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詩Like the deep echo of silence owe to the fall(S的第79-80封信) 28/08/2012

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1部 序曲  Ouverture

* * *  * * *

J的第67封信   2012年8月31日 上午12:25  收件人:S

* * *  * * *

 

獻詩Like the deep echo of silence owe to the fall  S的第79封信

收件人:J  2012年8月31日 下午1:21

親愛的 Jobson,

我一直想,我的獻詩大概會讓你失望了….

也許,你原本期待了另一種風貌的,就像我寄上照片,卻不是你所期待、想像的女人那樣。

其實,我的英文真的沒你稱讚的那麼好,不然我就能寫得更正確、清晰而更簡練了。

因為程度不到足以完全轉譯中文想表達的 (甚至可能不合文法吧),當初寫時自知不足,索性就自由平行的進行。 (當然不像你,左右手自在寫那樣)。最後反倒寫成了一種互補又各自獨立的雙語雙重奏——這是我自我滿足形容的詞,我知道詩本身並不是那麼悅耳的…。

在你讀到中文詩部分之前,這些都是多餘的說明,也很抽象。

不過,你放心,在收到你的小說後,我才會寄上中文部分(那也確實是比較像文言文的寫法)。

一來,我不想剝奪你想像的機會和時間 (而不是為了要跟你「交換」),且英文畢竟比中文多一層薄紗;二來,是因為詩中有一句,我意中的兩個不同意義的字,音韻也不同,並非推敲上的問題,而是始終在抉擇未定之間。

兩個字,心境不同,卻都是我這首中文詩裡最重要而希望傳達給你的一個意涵。 可是,我該寄出哪一個版本?兩個不同的版本都呈給你嗎?還是隨著心境的層次變化,逐一寄上? 那這樣的獻詩還真有趣了。讓我再想想…而這種擇字,好像不太適合擲骰子賭一把的遊戲,或者讓你指定…?越說越抽象,像霧裡看花了。

我應該也誠實地跟你說,這首是2008年初秋(也像現在這季節)寫的,先有那個底本,現在的中英文部分都經過一些字詞更動,當然,有為你量身訂做的部分,可是結構上很大部分,倒像是已先寫下,等待在那裡。或者說,字詞雖有先來後到,意向全部都歸向你。

以詩的首句為例,說真的,當初我寫下這句子,並沒有完全領略自己要呈現的,直到你的出現,讓我完全明白了當初的想像。所以,你說需要時間去想像,和無法完全掌握意思,而我就需要走四年,才真正進入自己寫的這句話…

我就是先想到前奏這句精準的句子,而在寄而你沒立刻收到的email裡說想獻詩給你的。像是為了你的到來,在2008年寫下的一首詩。而今獻上,2012完整版本。不是嗎?一如你說這週組曲,其實是絲絨的情人節樂曲,也不是現在才為我而準備的。

只是,不論中英文,我確實是寫到了可以全部背誦的程度,在電車上,在偶爾散步中,我沒帶著書閱讀時,有時就浮現,只默默在心裡推敲那些話——詩句。可以一字不漏地很順地念出來,那才是真正確實我想說的。(當秘書翻譯可不能這樣阿,那會是災難!)

而我可嘆自己不會作曲 ——之前聽著絲絨的音樂組曲時, 忽然想過的念頭,不然,譜曲也會是從另一點延伸而去的創作了…不是嗎?

一直說著自己寫的詩,我該適可而止了。

 

但說到陽光海岸的組曲,你是絲絨主人,音樂想播放多久,當然是你決定的,何況這次是長的版本。播放兩週,可以造福很多人?

而如果我夠幸運,繆思憐憫降臨,也許回贈給你的另一篇就可能開始蘊釀、誕生了。(但請別抱持太高的期待,壓力一大,我又添白髮了…)

記憶中,我好像從來沒像現在,聽這麼多 (這麼久) Bossa Nova的音樂,似乎是自己的生命一直都離那樣的情調很遠……..

 

你的巴西,我已經像期待你的小說一樣地開始期待了。(我還是要激你動動筆寫)

你說沒插電?讓我想到:這是一篇得插電才動得起來的小說…. 我可以在黑暗中等待。

 

昨天我花了點時間,看絲絨在youtube的影片——我只是想看看你,有阿法樂團‧切分音那些的影像,錄音都還不錯,然後,我找到了,Maybe…

樂團大賽的舞台上,當我聽到他說應該為老闆加油….,真的很感動呢。

絲絨是台灣的搖滾聖地

我提這些,但願不會又挑起你感慨人事已非的痛 (不然也是更對照出誠品的惡行來)。

所以,你出現在那短短一分多鐘的影片裡,對不對?我直覺看到那個讓我感覺收歛又溫和的身影….

寫這些,都寄了,因為我只知過了明天,若還能寫下,必定是另一番風景了,你這會讀我「心象」的人,告訴我那是什麼?還是風景自己去說。

Sumika

 

* * *  * * *

J的第68封信   2012年8月31日 下午10:57  收件人:S

* * *  * * *

J的第69封信  201291日 下午5:01  收件人:S

主旨:一個夢

 J的第70封信  201291日 下午7:24   收件人:S

 J的第71封信  201291日 下午11:16  收件人:S

 J的第72封信  201292日 下午10:18  收件人:S

 * * *  * * * 

 

獻詩Like the deep echo of silence owe to the fall  S的第80封信 201292 下午10:20  收件人:J

親愛的 Jobson,

我不會去解釋自己的詩,不論是中文版或英文版的,詩在寫下後,就任憑讀者自己讀解、詮釋了。

只是那時覺得還是簡單說明一下背景。

至於我說翻譯會是災難,是我誤解你了,你也誤會我的意思了 ——如果是平常講求快速的工作,怎麼可能那樣字句默誦、容許耗時的斟酌,而不會想到你有意將絲絨漫談英譯了 —— 很好的想法啊。

那天我說看到你的影像片段:

地下絲絨第二屆樂團大賽 決賽第二名Maybe 得獎感言

頒獎的人是不是你?

現在看到你寄來信了…

Sumika

 

* * *  * * *

Notes: Sumika found this video above from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VU Live House website. It present the finals of VU Rock Band Contest held by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VU Live House. Besides the photo that Jobson sent to her, for the first time, Sumika saw Jobson, the owner of VU Taipei, in this video. They continue to communicate by email without meet each other until December 2013… 

 

精選1

Todos os Sentidos ( Martinho da Vila e Leila Pinheiro)

Todos os Sentidos (All senses)was selected by Jobson in his Bossa Nova I : “First Suite of Trilogy Bossa Nova I Sunshine Seashore”. (In 2017, Jobson renamed this VU Suite: Brazilian Enchanting Bossa Nova I.)

Bossa Nova I was currenrtly broadcasted in Velevt Underground Taipei VU Live House website the same week in 2012, when Sumika sent this poem to Jobson. Her turn, a poem for him, with joy with hope and love for the music.

注︰Todos os Sentidos(所有的感官)是巴西巴薩諾瓦(Bossa Nova)知名女歌手Leila Pinheiro的曲子。Leila Pinheiro有3首歌被Jobson選入《陽光海岸三部曲 首部曲 Bossa Nova I》(幾年後Jobson重新命名為《巴西風情  Bossa Nova I)

 

Cf.

將靜默贈予聆聽之前  ──  獻給親愛的 Jobson 

 

 

 

 

 

 

 

 

5 Replies to “獻詩Like the deep echo of silence owe to the fall(S的第79-80封信) 28/08/20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