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陽光海岸三部曲 (S的第90-92封信) 12/09/2012

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1部 序曲  Ouverture

 

新的陽光海岸三部曲 S的第90封信2012912 下午10:00  收件人:J

 

親愛的Jobson,

那麼,換你到了一處有海岸、藍天的地方了?最好還有星月,讓你想念。

你猜的 “南方海洋的魚"– La poisson des mer de sud是我也喜歡的歌,但要說到繾綣的旋律,這首的情調還遠呢。

就像這週新組曲前面,男歌手念著關於森巴的法語歌,每次聽每次都讓我想發笑…,跟聽’南方海洋迷路的魚的反應一樣,覺得有種年輕的俏皮可愛,但算不上非常喜歡。

終於又有你猜錯的時候了!

上次你猜的那首憂鬱的歌(注1)也是,其實我很喜歡,會讓我走開的,是另外一首有著argue對話畫面的歌。另外,其實我一直都不是那麼喜歡爵士調的歌,也聽得不多,相對之下,搖滾還是我較喜歡的類型。

聽你的絲絨組曲常常是很享受、充滿想像的,因為即使同一調性,但內容多樣,情境和tempo總是很繁複華麗,有輕盈低盪,也有目不暇給的高峰回轉。仔細聽的時候,就感覺像玩了一趟想像力飛馳的視覺、聽覺旅行,好像這些風景原本就一直在那裡,有時又在車道轉彎時,驚豔和窗外忽然迎來的一段景色交會。

不過也像豐盛的大餐,從前菜開始就精心設計,可是口味有輕有重,有的曲子像開胃酒,有的是奇珍異果(對我來說)。

這週的音樂,除了幾首以外,組曲整體的氛圍是官能之夜的情色海岸組曲( 「國外」還真無辜,被你拿來當藉口…) 。有好幾首我知道是你故意挑選的 (哪一首不是呢?),例如組曲最初的法語歌(注2),不太像法國人發音的女聲唱的…。還有,你竟然找到唱著the deep silence of the sea…many voices in me 的曲子Remember the days..near the ocean… 以選曲來回應 (echo) 我的 Like he deep echo of silence owe to the fall (難道不是嗎?)

真是這樣,那麼還有甚麼曲子是你不知道的呢?或者說,我只好寫出沒人寫過的東西才行。

聽你說上傳組曲的曲折過程,在這個數位時代,這種類比的故事顯然是更精彩動人,讓我這聽者聆聽時更有感覺,更別說你選曲的經過了。這也讓我想到,詩人管管以前寫過的詩,句子好像是這樣——

無論費盡多少千辛萬苦,我都要將春天送到你手上 

你的組曲差點就lost in internet啊!

那麼我也讓你知道,上週日凌晨我一樣守候,聽了完整組曲才睡去的。後半選曲和舞曲風格,比較像我開始熟悉的某些絲絨組曲感覺,不曉得其他絲絨聽眾是否也這麼想?

昨天忽然覺得跟前兩天印象不太一樣,我以為是白天聽的關係,你現在說重新定版,我想起來,聽時出現幾首變得像第一次聽那麼陌生,而且最初印象中有兩首很相像的曲子相連,後來再聽,卻找不回這種感覺了,是因頭兩天曲目的排列組合被你換過,所以氣氛跟著變了嗎?

如果 歌曲A +歌曲B =氣氛C    而歌曲B +歌曲 A =氣氛D

那麼,我可能多半模糊掌握到的是接近於C或者D的東西 ,即與關係、順序有關的組合的整體氣氛。

至於是為了求得C,你從選擇A + B 的組合裡得到完整的答案, 為什麼就非 A + E 的組合?….屬於你的密碼就隱含其間。

那其中,正是Composer (將各種成份加以組合編排的=編作樂曲者)與 réalisateur( 實現者=導演 )靈魂展現的實現時空吧!

我想,因為心路歷程往往是獨自通過的私密經歷,知音的存在因此讓人感動。能共鳴已經很難得,知音也許還能想像,精彩處曾經如何峰迴路轉到最後若無其事(那個想像過程,也是聽者自己向作者靠近的心路歷程),但即使是知音,其實不太可能、也不必要求聽出那些一一推敲過的痕跡過程(因為那又是另一番風景了),作為那個獨行的實現者,你說呢?

(我們斟酌字句時是說推敲,音樂該怎麼說才貼切呢?你應該是最清楚不過了。而揣摩,又屬於哪一類的斟酌?)

 

至於你說功德歸我,我怎麼敢當呢…

不過若是你能答應,讓我再要求一部我的生日組曲,那麼這件讓你可以動一動腦子的差事,也許對你和我都是功德一件呢。

你好不容易才剛解脫….嘻嘻…(怕你會說我真是得寸進尺了!)

如果你下次聽我道來我自認充分的理由,我想你會好心答應我的。好不好呢?

你還是先盡情去享樂吧,等你回來再聊—你…不會一直待到我生日過了才回來吧?

