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VO! 組曲大師!Bravo! Master of Musical Suites! (S的第202封信) 8/06/2013

B-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2 Suite d’amour B面絲絨瑪拉利卡三部曲 2 戀曲 

BRAVO! 組曲大師S的第202封信201368 下午1:48  收件人:J

Bravo! Master of Musical Suites! (S’s 202nd letter) 8/06/2013 PM1:48 addressee: J

親愛的師父:  

你是不是覺得我在亂說?

還是我真的錯得太離譜了譜在你那裡…)  

所謂的粗淺,不就是這樣總是與激情一同。才寄出信給你,就發現,我不可能說得清那混沌太乙是什麼了,說出的,連千分之一都不到呢,又像沒說到重點。 

那個我身臨其境、同遊共鳴的世界,是不可能被定形的,有一千零一夜,就有一千零一種故事可以說。甚至我想,是不是為了能一直聽著一個鍾愛的組曲,應該對你說過一個又一個故事來挽留

然而它們終將如期離開,以無情換深情。  

應該不只因為我說故事的方式太笨拙,更因為

你絕不讓人輕易得到心愛的東西,否則人們就不懂得珍惜。但這對於我來說可能不適用。 

記得大學最要好的同學說我的「悲哀比別人深,所以快樂也比別人深」。與心愛的一切必須告別,明天就不知身在何處,這樣今天會不感傷、不更感動於獲得的快樂美好嗎?  

每次跟你說我喜愛哪一首,其實往往是每一組曲裡首首都喜歡,只是其中幾首會多打個星號罷了 

我一天聽四次連續聽一週的,從不厭倦,每聽一次感受就更新,音樂內涵豐富,千層萬變,所以人聆聽時也有無限的可能。  

但你不會真的要我聽過千曲,再理我吧?我很想聽你說編這組曲的心路歷程……還想更靠近每個組曲裡的靈魂…… 

當這週組曲下次再回到我身邊,可能要等到一年後了,那會是多漫長的等待。依此推算,十年能聽它幾回 

有時間的話我多半初次聽時會一邊記下對每一首最初印象或當下感觸,以我貧乏至極的文字描述23週絲絨組曲,第22週絲絨組曲 

想要回溯組曲時(例如查出前次聽的時間),每一次也僅憑藉那些記敘或日記裡偶然寫下的,還有一朵朵的花,來回想早已遠離我身邊的組曲旋律,離離落落的記憶 

記得的,總是每個組曲的大約感覺,那是我體會的各組曲的輪廓特徵,有些記得的太模糊,有些較具體。但可能跟你構築的世界差太遠了, 不久前我忽然明白了什麼似的,開始理解有些音樂確實聽起來「很抽象」,而有些音樂容易引導人感受具象形像或人物故事。  

體會到這點,是振奮的新發現,很想繼續細細感覺,更想纏著你問。我哪裡會以自學獨學而自負呢我肯定是以能夠受教於你而自豪,而感覺三生有幸。連你的沉默都被我解讀成一種啟示…… 

我怎麼能要求師父如何如何呢

師父都讓弟子自己先下苦功,以為這樣教起來會比較輕鬆,可是正確的概念需要你來引導,這樣在半輩子裡才能更早跟你說同一國的語言。  

極棒的組曲總讓我想寫下什麼,我渴望寫感觸又特深時,偏偏都忙,這週組曲,我想可以再寫出截然不同的體會經驗,但現在我又得再回到工作,該寫的好幾篇東西在等著我。 

如果能更放肆、更任性些就好。所以我只好熬夜,為人生美好快樂的事物而這樣過  

 

你下週一要上法院去?誠品官司一切都會很順利,一定會的。  

剛接到東京老友打國際電話給我,光聽聲音,就讓人欣喜起來,聲音就是有這麼特別的魔力啊可是我也從來都不是三天兩頭打電話解這類鄉愁的人 

從此以後, 我們改口說  Good-bye and hello…

像南美洲原住民的智慧那樣 

 

真實的

Sumika

 

* * * * **

J的第189封信 2013610 下午10:04 收件人:S

J的第190封信 2013612 上午7:34  收件人:S

J的第191封信 2013612 上午9:19   收件人:S

* * * * ** 

♫*♥*•♫••**¨♥*••♫•♥*♫••¨*♥*♫*•¨*♥*•♫•♥*¨*♫

精選1

Sa Blev Det Bestamt is a song of the Swedish band Dungen, and Hello and Goodbye is from German Rock Group Topas’s 1980’s culte album “Topas”)

Notes: 

Sa Blev Det Bestamt (by Swedishi band Dungn) and Hello and Goodbye (by German rock band Topas) were selected by Jobson as the 8th and the 9th tracks in his new VU Suite arranged and presented for the first time in June 2013.  

