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門之夢42 一年後,地下絲絨今何在? After one year, is VU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still there? 25/03/2013

絲絨之問.象牙門之夢 42 On Justice.Dream of Gate of Ivory

25/3/2013  23:28  (Suite of Blues  VU 525777)

 

一年後地下絲絨今何在

 

三個多月了,依然常常悲從中來。

昨晚在淚與模糊未明的天光中睡去,今天醒來,清晰記得前一秒鐘的景象:

Jobson寫信給我。閉上眼,那即將永遠消逝前模糊化在漆黑中的書信字字句句,仍在我閉住的眼瞳裡,我緊閉著眼,為了好好讀信裡的每一字,每一句…。那以我所熟悉的開頭作為開頭的信…

下一秒,夢消失,永遠成了無字天書的夢中信,消失的那一刻,驚覺清醒,然後,記起來,這是第三次夢到Jobson。

如果連夢都不是真的,哀傷能歸向何方呢?

在至深的哀傷裡,是無淚、無語,我寫不出一個字來。只在心裡默念,在深夜以無言寫下日夜無分的思念。

去年此時,這一天,我初次造訪地下絲絨,寫下關切問候的信給Jobson。已經擲筆的我,再也寫不成日記的我,決定以今天為分水嶺,重拾屬於我的一切…。而我不知道,我日夜渴望,那在gmail另一端始終左右我心緒的人,會捎來重新來過的信,就像最初那樣…的夢,會在這樣特別的日子出現。

從去年的什麼時候起,沒有一天,他不在我心裡出現。

一切都已成覆水難收,我告訴自己︰休戀逝水。勿一再惋惜!哀慟、難堪的是自己的多情!多情沒錯,無心也難以讓人苛責。這一切,就是只能這麼走下去了?

親愛的Jobson,告訴我。

從去年底今年初那個告別組曲,到這週所有的新組曲——我不曾聽過的組曲,那些選曲,都與我完全無關。是不是?

否則,那會讓我椎心之痛更痛!而我以為我熱淚已乾…

此刻已過午夜,我打開gmail上線,你在那一端。卻像永遠跨不出去的遠方外的你……親愛的Jobson,我在今年三月初,試著註冊有你的英文名字和地下絲絨名的信箱,竟成功了,讓我驚喜。別人都不會拒絕我,除了你。除了你可以使用這個信箱,還有誰更適合使用呢?

那是我原本為了存放絲絨組曲相關資料而申請的信箱,那是我期望你寄信的另一個信箱——不同於那個ffffffff符號,也不是你愛用的888數字的信箱。

我還能再寫信給你嗎?你已說了:

未見歸期。

四個字,是阻隔了我們的至上命令。

雖然我在春節前聽任自己的情意,依然回你not so far的七字願。我們就只能如此,抱憾以終嗎?

20130325 After one year, is VU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still there (2)

今天,當睡夢裡的一切消逝無蹤時,我知道,就像信箱裡不再有你的隻字片語回信,只有那方綠色的指示燈,你在,你在線上;你遠離(閒置)gmail;你離線(或者隱藏不可視…),這些顏色的變化,就足以攪動我的心緒,而不會有你的來信了…。

我有好多話依然想跟你說,想聽你說,想在今天這個日子,再問你︰

地下絲絨今何在?

好像我們可以重演去年的一切故事——那些美好的一切就好。

 

然而,我終究沒有任性地寄信。So long long goodbye……十三週,每一週的組曲,我盡我所能尋找原曲的曲名、歌者樂團,每一首我喜愛的,可尋找可查到的、與無能以我這入門的絲絨尋音人能力查出的那些鍾愛的曲子。你再告訴我,那些編曲的故事、你的心路歷程,親愛的Jobson。

我淚眼模糊了,而你,你仍在線上。我們彼此化約成電腦螢幕上一小綠色的存在,我的眼裡是JASON HS,而你,在看我嗎,Sumika?你不是那Imaginary lover,不是的,從來不是。直到現在,不是,未來,也不是。而我想,在今天夢醒後,我是不是就這樣,永遠地想念你到死?

相思最難醉」,而我還曾說過:「江湖有酒,豪飲即是!」

為什麼還要對你如此深情無悔呢?因為我從來都是愛你,不求回報,只是愛你,只是如此。我愛你那大多數人所看不到的,屬於你珍貴的特質…。

透過那極小的綠圓,你看得到我在哭泣嗎?

你在遠方,在與誰談情說愛時,你不會知道,你從來不知道,我在這裡,思念成淚,漫成海洋……

幾個月過去,你的戰未休,而地下絲絨今何在?親愛的Jobson,讓我知道啊!我永遠支持你,對誠品之戰,一如去年今天!

Dear Jobson, I miss you so much.

——這是每一天總從我心裡浮現的一句話。親愛的Jobson,要怎樣才能離開你,才能不再想念你?

拖了好幾天,今天終於去領了包裹,這原本是可以與你分享的。裡面有多少和你交會呼應的內容,那裡面有你的影子…。

那是「與絲絨組曲同歡」的時光,更是「與Jobson同歡」的my life。竟然在今天寄到我手裡,喜愛真實生活的我,還有你熟悉的信箱。它們要如何才能到達你的面前?

