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門之夢32 沒有人拉住她嗎? Was no one holding on her? 14/11/2012

絲絨之問.象牙門之夢 32  On Justice.Dream of Gate of Ivory 32

14/11/2012

沒有人拉住她嗎Was no one holding on her?

 

如果我總在恰如其巧的時候,拿出最精準的書來閱讀,也無非是「本能」的作用吧——是如同即將溺死之際,抓住可以救命的浮圈,要緊抓不放的意志,就是我的手去尋書架上上下下各類書時的意志吧。是求生的本能直覺,或者說,反射地觸摸到我應該在此時此處與之相遇的書,沒有遲疑一翻閱,隨即跟著篇章書頁裡思想字句的導引…慢慢浮起,遠離沉陷的向下引力…。

重讀維琴尼亞.吳爾芙的《自己的屋子》(A Room of One’s Own)和續讀劉小楓的《這一代人的怕與愛》,都是這些天「閱讀精準」的兩個例子。〔…〕

在Verginia Woolf引的詩句和她接著的思維靈光中,依稀彷彿的記憶也霎時變得清晰。她說:

  「美好的十月天已漸漸蒼茫了,當我走過林蔭路時,樹葉紛紛落下。一家家的大門以溫和的絕訣態度在我身後關閉起來。〔…〕多奇怪啊,心中忽地想起了一小段詩,走在這條路上時,腿子也不知不覺的隨了它的節拍而挪動,那詩句是:

自門邊熱情的花朵

        烙下了一點晶瑩的淚。

    她就來了,我的鴿子,我的愛——

 

當我向了海邊走去,這詩句在我的血管中唱著。隨即又改變了另外的一個調子,在水壩激濺著流水之處,我唱著:

我心如一之歌唱的禽鳥,

築巢在奔騰的水裏;  」

 

在11/11那天深夜閱讀到「當我向了海邊走去…」,像是2007年夏天與讀書會的朋友夏季合宿,在深夜,我獨自一人走向海邊,涼透心底的水和欲走向海裡的如潮欲念翻湧,不可遏止地高漲…的那個身影。當吳爾芙引了詩句後,話鋒一轉到此,我無論如何都無法不想起她自己最後走向了湖邊自沉的人生,精準地由接下來的詩句描述她自己的死亡:

    她就來了,我的生命,我的運數…。

即使她並列兩種男女詠唱於篇頁裡,心思跳躍奔馳,然而另一個調子,這次是女人的詩句(也是Verginia Woolf 跟著喊出詠唱的),那沒有接續在演講裡引述的句子,卻由她自己的生命最後呈現於世人的,是這幾句精確無比的景象:

    我心如一枚多彩的貝殼

她在靜靜的水中浮沉;

誠如吳爾芙自己後面寫的:

  「那迅速即歸幻滅的世界之美是有兩面的,一面是歡笑,一面是悲苦,將心靈也割分為二。」

然而,吳爾芙「在這片光影中,像是幻影,一半你是心中所虛擬的,一半象是自光看到的,穿越過茂草而奔——沒有人拉住她嗎?——」

沒有,最終,沒有人拉住她,Verginia Woolf.

終於如一枚多彩的貝殼,在靜靜的水中浮沉…。

而我,因為吳爾芙以下的這一句啟示,所以幸運地如啟示所說:

「幸而我的思題現在又轉了一個彎。」

 

沒有人拉住她嗎?——

有的,至少到目前為止,我被拉住了。再回神才明白,吳爾芙那一枚多彩的貝殼,有著歡笑和悲苦心靈的貝殼,早已放棄了其本能,因此而成全了自己在靜靜的湖裡自沉而歿…。

我彷彿是站在湖邊,目送她奔向她的生命,她的運數而靜靜沉入的時光被帶走,想融入那同樣永恆的時光,卻被拉住在岸。

或者,只因可望仍強烈,而我還有淚?

