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支持你,Here and there, now and always (S的第171封信) 18/12/2012

 

B面絲絨—瑪拉利卡三部曲第1部 序曲 B-side VU— Trilogy of Malalikap 1

永遠支持你,Here and there, now and always (S的第171封信) 2012年12月18日 下午9:18  收件人:J

Always supporting you. Here and there, now and always (S’s 171st letter) 18/12/2012 PM9:18 addressee: J (Jason HS &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b5 )

親愛的Jobson, 

請讓我藉這封信跟你鄭重道歉,為我說的話傷了你,向你道歉,請你原諒。雖然我知道已是覆水難收了。 

說我自討沒趣,但我仍然決定寫這封信告訴你,對我來說,你是無可取代的,是我衷心感謝的搖滾師父。

最想告訴你,但願你會記得——誠品的漫長官司,我會在心裡一直為你加油。只要我還在。你要撐到最後,直到把誠品打敗為止。不管你還在不在乎,我會一直關心誠品官司,永遠支持你,不會改變。請你相信我。

讓我再次和你握手,Here and there, now and always…任何時候,我都非常願意聆聽,如以往,一直支持你! 

我也想要看到誠品敗訴的一天!所以我也會努力好好生活,快樂地老去。雖然今年我一再出現呼吸困難的狀況,很多次在半夜或清晨,有時在白天,從窒息感中猝醒。那時都會想到你,萬一我就這麼走了,你不會曉得為何斷了音訊…

記得你放上陽光海岸三部曲預告的跑馬燈,發現的那一刻,我欣喜萬分,但就在那一個小時前,我才從極度呼吸困難中驚嚇醒來。我經歷過太多同一天裡恐懼和喜悅同在,只不過,幸福快樂都一次次戰勝窒息的恐懼,你正是那帶給我力量的人。

會感慨生命脆弱,其實都是來自家人和自己的親身體驗。  所以從地獄邊緣歸來後再寫信,筆調變得積極、主動,信裡也多了急切,因為我害怕失去一切和你 (所以一直不敢寄「相思最難醉」的詩給你),然而,我可曾真正擁有過你呢? 我從來不想讓你知道這些… 

你擁有那麼敏銳的音樂天賦、書寫才華,套句你的用語,是實體面的你和精神面的你,一起造就了你生命獨特的質地。催促你寫,不全是為了自私的理由。當然,你現階段是不同的心境和狀況,有你的人生規劃,我不該再這麼不知趣,到現在還反覆囉嗦。要是我真的等不到變成老太婆,只期望你看重自己獨有的這些,有一天再好好發揮。這些話,竟也像Circle一樣重覆了。 

我始終渴望拜讀你寫的文章,一如我渴望看到你早日贏得誠品的官司。期待你的絲絨組曲,就像我夢想有一天跟你在地下絲絨相見歡,渴望知道更多關於你的,關於你的搖滾、音樂人生…。 

不過就如日記一再寫的,我們會是不相見的朋友,獻給你的詩「將靜默贈予聆聽之前」也暗示了,如果有幸能跟你相惜、相知,天涯海角也就夠了,我已感謝知足。 

一聽到La justice這首歌開始的組曲,讓我想到可能離出庭又近了。這週你又將跑馬燈換成了誠品官司的字樣,我已被完全取代。 是該在恰如其分的時候畫上句點。可我這沒默契的,像聽不懂歌詞所唱的…this is where the story ends… 

上封信裡你對我的關心,加上那四朵玫瑰,讓我非常感動,信裡很想問你,還會不會繼續送我玫瑰?

但一如我非常喜歡你的小說「一場夢」,這些話都沒說…

讓我還有機會對你說,祝你早日勝訴,生活更快樂順心,忘情高飛,從此別

別而無礙  

 

永遠的徒弟、尋音人

Sumika

 

* * *  * **

J的第164封信  2012年12月24日 下午9:00   收件人:S

J的第165封信  2012年12月26日 上午10:14  收件人:S  (Re:相思最難醉)

J的第166封信  2012年12月27日 上午12:55  收件人:S

J的第167封信  2012年12月27日 下午8:55   收件人:S

J的第168封信  2012年12月31日 上午1:25   收件人:S

* * *  * **

 

♥•*´¨♥`*••♫.•*´ღ¨ღ`*••♫.♥ღ♫••*´¨♥`*♥

精選1

End Of The Game (by Pat Metheny Group) is from the amazing album “First Circle”, released in 1984 which won the Grammy Award for Best Jazz Fusion Performance in 1985. Malachite (by Jakob) is from Solace, album released in 2006. (Jakob members:  Jeff Boyle, Maurice Beckett, Jason Tamihana David Johnston)

Notes:

End of the game…? No, just the first circle.

Pat Metheny Group’s End of The Game and Malachite (by Jakob) are both selected by Jobson in “The Suite of Justice—Endormir les hommes”, title named by Sumika in July 2012.