 

只一分鐘的影像呢,你都看不下去啊?放心,應該不會有人冤枉你的啦!何況,不是每個人都會這麼輕易就找到這影片看的,這世界—包括音樂,是留給有心人的。我想,這樣,世界才會比較公平些,你說是嗎?

而達文奇還以反字寫下留給後人的密碼,他說:

尋找,就會找到…

 

Sumika

 

* * *  * * *

新的陽光海岸三部曲 S的第91封信2012年9月12日 下午10:24  收件人:J

更正 “Le poisson des mers du sud"…錯得一蹋糊塗!我跟你一樣,已經敲字不看字了…

* * *  * * *

 

新的陽光海岸三部曲 S的第92封信2012年9月14日 上午1:41  收件人:J

親愛的Jobson,

我又發現錯字了,竟把自己的詩打錯了—

Like the deep echo of silence owe to the fall

關於這週新的組曲,我說了那麼多,好像說得不清不楚…應該直接回答你問的——我喜歡,另一種方式的喜歡。

第一次聽完,只能讚嘆:天才。

首部曲比較像是在嘉年華人群裡的歡愉,流麗、奔放;這週反而比較像你寫給我看的那段字的氛圍,特別是前半段,從輕柔的旋律開始,不論是目光深處的焦點或舞步交錯,更像是一場場私密對話、種種訴衷情和沉醉其中的情境。夜晚聆聽,格外感覺潮水波浪是那麼近、那麼清晰。

而後半段很流暢地轉到另一個大舞台,那或許是海,歡樂之海,愉快的腳步旋轉在分享快樂的舞台上…

這是直到目前我對組曲的感受和(poor)詮釋之一,但聽了一週以後,領略會更深刻的,若我寫得出一首豔歌行來和曲的話…..可是我連首部曲的都還沒寫,組曲就結束了。

這是我自己的問題,要寫,我多半一鼓作氣寫了,這通常既傷神也傷身,我無法像你可以每天保持一種能量,每天幾百字、幾百字,很有節制地寫著待續未完的一部分然後停下。

這種寫法,讓我不禁想起超現實主義畫家瑪格麗特,他作畫像上班族,連穿著都是,固定的時間到工作室上下班的,規律地畫畫…他的冷冽不是沒有道理的,就跟王文興一樣,每天只寫幾十字,給自己極少的字數,以便將文字發揮到最大極限。

算了,讓時間自己去蘊釀。

我是沒有目的的寫,若真說有目的,也只是為取悅唯一的讀者。

而知音,除了自己,一個就夠了,那就是完足的世界了。

但願真能寫下一點,好待他日記憶…

The deep silence of the sea..

Remember the days

Remember the days of listening the Triple Suite of Sunny Seashore of Jobson(注3)…

 

Sumika

 

* * *  * * *

J的第80封信  2012年9月16日 下午4:19  收件人:S

* * *  * * *

 

精選1

♥•*´¨♥`*••♫.•*´ღ¨ღ`*••♫.♥ღ♫••*´¨♥`*♥

Near To The Ocean (by Katia B)

注1︰Sumika寫於9/12的信裡提到的歌曲是Labradford樂團的Lake speed(湖的速度),被Jobson選入《暴風雨組曲—Commemorative T-Shirt》。

注2︰在《陽光海岸三部曲之2 —Je t’aime 情愛組曲》出現的第一首法語歌,指的是Jazzamor演唱的Je t’aime(我愛你)。在Sumika這幾封信寄出後, Jobson寄給她幾首歌曲的網路連結,包括Sabrina Malheiros演唱的Além do Sol(陽光外)和這首Near To The Ocean (靠近海洋,Katia B所唱)。

注3︰在9/14的信裡,Sumik最初將《陽光海岸三部曲之2 —Je t’aime 情愛組曲》英譯成”Triple Suite of Sunny Seashore of Jobson”。這支Bossa Nova II被Sumika依聆聽順序編列為Jobson的第13支絲絨組曲。

注4: 附圖出自鄭麗雲的作品Petite Bleu 3

請參照【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單元關於《陽光海岸三部曲之2 —Je t’aime 情愛組曲》的簡介。

Notes :

1 The song that Sumika replied Jobson in the letter of 12 September 2012 is Lake Speed (by Labradford) of “Suite of StormCommemorative T-Shirt”.

2 First French song appeared in “Suite d’Amour, Suite II of Trilogy Bossa Nova Sunshine Seashore” is Je t’aime (by Jazzamor).

3 Initially, Sumika translate the title of Bossa Nova II in this English title: “Triple Suite of Sunny Seashore of Jobson”. Later, in the name of “Suite d’Amour, Suite II of Trilogy Bossa Nova Sunshine Seashore”, and is counted by Sumika as thirteenth VU Suite of Jobson’s work. These lyrics mentioned in Sumika’s letter to Jobson: the deep silence of the sea…many voices in meRemember the days…are all from Near The Ocean. 

 

Cf.  La Voix Nue 不負絲絨不負君

 

♥•*´¨♥`*••♫.•*´ღ¨ღ`*••♫.♥ღ♫••*´¨♥`*♥

 

 

廣告

One Reply to “新的陽光海岸三部曲 (S的第90-92封信) 12/09/20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