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reach, out of touch (S的第158封信) 21/11/2012

 

Out of reach, out of touchS的第158封信) 20121121 上午1:30  收件人:J

Out of reach, out of touch (S’s 158th letter) 21/11/2012 AM1:30 addressee: J

親愛的Jobson,

I like your music. 我喜歡這樣的開場。

這週組曲— The Suite Would It Be Easy…上一次是什麼時候播的呢?

不太陌生的旋律,’80 Pop的輕柔抒情,一下子就吹來,已經好久沒有親近,所以是一種新鮮的回味…

奇怪的是,第一首一開始總讓我想起…《陽光海岸首部曲》,那迎風飛來鳥兒的意象,可是我其實已想不起那首的旋律了…

就像很多組曲一樣,我感覺前三首是一組,然後,四五六首,三首又自成一組。 (你是這麼想的嗎?)

第四首很有臨場感(彷彿就在旁邊演唱),可是,很棒的第五首快結束時,嘎然而止到無聲的那一段,與下一首Purple rain的最初聲響那瞬間很妙的連接,前一首ending到空白再到吉他劃下第一聲的部分,每次聽都很吸引我(的耳朵)。

而後幾首,歌聲和樂器是另一種細柔,啊,那個時代的情歌和舞曲…近在身邊的氛圍!

電音的大都會節奏和科技的冰冷,卻配了低沉的渾厚嗓音,機器人般的音調,不禁讓人想到,製造機器人是盡可能地模仿人聲,這裡像是顛覆和戲謔了。那個Rap曲的歌手,你在別的組曲裡也選過他,我之前就欣賞唱腔。 如果說感覺節拍輕鬆但屬於緩慢的迴旋,是不是因為,30年後的現在一切太快速,瞬間消失?

而這首Purple Rain…我不知道…我錯過了什麼?

二十幾年來,我第一次完整地從頭到尾聽完,是這樣纏綿迴盪的印象,我想跟你說,聽到第三天,竟然有淚…

如果不是你的絲絨,我恐怕還沒機會以這樣的聆聽來還它公道…

在絲絨組曲中,一首熟悉曲子勾起這樣特殊聽覺感受的,這首還是第一次。 昨天我想,它讓我重新感動,是因為你選了最棒的版本?今天卻覺得,應該是因為你這樣一前一後的選曲,更突顯出各自的特色。所以感動更深。是這樣嗎?那麼,Please guide me… 像歌聲裡這麼唱的:Let me guide you…

我不想說Purple Rain是這週組曲裡我最喜歡的一首,因為隨後的那首,伴隨的鼓聲輕輕敲著,和組曲裡其他幾首重低音的曲子或第一首,也同樣迷惑人…也都讓我忍不住想,聽現場,必定更沉醉了!

可是在Purple Rain的第一聲出現時,我並不知道,此後每次聽到這首,我會沉浸在裡面,久久無法離開…

透過編排選擇,從歌曲順序裡,我好像漸漸在接近你的什麼。你的青春憂歡嗎?

可是,第三天,是組曲盡情歌唱的生命中途…而我在太短暫又難以藉貧乏文字表達的途中,我傾聽,那個世界。我不清楚他的模樣,只是透過聲音旋律,感知遙不可及而近在身旁的世界。

就像夢,永遠只以夢的無形被觸及,被補捉,其他任何形式意欲呈現的,只是文學只是電影只是音樂只是圖像只是建築只是傳說,永遠不是夢本身。

而夢,是被夢了才成為夢,夢本身,是否有夢?

而歌聲本身,是否也唱著另一種聲音?一如我正傾聽到的?

如果是,那你會像詩人布洛克一樣,說:

「這聲音是你的,我把生命與痛苦注入它那莫解的音響。」

我更加明白了,唯有與絲絨組曲並進的當下書寫,才算是真正共構存有的,沒有他們,沒有你,這些最真實的文字也就不存在了。藉由聆聽,例如,成為第520123位幸運的聽眾,於是這當下的聆賞,自然而然與你及絲絨組曲連成malalikap.

Sumika

* * *  * *

J的第147封信  2012年11月22日 下午1:29  收件人:S

J的第148封信  2012年11月22日 下午2:07  收件人:S

J的第149封信  2012年11月22日 下午2:21  收件人:S

* * *  * *

♥•*´¨♥`*••♫.•*´ღ¨ღ`*••♫.♥ღ♫••*´¨♥`*♥

精選1

Purple rain is selected by Jobson, the owner of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VU Live House, in his VU Suite “Suite of Miracle—Would It Be Easy”, title named for the first time by Sumika in November 2012. And it will be classed by Sumika as the 19th VU Suite of Jobson’s musical works.

Notes:

The versions of “Suite of Miracle—Would It Be Easy” since 2016 to 2017, their length of times are different, more than 1 hour and a half or less, 1:27:55 for example. Yet Jobson didn’t renamed it. In 2017, Sumika gave this renewed version of VU Suite a precise name:  “Suite of Miracle—Would It Be Easy, 2017 version: indulgence of men and women”. = “Blues & Soul IV" (later renamed by Jobson).

Since then, when it was broadcasted in the VU live House website, we may see at the same time an image chosen by Jobson with a rainy cold night street in the metropolitan New York city of the USA.

Purple Rain is the sixth studio album by American recording artist Prince, the first to feature his band the Revolution, and is the soundtrack to the 1984 film of the same name.