像劉小楓在「〝作家〞原義」這一篇文章裡,以奇士勞斯基(K. Kieslowski)的《十誡》(Dekalog)比較電影版和電視版的〈愛情〉(第六誡)的版本,對於生命經歷,「如何講述」,以及「為何講述」的差別,劉小楓描寫電視版本所沒有的二十分鐘,那其中所呈現的一幕,更彷如道出我生命中的難遇:

  「多米克割腕入院後,瑪格達魂不守舍,迫不及待想看到他,聽到他的聲音。多米克從醫院回家那天傍晚,瑪格達走進他的房間,當時,多米克因失血過多仍在昏睡。瑪格達看到桌上多米克用來偷看她的欲望的望遠鏡,想起多米克曾問自己:「我看見妳一個人在哭…為甚麼妳在獨自面對自己時哭?」

瑪格達坐到桌邊,像多米克那樣從望遠鏡捕捉自己的窗戶…瑪格達眼前出現了在哭的瑪格達,哭得那麼傷心,身子趴在桌子上不停地抖…多米克突然出現了!伸出手臂抱住她…故事就在這番場景中結束。

就這麼一點點事情是多出來的,卻用了近二十分鐘;奇斯洛夫斯基用了何等細膩的筆觸來敘述生活中很難遇到的——溫馨抱慰。」

 

 

♥•*´¨♥`*••♫.•*´ღ¨ღ`*••♫.♥ღ♫••*´¨♥`*♥

精選1

Play Dead (a single by Icelandic singer Björk, from the soundtrack of Crime Drama The Young Americans in 1993.)

Play Dead is selected by Jobson in his first work of VU Suites “Belladonna—Out of reach out of touch組曲》, broadcasted for the second time, for Sumika, during Nov. 11 to Nov. 18, the 46th week of 2012. The title of this Velvet Underground Suite was named by Sumika. In the 2017 version, for the first, Jobson renamed it as “Prog Ballads”, but there is no Belladonna, no more, the first song of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Story between Jobson and Sumika, with plenty of meanings between them in sharing the joy of music and the feelings on the process of composition of VU Suite. Since 2018, when this suite was broadcasted in VU Live House Taipei official website, Jobson renamed it with a subtitle:《Prog Ballads前衛搖滾抒情小品集》. 

The long quote mentioned in Sumika’s diary above about the film of Polish director K. Kieslowski’s A Short Film About Love is from the book of “Timor amorque nostrae aetari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7).

Ten one-hour television drama films. Each one is based on the ten commandments, and all revolve around life in the same apartment complex in suburban Warsaw.

Dekalog: Six (Polish: Dekalog, sześć): A naive young man, Tomek (Olaf Lubaszenko), spies on a woman, Magda, and falls in love with her. An extended 86-minute feature version of this film is called Krótki film o miłości (A Short Film About Love), released on October 21 1988. 

注︰

在這篇日記〈沒有人拉住她嗎?〉引用的吳爾芙名著《自己的屋子》是純文學出版社出版,張秀亞翻譯的版本。其次引用長篇的電影情節,出自劉小楓字字珠璣的《這一代人的怕與愛》牛津大學出版社出版,書裡描述波蘭導演奇士勞師基的經典電影《十誡》中的《情誡》—愛情短片(A Short Film About Love)。《十誡》每部片長大約一小時,各自獨立,旨在探討當代波蘭人所面對的倫理問題。

《愛情短片》描述居住於波蘭華沙、在郵局上班的內向年輕純情男孩多米克(Tomek),迷戀上住在隔鄰大樓的女畫家瑪格達(Magda),每天利用望遠鏡偷窺瑪格達的生活一舉一動,包括與男友伴有性無愛的肉體交歡的隱私。這是一部探討愛的神聖性,真愛和激情肉慾及兩者關係與痛苦的本質。不相信愛存在的瑪格達,與純真不求任何回報的多米克(多像對Jobson抱以柏拉圖純愛的Sumika…),是截然不同的兩種典型。多米克後來在瑪格達引誘下發生關係。但多米克最終割腕自殺,獲救後離開。奇士勞斯基的多部影片都獲得世界眾多知名導演的讚譽,本片也不例外。他也是Sumika喜愛的世界電影大導演。本片由Grazyna Szapolowska / Olaf Lubaszenko / Malgorzata Rozniatowska / Piotr Machalica / Artur Barcis等演出。

