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0000 位絲絨的幸運聽眾 Being the 530000th Lucky audience of VU Live House Taipei Official Website (S的第212-213封信) 3, 6/07/2013

B-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2 Suite d’amour B面絲絨—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2部 戀曲

 

* * * * **

J的第214封信  2013626 下午6:09  收件人:S

* * * * **

sign 永遠的絲絨尋音人 Sumika

第 530000 位絲絨的幸運聽眾S的第212封信201373 上午12:35  收件人:J

Being the 530000th Lucky audience of VU Live House Taipei Official Website (S’s 212th letter) 3/07/2013 AM12:35 addressee: J

親愛的Jobson,

 

成為第530000位絲絨的幸運聽眾,有沒有什麼特別獎啊?

53萬人次耶!  (不需要拍照以示證明吧)

 

Sumika

(in the Suite of Hot Light, Heart Live)

 

* * * * **

J的第215封信 201375 上午9:21  收件人:S

* * * * **

 

第 530000 位絲絨的幸運聽眾S的第213封信201376 上午4:22  收件人:J

Being the 530000th Lucky audience of VU Live House Taipei Official Website (S’s 213th letter) 6/07/2013 AM4:22 addressee: J

親愛的Jobson,

 

看著你上線,離開…又回來…

無從想像你此刻在哪裡,

你什麼時候回來?

 

忙了好長一陣子,直到剛剛,午夜後,終於可稍微喘口氣,

像已脫了一層皮的感覺。腦力和體力似乎都搾光了…

 

然而很想回到的兩個地方,

一處是這裡,

另一處則是還沒開始讀的保羅奧斯特的書。

我想沒體力在今晚回信給你了,

於是拿起英文原著的The Invention of Solitude

唸了一段:

One day there is life. (…)

And then, suddenly, it happens there is death (…)

Death without warning. Which is to say: life stops.

And it can stop at any moment.  

 

我沒有預料到書是這樣開場的,

就像死亡,再怎麼預期總會震驚人。

 

我闔上書,也已關掉絲絨組曲,

近日免費練習的死亡親近感太頻繁出現,

讓我又期待Bossa 的柔美舒放了。

 

也讓我想到:

是心臟太累或中暑、意外…

在一律的死亡面前,根本是可笑的分類。

 

前幾天李國修過世,我有特別的回憶,

你看過他表演,或聽過那一夜我們說相聲?

 

我曾近距離跟他說過幾句話,

聊到他父親,他靦腆地笑,

因那時我不知他父親已逝,也不知我父親即將去世。

再見到李國修是前年他生日那天,

我抱病去看他抱病演出的京戲啟示錄。

 

做為一個人、一位藝術家,

我想李國修是至情至性又嚴謹有節,

所以哭過笑過愛過,解剖自己般地創作過,

毫不保留地給予人世,也帶著滿滿的愛離世。

 

是先給予才擁有,還是相反?

李國修啟示錄啟示人的當然不是這等層次的意涵。

直到今天才有時間回想對他的些許感懷…。

 

《魔戒》讓你有些失望了,

怪罪譯者是最快的,卻不一定公平。

除非與原文對照過。

何況有時譯筆走向不是譯者一人能夠左右的,

譯者卻往往須背負翻譯的全責。

詩歌多難翻譯呀?

論字計酬,良心的譯者只能喝西北風。

但你說的沒錯,

無論如何,人們還是以詩歌創作的審視眼光去評價它。

 

你信裡提到

想找一些先期讀者來讀你寫的東西,

其實創作往往以追求極致為目標,

它不是政治講求妥協的藝術,

過多意見會不會反而無所適從?

 

我只知每個人的意見,都是主觀,毫無客觀可言,

不論那是多少統計後的結論…

 

我對藝術的(純主觀)意見是:

落入媚俗會丟掉自己,而且可能不深刻了。

 

前陣子我才聽到書法家米芾說過的名言:

穩不俗、老不枯、險不怪、潤不肥。 

 

走險路,像李國修那樣用情至深的是一種,

但他有節有章法,還有誠摯不欺,

這些都是創作之所以能感動人的要件。

 

也都不容易,尤其是在追求極致表達的力道後—

真正到位,是兩股或多股力量拉扯後的剛剛好,

該添一字或刪去一節?

正式登場演出,公開示眾的那一瞬才能見真章。

 

我是這麼想,你認為呢?

 

《魔鬼詩篇》還沒讀完一半,我已還回圖書館,

你可能比我早看完…

最近有空想先讀保羅奧斯特了,

至於哈利波特,我讀過一本,沒有任何印象殘存,

該怪電影太鮮明嗎?

