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言一則 (S的第58封信) 3/08/2012

瑪拉利卡三部曲第1部序曲  Ouverture

 

預言一則  (S的第58封信) 2012年8月3日 上午1:33  收件人:J

親愛的 Jobson,

 

你最近好嗎?

昨晚颱風來襲,整夜下著大豪雨,午夜裡狂飆的風陣陣呼嘯,幾乎沒有停過,屋頂像要掀翻了。今天原以為颱風已走了,大量雨水又一直灌下來。滂沱的雨聲,是現在的夜風景。

你在的城市,也是這樣?

看來,跟你抱怨,似乎還有點效 — 我以為你不回答我的問題,你就回信,告訴我那些你長年接觸觀察而我不太清楚的事…。

只是,一直沒時間回你的信。現在想來,竟然已到八月,時間過得太快了。

記得六月底– 感覺只是不久前,我在日記寫下Before July Morning,那時想,大概沒機會及時跟你說我喜歡你寫關於July Morning…的那些內容。你前幾天來信,又提起絲絨革命那篇,我回頭又讀了一遍,那是你在怎樣的熱情下洋洋灑灑寫出來的啊?

 

台商在中國,常年駐守的有幾百萬人?今天看到台商被捕的消息,對照你說的現況,我倒認為,無論在哪裡,自由人權依然是一個社會進步時追求的目標,與文明的重要指標。當然這說法不必然與你說的相牴觸,只是今天我「有感而發」的感想罷了,當然是不周延的。

我這封信想說的,其實不算回應你的內容,因為我相信你銳利觀察的分析判斷,有實際累積經驗的根據。我也長年在一個距離外看著台灣,只是沒能像你接觸那麼廣而深入。

只是想說,以前隔著一個距離看台灣時,我就常常看到自卑與自大的扭曲變形。我認為那不只是島國心態而已。

你在奇摩留言寫的最後一句話,無言以對,讓有過類似體驗的我,感觸很深。我自許世界公民,與商人無祖國的心態卻又不同,而且儘管我常認為,我不想代表也無法代表那個我無法代表的土地與人群,同時我也認為沒有人可以代表我…,凡此種種,只是想藉此擺脫被一個土地與人群挾持的無形暴力。

然而,無可否認的,人們習慣於將每一個個體和特定群體綁在一起。尤其當我們也認同出身的必然性時,往往就會對這種命運共同體的劃分視為必然而接受。只是我現在已不再這麼想了,沒有什麼好引以為豪或恥與為伍的。(雖然我承認,在運動比賽這種激發愛國與民族意識的場合,還無法100%客觀、理性)

 

整個晚上在趕一份資料,現再寫這真沒頭緒,但讓我先停在這裡。

不太想告訴你,我其實最想說的是

晚安

 

Sumika

 

 

精選1

Signal Tree by If These Trees Could Talk (Album “If These Trees Could Talk”, 2006)

Notes: Signal Tree is selected as 2nd track by Jobson in his VU Suite, broadcasted then in his website the 31st week of 2012. Then this Suite was named by Sumika as “Suite of Storm”. Later, Sumika will give a title to this psychedelic rock and post rock mixed Suite: “Suite of StormCommemorative T-Shirt”.

A typical prophetic naming for Jobson’s VU Suites and for the Velvet Underground Taipei Story between Jobson and Sumika.

In the version of 2014, the order of Signal Tree will be changed by Jobson, after Adrift (a song of Lunatic Soul), and become the 3rd track. In 2017, Jobson did not give this suite a new title.

 

注︰

Signal Tree(信號樹)為2005年成軍的美國迷幻搖滾樂團If These Trees Could Talk《如果這些樹能交談》的歌曲,收錄在2006年與樂團同名專輯中。這首歌被Jobson選入2012年8月初當週組曲的第二首。2014年版本的組曲,Jobson將第二、三首順序對調,曲目略作調整。請參照【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單元的文章〈簡介《暴風雨組曲—Commemorative T-Shirt》〉。

Sumika為這支組曲命名為《暴風雨組曲》,後來Sumika為這支組曲加上副標題,於是成為《暴風雨組曲—Commemorative T-Shirt》。組曲本身在播放時機上,既如颱風巧來應景,音樂的基調性格也狂暴如風與組曲出現爭吵畫面,Sumika預言式的命名組曲,一如組曲中的選曲「紀念衫」,加上Jobson發信時為信件所命名的名稱「預言一則」,及後來組曲本身,都成為一語雙關,演變成Jobson與Sumika兩人之間諸多無心的巧合象徵,成為台北地下絲絨故事的預言式命名…。

 

 

 

 

 

2 Replies to “預言一則 (S的第58封信) 3/08/20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