Play Dead是冰島知名搖滾天后碧玉(Björk)早期的單曲,為1993年發行的驚悚劇《年輕美國人》(The Young Americans)配樂。這首Play Dead被Jobson選入他編製的第一支絲絨組曲(The first VU Suite of Jobson),被Sumika命名為《Belladonna—Out of reach out of touch組曲》。靈感來自Jobson告知組曲中她極愛的曲名為英國搖滾樂團UFO所唱的Belladonna。以及她為該組曲所寫的感想(參見後面的Out of reach out of touch書信群)。

與上述本篇日記同時期,Jobson在2012年第46週選播《Belladonna—Out of reach out of touch組曲》於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的官方網站,播放一週。對Sumika來說,這是第二回聽到(第一次是第21週),也是絲絨組曲終於像她所稱的候鳥翩翩歸來後的聆聽。不再是初耳初響,而是熟悉如友的親切迴響,勾起回想與回聲…。也交織成為Sumika與Jobson知音共鳴、兩人瑪拉利卡書信往來的情感聲線。

從《Belladonna 組曲》開始,Sumika正式為Jobson的所有絲絨組曲命名。而這支組曲也是Jobson編的第一支絲絨組曲。自2016年Jobson也開始陸續為絲絨組曲取名,公布在地下絲絨搖滾餐廳官網跑馬燈及地下絲絨搖滾餐廳臉書 VU Live House Facebook。(詳見【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單元的文章︰〈第一支絲絨組曲—《Belladonna 組曲》,或《Prog Ballads》,或《Prog Ballads》的原版與前身〉。

這支2012年秋天被Sumika增添副標題成為的《Belladonna—Out of reach out of touch組曲》組曲,到了2017年的版本,增刪幾首曲目,Jobson已刻意剔除了搖滾樂團UFO的Belladonna。同時,絲絨主人Jobson將該組曲命名為《Prog Ballads》。2018年播放時,他加上提示的副標題,成為︰《Prog Ballads前衛搖滾抒情小品集》。

因此,《Belladonna—Out of reach out of touch組曲》可謂《Prog Ballads前衛搖滾抒情小品集》組曲的原版與前世,當他移除了意義非比尋常的Belladonna就可以重新做人,今生愛情與前世種種彷彿再無關涉了…。

Without Belladonna的組曲,宛如傾城美女香消玉殞的組曲,Belladonna也以一種缺席的存在,讓人聽出新人(Reborn man)的怕與愛,殘響餘音無盡……。每一首歌都如此炮製,重唱誘惑的戀歌,重新墜入愛河,在隱藏的舊情中,烙下新的吻痕愛意。

如果你擁抱的是最幸福的身軀,還性而有愛,請不要忘了,你今日的最大幸福,是以過去種種舊愛最苦熱淚與最深心傷的總和為代價。

Play dead,不是犧牲,只是玩到死,香消玉殞。Belladonna,終於如一枚多彩的貝殼,在靜靜的水中浮沉…。沒有,最終,沒有人拉住她。

 

 

~~~

*附Play Dead歌詞 Lyrics of Play Dead by Björk:

Darling, stop confusing me
With your wishful thinking
Hopeful embraces
Don’t you understand?
I have to go through this
I belong to here
Where no one cares
And no one loves
No light, no air to live in
A place called hate
The city of fear

I play dead
It stops the hurting
I play dead
And the hurting stops

It’s sometimes just like sleeping
Curling up inside my private tortures
I nestle into pain
Hug suffering
Caress every ache

I play dead
It stops the hurting

 

Cf

象牙門之夢 4 How you’ve learned not to hate so much? 22/05/2012

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22-26封信) 4/06/2012

Image above is from the famous painting “Ophelia" by British artist Sir John Everette Millais in 1851-52.

本篇日記為了能夠依照原來書寫時間順序,本篇是2012年11月14日所寫,早於已貼出的前面兩篇S的書信因此在此插入更動貼文發表的日期以便符合從Blog來尋找時可還原到依照原本日記和書信寫作的先後順序出現^^…

♥•*´¨♥`*••♫.•*´ღ¨ღ`*••♫.♥ღ♫••*´¨♥`*♥

 

廣告

One Reply to “象牙門之夢32 沒有人拉住她嗎? Was no one holding on her? 14/11/20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