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VO! 組曲大師!Bravo! Master of Musical Suites! (S的第201封信) 5/06/2013

B-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2 Suite d’amour B面絲絨瑪拉利卡三部曲 2 戀曲

sign 永遠的絲絨尋音人 Sumika

BRAVO! 組曲大師S的第201封信201365 下午3:22  收件人:J

Bravo! Master of Musical Suites! (S’s 201st letter) 5/06/2013 PM3:22 addressee: J 

34 VU Suite 如在天堂組曲—Close to the fire close to the edge 新古典前衛搖滾組曲 Neo Prog Rock foret (3)

親愛的Jobson,  

你最近都好?在弄著另一些新的組曲? 

連續好幾天,我感覺像自言自語似的寫著 

終於下起滂沱大雨,氣溫也涼爽多了,我迫不及待想回來寫未完的信,你可知道,前後我已寫了幾張紙?然後,還是回到打字 

感謝草稿消失,讓我不得不重新說,以非固著形像的方式說:  

這個組曲讓我明白「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與「見山又是山」三境界,究竟說的是什麼境界之別了,真的。 

第一次聆聽,我一下子就被帶進一處非常遼闊的高處,但更像是墜入迷濛雲霧裡。 

聽了十首之後,在第十一首,我忽然很強烈地感覺: 

難道這是原本就完整的Album專輯?而不是Jobson打造的新的古典搖滾組曲?風格協調一致,我在五里霧中,一頭霧水越聽越迷糊了。 

那一刻,我腦海裡浮現的就是「組曲大師」這個辭來形容你了!我該明白,這是你的組曲沒錯,同時我又感受到組曲的基調。每一首出現,都是見山是此山,模糊感知、體會樂曲間共通的什麼─ 

但我說不出所以然來,只有滿懷的感觸,一首又一首,我都立即追隨在音符旋律流動裡的某個調性。那從第一首貫串到整個組曲,將近兩小時,一氣呵成,展開後繼續擴延,向高處攀升…… 

我感悟曲子之間有著共同點──都是這山,都在此山中。  

今天我想,我在盪氣迴腸的樂曲歌聲中 體會「山確實是山」,是這確信帶給我樂趣,讓我在聆聽整首組曲過程感到無比的滿足。尤其對於一位尋音者來說,更是如此。首播的兩次欣賞,其實該算一回,因為感受相同。  

第二天,邊聽邊寫日記後,晚上寫的信卻消失了。同時消失的,還有我現在嘗試還原說清的最初感覺。  

我已離開初聞組曲的第一個境界。那個境界,我回不去了,我想,除非,有一天我能走到你「見山又是山」的境界時,我才會回歸那時的歡愉吧 

我已進入「見山不是山」,也就是說,我一一辨識出他們之間的差異了。儘管體驗讓我明白,他們都是同一座山,現在看出了山腳、山腰與山頂,而先前我是與組曲飽滿的氣勢和完整無縫的一體感融合為一的狀態呀!  

他們仍是山,一直都是山,我卻已被推進到「見山不是山」的境界,回不去了,我脫離了他們,在我和他們之間,已有距離…(而我和那個我似乎也不一樣了…)  

我感覺自己應該聽過千曲才能見你,因為我察覺到,自己已進入這難再回頭、卻又離你所在的最高境界依然遙遠的境界裡!  

 

你一下子就認出每個音樂生命裡足以創出另一新生命的音色質地…… 

所以,你是真正的「知者」(Connaisseur de la musique),更是音樂們的「知音」。 

因為你賦予每首曲子另一個新生命。毫無疑問地,你並非只是重組曲子的人而已,而是在每個樂曲各自原來的生命內創造新靈魂的CREATOR   

週日清晨沐浴在純粹的音符感動裡,不曉得為何會寫下「與其成為一個知道者而無感,我更希望成為一個感受的人,一個感悟者 

後來好像懂了:「知道」會阻礙感悟。心領神會,無須經由「知道」這條路的指引,領會是當下的,是直悟,直感,直覺,憑的是感受性的敏銳度。  

是不是這樣?  

然而我卻一腳跨進尚未真正「知道」卻想往「知道」之路前進,在辨聽樂曲間有什麼差異的狀態中,似乎也否定起整體的一致性了。但這絕非表示已不再歡暢感人,而是我懷疑,是否當辨聽能力一次比一次更強時,就必定越早喪失最初領略到的純粹美感經驗的狀態?  

定神辨別出這座山更詳細局部的形貌時,啊有闊葉林有常春樹,橫跨寒、溫、熱帶豐富的林相,然後,就再也想不起來讓人置身水氣相間混沌、飄然神遊之境的感動? 

