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VO! 組曲大師!Bravo! Master of Musical Suites! (S的第209封信) 18/06/2013

B-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2 Suite d’amour B面絲絨—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2部 戀曲

 

BRAVO! 組曲大師!S的第209封信2013618 上午1:23  收件人:J

Bravo! Master of Musical Suites! (S’s 209th letter) 18/06/2013 AM1:23 addressee: J

 

親愛的Jobson,

收到你兩封信這幾天

生活中竟然同樣的事又重覆了

詭異到讓人有種錯覺

是有什麼魔咒嗎

 

去年此時一個朋友離世

上週末又得知一個離開,年紀比我還輕

六月和十月原是我最多家人知心朋友生日的快樂月份啊…

 

去年聽到朋友走

那時很難過

找出一個朋友唱的Time aftre time

上週絲絨組曲裡唱著變奏的同一首歌

才想起

一直沒跟你提這位已逝的歌者

我曾經教唱她一首歌….

 

誰會知道

前後一年同一時期

又一個朋友離開   欸

 

上週末以來幾天埋頭趕工

八篇東西都還在等著成形

擾得人…心情又浮動起來

 

而我現在又再次寫起感慨世事無常的信給你…

 

這一切彷彿重現和巧合

確實讓我迷惑

為什麼

可以確定的是

跟你之間

我不想再重蹈覆轍

 

你甚至連徒弟都不想收

我還奢求你什麼呢

 

當人輕易擁有、擁有太多

就忘了珍惜

以為都可以等待…

 

我們不要再重蹈覆轍好不好?

 

我也想擺脫你啊

越是說要離開

可是你就越是這樣一直出現

保羅奧斯特的小說、電影和朋友的朋友選唱的Wicked Game…

都像你的影子

突然就出現在我身邊

是Wise Lady 站在你那一邊?

你說

我還能將絲絨組曲放在手機隨時聽嗎?

我知道自己只是你認識的眾多類型朋友中的一個人

我寫信給你

只是因為想跟你分享音樂

基於我對你和絲絨組曲的感謝

 

我平時也不常跟人談這些寫這些的

不希望那些信對你造成任何壓力

怪只怪我寄出信的時機總是不對

你出國

一堆事纏身

再去看那些天馬行空的信

時間氣氛頻率都不對了

 

我心想

那樣的聆樂感受是天賜的

與一組樂曲交會光芒

一輩子也只那麼一次…

 

但果然

老天爺從不讓人太幸福

 

誠品的判決結果之後

我那天真的只是很擔心你(現在也是)

所以想聽聽你的聲音

而已

 

沒有你同意

我是絕不會打電話或跟你碰面

甚至我也不會想跟你用即時通訊連絡

以前跟你說過了

我不喜歡和人家即時通訊的

現在也一樣

 

不過看到你在線上會放心

這也只是對一個朋友關心的自然反應 不是嗎?

(現在你又不想讓我看到了?)

 

也許你覺得

只要打了電話自然而然很快就會見面了

但以前我想過

如果會跟你碰面

大概有兩個情形

如你說的

在地下絲絨碰面

另一個可能

是去旁聽誠品官司的時候見到你

從去年講到現在

忽忽一年就過去了

從來沒有實現過

前陣子還想

沒聽過千曲

怎麼能去見師父呢?

(雖然你說不會跟我聊搖滾…)

 

就算我們見面吃飯了

失望的絕不會是我

因為

我想要見的根本不是信裡和絲絨漫談裡的那個你啊

(那樣的你是多麼稀罕難得才會現身可能連你自己都不知道啊)

倒是我可能讓你大失所望

我知道我對你沒有吸引力

不過一個離了婚的女子

既不善於交際也不是OL

更沒有美貌和身材

 

而且和人喝咖啡

十次有八次會一不小心就把杯子弄倒的那種人

 

我這樣恣意奔放開朗(有人說像法國人)

信裡有時卻顯得內斂嚴肅(有人說這點像日本人)

根本是判若兩人

 

我是不太會跟沒見過面的人隨便開玩笑

但你說自己講話節奏不好

我倒覺得這句話拿來形容我非常貼切

 

我也應該告訴你才對

我從事跟文字和藝術文化相關的工作

你太會猜了

所以我一直沒說

 

