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三日(S的第110-111封信)02/10/2012

瑪拉利卡三部曲 1 序曲  Ouverture 

十月三日(S的第110封信) 2012102 上午0:58  收件人:

3 October (S’s 110th letter)  2/10/2012  AM 0:58  addressee: J

 

親愛的Jobson,  

或許可以這麼說吧,有時,經驗反而是一種障礙。 

我這個人也喜歡原汁原味,所以我還問,怎麼現在都不吃月餅了?我房東太太也拿來給我,可是大家口中的月餅,都是指綠豆凸、蛋黃酥。心想,他們以為我幾年沒吃月餅的,已經忘了月餅樣子和味道了。 

愛不愛吃是回事,可是我發現,吃傳統月餅,在台灣已經變得很稀奇了。而讓我懷念的原味,還包括傳統酸的小芭樂、土芒果還有甚麼,一時想不起來了。現在鳳梨不像鳳梨,釋迦不像釋迦味,我都不曉得,從甚麼時候變了的 

欸,是不是因為,不搞點新潮就活不下去?美其名改良,但改惡的時候居多吧。 

 

其實,我也不是到那天才聽出老電影的感覺,確切地說,是終於有比較完整的心情,去領略、想像小組曲裡的影像般畫面的音樂。 

因為通常只有前半組曲的時間,可以讓我比較充裕心情聽,有時中途得離開,去做別的事,並不一定剛好在那個時段閒下來。何況那個感覺很清楚啊…  

我應該想到就立刻寫下來才好,像前不久信裡,我跟你說,想唸一段給你聽,你剛才的信,讓我想起來—— 

你上次編曲時說我的中文譯詩,讓你比較有感覺,雖然我再三強調,是你誤會了我可沒說你很神喔!那首詩只是「中文版」(注1),不該稱為中文譯詩好像是英文的翻譯那樣;而你又說,海都一樣寬一樣厚,要潛多深由自己決定…… 

讀了你這位前輩教練聽組曲時的教戰口訣後,我就讀到談詩的一整篇文章後來看得睡著了,裡面說到: 

「寫詩這件事本身就是翻譯。」(注2)

 因為詩人認為,寫詩就是從母語翻譯成一種別的語言,全人類的語言。於是我想,那麼,你也沒錯,每一首詩都是譯詩了!可是這樣的話,那麼,原來的呢?  

書裡又繼續寫道: 

寫詩就意味著改寫。這句話用德語的表述就是:Dichten ist nachdichten.

翻譯….  德語說法要好得多—-nachdichten ! 跟在詩人的身後,把詩人開闢的道路再完整地重新走一回。因為,雖然 nach (跟隨在後),但畢竟 dichten () —-也就是說,永遠是重新開始的。Nachdichten —-就是循著瞬間閃爍出的足跡把道路重新開闢一次。  (注2)

這段話就像是在說,我跟隨在你這個教練的後面,把組曲重新完整聆聽一回,但卻仍是我自己 " 要潛多深就潛多深" 那樣,可是記住,要把道路重新開闢一次! 

而要是我能用你的耳朵聆聽,哪怕只有一瞬也好這是我的願望。  

而你知道,循著足跡重新開闢一次,就是困難,比任意岔出路徑來走更難。要你照著筆跡描摹一遍,就是比自己重新寫過還要難上加難,我想,道理差不多吧。 

有時,一首曲子,即使是原唱者,也突然想來個變調即興,那種即興或改編,往往沒能超越原曲的味道,我會聽得不耐。 

當然,從詮釋的角度來說,誰都希望自己會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不然就不必挑戰了。可是變不出什麼花樣時,就只有從傳統裡找,雖然美其名是向某某致敬。  

我又想起聽過九十歲的老藝術家聊藝術,我才剛說搖滾他就告訴我,搖滾不是現在才有的,莫扎特的音樂,在當時就是一種搖滾樂。那是他的詮釋。 

我看著那位「老前輩」他可是真的比我們都老很多!)(注3),他跟梅蘭芳有交情,而李抱枕是他的老師——都是民國歷史中的人物了。他說他不怕擁抱新的東西,就去嘗試。

我還記得,他說話時的眼神,充滿創作活力、興致很高。我想起的是,比他年紀小一些的安妮華達那個可愛老太婆!  

也許這麼說 ——想追求純粹,反而更難。是不是? 

不要小題大做,也不要相反。剛剛好,卻偏偏是最難拿捏的。 

 

對了,今天看到一個表演活動,標題很有趣:百年孤寂三部曲。

覺得這應該是讓你拿來編搖滾組曲用的名字才對啊!  

明天再聽你說,別讓你覺得我囉嗦就好! 

 

Sumika 

* * *  * * *  

十月三日(S的第111封信) 2012102 上午1:41  收件人:

3 October (S’s 111th letter)  2/10/2012  AM 1:41  addressee: J 

更正,這樣才對— 

終於有比較完整的心情,去領略、想像組曲裡充滿電影影像般畫面的音樂。 

明天再聽你說。 別讓你覺得我囉嗦就好!

