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 so far — Happy Lunar New Year 2013 (S的第177封信) 29/04/2013

B-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2 Suite d’amour B面絲絨—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2部 戀曲

sign 永遠的絲絨尋音人 Sumika

Re: not so far — Happy Lunar New Year 2013 (S’s 177th letter) 2013429 上午2:56  收件人:J

Re: not so far — Happy Lunar New Year 2013 (S’s 177th letter) 29/04/2013 AM2:56 addressee: J

親愛的 Jobson,

 

上一封我是想寫得輕鬆些…也想早些回信給你。

 還是喜歡靜靜的夜裡寫信,少了周圍的喧嘩,心也容易沉澱些。  

其實,收到你來信那天,後來在一個場合,就在米開朗基羅的展覽,看著那些熟悉的作品(複製),在一區,藝術與死亡的主題,讓我想起你說對絲絨漫談的感覺,突然的淚止不住一直掉,大庭廣眾下我摀住臉,手帕都濕透了。  

從去年什麼時候開始?每次一想就會心疼,或許從一開始就如此,所以才會有時表現得比你更憤慨。還是因為我更在乎正義?  

你想遠離我,或許跟你想遠離絲絨的原因類似。如你說的,好像也只有我,只有我在那裡。也許是,也許不是。若說是,那是因為只有我不求舞台,無目的,跟其他人不同吧。

雖然我沒有來得及目睹絲絨的舞台光彩,但那對你來說是最黑暗處、最需要光的地方,其實一直是給予光的所在…你只是不願肯定地下絲絨的歷史,不確定自己作為光源的意義。  

你不想現在去碰的題材,那就不要勉強自己。時機成熟時,自然就是時候了。

《聲音與憤怒》的作者福克納說的: 

值得藝術家痛苦與流汗的唯一題材,乃是與生命本身衝突的人心。

而有多少人不都是這樣,從痛苦與流汗過程中自我救贖,同時,也給這個世界光亮?

至於世界,定義和範圍是什麼?而誰又能耐給全世界光呢?說神是萬能的,可是神真的給了全世界萬世光明了嗎?(看我這無神論者又在放厥詞了!)

創作,只要是普遍的,就會得到普遍人性的共鳴、感動人,儘管呈現出來的是私密一己的經驗。  

快樂,不需要尋求答案,因為快樂本身是答案,是目的。只有痛苦才要求解答,需要尋索痛苦的根源,以便正視它、擺脫它、解決它、超越它。所以,痛苦歷程與昇華帶給人的力量,往往更深刻,原因也在於此。

像米開朗基羅壯年與晚年的「聖殤」雕像,和韓國電影「聖殤」,都是這樣的佳例。  

我感覺你一直在蘊釀,在游移。不想寫,那麼就擱下吧。直到飽滿到難以負荷前的狀態為止。那也是一種體驗的過程,當然有人說日子過得EASY,也有過得EASY的寫法,寫作,不必去在乎別人,做自己擅長的就好。

夜真的太深了,這封信,沒有預期,寫下就寄了。只是,我是你的讀者,竟說得比你還多了?

 sumika

 

* * * * * *

J的第171封信 201353 上午12:03 收件人:S

Jobson’s 171th letter to Sumika 3/05/2013 AM 12:03 “Re: not so far— Happy Lunar New Year 2013

* * * * * *

 

♫*♥*•ღ♫••**ღ¨♥*••♫•♥*ღ♫••¨*♥*♫*ღ•¨*♥*•ღ♫•♥*¨*♫

精選1

Por Causa de Você,Menina” (Because of you , girl) by Leila Pinheiro, from “Coisas do Brasil”, album released in 1993.) was selected by Jobson in his Bossa Nova II of VU Suite.