我深知像樂團那些創作者的辛苦和堅持

當然更清楚

很多創作者生活態度跟作品風格差異很大

 

以前你看我照片說我像藝術家

其實我內心一直覺得是浪子漂泊

所以

對你這種更放蕩不羈的浪子

自然是惺惺相惜的感覺

 

相同的地方確實不少

至少個性直率卻又不失細膩

難以捉摸

而且

你比我狠多了

 

碰了面

我們就算沒有一見如故

大概不會如你想像以失敗結束吧

當然我是個平凡人

不比你生意人精明幹練

 

所以你知道我不是國文老師

以後不再糾正你信裡錯字

真的下不為例了

我擔心的只是你官司出錯字

你不要誤會

只是

不要因為當老闆習慣了

就聽不進事實真話

否則

就會像馬英九那樣

 

你的長信讓我知道你真實的狀況

那我只能接受

只是我不確定

跟你一樣坦白寫內心寫這麼多

會不會開始破壞我們的關係了

 

還是你又出國

信一寄出

又等個十天半月才有回音?

 

下一封請不要再讓我等四個月就好

好嗎?

說真的

你生活都是這樣的步調

一陣子在國外

偶爾回台灣小住

那麼

我們就算見面

恐怕也會像聽絲絨組曲一樣

一年才見一次吧

 

再說

如果你不想請我吃飯

我為什麼要巴著你請呢

 

簡短地回你信只是想—

如果師父真的開金口了

哪有不從的呢?

 

你還要我一個人再修練多久?

 

sumika

 

* * * * **

J的第202封信  2013620 下午9:20  收件人:S

J的第203封信  2013620 下午9:42  收件人:S

J的第204封信  2013620 下午10:30 收件人:S

J的第205封信  2013620 下午10:31 收件人:S

J的第206封信  2013620 下午11:59 收件人:S

J的第207封信  2013621 上午12:02 收件人:S

J的第208封信  2013622 下午11:22 收件人:S

J的第209封信  2013624 下午11:56 收件人:S

J的第210封信  2013625 上午12:48 收件人:S

J的第211封信  2013625 下午10:11 收件人:S

* * * * **

 

♫*♥*•♫••**¨♥*••♫•♥*♫••¨*♥*♫*•¨*♥*•♫•♥*¨*♫

精選1

Don’t Take Me Alive (by Steely Dan, from his excellent album “The Royal Scam”, released in 1976. )

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Incomplete Dynamitedon’t take me alive, or time after time

(lyrics…Don’t take me alive / Got a case of dynamite / I could hold out here all night /Yes I crossed my old man back in Oregon / Don’t take me alive / Can you hear the evil crowd / The lies and the laughter …)

Don’t Take Me Alive was selected by Jobson, the owner of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VU Live House, in his early VU Suite Suite of Miracle—Would It Be Easy”, title named for the first time by Sumika in November 2012. It was classed by Sumika as the 19th VU Suite of Jobson’s musical works. The second broadcasting of this suite was the week of June 16 to 22, 2013, the same week as Sumika sent the letter above to Jobson.

Besides the simultaneousness with the broadcasting, another reason of presenting Don’t Take Me Alive here is the key word “dynamite”. Appeared in this song and also appeared in the series of letters sent by Jobson for Sumika (the 202nd to 211th letters to Sumika).

On April 24, 2013, Jobson and Sumika wrote for each other a letter. In Jobson’s letter, he tried to make up with Sumika, telling her that he finally has come back, “feeling just like after two-timing…”. But less than two months, in one of Jobson’s letters during the month of June 2013 to Sumika, finally, Jobson revealed that, in fact, he continued the relations with other girls in China. Jobson’s “dynamite” was the words that he was not able to deal with her feelings, he was afraid….

It means that he was able to deal with a poor charming girl younger than her…

How could we say… or “saying all is forgiven”, just like the lyrics of Don’t Take Me Alive?

In lies, everything will be destroyed in the end. Still less their relationship so fragile, repairing just begun. Furthermore, the ruin of Sumika is still incomplete, the destroy of Sumka’s life…The ruin of her life must be completed in a long process during many years, in a way that the fragments of life and love were picked up piece by piece by Sumika herself, and buried piece by piece by herself, until all buried even the ash. Then the end reaches its real end.