Later “The Suite of Justice—Endormir les hommes” will be counted and classed by Sumika as the 7th VU Suite of Jobson’s musical works. Jobson did not renamed its title. One of Sumika’s favorite VU Suite.

The tracks selected in this VU Suite, even the albums’ names (First Circle) are represented special meanings for Sumika when she wrote the letter above to Jobson: End of The Game of their story for example.

Besides them, “Circle”, is also a vocabulary appeared frequently in Sumika’s letters to Jobson. Sumika listened to every VU Suites every day during the broadcasting for a week, almost “7 days’ life” for a circle, so Sumika soon described them each VU Suite as welcomed “migrant birds”. Thus “Circle” every soon it has become a keyword, like MALALIKAP, in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Story of Jobson and Sumika. (Pleaserefer to Suika’s poem “Walk slowly” and Jobson’s VU Suite “Walk Slowly ” )

During two weeks after sending the letter above to Jobson, Sumika decided not to contact with Jobson no more. Yet Jobson wrote five letters to Sumika, a rare habitude for him. He wanted to know how Sumika consider the composition of his musical suites. In Jobson’s letters for Sumika, he was curiously to know this woman who encouraged him from the beginning in writing and hoped him to create more works of literature and to compose musical suites. At the end of long silence without sending any word, Sumika answered with affection Jobson’s calling from heart on December 31 2012. But, how Jobson treated Sumika after that?

正義組曲 Safety In Numbers by JakobSumika's 171 letter to Jobson 18122012 渴望在地下絲絨相見歡 0

(Left image courtesy: Jakob’s Solace Album. Right phot by Sumika,)

注:

End Of The Game…? No, just first circle.

Pat Metheny Group的演奏曲End Of The Game(遊戲結束)以及紐西蘭樂團Jakob演奏的後搖演奏曲Malachite(為「孔雀石」之意,是一種含銅的天然礦物寶石,又稱為鳳凰石。)都是很精彩的曲子。,被Jobson選入一支他所編製的絲絨組曲,在2012年七月播放之後Sumika將之命名為《正義組曲—Endormir les hommes》。也是Sumika編號的Jobson第七支絲絨組曲。

選曲和其歌詞甚至專輯名稱,往往都在播放期間不經意地與聆聽組曲的忠實絲絨尋音人Sumika的心境不謀而合,如這如同候鳥般歸來的正義組曲,Pat Metheny Group的End of The Game(遊戲結束)即出自First Circle專輯。End Of The Game獲得葛萊美獎。另外,紐西蘭後搖樂團Jakob同專輯的另一首曲子Safety in Numbers也被Jobson精選入正義組曲。

“Circle”一如瑪拉利卡(malalikap)很早即成為Sumika與Jobson書信和絲絨組曲相關的關鍵詞。請參照Sumika的詩作〈慢慢地走〉、Jobson的《古典絲絨—慢慢地走組曲“Classic Velvet –Morning’s Waking Dream Suite”),2016年第八週(2月20日)起播放的版本已有增刪曲目,和原版本《古典絲絨—慢慢地走組曲》(“Classic Velvet –Morning’s Waking Dream Suite”)意境已不同, Jobson 2017年將之重新命名為The Stary Night組曲》。《古典絲絨—慢慢地走組曲》可視為該版本之前身 )。

Here and there, now and always是Sumika在最初寄給Jobson的信件末尾所寫下的字句。就在Sumika寄出上述2012年12月18日這封傷心的信後,她已決定不再寫信、停止繼續兩人如此的書信交往了…。然而,Jobson在歲末的兩個星期沒有接到Sumika信件期間,幾乎史無前例地連續發來五封信 (以下所附12月24日為其中一封,這些Jobson所寫信件,對本故事中兩人交流發展有極關鍵性的作用,因此歸類在另外一個單元浪子還能再說幾次真心話並依時間順序放入相關信件前後…),信件侃侃而談、字裡行間流露出對Sumika的好奇,想知道她是怎樣深愛絲絨組曲,而始終鼓勵他寫作、創作編曲的,又是怎樣的一個女子…。等到Sumika再因為Jobson這些語意真切的書信而心動回頭時,Jobson又將以何種態度對待Sumika?

End Of The Game…? No, just the first circle.

 

Cf.

地下絲絨今何在?(S的第13-14封信)28/05/2012

晚安–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42-43封信) 10/07/2012

社會義工 (S的第53封信) 22/07/2012

象牙門之夢 14 正義組曲週 22/7/2012

象牙門之夢 15 再次猝醒 1-2/8/2012

一個夢 A Dream(S的第81-88封信)1-4/09/2012

3 October (S’s 109th letter) 30/09/2012

瑪拉利卡三部曲第1部序曲簡介Introduction of Ouverture from B-side VU——Trilogy of Malalikap

♥•*´¨♥`*••♫.•*´ღ¨ღ`*••♫.♥ღ♫••*´¨♥`*♥

 

La vérité entre deux langues 浪子還能再說幾次真心話 Prodigal son’s words Prodigal son_s words

浪子還能再說幾次真心話】—1 Prodigal son’s words

Jobson’s letter to Sumika 24/12/2012

 

寄件人JASON HS

收件人Sumika

20121224 下午9:00

Re: 永遠支持你,Here and there, now and always 

親愛的sumika, 

收到你的信  讀起來感覺其中不妙  你還好吧?

