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來的倦鳥該休息 (S的第64封信) 11/08/2012

瑪拉利卡三部曲 第1部 序曲  Ouverture

 

“But yet, the sharing of our souls and our hearts will become incredible, since we do not believe the possibility of friendship between man and woman …”

可是這樣,心靈交流就會變得不可思議了,如果我們都不相信友誼可能存在的話…

                                                                                                                           —Sumika

 

 精選1

(Diamonds and Rust, by Joan Baez)

 

歸來的倦鳥該休息 (S的第64封信) 2012年8月11日 上午9:56  收件人:J

 

親愛的 Jobson,

我才想,我過於坦誠的信會不會嚇了你一跳…

的確,看到你在線上的感覺很奇妙。

但我一向不喜歡MSN、即時通訊的時間緊迫感,也不喜歡打手機(所以你不必擔心我會打電話給你),我沒有非死不可的帳號…也從未有交網友的念頭。 半個世界都已送到你面前的時代,我一樣使用網路科技發明,只是不願花時間在網路社交,有朋友認為我是怪咖,但實體世界已夠我投入了。

對我來說,每個我面對的人都是有血肉有情感、有想法的人 — 這是我看待人的態度。若老是這樣,會很累人累已,有時把Email 當書信寫,就會帶給人壓力。簡訊的簡與短、即時性…都不是我的強項,對口才差的人來說,更是致命傷,而三言兩語的溝通方式有時會開啟誤解的不歸路。

我喜歡親手動手作 –寧可在陽台庭院種真正的植物,讓眼前綠色生命在陽光和雨水滋潤下成長。比起在電腦前種虛擬菜園,面對這些會開花結果又葉枯歸土的真實生命,它們帶給人的啟示真實有趣多了。你不覺得嗎?

精神質感、真實無欺是我追求的境界  — 在數位時代,是反潮流。

在只講求速度量化、質感已漸漸失落的時代,守住一些古老價值和慢工細活的稀有動物…這些價值真的不合時宜,還是只是不合經濟效益罷了?

從來我也沒有要迎合這個只重表象的世界的虛假,我盡可能保有快樂的自我,閱讀、吸收思想知識,同時,盡量了解關心這個發生真實悲喜的世界,不忘和人們在同一時空分享各種創作的美好,關心三五好友,偶爾問候、交流生命,期望有更多的能量來回報,然後,時而退居最後的私密城堡 –我的筆記書寫和沉默。

 

至於,在友誼面前,我們該要求什麼目的嗎?若有的話,會是人生嚮往的心靈分享的喜悅吧。但真的只是漫無目的 — 就像天空只是在那裡,日本詩人說過,天空還會有什麼目的?

可是一般世人是不信的,給他一個答案吧,他才能安心。

目的,就是當你思念家鄉或親友時,一抬頭有白雲或星月陪伴你,天空隨時都在那裡,無論你流淚或歡笑如風時…

也不論你是否想起他的存在,他始終都在…

朋友也是這樣,讓人安心,又以必要的刺點而存在。

然而我常告訴自己,作家簡媜說過:真正的知音往往只是自己

縱然有知音,吉光片羽的剎那交會,都是可遇不可求。

窮盡一生也不可能了解一個人的。那個人,也包括自己在內。

然而人之可愛可笑、虛擲與勇敢,也在於相信經驗、又不相信經驗,所以一次又一次,在各種欲求的不滿和滿足裡印證、經歷人與人的關係。

—這也包括了與家人的相處對待..

 

關於你提的,男女之間,是否有永遠的友誼…

永遠,是最深刻絕對的單位…讓希望與絕望同在的可能性永遠斷絕的度量衡。

其實年輕時我單純地相信過,因為我一直很重視友情。

後來覺得ˋ不容易,而關鍵我認為往往不在女孩子那一方,不過當然因人而異。

可是這樣,心靈交流就會變得不可思議了,如果我們都不相信友誼可能存在的話…

 