誠品嗎?你的死對頭,被你告的大企業大書店的一角?如果發現了,不會是我樂見的相遇地點和方式啊!我寧可錯失與你「相認」的機會。

親愛的Jobson,就這一點,我甚至比你固執,堅持得毫不退讓,更勝於你了——這也是我的心性給你感覺(字裡行間)流露出艱澀印象的原因嗎?

是不是一切都無意義呢?生命啊,我閱讀以撒辛格,那麼會說故事,令我感動落淚。想起你,我明白你也會喜歡,文字淺白卻雋永,溫柔深處一轉折,人生若轉身般,成了慈悲的風景……那總讓我忽然就熱淚盈眶,都是溫柔至極的信念。以撒.辛格的書,一如其他的書(如《三詩人書》等等),都是精準無誤的書,以撒.辛格寫「說書人的故事」是如此,昨晚夜裡讀的〈流浪者雅各〉亦然。

而我,我要像但丁,像以撒.辛格,把摯愛寫成永恆,以我這「永遠的絲絨尋音人」,永遠追尋的足跡,走向你,以及你所愛的所有音樂。像〈走進荒林〉裡,他下定決心要做的那樣,要寫一整本關於你和我的絲絨故事。可是,沒有你的閱讀,如果沒有你,我去哪裡獲得只有你才能給予我的寫作能量和動力呢?

Jobson,今晚你在哪裡?會在我的夢裡嗎?

 

 

 

♫*♥*•ღ♫••**ღ¨♥*••♫•♥*ღ♫••¨*♥*♫*ღ•¨*♥*•ღ♫•♥*¨*♫

精選1

Living A Lie (by Cozy Powell, from the album Tilt , released in 1981. was selected by Jobson as the third track in his early VU Suite of Blues Series. This musical suite was named by Sumika in 2013 as the title: Blues– Why Can’t We Live Together 藍調組曲.

Notes:

WhenSuite of Blues– Why Can’t We Live Togetherwas broadcasting in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official website, the same week, Sumika wrote the above diary “After one year, is VU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still there? on March 25 2013, the memorial day of the first letter to Mr. Jobson Hsiao, the owner of The Restaurant of VU Live House Taipei.

Suite of Blues– Why Can’t We Live Togetherwill be counted also by Sumika as the 31st VU Suite of Jobson’s musical works.

Please refers to Jobson’s recently posted article in the Essay of Velvet Column in the website of The VU Live House: 〈Living a lie – Cozy Powell 活在謊言〉。

相關選曲的介紹,請參照Jobson近期寫於地下絲絨官方網站的《絲絨漫談》的〈〈Living a lie – Cozy Powell 活在謊言〉,歌詞值得玩味,〈活在謊言〉是一種寫照,誰的人生?萊兒從來不會對號入座,否則就不是萊兒了……

**********

以撒.辛格(Isaac Bashevis Singer, or יצחק באַשעװיס זינגער‎‎, 1902-1991),出生於波蘭華沙,1935年為躲避德國納粹的迫害,逃往美國,日後成為美籍猶太作家,以兒童為讀者,創作出許多傑出短篇小說。是第一位以猶太意第緒語寫作獲諾貝爾文學獎的文學大師。1978年諾貝爾文學獎頒獎典禮致詞,他解釋為何以母語意第緒語寫作的第一個理由,乃因他想寫關於死亡的故事,再也沒有比使用瀕臨死亡的語文更合適寫作了。第二個理由是因他相信鬼魂,也相信復活。

以撒.辛格的《楊朵—耶書亞來的男孩》(Yentl, the Yeshiva Boy),是Sumika最早接觸的以撒.辛格的作品,不過,是以電影形式呈現,由同為猶太人的美國才女芭芭拉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 1942- )編、導、演、唱的音樂劇電影《楊朵》。

Sumika在2013年3月25日的傷心日記裡提的〈說書人納達利與他的馬〉、〈流浪者雅各〉和〈走進荒林〉幾篇短篇小說,都出自以撒.辛格的《有錢人不死的地方》,一本為兒童而寫精彩寓言,短篇小說,以幽默簡練的文筆,深入淺出表達人生寓意(吳佩珊譯,遊目族文化出版,城邦文化發行,2000年)。至於Sumika會選擇這本兒童短篇小說閱讀除了楊朵是她所喜愛且受影響頗深的電影是由以撒辛格所寫更因為Jobson曾寫過一篇如童話的短篇小說與Sumika分享納達利說書人的話…讓Sumika感慨尤深,泫然欲泣,尤其Sumika 是最早鼓勵Jobson寫作,最欣賞他才華的女人 …

Jobson寫下未見歸期四字之後,Sumika 煎熬在思念中

Is VU still singing there for me, Jobson?

Still missing you as the years go passing by……

(《Blues– Why Can’t We Live Together 藍調組曲》,包含Gary Moore As The Years Go Passing ByRory Gallagher的I Fall ApartAtlanta Rhythem Section的 Imaginary Lover。)

Sumika 寫給地下絲絨 Jobson 的第一封信 25/03/2012

絲絨之問.象牙門之夢  目次  On JusticeDream of Gate of Ivory Index

 

♫*♥*•ღ♫••**ღ¨♥*••♫•♥*ღ♫••¨*♥*♫*ღ•¨*♥*•ღ♫•♥*¨*♫

 

廣告

4 Replies to “象牙門之夢42 一年後,地下絲絨今何在? After one year, is VU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still there? 25/03/201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