我能說,我現在還保有聆聽那幾個小時時光裡,跟晨光、朝露一樣清新透明的感動嗎? 

但我的確感受了陣陣雲霧輕拂而過……

身處在奇妙時空,我曉得,這山是移動的山,每一峰迴路轉就撼動我心的山,是攜著我一齊攀升高飛的山 

樂曲是同一樂曲,第一次聆賞時至真的喜悅,怎麼到了第二回卻憂傷起來,如那sexy dreamer帶給人的哀思,跟胃痛一樣,夜越晚,那隱隱作痛的存在感就越明顯了呢? 

同樣是對一個人的想念,明明是相同的想念,為何有時,鬆鬆的,像頭上飄飛的雲;有時,想念卻像棉花糖,黏蜜難分呢? 

 完滿晶瑩的喜悅感動,是真擁有了?還是「此曾在」的短暫朝露? 

我想從凝視山的差異裡收回視線,我更想了解,該怎麼從眾聲群裡,一聽就聽出共通基調那也許是互補或對比的節奏 

這條線索,或許就是貫串我靈魂深處感知什麼的線索,就是觸動我心靈的那條心弦,不是嗎?它一開始是在我手上的,我竟然這麼輕易把它丟失了!這一不小心沒抓緊的風箏,就飄遠了……  

 

日記裡,我說自己像一路撥開層層薄紗般的雲霧,耳朵模糊地聽出什麼,一路前行,而且曉得自己不是在迷宮原地打轉,心緒高昂,在上昇,我腦海裡感受那是“Rising World". 

在那越來越高的雲層之上,遼闊的世界,看的需要消失了,一心只想依憑聆聽前進的欲望是這麼強,以致我手寫我感: 

「我只需要聽覺就能存在!」 

讓聽覺主導生命,凌駕一切而存在的念頭,是前所未有的。這是一種怎樣的魔力,讓人願意繳械,以其他感官交換擁有極致的需要? 

這樣的魔力,讓第一次聆聽組曲,感受的什麼都哽在喉嚨處,一個字都說不出,這個由你串組成而我不知怎麼形容的音樂世界,「讓我更謙卑,更尊敬」  

Jobson, 你「一聽便知音」,我有什麼能力足以跟你對話呢?  

但如果說「見山是山」是在說廢話,那是否表示真理也是廢話了?如果這是初階境界,不足以依憑,可是,感動,真正的感動需要依憑什麼嗎?  

有一個組曲配置氛圍,渾然天成,害我強烈地迷惑到幾乎相信是原本已存在的專輯,這是頭一遭。以往我聽過你創作的組曲,很多都精湛,感動不下於這組,像我極愛的「托住眾生靈魂的組曲」即是: 

剛柔轉折絕妙,首尾開闔展現出另一種氣魄,但那些聆賞過程都深知,那的確是你編綴串組的作品,從來沒有懷疑。這次的經驗很特別。  

在大草原古老時代的田園牧歌,簡單而美好,那婉約的女聲,音色質樸動人,像鄰家女孩近在身邊哼唱民謠,而我可以聽見她的呼吸,在我聆聽的空氣裡,與我的,一起起伏……然後波斯舞蹈的圓舞旋轉,上揚的心,我想:「我還能有更深的感動嗎?」 

而倒數第三首出現,也是鍾愛,可能僅次於最後一首,晨曦破曉,吉他弦音慢慢牽引而 Something is calling與前一首前呼後應,迴盪,非洲鼓(?)低鳴,拉弦和突現的隆隆之音響起,純聲眾音,厚沉清揚,層疊交錯的絃、歌、聽,一層又一層浸透身心靈,又一回一回,微風樣逸散消融…… 

然後,是人聲合聲,在蒼茫的震撼餘韻後出現,呼喚吟詠的人間渴望,有天界的回應,在日月光照下:

「將不再有饑餓之苦;不再飽受口渴之苦。」

卑微渴求的人被帶領到安住之境的門口。 

憂傷至深的人有福,你來到鳥鳴、水澗和蟲唧的天地,Yes,讓你聽見怪誕突梯的聲音,在常理外實驗,很異國──因為那是前所未至的異境國度──是天堂。而天堂無奇不有,無所不容,眾人所欲之境……And you are now close to the edge, 如在天堂,正是你被引領來到的境界。在放下之後,才擁有一切。 

