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三日(S的第112-113封信)03/10/2012

瑪拉利卡三部曲 1 序曲  Ouverture

十月三日(S的第112封信) 2012103 下午10:33  收件人:

3 October (S’s 112th letter)  3/10/2012  PM 10:33  addressee: J 

親愛的 Jobson,

這幾天好嗎?你的文章寫得如何了?我老一歲了,才差一天,心情已不同。

以後我寫信用字要盡量精確、清晰,要避免用詞不太確切,或凌空出現,表達得很不清楚。以後要盡可能簡潔,明確才行。像我寫聽組曲的感受,原來你也是會在意的。

我想起一件事,我寄WORD檔(英文詩)給你,你卻說打開後沒看到內容,所以你認為那個檔有問題。但那是存成WORD 97-2003版本的,照理說,新的電腦可以收舊版的才對呀。後來那個檔還是沒有內容嗎?問題出在哪裡?字型?

因為在那之前我也寄一個有圖的WORD檔給你,你打開過的,對吧。我想知道,你的電腦是否都可以收WORD檔沒問題?你一直沒告訴我。

這兩天我要來聽你上次給的幾首歌和相關的曲子,可是,又希望好好聽這整首組曲——它們已經在倒數中了。

我記得,以前收到你寄給我In Gowan Ring 的Hazel Steps時的那一刻 ,你說你更喜歡他別首歌(在別的組曲裡),想知道我會不會跟你一樣喜歡。

收到那封信,讓我陷入兩難,因為我無法耳朵同時聽著最後一夜組曲,又打開youtube聽著In Gowan Ring。我一關掉,再開就是新的組曲了,我很清楚;可是我又很想立刻聽你給的曲子,立刻回覆你。(當然,那時我還不知道舊的信箱,信件那麼常寄丟。)

你說你忘了很多之前聽搖滾的感覺了,其實我也總是只抓到模糊的印象。但我一直想有機會告訴你,很多首。

今天,很特別的一天,剛剛我想起來 That’s what the wise lady said. 就找出那時我邊聽邊寫下的一些字句:

那是媽媽  是永遠的媽媽   包容期勉而深信的聲音

是智慧女神  清晰而堅定

是先知   預知你將走向跨越逆境的未來

是生命中的女人  相信你有足夠的勇氣面對 不離不棄、鼓舞的聲音

是永遠不會嫉妒你成功、堅韌而溫柔的聲音

沒有人從童年康復   但這個溫柔的聲音被記住了

那如光亮照亮黑暗的話語  被記住了

 誰是自始至終都相信你的人?

C’est maman, the wise lady

ou c’est la femme de ta vie qui t’a encouragé

C’est la personne qui est la plus chère de toi

Seule la voix, la parole qui reste

Seule l’encouragement de cette voix que l’on se souvient quand il faudrait

….

sumika

* * *  * *

J的第106封信  2012年10月3日 下午10:44  收件人:S

J的第107封信  2012年10月3日 下午10:52  收件人:S

* * *  * *

十月三日(S的第113封信) 2012103 下午11:59  收件人:

3 October (S’s 112th letter)  3/10/2012  PM 11:59  addressee: J

 

不必改,都對。既浪費時間,誰上來也都只是比差勁的罷了。四年‧夠久的!

還有人口老化的問題,怎麼面對?看日本就知道,加上失落的二十年。

中秋節時會說,你今天倒不跟我說生日快樂,真不夠意思!

* * *  * *

 

J的第108封信  2012年10月4日 上午12:36  收件人:S

J的第109封信  2012年10月4日 上午12:54  收件人:S

* * *  * *

Notes:

Jobson in his 108th and 109th letter to Sumika speedily sent her several videos (see above) as the birthday gift. Jobson has somehow nostalgic about that past years “Belle Epoque” of 1960’s to 1970’s , his golden childhood and rich adolescence. Jobson feels always (until now) the same feelings of nostalgic from the Bossa Nova, Samba music and the movies which present not only the ideal era for life but also the constant “Brazilian optimism”, kind of paradise or dreams that human being always pursue or desire.

These  images (films and advertisements) of 1960’s to 1970’s, sent by Jobson for Sumika, may be some references if you want to know Jobson’s works of Bossa Nova, or to reach the life and images of his Belle époque…

精選1

注:

Jobson在2012年10月3日所寫4日零時發出的信件裡,趕緊補上幾支影片You Tub連結,向Sumika祝賀生日快樂。Jobson對1960-70年代懷有昔日美好時代的懷舊感,那也是他的黃金童年和富足的青少年時期。他也對巴薩諾瓦音樂和森巴舞曲等巴西音樂有同樣的懷舊情懷,那些巴西音樂裡體現了不只是生活的理想年代,也展現了恆常的巴西式與世無爭的樂天,一種人類總追尋或渴望的天堂、夢想。

如果你想了解Jobson編製的Bossa Nova系列組曲,或接近一看他所稱讓他迷惘的"人間美境",這些他寄給Sumika的1960至70年代令他著迷嚮往回味無窮的影像(包括如這支義大利充滿歌頌科技未來美好生活的廣告影像)可當做參考。2018年六月及七月,Jobson陸續推出新編取名為"歐洲電影香頌懷舊組曲系列"(A Taste of Themes I – Nostalgic Films) 的絲絨組曲,就在這二支歐洲電影主題的組曲中,Jobson又再次以編曲和選圖流露出他對生命中無憂無慮最富足美好年代的懷想和致敬。正好可和2012年幾支Jobson提供Sumika的影像和信件相呼應。只不過Jobson誤用了香頌這個詞,要嘛是他以廣義來使用香頌,這個本來專指法國chanson的音樂詞彙,要嘛是音樂人犯下不解香頌究竟何種音樂類型的錯誤,任君擇一而信而聽之。喜歡就好!

1970年代給予世界豐富的藝術創作泉源也給予人們心靈甜美想像的依偎,讓搖滾樂有各種形態大放異彩,而Bossa和samba裡有各種流暢華麗的sans sousi (無憂無慮)形式,就在科技感與未來感的無限憧憬和物質至上的消費主義相結合的世界,人文與反人文現今已成定格的歷史,而當時還有許多的芽,正在萌發。

2018年這系列新編"歐洲電影香頌懷舊組曲" 裡的70年代鄉愁,旋律和圖像的作用之外,還挑起某種直通大腦嗅覺皮質的記憶氣味。數位時代誕生的世代年輕人可能喜悅那一再歌詠的旋律,但終難以嗅出屬於那個時代現場的獨特氣息吧。如果有,也許經過努力但終究惘然不真實的新鄉愁。然而21世紀虛擬實境的新時代,不真實,已是他們生活的絕大部分。故曰懷舊。故曰La dolce vita…,而最甜蜜生活的定義是: 在不傷害別人的前提下,對自己到最好。那卻不是新時代標榜的生活了。

 

Cf:

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22-26封信) 4/06/2012

象牙門之夢 12 只讓玫瑰 每年為他而開 1/7/2012

♥•*´¨♥`*••♫.•*´ღ¨ღ`*••♫.♥ღ♫••*´¨♥`*♥

 

2 Replies to “十月三日(S的第112-113封信)03/10/20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