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0000 位絲絨的幸運聽眾 Being the 530000th Lucky audience of VU Live House Taipei Official Website (S的第215封信) 9/07/2013

B-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2 Suite d’amour B面絲絨—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2部 戀曲

 

530000 位絲絨的幸運聽眾(S的第215封信201379 下午6:26  收件人:J

Being the 530000th Lucky audience of VU Live House Taipei Official Website (S’s 215th letter) 9/07/2013 PM6:26 addressee: J

親愛的Jobson,

 

你回台灣了?一切都好?

我上週六開始讀起保羅奧斯特了,似乎能領略你說在冬天一讀再讀的況味。

對我來說,夏日竟然很巧合是最適合讀的季節。

有哪個季節比夏日更憂傷的呢?

今天去醫院大半天,日正當中,我坐靠窗正在用餐今天的第一餐,落地窗遮陽的布簾被工作人員一一拉下,我輕輕揮手,請她將桌前一小塊窗景和陽光留給我。

這樣的日正當中,白花花的陽光,常讓我想起卡繆的異鄉人。或更讓我想起,小時候走在路上的情景

那天讀孤獨及其所創造的最初幾頁時,想起異鄉人的氣氛,今天還是這麼覺得。那是一種冷冷的疏離感。

今天讀了才明白,英文原版封面的意義。 保羅奧斯特這本書裡提到幾個人,與我這幾年生命有些關聯,有些訝異,這些人名在這本書的幾頁裡同時出現。讀到那幾頁時,才明白,有些書註定是先讀那本,再讀這本的順序。好像人生也是如此

你讀過也許還有印象,也許忽略了——

小說裡出現在報章新聞的齊克果的誘惑者的日記,還有布朗修(Maurice Blanchot)等等幾個名字,誘惑者的日記,今年冬天讀的,一樣精準讀起的書,卻是另一個感受深刻的故事了。這樣的書,都是我生命裡的書,比張愛玲對我來說具體、而且深刻得多。

好的著作總能引起人許多聯想,字裡行間,一再喚起什麼

我一回來就寫信給你,只是想先告訴你這些,也不去翻閱對照了。

 

這週組曲有一首是之前組曲裡使用過的why?

 

Sumika

 

* * * * **

J的第218封信  2013711 下午12:30  收件人:S

* * * * **

 

♫*♥*•♫••**¨♥*••♫•♥*♫••¨*♥*♫*•¨*♥*•♫•♥*¨*♫

精選1

Comfortable Liar (by Chevelle), from the album “Wonder What’s Next”, 2002.

Comparison of two versions of When The Sun Hits︰ (original by the band Slowdive, & by The Gathering )

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Actiones in distans—Sentiments Across Time-Space of Comfortable Liar

In the 215th letter to Jobson, Sumika mentioned four books: Paul Auster’s “The Invention of Solitude”, Camus’s “Etranger’, Kierkegaard’s “The Seducer’s Diary” and the books of Maurice Blanchot. These authors and their books mentioned are very important for Sumika. Cause the timing of reading them (especially “The Seducer’s Diary”) have significant meanings i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Jobson and Sumika.

Sumika realized, finally, several years later, Jobson’s “Wicked Game” has another name, already written in the famous pioneer of the Existentialism “The Seducer’s Diary”, the author Kierkegaard called it: “Forforerens Dagbog”. Then described furthermore as a note with the voice of Johannes: “Actiones in distans”.

Since the first letter sent on March 25 2012 to Jobson, until the 215th letter to Jobson, Sumika and Jobson did not yet meet each other. Their communication was always and only by correspondence (via email). No Phone calls. No MSM. If there are a string tide between Jobson & Sumika, there would be the VU Suites of Jobson’s musical works, all cherished by Sumika.

The 4th track of “Suite of Rock’n’ Roll Stars” is “Comfortable Liar”, by American alternative metal rock band Chevelle.