Who’s singing over there: And lay me, shrouded in your Velvet. My buried ashes shall be singing all your suites with love…

19 Miracle-Would it be essy Blues & Soul IV K Mall

The versions of “Suite of Miracle—Would It Be Easy” since 2016 to 2017 were changed. In 2017, Sumika gave this renewed version of VU Suite a precise  name:  “Suite of Miracle—Would It Be Easy, 2017 version: indulgence of men and women”. = “Blues & Soul IV", renamed in 2018 by Jobson.

Time After Time (by Belladonna, from the album “Inspirational Grooves”, released in 2003), an electronic music, is selected by Jobson for one of his VU Suites broadcasted in October 2012 in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web site. Later, Sumika named this VU Suite as :Time After Time 都會風情組曲》(“Time After Time—The Suite of Glamorous Metropolis”). It was counted by Sumika later as the 16th VU Suite of Jobson’s works. It is equal to 《城市微光City Light組曲》(“City Light Suite"or《城市微光組曲 City Light》), renamed by Jobson himself in April 2017, while broadcasting in his VU Live House web site. Here’s the original version of Time After Time by Cindy Lauper (see below).

Please refer to the articles about this VU Suite in the column of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 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and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and the posts written by Jobson in VU LiveHouse Facebook and Jobson Hiiao Facebook.

Apocalypse of justice and music by Sumika

未完全爆彈—一天又一天

Steely Dan 1976年專輯” The Royal Scam”Don’t Take Me Alive被Jobson選入Miracle—Would It Be Easy組曲》,與上述2013618Sumika寫給 Jobson的信件同時,播放VU Live House地下絲絨官網。這裡配合上述信件精選該組曲裡的Don’t Take Me Alive和收錄於前一週組曲的Time After Time

Don’t Take Me Alive歌詞裡提到炸彈Dynamite上述2013618Sumika寫給 Jobson的信件裡提到「你的長信」,對於Sumika來說,就如同炸彈——這也是為何此處的精選曲是Don’t Take Me Alive 的主要原因。

Jobson在接連的十封信裡,除了有官司相關的進展(或者應該說,沒有好的進展)和時事論談,連續幾封來信,特別是2013年6月20日給Sumika的第202封信,Jobson提到了他口中的「妙齡女郎」,在Jobson 與 Sumika 兩人台北地下絲絨故事裡這封信是極關鍵的信件之一內容讓Sumika衝擊很大(摘錄於後),一枚威力十足的炸彈,讓脆弱的關係修補還不到兩個月,Sumika又心碎Jobson終於寫下可怕的話︰「我沒有能力處理妳的感情,我會害怕。

男人皆如此。「我沒有能力處理妳的感情,我會害怕。」總是在安全的地方丟炸彈,自己卻早已逃了,躲得遠遠的了。妳要好自為之

虛擬的網路一關機,Sumika這個人,對Jobson而言,恐怕連信箱即時通訊上的小圓點都不是。好吧,既然炸彈總有一天要丟來,為什麼,在不到兩個月前的4月24日來信時,Jobson為何不說?

這樣的一枚炸彈,他在4月24日寫完,4月25日凌晨發信來的時候,就應該丟過來!為什麼不?他當時為什麼不說,他和他的妙齡女郎其實藕斷絲連?卻告訴Sumika—「當初的衝動有點像外遇,到頭來還是得回家…」為什麼?因而讓Sumika認為,Jobson那封信是復合示好的信,既然Sumika已在半年前向Jobson表白過對他的愛,這樣的信是破鏡重圓的關鍵。也因此她在收到Jobson久違之後的來信,會將同一天寫好卻不敢寄給Jobson的信,終於放心寄出了。

那讓兩人重新恢復通信的關鍵信件是JobsonJobson走向Sumika也Jobson把Sumika重新拉回他身邊……為什麼?Jobson, no,  浪子Jason,是那個金羊毛號的Jason…

如果,這不是邪惡的愛情遊戲,是什麼?在台北地下絲絨殘酷搖滾啟示錄裡,這個只屬於Sumika與Jobson兩人的唯一故事裡,絲絨組曲的歌海裡,總是精準如人生,如他們的人生,總是事後了然,巧合精準,一如Sumika對Jobson來說,是「知己無雙」。而絲絨組曲不愧是Sumika的知音,比絲絨主人更有人情溫暖…Don’t take Me Alive唱著︰Can you hear the evil crowd / The lies and the laughter …妳能聽到邪惡的群眾,那謊言和笑聲嗎?你,聽到了嗎? 浪子還能再說幾次真心話…

