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門之夢 45 一個女人與五本大象,或者生命之詩 The Woman with the 5 Elephants, or Poetry of Life 30-31/03/2013

絲絨之問象牙門之夢 45 On JusticeDream of Gate of Ivory 45

30-31/3/2013

 

一個女人與五本大象,或者生命之詩

The Woman with the 5 Elephants, or Poetry of Life

地下絲絨VU 526240  2人在線  41次瀏覽

 

斯維特拉娜.蓋爾Svetlana Geier說,要讓文本變成自己的。導演Vadim Jendreyko拍攝最偉大的俄國文學德文翻譯家的紀錄片《一個女人與五本大象》(The Woman with the 5 Elephants),終於趕在陽春三月結束前觀看了。字字珠璣,智慧在她身上閃閃發光,一如她那頭美麗的銀髮和生命的皺紋。 

斯維特拉娜.蓋爾的身影,首先令我想起安妮.華達(Agnès Valda)這位女導演。然後,不時讓我想念起同樣與她歷經戰爭,即將九十歲的日本H樣,三位都是優雅老去的智慧女人。 

影片裡,斯維特拉娜.蓋爾的每一個動作令我深深動容︰市場買菜;切菜做糕餅;拿出她母親刺繡編織的純白棉桌巾——她擁有的第一條龍;熨燙衣物時,說︰「布洗過後,線就失去方向。」必須整理過,而「平織布」就像文本,本質上是一樣的…;以及在她睽違故鄉65年後,回到基輔(Kiev)前的表情,談及身為政治犯的父親,照顧她胃穿孔的晚年生活,和自己的兒子意外後,她同樣準備飲食,想起父親的錶,而出示給拍攝者,那戴在手腕上的大錶。 

她說︰「彩排和正式上演,真是不可思議。」 

談到翻譯,她「仍然無法完美翻譯」。而好的文本,每次閱讀都會帶給妳新的啟發,讓人發現從未注意到的細節。她還說,翻譯,是因為她「對原創的渴望」,也就是「對本質的渴望」。 

可是,在這些如光的語言中,是那麼溫潤的生命,飽滿的詩意,情感與理智融於一身。她的軀體那麼嬌小,但只望著她那雙有神的眼睛,會馬上感覺到她的高大——著作,如那「五本大象」,或者靈魂,偉大直追她所翻譯的俄國大文豪杜斯妥也夫斯基。 

我沒有想到,在她講述洋蔥是沒有中心時,「洋蔥的受格,就是新的洋蔥」這句話,深深撼動我心。那裏面蘊藏了多少歲月磨難的體會,以及與「五本大象」追逐、交歡(求愛也愛人吧!)的點滴境界。 

她的生命也許可以濃縮於她提到過的一個立陶宛語(Lietuva)詞彙︰mielas,可愛。是一種清晰、毫不含糊的生命節奏。她因為許多所謂的「彩排」,年輕時,太年輕專注於此,那失落的部分,例如,關於戰爭,她父親唯一一次談及入獄的內容,永遠失落、遺忘,卻以另一種形式永遠記住了…,而在這部精采的生命紀錄,以及那五本大象的肉身靈魂裡,精準而整體,本質地正式上演了…。 

這一幕幕都讓我喜悅,六十五年的翻譯家生涯,令我佩服和敬仰。如果,真如她所說,「語言是不相容的」,那麼,創作是多麼孤獨的事啊!而翻譯又是多麼艱難的事啊!也因此,對語言充滿熱愛而持之以恆,又是件多麼孤獨、艱難又純粹的事啊!

 

The Woman with the 5 Elephants Onion

 

♫*♥*•♫••**¨♥*••♫•♥*♫••¨*♥*♫*•¨*♥*•♫•♥*¨*♫

精選1

(All song mentioned here: No copyright infringement intended.)

It Ain’t Necessarily So (song by the Danis rock band The Beefeaters, from the group’s debut album Beefeaters, released in 1967.)

Notes:

 

 

 

 

 

 

“It Ain’t Necessarily So” was selected by Jobson as the second track in his early VU Suite of Blues Series. This musical suite was named by Sumika in 2013 as the title:

“Suite of Blues—Why Can’t We Live Together 藍調組曲”(《Blues—Why Can’t We Live Together 藍調組曲》), counted by Sumika as the 31st VU Suite of Jobson’s musical works. Later, it was classed by Jobson in his “Blues & Soul Series” since 2017.

這首〈不必然如此〉(It Ain’t Necessarily So)演唱者為丹麥的搖滾樂團The Beefeaters(名稱來自「倫敦塔御用衛士」,字面意義為「牛肉食者」),出自該團出道首張專輯第一首歌。這首歌被台北地下絲絨主人Jobson選入他所編的藍調系列組曲裡。台北地下絲絨餐廳官網在2013年三月底播放這支組曲時,與上述日記同一週,對Sumika來說,這支藍調組曲是首次聆聽,本組曲也在後來被Sumika命名為︰《Blues—Why Can’t We Live Together 藍調組曲》,並成為Sumika眼中絲絨主人Jobson所編製的第31支絲絨組曲。幾年的播放之後,Jobson將這支組曲正式歸類在他命名的” Blues & Soul”系列絲絨組曲,2016年播放時正值十月Jobson生日當週。

歷年來,Jobson編了八支以上藍調靈魂搖滾系列的絲絨組曲,其中《雨中藍調組曲—Still I Got The Blues For You》第一首歌曲,請參考Sumika寫給Jobson的第62封信︰〈Midnight sun 午夜陽光 (S的第62封信)2012年8月5日〉(出自《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1部 序曲  Ouverture》)末尾所附曲子和說明。

 

*《一個女人與五本大象》(The Woman with the 5 Elephants, Die Frau mit den 5 Elefanten):

德國與瑞士合作的文學紀錄片,導演瓦德姆.傑德科。(Germany,Switzerland / 2009 / Vadim Jendreyko / 94 min.80多歲的斯維特拉娜蓋爾,被譽為最偉大的俄國文學作品德文譯者,她完成的五本杜斯妥也夫斯基(Fyodor Mikhailovich Dostoyevsky, Фёдор Михайлович Достоевский, 1821-1881)著作,厚重如大象,她稱之為「五本大象」,成為她一生志業及文學成就的里程碑。五本譯作︰《罪與罰》(Преступлéние и наказáние、《白癡》(Идиот)、《附魔者》(Бесы)、《少年》(Подросток)、《卡拉馬助夫兄弟們》(Бра́тья Карама́зовы)。上述日記裡提到的立陶宛語mielas,有soft, tender, sweet, cute…多重含意。

*《生命之詩》Poetry, , Si):

南韓導演李滄東(LEE Chang-dong)的重要作品,女主角尹靜姬,2010。改編自南韓一位少女被一群少男輪姦後自殺的真實悲劇,片中涉及正義、生命的價值、社會問題,奠定了李滄東導演良心巨匠的影史地位。在《藍色電影夢》裡藍祖蔚先生的〈生命之詩:飄零的落花〉有很精彩的影評,不妨參考(有劇透…)。

poetry

♫*♥*•ღ♫••**ღ¨♥*••♫•♥*ღ♫••¨*♥*♫*ღ•¨*♥*•ღ♫•♥*¨*♫

 

 

廣告

One Reply to “象牙門之夢 45 一個女人與五本大象,或者生命之詩 The Woman with the 5 Elephants, or Poetry of Life 30-31/03/201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