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三日(S的第114-115封信)4/10/2012

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1部 序曲  Ouverture

十月三日(S的第114封信) 2012104 下午10:22  收件人:

3 October (S’s 114th letter)  4/10/2012  PM 10:22  addressee: J

親愛的 Jobson,  

昨天,壽星最大啦! 

你只是借花獻佛,以為這樣就可以哄我喔?不高興!不高興!你有誠意的話,送來你親手做的才是。趕快把你的文章寫好,你的中文譯詩,還有你的巴西。

對耶,巴西還真的無所不在 –我今天早上開始喝起那包咖啡鑑定士等級的咖啡,一看產地,就是巴西跟哥倫比亞。邊喝邊想起我很喜歡的作家鍾曉陽寫過的詩句: 

你發覺,咖啡和酒一樣

也是要對酌的

 

昨晚我數到三,不等人,就去睡了,所以,看你,遲到的美夢好禮 —

the sweet dream was lost in the dreams?  Maybe!

不過,還真的好好笑,你給的那些影片,那真的讓我回想起好多事和我爸爸媽媽來。

我在二十歲以前,沒印象過什麼生日,後來倒是有藉生日這一天,會特別想念我媽媽。到現在,我夢到她的次數,屈指可數。你那天要我想像,我和她在海邊夕陽下,喃喃私語,women’s talk….是我從來沒有想過的畫面。也許,有一天,乘著美夢和歌聲的想像,會實現的情境。

我有一首詩寫跟她有關的,寫了幾年擱到今年,還是沒寫完。這兩年,生活的變化更大,也許會改寫一部分了。

 還沒跟你說我收到什麼意外禮物,竟然就要先寄給你一個回禮了,雖然也是隨手可得的,跟你的一樣。

這首歌曲「全有與全無」 ( All and nothing at all )

Karen Malka 唱的,是聽 Avisha Cohen 時知道的。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kOqu8j5YzM

送你聽這首以色列歌曲,她的特別,首先是因為我第一次聽到時,剛好就在你第一次來信後不久,還有,也因為樂器簡單、我也喜歡這首歌名,譯成法文就是 Tout et rien du tout

所以你知道,這禮物不像你的是一大串。當然,你會不會喜歡,我可沒保證喔…

不然,還要讓壽星問你有沒有高興嗎?  

sumika

* * *  * *

 

十月三日(S的第115封信) 2012104 下午10:43  收件人:

3 October (S’s 115th letter)  4/10/2012  PM 10:43  addressee: J

All and nothing at all   所有與一無所有

 

* * *  * *

J的第110封信  2012年10月5日 下午10:54  收件人:S

* * *  * *

 

♥•*´¨♥`*••♫.•*´ღ¨ღ`*••♫.♥ღ♫••*´¨♥`*♥

精選1

All and nothing at all所有與一無所有, From Album Lady of The Forest , 2011)是以色列爵士女歌手凱倫.馬爾卡(Karen Malka)演唱。原曲名: קרן מלכה – הכל והלא כלום

All and nothing at all is not in any  VU Suite of Jobson. This israeli jazz song was found by Sumika in April 2012, the same period when she first sent the letter of sympathy to Jobson, the owner of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Restaurant and rock pub. Jobson didn’t selecte any Middle East song (including music from Turkey, Isreal, Inde…etc) for his VU Suites until March 2017. Sumika named it :  “Suite of Midnight Son Oriental" when this music suite was broadcasted in Jobson’s VU Live House web site. The naming is another story between Jobson and Sumika, related with the novel Midnight Son written by the rock fan and novelist Sir Ahmed Salman Rushidie.

注︰

All and nothing at all所有與一無所有這首歌並非Jobson的絲絨組曲的歌曲,而是Sumika聆聽美籍以色列裔音樂創作者Avisha Cohen時得知,作為她回贈Jobson生日禮物的回禮。首先是關鍵詞: 無所不在…而這首歌名有種呼應同時女聲的低沉磁性和大提琴的弦音繞樑以及以色列的中東風爵士歌曲,正是Sumika在四月初識Jobson時接觸的一首歌曲有某種紀念性是她在這封信裡推介的主因。另一個原因,則是Sumika發現在她所聽的Jobson絲絨組曲,至2012年九月都不曾出現來自中東地區的選曲。無論是搖滾樂或藍調爵士樂均無。她內心尊敬Jobson這位搖滾樂前輩為音樂領域的師父,因此信裡並未多加著墨為何推介這支曲子給他…。