 

你的文字都很簡潔,早就可以寫詩了。

 

Sumika

 

* * * * **

J的第216封信  201376 上午10:21  收件人:S

J的第217封信  201377 上午10:38  收件人:S

* * * * **

 

♫*♥*•♫••**¨♥*••♫•♥*♫••¨*♥*♫*•¨*♥*•♫•♥*¨*♫

精選1

Love’s Aglow (by Kayak, from the LP “Merlin”, released in 1981).

Air Born (by Camel, from the LP “Moonmadness”, released in 1976).

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35 VU Suite 迷惘組曲組曲—Suite of Hot Light, Heart Live

Please refer to the articles about this VU Suite in the column of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 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and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and the posts written by Jobson in VU LiveHouse Facebook and Jobson Hiiao Facebook.

 

在距今六年前的2013年6月30日至7月初當週,與上述書信同時期,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 VU Live House官網播放的絲絨組曲,是對Sumika來說首次播放的新編組曲。Sumika初次聆聽後取名為︰《Suite of Hot Light Heart Live》。後來再修改名稱,成為《迷惘組曲—Suite of Hot Light Heart Live》。這支組曲在2014年11樂播放時改以Judas Priest(猶太祭司樂團)的Out In The Cold為第一首歌(歌曲可參見〈絲絨組曲命名Sumika & Jobson命名對照之3 第41-47支絲絨組曲〉文章末尾所附連結)。這支組曲播放的次數不多Jobson似乎至今 (2019年)沒有為這支組曲命名

這裡精選介紹的正是Jobson選入《迷惘組曲—Suite of Hot Light Heart Live》裡連續第九首和第十首,是屬於輕快流行搖滾的︰Love’s Aglow(熾熱的愛)和旋律悠揚的Air Born(生於天空)。 

Love’s Aglow (by Kayak, from the LP “Merlin”, released in 1981). 來自荷蘭的前衛搖滾樂團Kayak樂團和英國搖滾樂團Camel樂團有不同的專輯多首歌曲都被Jobson選入絲絨組曲(Kayak樂團的另一首Close To The Fire收在《如在天堂組曲—Close To The Fire Close To The Edge》,即等於Jobson在2017年重新命名的《Close To The Edge 新古典前衛搖滾組曲 Neo Prog》)。

Kayak和Camel樂團與同樣收錄在這支《迷惘組曲—Suite of Hot Light Heart Live》裡的Judas Priest 樂團、YES樂團、King Crimson…等搖滾重量級樂團,都是絲絨常客。

Air Born (by Camel, from the LP “Moonmadness”, released in 1976). 

Air Born收在英國的抒情搖滾樂團Camel的Moonmadness專輯(月夜幻想曲),在1976年當時入排行全英第15名,在2014年的票選最受歡迎的百大搖滾經典專輯的第58名(Top 100 Prog albums of All Time by readers of ‘Prog’ magazine in 2014.)。

Pau Auster Invention (2)

上述Sumika的信裡有針對Jobson提及有意寫作時向聽眾(讀者)廣徵意見,集思廣益地想法,提出自己對藝術創作(文學、音樂…等等)的觀點。另外信裡提及李國修和保羅‧奧斯特,兩人分屬於不同典型的藝術創作者,李國修為台灣劇場留下精彩戲劇作品;而保羅‧奧斯特的文學作品,特別讓Sumika著迷,後來在書信和日記裡多次提到保羅‧奧斯特這本小說和其他的著作。

相關內容請參照本網站Sumika所寫〈關於【托住眾生的靈魂】〉,以及介紹各組曲的︰【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單元。同時,請參照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官方網站上【絲絨漫談】單元由Jobson撰寫的文章,以及VU LiveHouse Facebook 及Jobson Hiiao Facebook。

Cf.

〈絲絨組曲命名Sumika & Jobson命名對照之3 第41-47支絲絨組曲〉

象牙門之夢 55 如在天堂—新的古典搖滾組曲 Like in Heaven—New Classic Rock Suite 2/06/2013

象牙門之夢 54 山之音The Sound of The Mountain 23/05/2013

尋音人的請求 Request of The Seeker of The Music (S的第194封信) 26/05/2013

♫*♥*•♫••**¨♥*••♫•♥*♫••¨*♥*♫*•¨*♥*•♫•♥*¨*♫

 

 

廣告

4 Replies to “第 530000 位絲絨的幸運聽眾 Being the 530000th Lucky audience of VU Live House Taipei Official Website (S的第212-213封信) 3, 6/07/201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