對你而言,筆友與朋友,又有何不同?你有網站要經營,所以有「網友」和屬於社群的圈子,不過對我來說,只有「不相見的朋友」,從來不會另外看待成另一種不特定的人那樣…

又例如我們寫email 給工作有關的對象,儘管彼此沒機會碰面,也不是朋友。可是我們自然而然把對方看成實體感覺 (會提問、會出錯、會決斷…) 而完整的人,本來就是如此。

當人們化身為網民時(包括自己的網友身份)自動地將網民看成局部面貌人格的網路人,意見贊同與否,歸類為取暖的、同路人或挑釁來的,往往以單一面向區分路人甲乙丙。我們通常不會以這種眼光心態對家人朋友和同事,可是在網路世界,人自動變質了。雖然我們和家人朋友對彼此了解也局部片面不全,但兩著差別在於心態和態度吧。

這是一個思考人文與社會的人所寫下抱怨網路科技的一些偏見,你也隨意看看就罷。

 

現在我越來越清楚,自己漸漸掌握到生命的本質--

本質,就是最基本最不可或缺的,絕非靠表面包裝撐起的脆弱東西,那些表象或許一開始會讓我迷惑,但我不看重這些的。這點也是我最確信自己與世俗一般人衡量人與價值時的最大差異。

我心靈保有的質樸純真,有時與這個萬般算計的世界格格不入 — 但願你不會因此恥笑,因為,我確實從小時就看透人情、感覺早早就老去…

所以我不至於不懂世故現實,只是希望在濁世裡度日,能保有一小塊清靜的餘地。

如你說的,因為不認識、不見面所以沒任何壓力…可有時我也覺得自己可能交淺言深或放肆了,我就發現對你寫信時,我一直在定義我自己,果然印證了–他者總讓人更看清楚自己。

“保有寫信的原動力 就是一段段很隨意抒發心情的 就最單純的 沒有修飾的 不造作的交談"

你說的這段,我很喜歡,也一直都是這樣。

(我從來沒想過寄照片…你也許誤會了。想透過你寫的事物去了解你,除了我認為你更應該好好發揮你自己的特點,也因為都是我較陌生的領域。)

我竟寫下這些比給照片更恐怖的內容,好吧,如果這些可讓你衡量,跟這個朋友寫信對你人生有何前景的話…

我們任何人都不是虛擬的,而是一個個獨特、會消失老去的真實的有限生命…

— 如果說我待人寫信為什麼都這麼誠懇用心,有時還奔放浪漫,也不過是因為這個緣故…

而為此,我還要寄給你一首詩…

一口氣寫了這麼多,我也不想修飾了,會不會又嚇了你一跳?

太晚  先睡了

讓我睡醒,還能寄給你

Sumika

 

PS 我是想當invisible — 似近還遠、似遠還近的人,不然書早就買了

而奧運開幕,我沒看啊,只知 PAUL 是最後壓軸ENDING

組曲的串連應該很有趣,漏網大魚二隻,大概難為了編曲和導演吧

 

* * *  * * *

J的第55封信  2012年8月12日 上午12:01  收件人:S 

* * *  * * *

 

 

注︰瓊.拜雅這首Diamonds and Rust,Sumika鍾愛的歌,在兩人開始書信往來後,第一次在2012年8月10日至11日夜裡,回到Sumika生活中,與一截雪茄,陪伴她寫下裸聲發音般的長信,如同瓊.拜雅滄桑的歌聲…。 

可是這樣,心靈交流就會變得不可思議了,如果我們都不相信友誼可能存在的話…」

Notes : La chanson de Joan Baez, Diamonds and Rust , une des préférées pour Sumika, pour la premiere fois après la correspondance enter Jobson et Sumik, est revenue dans sa vie. Cette nuit d’août 2012, dans le vide de joie, le plein des larmes, avec une tranche de cigar, elle a écrit cette letter pour Jobson, avec sa voix nue et sincère, tout comme celle de Joan Baez d’une vie plein de vicissitudes …

« Mais pourtant, le partage de nos âmes et nos coeurs deviendront incroyable, puisque nous ne croyons point la possibilité de l’amitié entre homme et femme… »

 

 

cf.  地下絲絨今何在 ? (S的第19封信)

 

廣告

2 Replies to “歸來的倦鳥該休息 (S的第64封信) 11/08/20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