This suite was named by Sumika immediately after the first broadcasting in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VU Live House website on 2nd June 2013: “Like in Heaven Suite—Close to the fire, close to the edge”. It was counted by Sumika as the 34th VU Suite of Jobson’s Works. The original version has a length of 1 hour and 45 min. Several years late, Jobson renamed it : “Close To The Edge Neo Prog Rock”, a retouched version, shorter than the original version. 

Please refer to the articles written by Sumika about this VU Suite in the column of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and Jobson’s article posted in the column of “Essay of Velvet”【絲絨漫談】, in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and posted in VU Live House Facebook and Jobson Hiiao Facebook.

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地下絲絨的一千零一夜故事

One Thousand and One Nights of VU Live House Taipei 

Sumika上述信件流露出,渴望了解所有的絲絨組曲,和編曲背後Jobson的意念思維…,Sumika想要成為與Jobson真正對位和音共鳴的絲絨知音者…。 

她在信件內容提及一千零一夜》(阿拉伯的文學作品《天方夜譚》,كتاب ألف ليلة وليلة‎,不僅有小說的戲中戲架構,也有詩歌,可參閱文末所附的第203夜的詩歌一首)。 

這裡配合上述書信內容精選如在天堂組曲—Close to the fire, close to the edge》裡有中東華麗風格的選曲兩首 

一首是瑞典的迷幻搖滾樂團DungenSa Blev Det Bestamt(出自2007發行的Tio Bitar,意即「十首歌」的專輯),即Sumika信裡和前一篇日記裡提到「有著鼓聲和中東曲調樂器演奏的旋轉指引下,舞進更歡愉更自由的境地」的形容,和「漣漪一圈又一圈」,恰好與土耳其蘇菲旋舞(Sufi Dance)是不謀而合的,而Dungen 樂團的Sa Blev Det Bestamt (〈所以這是完全的〉)這首帶給人旋轉意象和阿拉伯情調濃郁的歌曲 

另一首即是組曲裡緊Sa Blev Det Bestamt之後的歌曲Topas樂團的Hello and Goodbye(出自2007年發行的Tio Bitar專輯)

與中東有關的主題,2012年的104Sumika寫給Jobson的信末附了一首色列爵士女歌手Karen MalkaAll and nothing at all(所有與一無所有)。以及Sumika寫給Jobson的信件,幾次都向Jobson提及作家魯西迪的魔幻寫實小說,並極力推薦Jobson閱讀史詩級鉅著《午夜之子》(Midnight’s Children)。而這本《午夜之子》也是JobsonSumika兩人之間的另一個故事了。或者說,就像是台北地下絲絨的一千零一夜故事

加上早先包括《如在天堂組曲—Close to the fire, close to the edge》組曲編曲過程,Jobson陸續接觸到較為罕聽的中東特色搖滾音樂,這些直接間接的影響,終於,直到2017年三月為止,才終於聽到Jobson編製播放第一支以印度和披頭四樂團為觸角,延伸而去土耳其等中東地區音樂選曲的組曲終於,Jobson精心編選的絲絨組曲,終於看到1960年代末到70年代的世界搖滾樂版圖越來越大了 

Jobson推出土耳其等東方搖滾特色的絲絨組曲最為激賞和喜愛Jobson這支中東搖滾組曲的人,沒有別人,只有知音Sumika吧!這支不到一小時的土耳其迷幻搖滾的絲絨組曲2017319日首播當天立刻被已離開JobsonSumika命名為《東方午夜之子組曲》(Suite of Midnight’s Children Oriental。蘊含了Jobson & Sumika倆人情誼的命名獨具特別的意義「午夜之子」名稱來自同樣熱愛搖滾樂的鼎鼎大名作家魯西迪(Sir Ahmed Salman Rushdie)的同名小說,這又是另一個後來的,他們倆人的故事了可以從日後倆人書信來往和Sumika日記得知。新編中東搖滾組曲Jobson 本人形容為「阿拉伯老搖滾」,到了2018Jobson命名為土耳其搖滾組曲》(Turkish Rock)。 