為何跟我道別呢?應該沒這麼嚴重吧 

你因為你的身體不適  跟我道別

還是因為感覺我最近沒回應  而跟我道別?

還是 感覺講話冒犯我  而跟我道別?  

 

事情沒有你想像中那樣   

 

我在國外  是休閒兼工作

回台灣 到晚上1點以前   百分之八十時間  都是工作

所以  沒有即時回覆 

我的本業是Telecom    這是個24小時都在run 的業務

需要定時關注網路狀況       debug 異常  現在不請24小時的網管工程師了       我就一本電腦行天下

我不像一般人  定時下班後    整晚可以完全放輕鬆

像李安的電影    照理說  我會去看    但電影院就在家旁邊走路5分鐘

我還沒去呢  … ……. course沒有心緒 

 

我也不知道  我可以睡前看小說    但沒有抽空看電影

是否    我想找一處可以自己的心靈自由活動的一偶 

 

看小說  是自己在拼圖作者給我們的小說世界  雖然故事是別人的    但意象的建構是完全屬於自己一人獨享  自我達成的心靈活動

看電影  是從頭到尾被灌注導演的意志和影像      觀眾在其中是隨波的   被動的

就像看探討 批判的文章   我都一瞥即過

從大學畢業後  我們都是在看被灌輸資訊的文件   

現在  這麼老了  不需再理會這些了 應該知道的東西我們大略都知道了….  要就自己寫 

 

拿掉那個跑馬燈 也是放那麼久了

節目結束       總不能一直放著吧   

那要放什麼呢

告訴大家  我們還在官司中

因為的確接到很多電話來詢問場地     

我們的跑馬燈資訊會讓人誤會有節目  店還活者…     是這樣的 

 

你的詩

我很玩味

但是

這是牽涉到我和我的音樂

如我跟你說過

要我去評論 我會很尷尬  很害羞  會起雞皮疙瘩

我就是欣賞就好 

 

我們相識有些晚

我上岸了 你才剛下海

有點像  我已經退伍放大假   你剛好新兵訓練  充滿好奇

對於心已經離開的人   要他要談不堪回首的軍中事    也是有心無力的   點到為止

ˋ老兵已經沒法坐在軍中帳跟菜鳥一壺酒  幾盤菜地整晚砍大山  

 

還有  我現在必須撥岀多餘的時間     跟交往的小女子講一些傻話呢

不然怎麼騙到手來幫我煮飯生小孩

我可不玩弄人家感情      不要被整就好

以前沒發生    未來(也沒本錢)也不會 

 

你一定覺得

跟年輕人心靈怎能溝通  不是有代溝嗎?

我知道  那是很多人的疑問

但那是一般俗人的問題

不是我 

 

我很早已靈肉分離了

那不難

就像這輩子我人在亞洲    靈魂卻在歐洲一樣…..雖然我從未踏上歐洲一部 

 

我跟年輕人玩

我就當我是年輕人小孩

你看我能寫哪些智障的文字

就知道 我多會裝可愛

當然  也要那個人的KEY 能接受大小孩

 

我的心一直非常年輕的

誰像我這年紀  還在聽搖滾樂?

所以 你應該知道我所說屬實    

不是一般人所想的  抓住青春尾巴

而是  … 我就是年輕人 

 

我同儕同業 同學 已有很多跟你 或比你大的媽媽或單親族

需要心靈溝通的話    一點都不會困擾我    msn有太多心靈溝通的對象  

所以 我不是一般人可以參透的包括我父母

所以 我常被我大學女同學罵     因為就他們的認知  我應該找個35-45歲的

但我沒有    

所以她們很我

 

 

感覺你的世界很艱澀

也許是你的筆觸是吧

我沒有很了解你的實際生活

 

過得有些像像苦行增

一直 在精神修行   

填飽心靈的飢餓 

 

也許

我是沒這樣努力

但那不妨礙我們之間的聯繫

我們放輕鬆些

 

信往來  一個月4  一個月1封都可

視彼此當時的心境和時間

想到就寫    寫了收到回信就讀  沒有也不用時刻期待 

這樣  才像老友的往來   你說對嗎 

 

好了  今晚  祝你

聖誕快樂

 

我故意放一組陰森的組曲來慶祝聖誕

讓大家不舒服地想起      絲絨還被關在地獄中 

 

jobson 

 

 

La vérité entre deux langues浪子還能再說幾次真心話 Prodigal son’s words ♂ ●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