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門之夢 22 擁有與穿越 Posséder ou traverser 12/09/2012

絲絨之問.象牙門之夢 22  On Justice.Dream of Gate of Ivory 22

 

12/9/2012

擁有與穿越

 

然而,德拉克洛瓦(Delacroix)說:

Nous ne possedons rien , tout nous traverse.

「我們不會擁有任何東西,一切都只是穿越我們而去。」

當然,這也包括了里爾克在〈第八哀歌〉說的:「我們從來沒有過,一天也沒有過/眼前是鮮花在那上面無限開放的/淨土」——只在我們的心中被期望、被等待著卻始終不曾到來的淨土。而那穿越我們而來的,只是希望,只是願景,來了又走了。在擁有的錯覺裡,感受一種自體發熱的溫度,直到恍然覺悟自己不曾擁有什麼時,才化為冰冷。

這個冰冷、降溫,是否就一定有害,而不是「有益健康」?

也許,這個降溫的自動調節機制,正是Immemory所引用的話語所指涉的,必要的「最初的知識」(le premier savoir),以便掌握支配和擁有一種自身的能力。

那個知識,那個冰冷、降溫的啟動,就是:認知到人會死亡的這個事實。是一個冰冷的事實真理,不得不接受,必須欣然接受,才會有益健康——這正是引文裡所說的「但並非絕望的」(Mais ce n’est pas désésperant)意涵吧。

那麼,我又何必沉浸在恐懼害怕的陰影裡?無論如何,我都不會真正完全擁有過什麼,像聆聽Jobson的 絲絨組曲,或者他特地為我挑選、編排屬於我的《新的陽光海岸三部曲》,每一首歌曲都穿越我的耳朵、我的心靈離去。我像是抓住了什麼音符、聽進了感動的旋律,然而事實是,他們都是變動不居的,不會停留在我處,曾飄揚在空氣中、風中和不甚牢靠的薄弱記憶中,最後,像顯現出一幅有鮮花在其上無限開放的淨土樂園意象後,一切如煙,消失無蹤。

唯一的不同與唯一的安慰,是必然的穿越。而自己在被穿越的當下,是否有所知覺,有所反應。一份希望、執著的目標,與平行實在的死亡軌跡,其實是同向平行而往的兩道線。因為有距離,也往往讓人忘記自己的知識和能力應該從此/死的認知出發…。

我們從來沒有過一片實存的淨土,就如同我們從來沒有擁有過另一個人生。

 

 

精選1

* * *  * * *

Sorriso de Luz

 

 

Sorriso de Luz by Os Cariocas (from album Bossa Carioca, 2005, lyrics written by Nelson Wellington ) is selected by Jobson in his VU Suite Bossa Nova II (“Suite d’Amour, Suite II of Trilogy Bossa Nova Sunshine Seashore”. Here in this website present a different version of this song performed by its composer pianist Gilson Peranzzetta.

Sorriso de Luz(嫣然微笑)被Jobson選入絲絨組曲的巴西巴薩諾瓦Bossa Nova系列,即Jobson自己命名的《陽光海岸三部曲》的第二部曲 Bossa Nova IISumika再將她取名為《陽光海岸三部曲之2 情愛組曲Bossa Nova 2》。這裡選的是由作曲者鋼琴家Gilson Peranzzetta演奏的版本而非《陽光海岸三部曲之2 情愛組曲Bossa Nova 2》由男聲合唱的Os Cariocas樂團演唱的版本。《陽光海岸三部曲之2 情愛組曲Bossa Nova 2》播放時期與這篇日記同一時期。

Notes 1 : “Nous ne possedons rien , tout nous traverse.”, «Journal», Eugène Delacroix.

Notes 2 : “Die Achte Elegie”, Rainer Maria Rilke :

Wir haben nie, nicht einen einzigen Tag,

den reinen Raum vor uns, in den die Blumen

unendlich aufgehn

Notes3 : Citation de philosophe contemporain français Michel Onfray from dans Blog Immemory.

注1︰本文所引句子「我們不會擁有任何東西,一切都只是穿越我們而去。」出自法國十九世紀浪漫派藝術家德拉克洛瓦的《日記》。

注2 : 本文所引的〈第八哀歌〉,是德國詩人里爾克《杜伊諾哀歌》中的第八首詩。〈第八哀歌〉詩句中文翻譯,出自張索時的翻譯(《里爾克的絕唱》,爾雅出版)。德文原詩句如下︰

Wir haben nie, nicht einen einzigen Tag,

den reinen Raum vor uns, in den die Blumen

unendlich aufgehn

注3: Immemory 引用的話語出自法國當代哲學家Michel Onfray,見Blog Immemory

 

 

 

廣告

One Reply to “象牙門之夢 22 擁有與穿越 Posséder ou traverser 12/09/20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