When The Sun Hits was selected twice by Jobson in two of his VU (Velvet Underground) Suite. The first, the version interpreted by the band “The Gathering” in the “Suite of Rock’n’ Roll Stars”, title named by Sumika. The second was the original version by Slowdive, as the first track in the “Suite of Sentiments Across Time-Space II” (《時空寄情組曲 II》), which was named by Jobson himself and was broadcasted for the first time during October 1-10 2017, the same week of Sumika’s birthday and the 7th year of death/closure of restaurant VU Live House Taipei.

Please refer to the articles written by Sumika about this VU Suite in the column of ✺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and Jobson’s article posted in the column of “Essay of Velvet”(【絲絨漫談】)in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and the articles posted by Jobson Hiiao in VU Live House Facebook and Jobson Hiiao Facebook.

Apocalypse of justice and music by Sumika

Comfortable Liar遠距離作業」—時空寄情,以及黑洞 

自2012年夏天起,Sumika開始一一為台北地下絲絨VU Live House官網播放的各支Jobson所編製的絲絨組曲命名。與上述信件同一週(7/7-7/13)在台北地下絲絨VU Live House官網播放的新組曲,2013年以來一度被Sumika稱為「2008待分解搖滾舊組曲」。隨後Sumika修改稱為《南國陽光組曲—Rock’n’ Roll Stars》,是Sumika所編列的Jobson的第36支絲絨組曲。

2016年以後,這支組曲被Jobson拆解,有幾首編入不同組曲,如本組曲第二首Jean Michel Jarre 的Geometry of Love(請參見前一封書信末尾所附精選曲),被Jobson選入Sumika所命名的《情境國際另類搖滾組曲—Suite of Situationist International 1》最後一首,但後來的版本Jobson又刪去這首歌(這樣的刪除是明智的,畢竟調性在整體組曲裡比較突梯)。

另外一部分曲子,如When The Sun Hits,在《南國陽光組曲—Rock’n’ Roll Stars》裡採用的是The Gathering樂團翻唱的女聲版本,到了Jobson後來新編並命名的《Sentiments Across Time-Space II 時空寄情組曲 II》,Jobson將When The Sun Hits當成第一首歌,採用原唱Slowdive樂團的版本。這裡的精選曲,即是選入不同絲絨組曲裡的When The Sun Hits同一首曲子原唱和翻唱的版本比較。

The Gathering樂團翻唱的女聲版本When The Sun Hits :

附帶一提,2015年五月底首次播放時被Sumika命名的《情境國際另類搖滾組曲—Suite of Situationist International 1》,在2017年被Jobson重新命名為《Alt Rock Suite 1另類搖滾組曲 I》。 

原唱Slowdive樂團的版本When The Sun Hits:

 

在2013年7月9日Sumika寫給Jobson的第215封信,她提到四位作家和他們的著作︰保羅奧斯特的《孤獨及其所創造的》、法國作家卡謬的《異鄉人》、布朗修,以及齊克果的《誘惑者的日記》。這四位作家和他們的作品深受Sumika喜愛,特別是Sumika先後閱讀這些著作的時機都很精準而奇妙。其中,瑞典哲學家、存在主義先驅齊克果所寫的《誘惑者的日記》,無論是內容或者Sumika閱讀的時機,都在Jobson與Sumika倆人的關係中,有某種不謀而合的精準巧合。那是Sumika在得知Jobson與多位女性同時交往之後,第一次決定離開他之後偶然讀的一本書…。

原來,「邪惡的愛情遊戲」有另一個精確的名字,早已被齊克果精闢地形容出來了︰「一個人務必保留一根多餘的弦」,早已寫在存在主義先驅巨作《誘惑者的日記》,並藉由男主角約翰進一步的筆記詮釋︰「遠距離作業」。類此的玩世不恭,是尋歡風流的人樂此不疲的遊戲。有趣的巧合是,從絲絨組曲,總能適時地找到最精準詮釋情境的精選曲。而這裡,《南國陽光組曲—Rock’n’ Roll Stars》的第四首歌Comfortable liar(Chevelle樂團所唱)即是。

