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最難醉 ──給親愛的Jobson (S的第169-170封信) 14, 16/12/2012

B面絲絨—瑪拉利卡三部曲第1部 序曲 B-side VU— Trilogy of Malalikap

相思最難醉──給親愛的Jobson(S的第169封信) 2012年12月14日 上午1:59  收件人:J

Chagrin d’amour le plus dur à ivrée—poème pour cher Jobson (S’s 169th letter) 14/12/2012 AM1:59 addressee: J

相思最難醉  ──給親愛的Jobson 

踉蹌的Hi g h

一階一階

向黑暗  直墜落

向天堂  攀升

靠近的意志…

 

台灣啤酒、古莫斯科和夜半的紅暈

一張張笑留影

一口口野味

以為自己去了那麼遠的遠方

秘魯、巴西、土耳其…

放浪形骸的日語、法語、西語、華語都乾杯

不醉不歸  

 

開門開燈On反射動作的3個指令

音符之於孤獨者 

暗夜最熟悉

30分   天堂消失

醒酒的一杯從耳朵灌入

No consolation when you’re away…

the rain keeps falling from the sky of gray

 

西窗外,怎麼下起雨來…

不是歌聲裡的情境

Want you to come and stay with me…

  

相思最難醉

這一杯

一飲  夜更長

香眠甜夢  請留給遠方

清醒苦澀  只留給我

孤獨的國度最容易回歸

幸福的人們從來不會去阻擋

猶如慢性自殺

從來不會令人發慌 

 

取代吧  誰來取代他

耳朵自己卻去尋覓…

替身  分身

舊愛新歡怎麼都是他 

 

蜷曲在反覆裡

幾個小時了

不是說了?放棄

愛或不愛  思念或忘卻

意志薄弱的

不配成為孤獨的子民

circle 輕易就把我推出幸福又拉回

猶如前一封信把我推開

後一封信把我拉回

  

不醉不歸的意志

敵不過毫無選擇的

形貌清晰  耳朵依偎著

如影隨形

如歌隨耳

關掉電腦網路

絕對比較健康

離開、忘卻

絕對比較自由

不醉不歸

絕對比較快樂

不醉

絕對毫無選擇

何況是這一杯音符的

烈酒  相思

傾倒在夜伴無眠的燈下

每一首都來自他

彷彿天涯就在身邊

天堂就在他手上 

 

無處不在

他不知道

相思最難醉

他不知道  

  

哪一首歌  來取代他

哪一場夢  來取代他

哪一處遠方  來取代他

哪一扇門  來取代他

哪一個方向  來取代他

哪一種否定的意念  來取代一心一意的守候

哪一面天空  來取代遙望的極處

哪一道外力  來取代旋繞軌道的反覆

哪一把鑰匙  來取代開開關關的失靈

哪一位詩人的詩句  來取代我的

這眼下的非詩  不是為你而寫

只是天堂外的虛擬

猶如歌不是為妳而唱

只是往日難捨、情懷難遣…

   

哪一杯

哪一杯  來取代

這最難醉又醒不了的

一杯

 

──寫於2012.10.7清晨 聆聽The Suite No Consolation of Jobson

(The suite of 41st week)

 

親愛的Jobson,

你要我別怪你,請你也別怪我,終於還是寄上兩個月前已寫的詩…

Sumika

2012.12.12

* * *  * **

 

相思最難醉──給親愛的Jobson(S的第170封信) 2012年12月16日 下午12:22 收件人:J

Chagrin d’amour le plus dur à ivrée—poème pour cher Jobson (S’s 170th letter) 16/12/2012 PM 12:22 addressee: J

親愛的Jobson,

你把這週組曲的 第一首 La justice 改成另一個版本了,對不對?

現在前奏加進一些其他元素,整首的速度變快,顯得有力,更有精神了。

七月時我聽的氣氛完全不同。

Sumika

 

* * *  * **

J的第165封信  2012年12月26日 上午10:14  收件人:S

* * *  * **

22 La Suite Chanter Dans Tes Oreilles 耳畔迴旋組曲 1

♫*♥*•ღ♫••**ღ¨♥*••♫•♥*ღ♫••¨*♥*♫*ღ•¨*♥*•ღ♫•♥*¨*♫

精選1

Until We Say Goodbye (composed and played by Joe Satriani)

Notes:

This instrumental track was selected by Jobson as the 2nd track in his VU Suite. Immediately, Sumika gave this melancholic VU Suite a french name: “La Suite Chanter Dans Tes Oreilles”(《耳畔迴旋組曲—La Suite Chanter Dans Tes Oreilles》)  when it was broadcasted during the same week of the letters above on December 2012 in the website of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VU Live House Restaurant.

