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住眾生的靈魂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 (S的第162-163封信) 2/12/2012

B面絲絨—瑪拉利卡三部曲第1部 序曲 B-side VU— Trilogy of Malalikap

 

托住眾生的靈魂(S的第162封信) 2012年12月2日 上午6:51  收件人:J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 (S’s 162nd letter) 2/12/2012 AM6:51 addressee: J

親愛的Jobson,

莫要怪我又發信打擾你,我只是想寄給你,我剛剛才寫下的聆樂感想的日記

是這麼新鮮,像你這週的組曲,也像剛出爐熱騰騰的麵包,或沖泡好端上的咖啡,一切都正香醇,包括我的耳朵想要告訴你的感覺。

 

dimanche 2 déc 2012, 1:21 VU The Suite of 49th week

(…)此刻,絲絨新組曲在聽了快一小時時,忽然中斷!

等待。無聲。我重整了今晚對我來說全新的絲絨組曲。第一次這樣,剛聽到中途,就又回到最初,而無法從頭到尾聽過一遍。

(…)院子裡的植物,迎水,蓄積可以滋潤生命的一切,賦予能量,再成長,再茁壯,然後,再落葉、枯盡、老去。我沒有去看他們,但各自生命各自堅強吧。綠滿窗前,就是對我的啟示了。

然後,生命的渴望,總會自尋生命應得的慰藉,或安息,或救贖…。像今晚,放下這一切俗務必要的身心勞動之後,取出已有半年以上未聽的﹝百合戀﹞,第一次,盤坐在黑色絨布的沙發上,閉目,放下我的雙手,我的心思意念,開始沉澱向下…,來到腰部嗎?在某個被托住之處,然後,無上無下,無輕無重,我聽而未含淚,只是靜靜地在閉目的眼瞳裡,模糊地感念哥哥,依稀記得,柔軟若水的百合戀情,和那美妙歌聲與璨爛七彩的鬼湖山水,在花博的舞台上,那時,淚滿眶,而此時,嘆息聲如此沉靜無聲,被那完滿的人神故事和樂曲帶向無垠無邊…

這樣的冥想無想,輕易來到安祥、寧謐的境界,是因為我已開始懂得放下,因為我必須善待自己,沒有理由再被一切的死亡孤寂包圍而驚惶不安。是的,這幾個句子,我都把它們寫成肯定句。不再寫問號,不再問。每一句,都讓它們像植物綠滿窗前的盎然般,成為啟示,指示的方向。

多麼契合無間的默契巧合,我今晚這麼serene的心境,不再聽已連續聽一週n次X n次的The Suite of Never Come Back的搖滾組曲之後,進入與自己和平的境界裡,再度投入工作,再度書寫,再度聆聽,竟然就是一組偏向心靈曲調的音樂傳來。像高山上的空靈之音,也有的,像祈禱宗教慰藉時的細喚柔聲。而此時,又回到搖滾的演奏,這豐富多層次的組曲,我是會希望再向Jobson請教的。而他,會相信我們竟然「都一直這麼有默契」嗎?

絲絨組曲傳來陣陣的汲水聲,水的意象如此鮮明,沁涼解渴,止渴的生命之水,一如那輕輕撥撩的吉他聲,柔柔地彈過,耳鬢被細微地撫觸…。我還聽到一群和聲,悠遠的高音,將人的靈人的魂慢慢地向上拉昇…,然後是那古老時代流傳到現在的笛聲,吹奏出遼闊天地裡的悠悠情懷。依傍的,是水聲,也悠悠流入無聲呃剎那 (那該被把握住的剎那)。旋即帶進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鼓、動、人聲,充滿人味,現實氣氛的騷躁,與前一個不食人間一般空靈的世界形成反差對比。尖而細的男聲發出,是更接近「地面」的境域了。紅塵吧。滾燙而躍動的欲與求,充滿生命能量的鼓聲…。換一個滑入暗黑世界的方式,為了滑出充滿哭泣的世界…。

此時,我聆聽Circle回來後的第一首,耳朵在問,哭泣,宣告的是新生命誕生的痛苦與喜悅嗎?哭泣之後,就是開天闢地的啟始嗎?女子的唱詠和著輕脆的吉他聲,振動發出的聲音,女孩的,母性的意象,柔情以對的,是男聲相應和的,在距離外,悠悠傳來,而生命如此繁複和收獲滿盈,就像徐徐到來的吉他旋律,在弦與弦之間,細訴細語,又有迴盪在更遠處的音樂,錯疊交織這一個天地,有花有鳥飛翔,有風在遠颺,有人的吟詠,讚美什麼或者祈求什麼,又或者,只是說這一切美好,妙如我的歌聲,我的可愛可憐惜…——這是那些少女們的衷曲本意嗎?

然後,有女之後有男,以聲相接,有再度重複的音樂。而重複總也使人歡愉,「如故」。從古老到現下,如故總有予人安心的作用。如故,接續起過去(記憶)與未來(希望),在音樂裡,承先前的歡樂,以啟後來考驗歷練的勇氣..可是,音樂不說話,音樂只是以音樂啟動每一個聆聽心靈的待發時刻,又或者,是鬆動心靈吧。

Let’s stay here for a while…

——那是因為幸福稍縱即逝,所以希冀停留,挽留每一寸美好的片刻。

鐘鼓的啟迪,振聾發聵,一聲,兩聲,已足夠。沒有慧根,耳提面命終生,也聽不見。只聽見人的欲求之聲。

所以,可愛,可憐,可笑,可悲,就是這個世界的表象和本質。一如組曲的世界。

而我竟然就這麼專注,耽溺在Jobson給我的VERY FRESH聆賞音樂的時光,一聽數小時。從一個起始到一個尾聲,如同平行的書寫於同時的聆聽裡,正像我自己獻給Jobson的那首英文詩所描述的paralel fountain pen attending the falling soul。而事實上,被托住的,是我。托住我的靈魂的,與其說是黑墨如泉湧的鋼筆(書寫),不如說是Jobson的心靈組曲吧。