然而,從Sumika在2012年3月25日寄給陌生人(Etranger)Jobson第一封信,直到第215封信,Jobson和Sumika尚未曾見過面,兩人唯一的溝通手段是藉由email的書信通信。不曾通過電話、也沒有線上即時通訊過。

如果兩人之間的關係存在著一根弦,連繫著時空兩端彼此陌生卻又熟悉的雙方心靈,那麼,那根弦就是「絲絨組曲」——那正是絲絨主人有意無意留下的。他不急於揭開迷紗,保持著魅惑的餘裕空間,遠距離作業.樂此不疲的操弄。當然,那種魅力,對那根弦的弦音能夠共鳴的知音才有效。共鳴越深,遠距離作業就越自在,拉「弦」有餘…。就像Jobson在2013年6月13日的信裡告訴Sumika的這番話︰ 

我的絲絨組曲  就是希望這樣

當妳在某處聽到某歌曲  耳熟到恍然  憶起了絲絨組曲的第一次  

我佔住妳的RAM 的某位置…. 

我完全得逞

 

這種遠距離作業,也有另一種絲絨組曲式的名字,可再藉Jobson的話來描述︰「時空寄情」。如果以Jobson在2017年新編並取名的組曲為例,《Sentiments Across Time-Space II 時空寄情組曲 II》大概就是最精準的例子之一。

理由是,《Sentiments Across Time-Space 時空寄情組曲 II》在2017年十月首次播放時,正值Sumika生日當週。巧合的是,Jobson選入這支組曲的第二首歌Mercury Rev樂團的 “Holes”,2014年已被Sumika選入她為Jobson和台北地下絲絨特別編製組曲裡。Sumika這支向Jobson與台北地下絲絨致敬的組曲,在2014年12月9日,史無前例的在地下絲絨VU Live House受邀「客座播放」,Jobson特地撰寫了一篇介紹Sumika與該組曲的文章︰〈Sumika的組曲〉,於當週同步刊出,之後並將該支組曲完整收錄在【絲絨漫談】單元,成為網友聽眾隨時可以聆聽的組曲。

Holes”這首歌的選曲,以及組曲被Jobson命名為「時空寄情」,無論是Jobson有意或無心的偶然巧合,都不改多重巧合所構成饒富韻味的揭示。那一根弦的作用,或可說是音樂的作用,是組曲穿越一切達到的「時空寄情」作用,那也是男女關係之間輕易形成的遠距離交心共謀…。就如《誘惑者的日記》裡形容的︰

我傾聽著我所揚起的音樂,然而實際上我又沒有揚起它;這個樂器中永遠都顫動著和諧的音律,而我總是被它帶得遙遠又遙遠。

—The Seducer‘s Diary  誘惑者的日記  (Søren Kierkegaard 齊克果)

 

無法忘情,因為那一根心弦始終都在。愛戀恆存,佳人已遠——這樣的心境,如墜萬丈深淵,如入漩渦無底洞,萬劫不復的無助絕望…。那無底洞,是Mercury Rev樂團的“Holes”,也是The Cranberries所唱深沉絕望的“Hole”,那更是浩瀚宇宙無涯無邊的黑洞……也就是此處本網站【絲絨之問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Story—台北地下絲絨殘酷搖滾啟示錄】網頁首頁所見——Sumika從最初即選擇以黑洞照片作為網站首頁的原因之一。

回顧Jobson與Sumika的書信,從兩人書信中可以發現,Jobson也曾經以「黑洞」表達同樣的感覺,就在他那封讓不再通信的兩人重新和好的關鍵信件(參見Sumika同日所寫而未同時寄出的你的信箱〉)。Jobson告訴始終鼓勵Jobson寫作、編組曲的Sumika︰