注︰

與絲絨共構存有的第520123位幸運聽眾

這首Purple rain〈紫雨〉,1984年由美國流行搖滾樂團王子演唱的流行搖滾暢銷金曲,被地下絲絨搖滾餐廳負責Jobson選錄於他一支早期絲絨組曲裡,在2012年11月中旬 (與本篇日記同時期) 播放於地下絲絨搖滾餐廳官網時,Sumika首次聆聽這支組曲,並為這支以Jefferson Starship樂團的Miracle為首的藍調靈魂絲絨組曲命名︰《Miracle—Would It Be Easy組曲

這也是Sumika依她聆聽在官網首播的先後順序而編號的Jobson第十九支絲絨組曲也就是幾年後Jobson重新以音樂類型命名的” Blues & Soul IV”的早期版本。

到了2016年,這支組曲播放時,Jobson調整其中幾首曲目和順序,播放幾種長度不一的版本,但Jobson似乎沒有立即為這支組曲重新命名。2017年,Sumika為風格華麗歡歌的縱慾版本添加副標,成為《Miracle—Would It Be Easy組曲 2017男歡女愛版》(“Suite of Miracle—Would It Be Easy, 2017 version: indulgence of men and women”)。Jobson後來為這支以Miracle為首的藍調靈魂絲絨組曲命名為"Blues & Soul IV"。

Jobson為這支藍調靈魂組曲精選幾首跟「雨」有關的曲目,包括Eric Johnson的”Rain”。(見〈象牙門之夢 34 勇者的光環下 Under The Aura of The Brave 〉文末的精選曲)。

Sumika在上述給Jobson第158封信開頭提到「《陽光海岸首部曲》,那迎風飛來鳥兒的意象」而想不起來旋律的那首歌是第一首︰”A Felicidade” (by Michel Legrand & Pedro Paulo Castro Neves, 1985)。

信裡描述組曲「嘎然而止到無聲的那一段,與下一首Purple rain的最初聲響那瞬間很妙的連接」:

請參照上面所附official video,在Youtube1:09Purple rain歌曲才開始出現,其實王子在這場經典演唱會上說明將Purple rain獻給其父,接著自1:09處出現幾秒空白,這段安靜默默無聲被Jobson收進《Miracle—Would It Be Easy組曲》,銜接在Gary Clark Jr.的When My Train Pulls In電吉他酣暢淋漓的尾聲後面,形成一段特別的空白無聲,嘎然而止到吉他聲響起的片刻,對聆賞絲絨組曲的樂迷聽眾來說,是耳朵之福。至少對Sumika而言,是如此高的評價,透過這些細節,可以細細領略Jobson編製組曲,展現出他一貫的敏銳音感和曲目安排精湛的功力。

然而,這段僅只持續幾秒卻令人摒息、旋律起伏緊密相扣的氣氛,與前後幾首精選曲蕩氣迴腸相互烘托的節奏,在2015年以後幾度微改版(如《Miracle—Would It Be Easy組曲 2017男歡女愛版》)後,因增刪更動曲目早期版本的結構與氣勢被破壞了,甚為可惜!

「共構存有」也是【絲絨之問】故事的關鍵詞,在2012年7月15日信件〈你是小留學生–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50封信)〉中也提到。另外Sumika的日記〈象牙門之夢30 以幽黯的黑現身 VU ET CRI EN TANT QUE LE NOIR DU NOIR AU FOND〉裡兩人合寫的短詩〈以幽黯的黑現身〉也是「共構存有」,該篇日記也記載了書寫當下瀏覽人次,那個數字也自然成為地下絲絨這個網路radio串流播放的歷史性紀錄了。

在第158封信末尾,Sumika提到她成為絲絨官網瀏覽人次的「第520123位幸運的聽眾」,若對照Sumika在2012年8月22日寫給Jobson的第70封信內容(Meta-figure),可知三個月前她在絲絨官網總瀏覽人次中成為第515555人。

作為絲絨組曲的最忠實聽眾,像這樣對單純數字連續排列的巧合,Sumika都能從偶然中體會簡單喜悅,乃因Sumika鍾愛Jobson的地下絲絨一切,當然包括組曲和VU計數器的瀏覽人次和在線人數。

每當遇上數字123或者Jobson喜愛的888,Sumika就開心地好像中樂透一樣,歡天喜地迎接幸運數,猶如自己是最幸運的人!Sumika一個單純的人,始終以單純的心珍愛著地下絲絨。

Sumika第70封信及後來幾次給Jobson的信都提到,她期盼能成為地下絲絨網站上網瀏覽的第 567890人。幾年之後,願望果真實現,幸運的瀏覽數字「567890」真的屬於Sumika一人所擁有!可惜,Sumika終究沒能當下和Jobson分享,親自告訴他最忠實的絲絨聽眾Sumika真的再度成為VU絲絨計數器最眷顧的幸運兒……。

2017年3月27日,Sumika百感交集聆聽這支已改版的"Blues & Soul IV" 組曲時,真的就像Miracle奇蹟降臨——絲絨官網計數器呈現的瀏覽狀態,是Jobson的天涯知音Sumika獨享的地下絲絨︰

│ 共 580888次瀏覽 │ 1 人在線 │今日 26次瀏覽

 

Cf.

〈Meta-figure (S的第69-71封信) 19-23/08/2012〉

你是小留學生–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48-50封信) 15/07/2012

象牙門之夢 17  Dream of Gate of Ivory  5th month of VU 25/8/2012

有興趣認識絲絨組曲的樂迷,可至地下絲絨搖滾餐廳官網聆聽組曲、

閱讀Jobson Hiiao寫於VU Live House地下絲絨搖滾餐廳官網及臉書貼文

及Jobson Hiiao Facebook。

&本網站【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Sumika所寫文章。

 

Background Image above (with the quote of Sumika’s letter) courtesy:

Instagram janetkayg

 

♥•*´¨♥`*••♫.•*´ღ¨ღ`*••♫.♥ღ♫••*´¨♥`*♥

 

9 Replies to “Out of reach, out of touch (S的第158封信) 21/11/20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