就是原創版本) 和完整版本, 因此當然不能和這原創定版時的版本相提並論的原因…

賦予新生命,最好最累,但最有成就感,也最自由的做法,肯定就是創造出全新的一個生命來,才是嘛!

縮短組曲長度比例,加了裝飾但多餘的大朵鮮花,照過來!照過來!…這樣在組曲裡喧聲奪主,也就罷了,取名如果失準又無厘頭,那會讓人啼笑皆非。對藝術作為的自我否定,莫過於此吧。

不曾接觸原版本或早期舊版的聽眾來說,根本無從比較新舊版本的差異和優劣,所以沒有感覺(沒有感情)。但對於能比較每支絲絨組曲新舊先後版本的聽眾而言,難免為完整版本叫屈,感到有些可惜了…。至於原是組曲一部分的幻影曲則令人深深懷念,豈止是遺珠之憾而已呢?

因為那些原來的版本,正是幾經時光淬鍊過,通過多年時間和愛樂者耳朵反覆聆聽的考驗,有自成內在平衡的組曲內涵。甚至,有些「牽一曲而動全局」的硬塞、硬撤,原版本的音樂編排創意,和創作成形的音樂藝術性,被絲絨主人主觀好惡蒙蔽了,這點正是當局者迷的迷思借鏡,想來還是可惜…。

音樂喜好,因人而異。與其遺憾,還是轉念:能夠不與其他人分享,擁有舊版本「獨樂樂」的特權,又何苦為絲絨主人的作品與才華感到抱憾?絲絨主人自己都不以為意了,又何必自找煩惱?(他不是揶揄妳的傻勁熱情,說別人吃麵,妳在喊燒…嗎?)

有道是一再推翻自我,不惜改變自畫像模樣的人,還是有可取之處,那是像傅柯(Michel Foucault)說的那樣,人走向消亡,人就像是沙灘上的肖像,可以被抹去的那個「抹去自己面目的人」。這種勇氣不是常人辦得到的。從這裡也因此不難理解為何一個人要一再更換名字…因為他需要重生因此前人必須消亡! Portrait of a man without face. Absence means something, too…

K7 Joan Baez Yentl King Crimson — Jobson (172th Letter to Sumika ) 8.05.2013

△唯一的聲音—芭芭拉史翠珊

One VoiceBarbra Streisand

至於Sumika在上述寫給Jobson的信件裡,提到「芭芭拉史翠珊多年前舉辦一場極經典的慈善演唱會,舞台上只有她一身白色禮服倚在一張透明的高腳椅旁。」指的是1986年那場名為“One Voice Concert”的演唱會。

從這裡所附的演唱會影片可以應證,寫信時所憑的記憶,一點不假,歷歷在目,彷如昨日。這場演唱會裡的曲目.並不曾出現任何絲絨組曲裡。

Sumika當時買下的演唱會專輯是錄音帶,形式並不會影響對演唱歌曲和來賓對話與獨白內容的感動…。終於在You Tube找到這經典的演唱會影片,雖然畫質音質都略差,卻保留了完整的全場內容,可一解芭芭拉史翠珊歌迷的飢渴吧。影片的選曲,曲曲動人,支支都是美國二十世紀的經典名曲,從百老匯到藍調爵士,從電影主題曲到抒情流行的情歌對唱,What kind of fool…Send in the crowns…她都駕馭自如。

Sumika一家人幾乎都有好歌喉,從小學開始就非常喜愛唱歌,國中時期開始哼唱英語歌曲,少女情懷總是詩、總是歌的寂寞時光,敏銳易感的心靈,兀自高歌芭芭拉史翠珊的歌曲Memory,忘我的沉醉在音樂旋律中,在星夜無人時,將感情寄託在優美的詩詞裡,昇華對人生命運的理解。

唱歌,是一種能力,不需學習任何窮困人家只能奢望卻不可得的鋼琴或小提琴等彈奏能力,只要自己身上擁有的歌喉聲音,那是可以帶著到處走的一種資質,可以讓自己盡情或含蓄而優美地抒發情感、表達自我的方式。歌唱,其實是一種詮釋自己生命內涵和情感的能力。

一個人能從音樂裡獲得的,遠遠超過音符本身,遠遠多過旋律節奏和詞曲的總和…。所以,在這場《唯一的聲音》演唱會,史翠珊幽默而意味深長地說,她數算為這場慈善演唱會募款,必須唱多少音符才行…。

可計量的世界和不可計量的世界,有時又同時是理想世界與現實世界的對照。但人們努力讓兩者盡量融合互補,為了讓醜陋不堪的世界有機會在同理共感中,往美善更邁進一步。

芭芭拉.史翠珊(1942- )算是英語歌曲啟蒙的美國巨星。她和另一位美國民謠天后瓊.拜雅(Joan Baez)算是同世代、但氣質風格截然不同的女歌手典型,相同的則是天賦獨特嗓音,一路走來,敬業如初,是歌壇的長青樹。這兩位也都幾次重複出現在Sumika和Jobson兩人對話交流的書信裡。

請參照︰Jobson在他的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 VU Live House Taipei官網【絲絨漫談】單元撰寫和VU Live House地下絲絨 Facebook、Jobson Hiiao Facebook所發表的文章,以及本網站Sumika所寫【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單元簡介本組曲文章、〈關於【托住眾生的靈魂】〉、【B面絲絨 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一部序曲】等單元。

附上述信件裡提到的這支藍調組曲的歌名順序:

The Time Has Come藍調組曲—Is It A Crime?》在2013年7/29-8/4 的第二版本共18首歌曲,順序如下:

1 1Is It A Crime” by Sade

2 2Down By The River” by Buddy Miles

3 3Still In Love With You” by Thin Lizzy

4 4The Time Has Come” by Snowy White

Rainy Night In Georgia by Brook Benton

6 5 “Wildflower” by Skylark

7 6 “Don’t Let Me Down” by The Beatles

7 “Portrait of A Man” by Screaming Jay Hawkins

8 8Save my Life” by Billy D and The HooDoos

9 9 “Dead And Gone” by The Black Keys

10 10Bennie & The Jets” by Elton John

11Story Of The Blues by Gary Moore

12 11 Out Of Reach” by John Mayall & The Bluesbreakers

13 12Changed Your Mind” by Chris Isaak

13 “” by   Will you still be with me?

14 14 “What Love Can be” by Kingdom Come

15 15 “El Enemigo” by Luis Alberto Spinetta

16 16 “Luca” by Dan Patlansky

17 “I Got Low” by Timber Timber (One moment I’m King…)

17 18 “’ 演奏

18 19 “” 歡呼 Live ★★★

可參照前面Sumika寫給Jobson的第230封信貼文後面所附的解說。

Cf.

海洋組曲 Bossa 4 U Suite of Ocean (S的第232-233封信) 29-30/07/2013

絲絨組曲名稱對照 1 —Jobson & Sumika命名對照及Sumika設計的絲絨組曲封面

BRAVO! 組曲大師!Bravo! Master of Musical Suites! (S的第201封信) 5/06/2013

你的信箱 Your email box (S的第174封信) 25/04/2013

象牙門之夢 43 讓生命和春雨更充沛 Let the life and spring rain be much more abundant 26/03/2013

將靜默贈予聆聽之前──獻給親愛的 Jobson (S的第136-137封信) 21/10/2012

♫*♥*•ღ♫••**ღ¨♥*••♫•♥*ღ♫••¨*♥*♫*ღ•¨*♥*•ღ♫•♥*¨*♫

4 Replies to “海洋組曲 Bossa 4 U Suite of Ocean (S的第234封信) 1/08/201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