Since 2012, a long and special interlocution in art in writing, and appreciation of Jobson’s VU Suites of musical works… via internet has begun between two strangers, Jobson and Sumika. Un homme et une femme. In summer 2012, Jobson dedicated The Trilogy of Bossa Nova Suites to Sumika in his website VU Live House Taipei and official Facebook. Sumika then gave these cherished Bossa Nova Suites such names as:

1 “First Suite of Trilogy Bossa Nova Sunshine Seashore”, ( = Bossa Nova I, named by Jobson)

2 “Suite d’Amour, Suite II of Trilogy Bossa Nova Sunshine Seashore” (= Bossa Nova II, named by Jobson)

3 ”Rose Suite, Suite III of Trilogy Bossa Nova Sunshine Seashore” (= Bossa Nova III, named by Jobson)

Suite d’Amour, Suite II of Trilogy Bossa Nova Sunshine Seashore” (Bossa Nova II, named by Jobson) is counted by Sumika as the thirteenth VU Suite of Jobson’s work.

When Sumika wrote her 177th letter to Jobson, Bossa Nova II was broadcasted, earlier than expected, in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VU Live House website.

Trilogy of Bossa Nova Sunshine Seashore

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Por Causa de Você,Menina”(因為妳,女孩),被Jobson選入絲絨組曲的巴西巴薩諾瓦Bossa Nova系列,即Jobson在2012年命名的《陽光海岸三部曲》的第二部曲 Bossa Nova II。2012年夏天Jobson原先將此系列命名為《陽光三部曲》,當第2支巴薩諾瓦組曲首度播放於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官網後,隨著兩人書信內容,Sumika再命名為《陽光海岸三部曲》,並將第2部組曲命名為《陽光海岸三部曲之2 Je t’aime情愛組曲》(並翻譯為“Suite d’Amour, Suite II of Trilogy Bossa Nova Sunshine Seashore”.

2013年Sumika修改為《陽光海岸三部曲之2 Je t’aime情色組曲Bossa Nova II》,都是曲目和順序相同的Bossa Noba II同一個版本。這支Bossa Nova II被Sumika依聆聽順序編列為Jobson的13支絲絨組曲。這支組曲直到2016年以後增刪改版,Jobson在2017改版並將新版組曲更名為《巴西風情 Bossa Nova II》。《陽光三部曲之2  Je t’aime情愛組曲》是其最初原型版本。

從2013年到2015年之間兩人的書信內容和Sumika的日記,以及Jobson發表在【絲絨漫談】單元的文章,都可以窺見Sumika不斷支持鼓勵Jobson寫作(關於Bossa Nova…等文章),以及Jobson相當重視Sumika,這位永遠的絲絨組曲知音,對絲絨組曲之珍愛,和她對Jobson絲絨漫談的寫作與官司案早日獲得正義,帶著最殷切的期許和祝福。

Sumika作為第一個鼓勵Jobson寫作,並為Jobson獻詩、獻曲的「永遠的絲絨尋音人」,Sumika作最期望看到,在VU Live House Taipei的舞台(或另一個舞台都好)重現地下絲絨的風采(當然,那也同時是Jobson的風采!)。

請參照︰Jobson的地下絲絨搖滾餐廳官網【絲絨漫談】單元2014年12月發表的〈Sumika的組曲〉和2015年7月14日Jobson發表的文章〈一封SUMIKA關於BOSSA組曲2的來信〉(後來Jobson更改文章標題為︰〈Samba Saravah- Pierre Baruch 一封SUMIKA關於BOSSA組曲2的來信〉,及VU Live House Facebook從2012年至今所發表的內容。此外Sumika在【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單元撰寫的Bossa Nova系列組曲介紹及專文〈Além Do Sol —從巴西故事到台北故事〉。

The Sound and the Fury 聲音與憤怒 quote 1

藝術與死亡〈聖殤〉救贖與昇華

Art and Death, La pietà, salvation and Sublimation

上述Sumika寫給Jobson第177封信裡提到〈聖殤〉(La Pietà),是聖經主題,意指憐憫。其中之一是韓國電影導演金基德的影片〈聖殤〉(피에타),2012年獲義大利威尼斯金獅獎。如果想揣摩「萬念俱灰」和人性從悲劇裡「昇華」(Sublimation)是怎麼一回事,這是一部可以讓人沉澱省思的佳片。

