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門之夢 16 遙遠時空之間的碰觸 23/8/2012

絲絨之問.象牙門之夢 16 On Justice Dream of Gate of Ivory 16

23/8/2012 七夕  (VU 515656次瀏覽)

遙遠時空之間的碰觸

 

Tu as toujours été en avance sur ce que j’espérais de toi. Tu as depuis toujours été l’inespéré.

—     Christian Bobin

 

總是讓我出乎意料之外獲得Surprise的Jobson,我想對他說這樣的話。記錄下這段話在這特別日子的我,在天秤颱風還沒來的天晴午后,趕去國父紀念館觀看九十歲攝影老頑童秦凱先生的攝影展。趕著回程的方向——永遠的,心的方向,不願再多逗留,卻又害怕等待的每一分、每一秒…。

我現在發現,每一次都是這麼極致的驚喜,Jobson給予我的完美無瑕的,「聊若指掌」般追隨著我所思所想,然後,精準地在我行動之前,把他的行動攤牌亮相——而那時便知,兩人所思所想,竟然一模一樣的方向。

這就是深知我的Jobson!他知道我也正這麼想著嗎?他不知道,他一定不知道啊!多麼天衣無縫的心有靈犀,不可思議的默契無猜,Jobson跟我,You and me.

在回覆我跟他開玩笑的那張meta-figure的信裡,他附上一張Blue fairy的照片,讓我從這個「藍色小妖精」想起七月份我寫的浪子組曲的詩裡,才提到妖精;今天他回信,建議我看影片《人工智慧》——裡頭就有這個Blue fairy虛擬的女人…然後告訴我,他正特地為我打造一個組曲——是陽光組曲…而且「是慵懶的海灘和夕陽,以及一些海鷗飛過」。

這就是今天七夕Jobson再一次像懂得讀心術般,讀出了我內心縈繞的心象,而送給我的Surprise!

因為,一個禮拜前,我就發現一張照片,找出是為了回應他曾問我貢寮海邊的事,那時發現我那張照片身後天空飛著一隻小鳥,而我身穿有著人頭圖像的衣服,這些照片裡呈現的要素,都是那麼貼切相應,而想送給他(我原本暗暗算著,等到我生日時…)。

今晚他來信的「預告」,他一定不知道引出兩件驚奇的事來︰海灘、小鳥,是我們共同的imagine;我也提前曝光。〔…〕

已經寄出了,我再也不是「虛擬的女人」了,而且,還第一次,我比天秤颱風速度還快(didn’t think twice, it’s all right?),把超出我算計之外的「驚奇」旋風在指尖一彈就送出了,Yes, Sumika’s here for you.

只希望不要破壞了他的想像。可是,就算是又如何?擇期不如撞期,我像求他一樣的,在信末說︰「不管你滿不滿意,就行行好,把小說趕快找出來寄上吧!和”我的組曲”一樣,我全心期待這一切到來…」。

是啊,這一切,一切,是什麼?All of you, all of me?

就像讀著最精準的書,而閱讀與生活、寫信融成「共構存有」絕妙經驗的《三詩人書》,那句「你可發現,我是在零星地把自己給你?」是我在心裡唸過多少遍的句子…

這不是茨維塔耶娃說的話,這是我想告訴你的,Jobson,懂得讀心術的你,你可發現了?你可聽到了,看到了這個「親愛的Sumika」為「親愛的Jobson」而一點一點地把自己給你,以我的文字、以我未寄出的那些「排隊中的」詩,和我這不符合「成熟女人」標準的自身,傾心向你,lean on you,然後讓你的音樂組曲充滿我全身全心…

無處不在!無處不在!

從深夜到早晨,從陽光微笑到星月黑夜,坐臥起伏的思與念,你如影隨形!你在我心裡。

如果我們是這麼相像的話,那麼,你一定也是這麼想的,這麼念著我的,對不對,Jobson?

否則你不會特地為我編選組曲!而你曾說知道我喜歡「古典憂鬱味道的音樂」,可,讀得懂我內心的你,你可已越過一切時空障礙,曉得我其實已完成一首詩?而我是多麼渴望那憂鬱似黑夜的組曲,在我最憂鬱哀傷的時候?

除了那首詩《慢慢地走》,繼續讓它流浪,我想藉著巴斯特納克對茨維塔耶娃說於書信裡的話,也這麼對你說︰

「我想為你寫一首獻詩,好好寫一寫。」

是的,另一首獻給親愛的Jobson的詩!告訴我,你的名字,好讓我寫一首貫頂詩,從你的姓名開始,將你鑲在一首只為你而存在的詩裡…Oh my dear Jobson…

你知道,詩人里爾克在贈詩集給茨維塔耶娃時,在書上題詞,他說︰

 

我們彼此相觸。用什麼?用鼓動的翅膀。

遙遠時空之間的碰觸

一個詩人獨活。而孕育著詩人的人

終會與他相逢

 

 

你的音樂組曲是翅膀,你的文字,你的魔術也是,你那收斂而顯得溫和的臉,也是,你寄與寄信之間留給我的空白難度日的等待,每一分,每一秒,每一寸每一寸的時與時、空間與彼方的想像…都是翅膀,把我載向你身邊去,Jobson.

一個女子獨活。而孕育著女子的人

終會與她相逢。

 

 

 

精選1

Wicked Game by Chris Isaak (from album Heart Shaped World, 1989)

Notes: 

Wicked Game is selected by Jobson in his VU Suite, broadcasted in the same week as Sumika wrote this diary. Sumika gave this Suite a name: “Wicked Game Suite", and counted it as the 11th VU Suite of Jobson’s Work. Also classed by Sumika in the group of “Prodigal Son Rock Suites”. In 2017, Jobson named it “Blues Suites IV : Spirits in The Desert”. And his Wicked Game goes on and on…

 

日記開頭法文的引言︰「你總是領先於我對你的期望, 你總是讓人意想不到。」

 

廣告

4 Replies to “象牙門之夢 16 遙遠時空之間的碰觸 23/8/20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