Topas樂團據說在2006年左右因為廣告歌曲風靡台灣——那是Sumika沒有參與的台灣時代——但Topas樂團除了這首Hello and Goodbye其他幾首歌也都被Jobson選入絲絨組曲包括Alaska Days of Summer即收錄為廣告歌曲等等後來在地下絲絨搖滾餐廳VU Live House官網的【絲絨漫談】單元Jobson曾撰寫介紹過Topas樂團。讀者聽眾可前往VU Live House 地下絲絨搖滾餐廳官網及Facebook Jobson Hiiao本人所寫的貼文參照。 

至於信裡提到南美洲原住民見面說Goodbye and Hello… 這個認知是從閱讀有關EZLN而了解的EZLN是墨西哥的原住民族組成的解放軍,為反抗墨西哥政府強行侵占土地而展開漫長的反抗史詩,著名的「薩帕塔運動」(Zapatista Movement),即是標誌反全球化的運動 

在本網站的〈夢之第0 「我母親的提箱」〉,曾引用先前Sumika日記〈回到當下眼前〉的片段,與此有關。EZLN副總司令馬柯士 (Subcommandante Marcos所言的Goodbye and Hello一段話,可以參閱《蒙面叢林——探訪墨西哥查巴達民族解放軍》及馬柯士以寓言式童話寫作的《蒙面叢林——深山來的信》。 

以下摘錄引用的是出自前衛搖滾檔案網站(Prog Archives)對瑞典迷幻搖滾樂團Dungen和專輯Tio BitarSa Blev Det Bestamt的評語 

“this album distances itself from that genre by fully embracing not just the sounds of the late 60s, but the overall groove. If that doesn’t make much sense to you, then just take the bong and enjoy the heavy bass that kicks in after a minute & a half or so during Så blev det bestämt and you’ll understand. ”

(Please go to see the original article of this quotes written by Prog Sothoth in Prog Archives) 

Cf.

夢之第0 「我母親的提箱」

象牙門之夢 55  如在天堂—新的古典搖滾組曲 Like in HeavenNew Classic Rock Suite   2/06/2013

BRAVO! 組曲大師Bravo! Master of Musical Suites!  (S的第199-200封信)  2-3/06/2013

BRAVO! 組曲大師!Bravo! Master of Musical Suites! (S的第201封信) 5/06/2013

十月三日(S的第114-115封信)4/10/2012 

***********

一千零一夜》與《午夜之子》的中英文版翻譯封面:

One Thousand and one nights cover midnights-children 午夜之子 中文

一千零一夜》第203夜(摘自維基百科)︰

第203夜中,王子蓋麥爾·奧澤馬站在城堡外,想要告訴王后波多自己的到來,表示出高興的心情時,將自己的戒指包在紙里,由僕人交給王后。當王后打開時,喜悅油然而生,便吟頌詩歌:

وَلَقدْ نَدِمْتُ عَلى تَفَرُّقِ شَمْلِنا :: دَهْرَاً وّفاضَ الدَّمْعُ مِنْ أَجْفاني

وَنَذَرْتُ إِنْ عادَ الزَّمانُ يَلُمـُّنا :: لا عُدْتُ أَذْكُرُ فُرْقًةً بِلِساني

هَجَمَ السُّرورُ عَلَيَّ حَتَّى أَنَّهُ :: مِنْ فَرَطِ ما سَرَّني أَبْكاني

يا عَيْنُ صارَ الدَّمْعُ مِنْكِ سِجْيَةً :: تَبْكينَ مِنْ فَرَحٍ وَأَحْزاني

English Translation:

And I have regretted the separation of our companionship :: An eon, and tears flooded my eyes
And I’ve sworn if time brought us back together :: I’ll never utter any separation with my tongue
Joy conquered me to the point of :: which it made me happy that I cried
Oh eye, the tears out of you became a principle :: You cry out of joy and out of sadness

中文翻譯:

我為我們的離別後悔。一個時代以來,我以淚洗面。
我發誓,如果我們能再次相遇,就絕不說一個分離的詞句。
喜悅征服了我,我高興的要哭了出來。
啊,眼睛啊,淚水已經成為了你的習慣,你哭出喜悅,哭出哀傷。

  

♫*♥*•♫••**¨♥*••♫•♥*♫••¨*♥*♫*•¨*♥*•♫•♥*¨*♫

廣告

2 Replies to “BRAVO! 組曲大師!Bravo! Master of Musical Suites! (S的第202封信) 8/06/201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