Yet, since December 16, The Suite of JUSTICE, beginning with the first track of ARCA’s Endormir les hommes has come back just like a lovely “migrant bird" for Sumika…

Info about Joe Satriani: (from Joe Satriani’s official website)

Joe Satriani is the world’s most commercially successful solo guitar performer, with six gold and platinum discs to his credit (including one more gold award for the debut album by his band Chickenfoot). Until We Say Goodbye was released as a single in the album, from his album Engines of Creation and received a nomination for “Best Rock Instrumental Performance” at the 2001 Grammy Award. In 1993, he joined Deep Purple as a temporary replacement for Ritchie Blackmore during a Japanese tour. In 1996, Satriani founded the multi-guitarist traveling experience called G3, which has seen him share stages with Steve Vai, Eric Johnson, Yngwie Malmsteen, Robert Fripp, among others. And starting in 2009, Satriani traversed the globe again as a member of Chickenfoot.

https://www.guitar9.com/column/joe-satriani-engines-creation

 

注:

Until We Say Goodbye出自美國搖滾吉他名家Joe Satriani2000年發行的演奏曲,被Jobson選入一支絲絨組曲的第2首。這支溫柔中帶著淡淡愁緒的組曲20121210日至16日於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首播時,旋即被Sumika取了法文名稱《耳畔迴旋組曲La Suite Chanter Dans Tes Oreilles 即後來Sumika編號的Jobson的第22支絲絨組曲 (Jobson’s 22nd VU Suite)20121216日起又回到播放正義組曲(La Justice)…是候鳥歸來

Joe Satriani(喬沙翠亞尼,又稱Satch1956年出生於美國紐約),在少年時期受到Jimi Hendrix去世的影響,決定走上吉他生涯。他曾在Deep Purple(深紫色,金屬樂團)日本巡迴時加入短暫演出。後來Joe SatrianiSteve Vai, Eric Johnson, Yngwie Malmsteen, Robert Fripp等人組成1990年代搖滾樂團最強組合G3他以單曲Until We Say Goodbye(直到我們說再見)發行專輯《Engines of Creation》(創作機械),這首演奏曲入圍翌年葛萊美獎提名最佳搖滾樂器表演獎。

 

〈相思最難醉──給親愛的Jobson〉這首詩,Sumika在兩個多月前2012107日當天深夜寫的,正是The Suite of No Consolation of Jobson》播放於台北地下絲絨餐廳官網時。Sumika當時完成這首相思之苦的情詩後,遲遲不敢寄給Jobson,直到Jobson12月初來信得知,他在海外與幾位妙齡女子同時交往

 

因此,在Sumika下一封寫給Jobson的信,決定離開他,書信標題也改為︰〈永遠支持你,Here and there, now and always(是Sumika寫給Jobson的第171封信)。

 

Jobson的第15支絲絨組曲被Sumika命名為《The Suite of No Consolation of Jobson》。命名由來是組曲第13首歌Stay,出自Mr. Gil樂團1998年發行的首張專輯Alone,也是這支絲絨組曲中Sumika最喜歡的曲子之一。

 

 

Cf.

La Voix Nue 〈不負絲絨不負君〉

問詩—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30封信) 8/06/2012

獻詩Like the deep echo of silence owe to the fall (S的第77-78封信) 28/08/2012

期待豐收 (S的第118封信) 11/10/2012

象牙門之夢27 隨時可以出發的幸福 14/10/2012

將靜默贈予聆聽之前──獻給親愛的 Jobson (S的第139-142封信) 28-29/10/2012

 

♥•*´¨♥`*••♫.•*´ღ¨ღ`*••♫.♥ღ♫••*´¨♥`*♥

 

 

6 Replies to “相思最難醉 ──給親愛的Jobson (S的第169-170封信) 14, 16/12/20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