在Jobson反常連續發出十封信(這是極罕見的),當時Sumika因為忙、因為絕望,沒有回覆,而絲絨組曲卻提早換檔,接棒的是,前一年2012年十月播出時已被Sumika命名的《Suite of No Consolation of Jobson》…像精準的補刀。

No consolation, when you are away, I want you to come and stay…stay with me 

那是一種死不完全的炸裂摧毀,從2012年冬第一枚炸彈以來,初傷未癒,又再轟再炸,因為愛而成了不完全爆彈,於是也成為死不全的傾頹毀壞,碎片殘骸要在幾年後,Sumika慢慢自己收拾,埋葬,等到自己身上的一切都親手埋葬了,終於灰飛煙滅,那個終了,那個真正的Sumika的死亡才算真正完成。那是以至深的愛成全所愛的最大幸福

相思最難醉 Stay 15 VU Suite

一如早期絲絨組曲,最初的命名皆來自Sumika,2012年11月中旬播放時,Sumika首次聆聽並為這支以Jefferson Starship樂團的Miracle為首的藍調靈魂絲絨組曲命名︰《Miracle—Would It Be Easy組曲》。Sumika依她聆聽在官網首播先後順序編號為Jobson的第19支絲絨組曲。是幾年後Jobson重新以音樂類型命名的” Blues & Soul IV”的早期版本。2016年這支組曲播放時,Jobson調整其中幾首曲目和順序,播放幾種長度不一的版本,但Jobson未重新命名。2017年,Sumika為風格華麗歡歌的縱慾版本添加副標,成為《Miracle—Would It Be Easy組曲 2017男歡女愛版》(“Suite of Miracle—Would It Be Easy, 2017 version: indulgence of men and women”)。2018年Jobson為這支以Miracle為首的新版本命名為”Blues & Soul IV

此外,Sumika在上述2013年6月18日寫給 Jobson的信裡提到的Time After Time,Jobson收錄在《Time After Time都會風情組曲》裡的是Belladonna樂團的電子舞曲版本(見Sumika在2012年Jobson生日當天的信件〈小酒吧裡的文化〉貼文後面所附經選曲)。2017年Jobson重新為《Time After Time都會風情組曲》命名《城市微光City Light組曲》(或寫成《城市微光組曲 City Light 》)這三支組曲都是指同一支組曲。這裡附上原唱Cindy Lauper的版本

相關內容請參照本網站Sumika所寫〈關於【托住眾生的靈魂】〉,以及介紹各組曲的︰【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單元。同時,請參照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官方網站上【絲絨漫談】單元由Jobson撰寫的文章,以及VU LiveHouse Facebook 及Jobson Hiiao Facebook。

你的信箱 Your email box (S的第174封信) 25/04/2013

Out of reach, out of touch (S的第158封信) 21/11/2012

Out of reach, out of touch (S的第159封信) 23/11/2012

象牙門之夢36 二十三年後—善於記憶,巧於遺忘 Being adept in memory, good at forgetting 23-4/11/2012

殘酷搖滾 Cruel Rock’n Roll (S的第168封信) 14/12/2012

(Jobson的另一段引文出自Jobson寫給Sumika的第170封信,請參見〈你的信箱 Your email box (S的第174封信) 25/04/2013)。

Prodigal son_s words

Jobson的第202封信  2013620 下午9:20  收件人:Sumika   (摘錄) :

因為  我是浪子

而且  我大陸妙齡女子跟我也有感情的基礎

相對來說

她也較為弱勢     我對她有責任

固然  她也很有多吸引我的地方

 

所以  我沒有能力去處理你的感情  我會害怕

 

我不希望我們之間的變質

 

你常會往此方向走

讓我不得不警惕

 

希望 我這樣寫  不要有讓你有受傷害的感覺

但 不明說  會更糟

 

 

♫*♥*•♫••**¨♥*••♫•♥*♫••¨*♥*♫*•¨*♥*•♫•♥*¨*♫

廣告

4 Replies to “BRAVO! 組曲大師!Bravo! Master of Musical Suites! (S的第209封信) 18/06/201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