而米開朗基羅(1475-1564)的〈聖殤〉(La Pietà)則名聞遐邇。他與達文西、拉斐爾並稱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三大巨匠。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在2013年舉辦《天堂‧審判‧重生 米開朗基羅:文藝復興巨匠再現》特展,與米開朗基羅故居博物館(Casa Buonarroti)共同策劃,展出雕塑、濕壁畫、建築等作品(摹作)。

米開朗基羅盛年1498-99年的雕刻〈聖殤〉,展示於梵蒂岡,聖彼得大教堂,應是西洋藝術史上最知名的〈聖殤〉雕刻精湛的傑作。他晚年去世前1556-64未完成的〈聖殤〉(又稱作〈隆達尼尼聖殤〉,現存於米蘭),聖母瑪麗亞和聖子耶穌,拉長的身形比例,抽象化的面容,與主題相烘托,反而更顯哀戚傷慟。Sumika在歐洲留學時見過無數文藝復興時期名家真跡,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展示雖為複製品,卻依然令她動容。

尤其,觀賞至展場的「藝術與死亡」單元,這個主題讓Sumika油然想起地下絲絨餐廳被迫關店的乖舛命運,思及地下絲絨餐廳主人Jobson幾次表達對他自己面對書寫【絲絨漫談】的心態,她明白,他亟欲掙脫那將他拉向無底深淵的黑洞,讓她倍感心疼而潸然落淚…。

無償地關注思索地下絲絨官司的正義而落淚,也是為普遍的正義而思索落淚。就如同Sumika口中稱Jobson的絲絨組曲是「托住眾生靈魂的組曲」那樣,從藝術中,人們可以獲得前進的力量和可能的救贖(salvation),也可能啟發人們一種普世的同情共感(empathy and compassion)。這些都是Sumika不斷鼓勵Jobson寫作、編曲,進而從藝術創作中昇華心靈的用意。因此,Sumika回應Jobson先前來信談論未來寫作計畫,並在信裡引用了福克納對創作的看法,彼此互勉與鼓勵︰

值得藝術家痛苦與流汗的唯一題材,乃是與生命本身衝突的人心。

 

Jobson (Letter to Sumika 10.12.2012)

Cf.

象牙門之夢 21 我應該昭告世人嗎? Should I declare to the world? 11/09/2012

象牙門之夢30 以幽黯的黑現身 VU ET CRI EN TANT QUE LE NOIR DU NOIR AU FOND 7/11/2012

小酒吧裡的文化 (S的第135封信) 21/10/2012

將靜默贈予聆聽之前──獻給親愛的 Jobson (S的第136封信) 21/10/2012

將靜默贈予聆聽之前──獻給親愛的 Jobson (S的第138封信) 27/10/2012

將靜默贈予聆聽之前──獻給親愛的 Jobson (S的第139-142封信) 28-29/10/2012

將靜默贈予聆聽之前──獻給親愛的 Jobson (S的第143-144封信) 30-31/10/2012

殘酷搖滾 Cruel Rock’n Roll (S的第168封信) 14/12/2012

聖殤 La pieta Michelange

米開朗基羅晚年的〈隆達尼尼聖殤〉Rondanini Pieta,1556-1564年

大理石,高195 公分,現存義大利米蘭史佛薩古堡(Castello Sforzesco)

♫*♥*•ღ♫••**ღ¨♥*••♫•♥*ღ♫••¨*♥*♫*ღ•¨*♥*•ღ♫•♥*¨*♫

 

 

 

 

廣告

One Reply to “not so far — Happy Lunar New Year 2013 (S的第177封信) 29/04/201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