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0000 位絲絨的幸運聽眾 Being the 530000th Lucky audience of VU Live House Taipei Official Website (S的第223-225封信) 15-17/07/2013

B-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2 Suite d’amour B面絲絨—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2部 戀曲

前衛搖滾抒情小品集Belladonna 組曲—Out of reach out of touch Prog Ballads

sign 永遠的絲絨尋音人 Sumika

530000 位絲絨的幸運聽眾(S的第223封信2013715 下午10:26  收件人:J

Being the 530000th Lucky audience of VU Live House Taipei Official Website (S’s 223rd letter) 15/07/2013 PM10:26 addressee: J

 

親愛的Jobson,

 

我同時想練習的還有速讀。

你雖然修改了些字,

但最後你那樣寫還是讓我看了想氣

我是斷然不茍同他一派無辜到底的模樣

 

就算是店小二無心傷害了顧客

就算是不小心的錯誤

店鋪後方的老闆知道了,通常會馬上出來笑臉跟客人賠罪

不是嗎

更何況他們是這樣張牙舞爪

他還要裝成被矇在鼓裡嗎?

 

我就是覺得誠品代表了墮落

包括司法人員都在縱容這種墮落

台灣的一大文化品牌是靠什麼壯大的無所不用其極

你這社會義工做的,能夠以什麼衡量呢

 

sumika

* * * * **

 

530000 位絲絨的幸運聽眾(S的第224封信2013715 下午10:50  收件人:J

Being the 530000th Lucky audience of VU Live House Taipei Official Website (S’s 224th letter) 15/07/2013 PM10:50 addressee: J

包括司法人員都在助長這種墮落

 

* * * * **

J的第224封信 2013716 下午9:20  收件人:S

* * * * **

 

530000 位絲絨的幸運聽眾(S的第225封信2013717 上午12:40  收件人:J

Being the 530000th Lucky audience of VU Live House Taipei Official Website (S’s 225th letter) 17/07/2013 AM12:40 addressee: J

親愛的Jobson,

 

今天果然是開庭順利,恭喜你了!

但願今後就這樣漸入佳境了

你下次可以問問你的律師,他是依什麼判斷檢察官認不認真?

(我純粹只是好奇)

可是,由誰辦什麼案件,是怎麼分派的?抽籤好像也沒有比較公平,透明化才是司法該努力的方向,看來一切都是50:50的賭注

說這都是命,可是命只有一條,人生也只有一次而已,誰也不想等到下輩子吧。

 

再說一審與二審的判定可以做出完全相反的解釋,不能質問、要求釋疑嗎?

素人的樸素問題(或者說天真吧),聽來也許離專業最遠,卻不見得離正義真理的本質最遠。

今天我去回診,保羅奧斯特的書都記得帶,最重要的健保卡竟然忘了,很迷糊!

在醫院裡,我想,你也許今天出庭(一週內三個官司來平均算啊)

讀著讀著小說,有些感受,就寫了起來,光是讀一本「孤獨及其所創造的」,我可以寫出多少東西來?

倒是你,補強後,可以去找魯西迪的哈樂!

至於何時見面,下週的話,週三之前我都有事,在那之後就還不確定。

還要再看看。先這樣,

see you

 

sumika

 

* * * * **

J的第225封信 收件人:S  2013年7月17日 下午1:04

* * *  * **

 

♫*♥*•ღ♫••**ღ¨♥*••♫•♥*ღ♫••¨*♥*♫*ღ•¨*♥*•ღ♫•♥*¨*♫

精選1

Waiting (Phase One), composed by musician Steven Wilson, the founder of British rock band Porcupine Tree, appeared in the real single of Porcupine Tree: album “Signify” 1996. A song with its style of psychedelic rock.

Porcupine Tree contributed an edit of “Waiting (Phase Two)" to the soundtrack for Paul Spurrier’s movie Underground, whereas the credits erroneously listed “Waiting (Phase One)". (See Wikipedia)

 

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Porcupine Tree’s Waiting (Phase One) was selected by Jobson in his first VU (Velvet Underground) Suite: Suite of Belladonna—out of reach out of touch, an inaugural naming by Sumika for Jobson’s work. “Belladonna Suite” was the historical and memorial first VU Suite of Jobson’s works in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Story between Jobson and Sumika. Many years later, Sumika realized that it was also mentioned by Jobson himself as the first VU Suite of Jobson’s works. (See also the List of 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In the original version UFO’s song “Belladonna”, the second track, was featured after the first track Dreamdance. Since 2017, Suite of Belladonna—out of reach out of touch was retouched by Jobson, a renewed version without “Belladonna”, and for the first time, Jobson gave this new and short version a new title in 2017: Prog Ballads (=《Prog Ballads 前衛搖滾抒情小品集》. Then, he renamed it in 2018 while it was broadcasted in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VU Live House website.