天堂如水,而我正被天堂充滿,This Rising World…… 

冒險的人有福。攀越一峰之後更上峰,鳥鳴、水澗和蟲聲,再度獻聲世界。世界已然不同à nouveau。擁有全新的自己,才擁有全新的世界…以一個嬰兒,莊嚴誕生 。 

親愛的Jobson,你讓十四個生命恰如其分,來到他們各自的絕佳位置,為烘托整個組曲最高潮而揚聲,而歌唱他們自己的生命來成就更美好豐富的新生命。 

是你讓舊生命裡擁有新生命同時創出更浩瀚的另一個生命。這個生命,是以什麼方式包容著各種聲音並存於世的生命…。

從那裡,你啟示人,如何開始聽。 

在被帶領著從一境界到一境界的歷程,人們可能從來不會在當下知曉,每一次事後自己會失去如童聲無垢的純真聆聽力,曾是那麼真實,卻連來時的聆聽痕跡一起消逝…… 

如果我還有機會再度置身日記裡形容的「如在天堂」,趨近那最初完滿的狀態,是否唯有往靠近你的方向前進,才能享受你見山又是山更深奧自然的感動?也才能沉醉、忘我如最初,享受YES永遠清新不老的世界?  

所以,可以說,堅持的人有福了? 

走到最後就知道,山依然是山,引領著持續向前的人,入出境界,超越重生…… 

我是這麼想像、渴望達到你所在的境界。那裡,有多麼遙遠? 

我在這一端,你在另一端,距離多少光年?

從見山是山到見山又是山,需要一輩子,可是我只剩半輩子啊!

 

 Sumika

  

 

♫*♥*•♫••**¨♥*••♫•♥*♫••¨*♥*♫*•¨*♥*•♫•♥*¨*♫

精選1

Cleaning From Scars by Polish progressive rock band After, from album Endless lunatic, 2005.

Storm Corrosion is the self-titled debut album, released in 2012, of the musical collaboration between Mikael Åkerfeldt (of band Opeth), and Steven Wilson (former frontman of Porcupine Tree). This song was written, produced and performed by Mikael Åkerfeldt and Steven Wilson.

“Cleaning From Scars” and “Storm Corrosion” were selected by Jobson as the 4th and the last 3rd tracks in the new VU Suite arranged and presented for the first time in June 2013. Two tracks are mentioned in Sumika’s letter to Jobson.

Even some critics said that “Cleaning From Scars is a from a “thin” album, yet in “Like in Heaven Suite—Close to the fire, close to the edge, the vocals of “Cleaning From Scarsmatched well with the vocals of Vashti Bunyan in the previous song “Same But Different” in their common fragility and trembling inner. The order of these two tracks proved an excellent balance which has presented many times in several old musical Suites by Jobson. Well done! Master Jobson.

This suite was named by Sumika immediately after the first broadcasting in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VU Live House website on 2nd June 2013: “Like in Heaven Suite—Close to the fire, close to the edge. The last track of this suite is Yes’s “Close To The Edge”. This suite was counted by Sumika as the 34th VU Suite of Jobson’s Works. The original version has a length of 1 hour and 45 min. Several years late, Jobson renamed it: “Close To The Edge Neo Prog Rock”, version shorter than the original.

For Sumika, the early version of “Like in Heaven Suite—Close to the fire, close to the edge, the early version of “Suite of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and the early version of “Requiem for VU Live House Taipei—Requiem as a light in the dark" are “The Epic Trilogy of VU". 

Please refer to the articles written by Sumika about this VU Suite in the column of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and Jobson’s article posted in the column of “Essay of Velvet”(【絲絨漫談】), in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and posted in VU Live House Facebook and Jobson Hiiao Facebook.

Close To The Edge” by Yes:

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鴻蒙初音的聆聽—如在天堂的絲絨組曲

Cleaning From Scars(從傷痕清除)是波蘭前衛搖滾樂團After在2005年發行的Endless lunatic專輯裡的一首歌。和Storm Corrosion(風暴的侵蝕)這兩首以及Yes樂團的Close To The Edge都被選入2013年6月2日首播、Sumika隨後命名的《如在天堂組曲—Close to the fire, close to the edge》。也是2017年Jobson重新命名長度83分鐘的《新古典前衛搖滾組曲 Neo Prog Rock》的最初原型版本和完整版。

Cleaning From Scars主唱表現的內在脆弱顫抖與前一首Vashti Bunyan詮釋的歌曲Same But Different”前後呼應平衡,是絕妙的銜接。這樣的編排手法,在以往多支絲絨組曲中,Jobson已證明其編製組曲的音樂敏銳度。這樣巧妙布局編排在整體的組曲中有其協調性,並非隨便兩首中間增加一首或刪除後以其他曲子代換,就能達到原版本同樣的和諧性和完整的結構。