哭聲、詠唱聲、吟哦聲、高拔入雲聲、唸誦聲、低噥聲、吶喊聲、祝禱聲、獨聲、合聲…,這一切人間聲,皆可以愛、可以憐、可以喜、可以悲的眾聲,從眾生來,也註定要回到眾生裡,去托住眾生的靈魂。感謝Jobson。

Jobson,謝謝你。

 

sumika

* * *  * *

 

托住眾生的靈魂(S的第163封信) 2012年12月2日 上午3:23  收件人:J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 (S’s 163rd letter) 2/12/2012 PM3:23 addressee: J

我漏寫了一段–

等待。無聲。我重整了今晚對我來說全新的絲絨組曲。第一次這樣,剛聽到中途,就又回到最初,而無法從頭到尾聽過一遍。 

不對。此刻,跟一個小時前「初耳」第一次聽到的感覺有些差別。

更正:as the parallel fountain pen attending to the falling soul

(你把曲子調換了?)

 

* * *  * *

J的第153封信   2012年12月3日 下午12:49 收件人:S 

J的第154封信   2012年12月3日 下午1:34 收件人:S 

J的第155封信   2012年12月3日 下午11:35 收件人:S 

* * *  * *

from diary 〈托住眾生的靈魂〉December 2 2012

♥•*´¨♥`*••♫.•*´ღ¨ღ`*••♫.♥ღ♫••*´¨♥`*♥

精選1

The Herald by Comus, from their debut album First Utterance, 1971. It was selected by Jobson, the owner of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VU Live House, featured as the first track in his VU Suite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

The title of this suite was named by Sumika in the first broadcasting in the website of VU Live House Taipei on December 2, 2012. It will be classed later by Sumika as the 21st VU Suite of Jobson’s musical works. It’s an awesome work among Jobson’s VU Suites. Sumika “adore beaucoup cette” master peace”!

Please refer to the articles about this VU Suite in the column of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and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and the post articles in VU LiveHouse Facebook and Jobson Hiiao Facebook.

這首The Herald〈預兆的信使〉是英國樂團科摩斯(Comu)的第一張專輯《發言初聲》的曲子。Comus出自希臘神話裡司酒宴與慶祝的年輕神祇名字。The Herald被Jobson選入《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第二首歌。最早為全部的絲絨組曲命名的Sumika在上述日記寫下聆賞感懷後,隨即為這支組曲取名︰《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組曲標題也被Jobson接受沿用至今。到了2016年十二月,地下絲絨官網播放這支組曲時,Jobson在【絲絨漫談】專欄貼出一篇同名文章,是他為本組曲特別寫的相關小說本事。

Sumika依她聆聽絲絨組曲在官網首播順序,將2012年版本的《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編號為Jobson第21支絲絨組曲。 

The Herald〈預兆的信使〉長約十二分鐘,是初生之犢充滿藝術企圖的作品,融合多樣元素,具有前衛搖滾、民謠與中世古典風濃厚的藝術搖滾風格。由吉他纏綿與女聲男聲吟詠,牧歌式悠遠旋律,迴盪著幾許憂鬱懷思,整首曲子深蘊詩意。在《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中銜接在第一首哥德搖滾樂團Fields of The NephilimShroud (Exordium)之後出現,兩首曲子互相烘托,接著的Art Of Empathy的 Good Morning Sick World 和Agalloch 的The Hawthorne Passage到中間的幾首,氣勢和結構都是無懈可擊的排列組合。

也因此,2012年首播推出的《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版本,是Sumika深愛而極度推崇的Jobson經典絲絨組曲的版本。精選樂曲的鋪陳開闔,細微柔聲婉約到轉折跌宕,縱橫起落有致,幽靜隨安或磅礡天涯,咆哮死亡的掙扎之吼,剛柔組曲,處處皆風景。這支組曲本身選曲,支支經典,編排曲目順序,精湛細膩,可聽出Jobson出眾的編曲才華。

從Jobson編制絲絨組曲的版本演變過程來看,2015年11月以後,最大的特徵和新舊版本的差異,就在於幾度增刪曲目,導致打亂原先的架構與呼應關係,新版本組曲氣勢顯得有些走調。正是增半分的多餘,就損一分風華韻味…。Sumika極力推薦的經典絲絨組曲,可惜2016年12改版播放,將原版本組曲的完整性削弱,甚為可惜。2017年地下絲絨官網似乎並沒有播放這支組曲。

〈托住眾生的靈魂〉的同名日記、書信和〈關於【托住眾生的靈魂】〉文章,幾次都引用的歌詞” Let’s stay here for a while…”是出自Katatonia樂團的Day

 

相關內容請參照本網站Sumika所寫〈關於【托住眾生的靈魂】〉,以及介紹各組曲的單元︰【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單元。同時,請參照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官方網站上【絲絨漫談】單元由Jobson撰寫的文章,以及VU LiveHouse Facebook 及Jobson Hiiao Facebook,都有不定期音樂解析和導聆的貼文(還是有些精彩可期)。

 

Let’s stay here for a while…

 

Cf.

About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不負絲絨不負君

Home

♥•*´¨♥`*••♫.•*´ღ¨ღ`*••♫.♥ღ♫••*´¨♥`*♥

 

 

 

 

 

11 Replies to “托住眾生的靈魂 Holding on the souls of multitude (S的第162-163封信) 2/12/20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