直到2017年三月,終於Jobson編製播放了第一支以印度和披頭四樂團為觸角,延伸而去土耳其等中東地區音樂選曲的組曲。終於,Jobson精心編選的絲絨組曲,終於看到1960年代末到70年代的世界搖滾樂版圖越來越大了!最為激賞和喜愛Jobson這支中東搖滾組曲的人,沒有別人,只有知音Sumika!那支土耳其迷幻搖滾的絲絨組曲也在3/19當天立刻被已離開Jobson的Sumika命名為《東方午夜之子組曲》(Suite of Midnight Son Oriental。命名蘊含了Jobson & Sumika倆人情誼的命名獨具特別的意義,「午夜之子」名稱來自同樣熱愛搖滾樂的鼎鼎大名作家魯西迪(Sir Ahmed Salman Rushdie)的同名小說,這又是另一個後來的,他們倆人的故事了…(可以從日後倆人書信來往和Sumika日記得知)。

Sumika命名組曲之事Jobson毫不知情,隨後則在2017年3月該組曲首播於地下絲絨官網(Velvet Underground VU Live House) 那一週,他在個人Jobson Hiiao臉書貼出組曲賞析和音樂導聆,提及他從網路挖寶中東伊斯蘭文化背景的音樂時大發現的喜悅。其實那是一張龐大複雜拼圖更接近完成時對似曾相識格外有的親切感。( 請參見" 關於托住眾生的靈魂" )Jobson 將選曲形容為「阿拉伯老搖滾」,以下摘錄他於2017.3.22貼文部分內容︰

聆聽這些歌曲帶給我一些樂趣….一種考古的樂趣..去遙想當年的阿拉伯人已經這麼搖滾了….真是不可思議…..

在我聽來,土耳其的歌唱音階和印度有點像, 但唱腔沒有那麼婉轉溜丟,反而近似西洋迷幻的慵懶味道。

聽多土耳其迷幻搖滾之後,我甚至有些疑惑,一些帶有東方飄渺慵懶腔的的西洋迷幻搖滾,其靈感也許是來自土耳其樂團作品的也說不定。

 

而2012年在台北地下絲絨官網連續兩週播放的Bossa Nova 3,也即將在Sumika生日後結束了(這支Sumika2012年命名《陽光海岸三部曲之3 Rose Suite  玫瑰組曲 Bossa Nova III》的組曲,在2017年後被Jobson重新命名為《巴西風情組曲 3 Bossa III》)。

請參照︰【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關於《Oriental午夜之子組曲》(Suite of Midnight Son Oriental)的簡介。以及Jobson Hiiao臉書& VU LiveHouse 地下絲絨搖滾餐廳Facebook。

本文插圖 photo from : Karen Malka LADY OF THE FOREST 專輯

* * *  * *

在貼文此時,今年剛慶祝建館兩百年的巴西國家博物館(Rio de Janeiro’s National Museum)遭到祝融之災,兩千萬件典藏的歷史藝術品和巴西帝國時期以來的珍貴文件檔案幾乎全毀於一旦,一無所有了包括在巴西挖掘出土名為「露西亞」(Luzia)的南美最古老人類化石。這座巴西歷史最悠久的科研機構,也是美洲大陸一間最大的自然歷史及人類學博物館。All and Nothing at all..在此為巴西和人類歷史文化無可取代的損失與浩劫表示最誠摯的哀悼。(2018.9.3)

28

Oferecemos nossas sinceras condolências pela perda cultural insubstituível do Brasil e do mundo. (We offer our sincerest condolences for the cultural irreplaceable loss of Brazil and the world.)

A cultural tragedy…Flames engulfed the National Museum of Brazil in Rio de Janeiro (Museo Nacional )Sunday 2 September 2018. The Museum, a 200-year-old building, founded in 1818, houses several landmark collcctions, including Egyptian artifacts, Greco-Roman art and some of the oldest human fossil found in Brazil, total 20 million items in its collection. Irish Times said: It is as if the Louvre burnt down. Times:

On Instagram, Rio Mayor Marcelo Crivella called on the country to rebuild. “It’s a national obligation to reconstruct it from the ashes, recompose every eternal detail of the paintings and photos. Even if they are not original, they continue to be a reminder of the royal family that gave us independence, the (Portuguese) empire and the first constitution and national unity,” he said.

♥•*´¨♥`*••♫.•*´ღ¨ღ`*••♫.♥ღ♫••*´¨♥`*♥

 

 

 

3 Replies to “十月三日(S的第114-115封信)4/10/20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