Storm Corrosion(風暴的侵蝕)即是信件裡提到有著”Someone is calling”歌詞的組曲倒數第三首,是Sumika相當喜歡的一首歌。很難得由來自重金屬搖滾Opeth樂團的Mikael Akerfeldt和前衛搖滾樂團《刺蝟上樹樂團》Porcupine Tree的Steven Wilson 合作2012年發行的名專輯。

前一篇書信末介紹的Same But Different”歌曲歌詞和Sumika描述音樂聆聽的見山是山三境界如此完美契合,這是尋音人Sumika不曾想像的,也是出乎編曲人Jobson組曲大師料想的效果,卻彼此無意之中呼應如回聲…。

包括這裡介紹的幾首曲子透露隱約的不安和未定感,因為與組曲首尾兩首Close To The Fire的開天闢地和Close To The Edge壓軸,相互共振而更加渾然迷人。在Sumika的日記和寫給Jobson的信件裡,形容聆聽新組曲初音的感動,那混沌太乙,無以名之的狀態,若以目前最夯的一個關鍵詞來說,大概就是「鴻蒙」(語出《莊子》和《山海經》等古籍)吧…。天地混沌,從地心出發,不斷旋轉上升之勢…。無以名之的初始狀態,一旦言詮就落入形而下,而「如在天堂」的感動,正因為於組曲聆賞者置身在那無以名之奇妙的境界…… 

大開大闔的「絲絨史詩三部曲」

這支2013年版本的《如在天堂組曲—Close to the fire, close to the edge》,和早期版本的《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以及2013年九月底至十月初首播的《絲絨安魂曲》(2015年改版前的完整版本),這三支絲絨組曲,可以說在絲絨組曲當中,論藝術,整體表現精緻脫俗,論精神內涵,觀照人文,同時展現其他組曲較少見的恢宏大器。

固然許多重量級的經典名曲本身夠分量,當然食材夠好,簡單清蒸上桌,盤盤都是佳餚,但前菜主菜配菜的功夫了得,才是一支往往超過十四五首精選曲的組曲耐聽,而且能感人肺腑的必備條件。若想要認識Jobson選曲佈排的音樂才華,這三支組曲絕對是上上之選。 

在Sumika心目中,2013年版本的《如在天堂組曲—Close to the fire, close to the edge》,和早期版本的《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以及2013年九月底至十月初首播的《絲絨安魂曲》(2015年改版前的完整版本),這三支組曲的早期版本可以說是大開大闔的「絲絨史詩三部曲」,也是Jobson創作超過七十支絲絨組曲中的代表作。

21 VU Suite〈托住眾生的靈魂〉December 2 2012 (2)

34 VU Suite 如在天堂組曲—Close to the fire close to the edge Close To The Edge 新古典前衛搖滾組曲 Neo Prog Rock cosmos 1 (2)

41 VU Suite 絲絨安魂曲 - Requiem as a light in the dark Lovers in a Red Sky (1)

 

此外,Opeth這個瑞典樂團《殘月魔都》也是Sumika很喜愛的樂團,Harvest這首歌被Jobson選入一支早期的絲絨組曲(Sumika命名為《The Suite of No Consolation of Jobson》,即2018 年Jobson命名的《古典抒情搖滾組曲 雪之祭》。Steven Wilson有多首歌被Jobson收錄在不同的絲絨組曲,如Harmony Korine是原本《心靈失聯組曲—Losing Touch With My Mind》的第一首歌。

Porcupine Tree《刺蝟上樹樂團》的Waiting (Phase One)Drown With Me〈跟我一起沉溺〉分別收在《Belladonna組曲—Out of reach out of touch》(即2017 年Jobson命名的《Prog Ballads 前衛搖滾抒情小品集》的前身集完整版本)和《浪子組曲—浪子還能再說幾次真心話》(即2018 年Jobson命名的《古典抒情搖滾組曲 雪之祭》)。透過這些曲子去認識更多絲絨組曲或許可以找到共鳴的Key和絲絨的共通語言

Cf.

BRAVO! 組曲大師Bravo! Master of Musical Suites!  (S的第199-200封信)  2-3/06/2013

象牙門之夢 55  如在天堂—新的古典搖滾組曲 Like in HeavenNew Classic Rock Suite   2/06/2013

托住眾生的靈魂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 (S的第162-163封信) 2/12/2012

象牙門之夢38 托住眾生的靈魂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 2/12/2012

托住眾生的靈魂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 (S的第164-165封信) 4/12/2012

關於《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

♫*♥*•ღ♫••**ღ¨♥*••♫•♥*ღ♫••¨*♥*♫*ღ•¨*♥*•ღ♫•♥*¨*♫

 

廣告

7 Replies to “BRAVO! 組曲大師!Bravo! Master of Musical Suites! (S的第201封信) 5/06/201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