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門之夢 20 心交—En affectant 9/09/2012

絲絨之問.象牙門之夢 20  On Justice.Dream of Gate of Ivory 20

 

9/09/2012 (VU 516696次瀏覽)

心交En affectant

黃建宏在〈COVER不住的心交〉這篇文章裡,評論牛俊強目前在北美館的《COVER—牛俊強個展》,指出他以311地震後一年在美國海岸發現來自日本的漂流物,「嘗試在藝術中進行的實驗,是當今世上最陌生的難題:心交(En Affectant)。」

他接著寫說:

「如果『交心』是對於既成交往狀態的描述,那麼『心交』意味的就是實驗性溝通的現在進行式。」

這篇文章讓我想到與Jobson的關係。一如此時,聽著今天凌晨剛換上的《陽光海岸三部曲》的第二部組曲,在一首又一首都經過Jobson挑選編排的歌曲中,我一面沉浸在歌聲低吟與旋律飛揚迴盪的感動——affection——裡,一面想像靠近Jobson一手營造的音樂世界所要傳達的舊記憶(那屬於他的過去),與新關係(那屬於他和我互動的現在)的創造,而融入透過「樂交」(是啊!樂莫樂兮的音樂知交」,希望有機會在他為我而敞開的心靈——之海,找到與他溝通的情感密碼…。

我不知道這週新組曲裡,有幾首歌選曲和9/4我回覆他詢問Bossa Nova那封信有關,只能揣想、憑藉一首首歌詞曲調…來想像Jobson編選時的心境,及他所欲呈現的情境。反之,Jobson在挑選這些音樂時,他也只是想像我(作為眾聽眾裡的one of them,又同時是他獻上陽光海岸三部曲的特定對象)聆聽這些樂曲時可能的感動,無從(須)掌握未來進行式的En Affectant將是何種狀態與程度。

然而,就在兩人透過音樂組曲進行「心交」的「實驗性溝通的現在進行式」裡,縱使有再多不知、不確定,時空距離是那麼遙遠不明,然而,我們還是有可以依憑的什麼,讓一方向另一方靠近吧!那些可依憑的,不是漂流物般的孤字獨語,而是一方投寄予另一方的,「交談對話」(malalikap),是歸在書信— Correspondance —這個意涵下,可感、可想像、可思念的生命至今的碎片(文字、相片、影片、音樂)。

以Jobson和我各自生命的部分,去拚合創造我們共敘事的當下,或者如Jobson所用的詞彙「融合」——是以極少的生命hint所給予的條件狀態下,將自己的創造融合入(merging) 對方的記憶、情感和現下生命裡。這樣的一種心交En Affectant soi-même, En Affectant l’un l’autre。至少,我是如此融入其中,試圖領略,例如,一首唱著the deep silence of the sea的曲子,其實是Jobson選來回應我獻給他的詩”Like the deep echo of silence owe to the fall”的吧。他的回應,既是以獻曲來當作我獻詩的echo回聲,更是心交的共構存有和顯現了。

 

至於,這些回應越多,心交深度和強度是否也都越深越強?而能夠抵擋住更多來自生命與環境侵蝕和分崩離析?

黃建宏文章裡說得好:

「末日時最迫切的是擁抱,但當這迫切想望出現時,便會發現多少應該相擁的靈魂離得多遠,藏得多深。」

如果心交至深,達到像Jobson與我都追求的那種精神相知相惜的境界時,是否我們固然「最渴望」的是擁抱,但我們都在末日到來的時刻,不再害怕惶恐,能超越生死在最終的時刻回想——如同蘇格拉底在《斐多》裡讓人們看到的——我們彼此因為相惜相知,已讓靈魂相擁於時空之外的合一境界,而以至深的感謝、至無的兩忘,向世界(包括他和我)告別?就像我在中文版的詩句尾聲所寫的,默契無猜的兩人,各在天涯一方,從此別,別而無礙……

 

 

 

精選1

Notes: Viajei (“Voyage”, by Katia-B) is selected by Jobson in Bossa Nova II, “Suite d’Amour, Suite II of Trilogy Bossa Nova Sunshine Beach”.

After receiving these Bossa Nova musical gifts, Sumika wrote in her diaries (ex: “En Affectant”) and in following letters for Jobson, her reflection on the interlocution way between two strangers, Jobson and Sumika. Experience of malalikap – an interlocution in art in writing, appreciation of Jobson’s musical work… via internet. As same as this song Viajei, the malalikap – an interlocution between Jobson and Sumika is a travel unexpected and beyond imagination. The picture featured for this article is Merging oceans, golf of Alaska. Some kind of echo.

While broadcasting Bossa Nova II in the official websit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VU Live House, Jobson posted an article in his website VU Live House Facebook, a dedication of Trilogy of Bossa Nova Suites to Sumika.

The exhibition mentioned in Sumika’s diary “En affectant”, please see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Cover : Niu Chung-Chiang Solo Exhibition. & this review.

Viajei(葡萄牙語”旅行”,Katia-B所唱),被Jobson選入《陽光海岸三部曲》的第二部曲,即後來Sumika命名的《陽光海岸三部曲之2 情愛組曲 》)。

此處將《陽光海岸三部曲之2 情愛組曲 》中的Viajei放在「一文一曲」做為精選曲,除了因與當時日記書寫同步播放於地下絲絨搖滾餐廳官網,也因為Viajei是一首旅行之歌,應和了Jobson與Sumika透過書信往來的瑪拉利卡(Malalikap),是無預期的意外「旅行」︰倆人音樂分享心靈交流,乃至漸次拉近對音樂類型喜好的知音交心,是「在旅行中」(On the way of voyage)。

本文插圖〈交融的海洋 Merging Oceans〉是以另一種視覺方式與上述相呼應。

另參照︰〈熱血夏專號_牛俊強 cover 北美館個展─從創傷談起〉(張品杰)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