Suite of Belladonna—out of reach out of touch was the original and long version in his coherent balance. One of Sumika’s favorite VU Suites of Jobson works. We may see Sumika designed the image of this first VU Suite under the concept of Beginning, inaugural suite of the story of VU Live House…

Please refer to the articles about this VU Suite in the column of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and Jobson’s artice :〈最後留下來的人就是說故事的人〉posted on March 20 2015 in the column of【絲絨漫談】, in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and the posts in VU LiveHouse Facebook and Jobson Hiiao Facebook.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Apocalypse of justice and music by Sumika

等待社會義工說故事

Waiting for the storytelling of the Volunteer of society

在距今六年前的2013年7月13日至21月當週,與上述書信同時期,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 VU Live House官網播放的絲絨組曲,是Sumika命名的Belladonna組曲—Out of reach out of touch從《Belladonna 組曲》開始,Sumika正式為Jobson的所有絲絨組曲命名,並將這支組曲編號為Jobson的第一支絲絨組曲。這也確實是Jobson於2008年開始編製絲絨組曲以來的第一支絲絨組曲

Belladonna組曲—Out of reach out of touch是原型版本。2017年Jobsong刪除了UFO樂團的Belladonna之後,改版重新命名的《Prog Ballads》的前身和原型版本。2018年播放時,Jobson又命名為Prog Ballads—前衛搖滾抒情小品集,都是《Belladonna 組曲—Out of reach out of touch》的瘦身版。

這裡精選介紹的正是Jobson選入《Belladonna 組曲—Out of reach out of touch》裡的是第八首(2014年為止的版本序),是絲絨組曲的常客Porcupine Tree的︰Waiting(等待)。

Sumika信件裡提到Jobson這位「社會義工」,原出自Jobson於2012年7月22日寫給Sumika信件時自稱。

「魯西迪的哈樂」,指的就是先前2013年7月13日提過的魯西迪的書《哈樂與故事之海》。在之前和之後與Jobson的書信往來及個人日記,Sumika多次提到魯西迪的著作。

文壇大師魯西迪(Salman Rushdie, 1947- ),出生於印度,十四歲移居英國,劍橋大學畢業。在1981年以《午夜之子》獲得英國文壇重要的布克獎,本書獲選二十世紀百大小說。他擅長於魔幻寫實的筆法,融合寓言、詩歌、散文等各種文體,將民間傳說和典故在橫越古今時空,在東方印度與西方世界之間來回穿梭,充滿想像的文學世界。知名的《魔鬼詩篇》也是魯式充滿幽默的魔幻寫實和瑰麗絢美的世界。

魯西迪這本寫給兒童的故事《哈樂與故事之海》,一樣是揉合奇幻想像和現實的世界。Sumika之所以會提這本童書,因為Jobson曾在2012年初識的夏天.將他寫過的奇幻之旅的短篇小說《一個夢》寄給Sumika。這一段緣起於Sumika寫詩要送Jobson,Jobson因此回覆想送一篇故事給Sumika。後來Sumika贈詩幾首,兩人以詩和小說互相欣賞、分享寫作。Sumika從一開始和Jobson書信交流以來,欣賞Jobson的文學和音樂編曲的才華.書信裡不斷鼓勵Jobson寫作。當然還有絲絨組曲的音樂編組的創作。

無疑地,Sumika是最早肯定Jobson寫作才華,積極鼓勵Jobson文學創作並現身說法寫出台北地下絲絨的不公不義遭遇的人——儘管後來Jobson表示,認為自己如果要寫作,也是說故事的小說類,而且要認真寫,以賺錢為目的。儘管他對贈詩的Sumika表示,自己「身邊沒有一個寫詩的朋友」…。Sumika很早即肯定了Jobson寫小說和作詩的能力。

2015年,Jobson真的認真去參加了寫作班,後來上課,為了繳作業,也交出了習作。甚至後來Jobson還參加臉書詩社寫起古詩。這些寫作相關的舉動,都與自2012年以來Sumika鼓勵他創作有關。

但人生總是有太多無奈,Sumika這樣的音樂和文學知音與絲絨正義之路的支持者,始終是Jobson音樂和書寫創作的欣賞者,後來Sumika終究傷心離開了深愛的Jobson…。

就像組曲重整,按鍵重按,reset so easy. Jobson一派新生命重新來過的得意春風,畢竟是在商場打滾多年的人。商人「重利輕別離」,向來都不是針對某個個人的描述,而是普遍商人的特性、通病的貼切形容。如果重利輕別離是一個人成功的手段要件,那麼,趨炎附勢、以利益優先,就會是商人追求成功的必然手段。馬照跑、舞照跳,總是適應良好,遺忘過去種種之非,專注眼前現下,確實是一個成功者過人之處。但成功者能否受人尊敬,則沒有必然的關係。