* * *  * *  

Notes:

注1︰信件裡提的「中文版」詩,是Sumika寫給Jobson的一首詩。實際上,她先寄了自己英文翻譯的版本,真正的中文原詩作,直到Jobson生日當天,Sumika才獻給Jobson。

注2: Sumika這裡所引文字出自《三詩人書》(“Letters : Summer 1926″)中譯本第187頁至194頁,茨維塔耶娃(Marina Tsvetaeva)致里爾克(Rainer Maria Rilke)於1926年7月6日所寫的書信內容與注。2012年六月的夏天,Sumika開始讀起這本書"Letters : Summer 1926″,她在仍不知Jobson其人模樣身世和真實姓名的狀況下交流,她的書信已稍早一封又一封寄向清晰又模糊的遠方。 或也可稱為 “Letters : summer 2012 for Jobson“吧。日後這些信件成為數十萬字"瑪拉利卡三部曲 “(又名"愛嘉書簡") 的序曲。 20世紀初逃亡巴黎的俄國女詩人茨維塔耶娃在書信裡,表達對遠方純淨的愛與熱情,21世紀寫詩人Sumika在寫給Jobson真誠的書信與獻詩裡也蘊藏純淨的愛與熱情,無分軒輊。

注3︰信件提及的九十歲老藝術家是秦凱先生。Sumika寫給Jobson的信裡並未寫出姓名。「攝影老頑童」之稱的秦凱先生,曾是二次大戰的戰地記者記錄過跨時代的珍貴歷史時刻。秦凱先生的攝影作品一派本真、豁然大器,無論是大自然景觀、人文意象和抽象之作,不迎合造作,和其藝術觀與人生觀表裡如一。2012年在國父紀念館展出的《秦凱九十攝影展》,攝影家足跡遍及世界三十多國,安道爾、不丹、錫金、瓜地馬拉、墨西哥、歐陸、北美、中國藏蒙滇等地…。2014年攝影家過世。 

♥•*´¨♥`*••♫.•*´ღ¨ღ`*••♫.♥ღ♫••*´¨♥`*♥ 

精選1

Roda 22written by Toco and S-Tone Inc., from the album “Instalação Do Samba", 2004

Roda 22 is selected by Jobson in his VU Suite, broadcasted for the first time in his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web site during two weeks from the 39th to 40th week of 2012 and he dedicated his works, the Trilogy of Sunshine Seashore Bossa Nova Suites, for Sumika. (See VU Live House Taipei official web and posts of 2012 in VU LiveHouse facebook.) 

Roda 22(出自“Instalação Do Samba"專輯, 2004)由TocoS-Tone Inc.合作創作Toco演唱Jobson選入2012年新編絲絨組曲的巴薩諾瓦系列組曲之Bossa Nova 3中的第6首歌(Bossa Nova IIISumika命名的《陽光海岸三部曲之3 Rose Suite 玫瑰組曲 Bossa Nova III》)Instalação Do Samba這首歌也被Jobson選入《陽光海岸三部曲之二 情愛組曲Bossa Nova II  

Toco本名Tomaz di Cunto,是現居義大利翡冷翠的巴西著名音樂創作者,包括森巴舞曲,巴薩諾瓦,新巴西音樂等等音樂類型。Roda 22(〈22英吋輪子〉,出自Toco第一張專輯《安裝配上森巴音樂》(Instalação Do Samba),是2004年由義大利音樂製作人Stefano Tirone以S -Tone Inc.出品發行的專輯。

這首Roda 22(〈22英吋輪子〉)聽起來雖輕快,旋律中卻流露淡淡的懷舊愁緒,很適合初秋和中秋想念的季節,一如對摯愛的思念,像22吋車輪子,不停地向前轉動,時光也向前,一逝不復返。只有Sumika鍾愛的支支絲絨組曲,是Sumika口中所稱的「候鳥」,一再回到Sumika心裡,耳邊一響起,往日情懷再現︰Jobson與Sumika兩人日夜書信的交心,字字真摯過;Sumika與早逝母親的短暫親情,輕忽掠過童年結束…一切都一逝不復返。生命之輪般的永遠思念,向著永遠的中心,始卒若環,向著永遠的母親,向著Sumika永遠深愛的Jobson…。 

 

Info of Brazilian singer Toco:

Tomaz di Cunto aka Toco, is Brazilian singer songwriter, one of the most notable Schema artists of Samba, Bossa, Nu-Brazilian. Toco was introduced by Fernando Faro to famous artists like Gilberto Gil, Caetano Veloso and many others. Toco live now in Italy where he met artists like Adi Souza, who worked as vocalist with Vinicius de Moraes, Rosalia de Souza, the best well-known Brazilian artist in Italy and Stefano Tirone aka S-Tone Inc. “Instalação Do Samba"is his first album produced in Italy which gained a success in Europe and in Japan.

 Cf.

象牙門之夢 16 遙遠時空之間的碰觸 23/8/2012 

獻詩Like the deep echo of silence owe to the fall S的第77封信) 

獻詩Like the deep echo of silence owe to the fall  S的第79封信)

象牙門之夢 24 學習花朵,輕快前進 16/09/2012  

 

♥•*´¨♥`*••♫.•*´ღ¨ღ`*••♫.♥ღ♫••*´¨♥`*♥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