絲絨漫談  在我心中  像是一塊黑暗死亡的墓地

想寫什麼  一堆計畫

但走靠近  卻不想  無法探頭進去

好像會掉入什麼黑洞似的

而且是無人聞問的黑洞

是我將會是一個人會被禁錮在裡頭似的

場子都散了  還想唱歌

想討人關注自哀自憐

                                     ——Jobson, 2013年四月二十五日凌晨寄給Sumika的信

 

後來,當《Sentiments Across Time-Space 時空寄情組曲 II》首播時,Sumika發現,Jobson竟然重複選取了這首曲子。透過共同的選曲,幾年後,再度感受到天涯之外.知音無雙的默契,或者說兩人靈犀相通,不因時空變遷遙隔而改變,加上2017年十月一日當週播放的時間點,正值Sumika生日,也同時是台北地下絲絨被迫關門的第七年忌日…,又一次巧合,精準無比,Sumika只有淚,說不出話…。對於戀戀不忘絲絨一切美好卻主動離開Jobson的Sumika,這位永遠的絲絨尋音人,這是既殘忍又慈悲的遠距離作業的拉弦、共鳴…。

在2017年首播當時,Sumika將組曲加上副標題Holes as our memorial song,成為《Sentiments Across Time-Space 時空寄情組曲 II—Holes as our memorial song》。這支組曲也成為有兩人所編組曲共同選曲的見證。

當然,既然連第一支絲絨組曲這種紀念性劃時代的歷史組曲,充滿各種回憶的UFO樂團的Belladonna都能被絲絨主人Jobson硬生生下架刪去,抹痕去跡了,那麼,後起的Mercury Rev樂團的“Holes”,如果今後也被大師刪除,被其他曲子取代了,就像新歡取代舊愛一樣輕鬆,都不足為奇了。

可以肯定的是,遠距離作業,屬於浪子的wicked game,屬於音樂組曲的魔咒(I put a spell on you),不不不,妳誤會了,是時空寄情,將繼續迴盪,在不斷尋覓調教或主動送上門前來的無數心靈之間…

 

我傾聽著我所揚起的音樂 The Seducer's Diary 齊克果 誘惑者的日記 (2)

請參照︰Jobson在他的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 VU Live House Taipei官網【絲絨漫談】單元撰寫〈關於Sumika的組曲〉和VU Live House地下絲絨 Facebook、Jobson Hiiao Facebook所發表的文章,以及本網站Sumika所寫【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單元簡介本組曲文章、〈關於【托住眾生的靈魂】〉、【B面絲絨 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一部序曲】等單元。

上述齊克果著作《誘惑者的日記》引文旁的藍色圖片,出自Dalminjo樂團的專輯封面,該專輯裡一首Love Affair被Jobson選入Sumika所命名的《都會風情組曲—Time Aftert Time》(即後來Jobson重新命名的《City Light 城市微光組曲》。同樣,在「一個人務必保留一根多餘的弦」引文使用的圖片,出自Sumika喜愛的丹麥畫家威廉.翰莫許荷伊(Vilhelm Hammershøi, 1864-1916)的作品。

Cf.

第 530000 位絲絨的幸運聽眾(S的第213封信)2013年7月6日

等待演出的片刻 The Moment of Waiting for The Show (S的第185-186封信) 15-18/05/2013

象牙門之夢 57 Wicked Game 邪惡的遊戲 10/06/2013

關於【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

BRAVO! 組曲大師!Bravo! Master of Musical Suites! (S的第209封信) 18/06/2013

象牙門之夢39 從此海角天涯 Henceforth, the world of us has come to the end 16/12/2012

♫*♥*•♫••**¨♥*••♫•♥*♫••¨*♥*♫*•¨*♥*•♫•♥*¨*♫

 

廣告

7 Replies to “第 530000 位絲絨的幸運聽眾 Being the 530000th Lucky audience of VU Live House Taipei Official Website (S的第215封信) 9/07/201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