2016年以後, Jobson發表的文字,偶有遣懷之作,與台北地下絲絨境遇有關,較能感動人。有的文章像遊戲嬉作,看圖造詩文,文過於質,或者文過飾非,終究流於華而不實的虛無。可惜了一個人生經歷豐富的心靈,如果不夠勇敢誠懇面對真實的自己,插科打諢、嘻笑之間玩文字遊戲,就只是詞藻華麗,輕浮有餘,深刻不足…。Jobson告訴Sumika說,他的家族都長壽。真是羨煞了Sumika。有這麼優良的基因,所以,有恃無恐,起碼還有三十年,可以慢慢玩,慢慢寫…。如今,即將邁入耳順之年,他還記得自比「社會義工」的起心動念嗎?

Sumika在2015年幾次推薦魯西迪的鉅著《午夜之子》給Jobson。愛看暢銷小說的Jobson並不青睞(Sumika是nobody啊…)。如果Jobson後來耐性地把留在他身邊的那本《午夜之子》看完,那麼,也許他終會領悟,魯西迪讓人感動的是,他的寫作風格,也插科打諢,也嘻笑怒罵,也幽默諷刺,也尖酸刻薄,可是在一圈又一圈華麗的遊玩戲弄後,魯西迪還有一顆誠實的心靈,因此還以發自真誠的悲天憫人之筆,讓人動容。有別於唯美虛言創作的出發點,自然會走向截然不同的目的地。

所以,即使是寫給兒童的故事《哈樂與故事之海》,魯西迪也言簡意賅,寫出引人長思的句子︰

誰都會說故事啊!」水精靈回答:「比如說撒謊的人,還有騙子和壞蛋。但要說出與眾不同的故事呢,即使是最頂尖的說書人,也需要故事之水喔!說故事需要能源,就像車子一樣。要是你沒有水,就沒有蒸氣囉!」

像之前Sumika日記裡提過的以撒.辛格(Issac Singer)也是,即使童書的創作(如〈說書人納達利與他的馬〉),他們同樣注入與寫小說同等熱情的心靈。那還不夠,讓世界變得更美好的一小步,從文字的力量開始,從他們自身的言行舉止開始…。所以,一個人的「人格」與一個人的「作品」,從來都不能分開看待、評論的。因為,人格與作品從來都息息相關,並非互不相干的兩回事。

此外,Sumika在書信中不只多次與Jobson談及魯西迪的《魔鬼詩篇》、《午夜之子》。後來,2017年Jobson新編一支土耳其搖滾的組曲,在首次播放時Sumika立刻命名為《東方午夜之子組曲—Suite of Midnight’s Children Oriental》.就與《午夜之子》這本書有直接關係。到2018年Jobson將此組曲命名為《土耳其搖滾組曲 Turkish Rock》)。

Sumika在2012年11月28日的日記寫下這句「留下來的人,就是說故事的人。」後來Sumika在鼓勵Jobson積極寫作,書寫地下絲絨的身世與命運的信件中又提到,這幾句話啟發了Jobson吧。能人多忙的Jobson,在幾年醞釀後,於2015年3月20日發表一篇文章,Jobson將文章標題定為〈最後留下來的人就是說故事的人〉。

請參見對照︰台北地下絲絨搖滾主題餐廳官網的【絲絨漫談】單元〈最後留下來的人就是說故事的人〉及與Sumika相關的文章。Jobson發表在VU Live House地下絲絨搖滾餐廳Facebook、Jobson Hiiao Facebook的文章,及本網站Sumika所寫【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單元簡介本組曲文章、〈關於【托住眾生的靈魂】〉、【B面絲絨 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一部序曲】等單元。

J's words 自我放逐的日子 5.12.2012

Cf.

社會義工 (S的第53封信) 22/07/2012

象牙門之夢 14 正義組曲週 22/7/2012

not so far — Happy Lunar New Year 2013 (S的第177封信) 29/04/2013

象牙門之夢42 一年後,地下絲絨今何在? After one year, is VU The Velvet Underground

一期一會 (S的第66-68封信) 14/08/2012

問詩 — 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30封信) 8/06/2012

象牙門之夢37 另一種方式話歸來 Another way of telling the return 28/11/2012

第 530000 位絲絨的幸運聽眾 Being the 530000th Lucky audience of VU Live House Taipei Official Website (S的第219-220封信)  13/07/2013

 

♫*♥*•ღ♫••**ღ¨♥*••♫•♥*ღ♫••¨*♥*♫*ღ•¨*♥*•ღ♫•♥*¨*♫

廣告

7 Replies to “第 530000 位絲絨的幸運聽眾 Being the 530000th Lucky audience of VU Live House Taipei Official Website (S的第223-225封信) 15-17/07/201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